第六十五章 吹牛与传教

1个月前 作者: 屠鸡剑神
第六十五章 吹牛与传教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天长、地久,天地之所以能长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

京都天下第一武馆,后堂书房内,为了日后能读懂《心圣手稿》,楚天南正捧着一本《道德经》在打基础。

自从突破丹劲回之后,就一直没有人再上门挑战了,他也乐得清闲,购买了大量三教典籍,一头扎进了书房里。

要知道,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楚天南还从未如此废寝忘食过,就连一日三餐都是让左颖给他送进来。

后来曹毅还特地打电话来问候他,搞得楚天南有点哭笑不得,被他以修心养性之类的话给敷衍过去了。

三教典籍之中,楚天南首先选择了儒家典籍来研读,借助菩提子的功效,他简直是圣人转世重修般的领悟速度。

呃,有点夸张了,但意思到了就好。

《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庄子》等等等等,在研读完这些之后,楚天南觉得自己如果再穿越到古代,去考个秀才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当然了,在这个过程中,他最关注的还是儒家心性论。

比如说孔子的“性相近,习相远”:孟子的人性善假设,“恻隐之心,人皆有之……”:荀子的人性恶假设,需要通过“守仁”,“行义”来约束。

再比如《中庸》中的“至诚之道,可以前知”。

看到这里时,楚天南的双眼顿时大放光明,他终于明白《心圣手稿》的价值了。

要知道“至诚之道,可以前知”,可以说是龙蛇世界最为神异的能力了,那是一种心灵的极限,跟“打破虚空,见神不坏”这人体极限,可以说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但是相比较而言,前者更加虚无缥缈,即使是开挂的楚天南,在此之前都没有信心说自己一定能够达成。

《中庸》虽然记载有“至诚之道,可以前知”,而且将这种境界吹嘘地多么多么厉害。

但对于如何达到这种境界却是语焉不详,看得楚天南很是蛋疼。

“可能是为了传扬儒学吧,但真正的密传自然不会写在这些传遍天下的书籍里……”他暗暗想道。

好在系统从来都不会无的放矢,既然它给出了《心圣手稿》,楚天南就有理由相信,只要他借助三教知识,理解透了这本手稿,就有可能达到那神乎其神的境界。

如此一来,楚天南的劲头就更足了。

在看完儒家经典之后,他很快研究起了佛教典籍。

什么《妙法莲华经》,《金刚经》,《楞严经》,《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等等等等。

而有关佛家的心性论,则讲究“明心见性,可以见如来”。

在楚天南看来,这跟“至诚之道,可以前知”有异曲同工之妙。

所谓本性自足者,方能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证得真空妙有。

道家典籍则被楚天南放在了最后,因为最重要的都是压轴登场。

倒不是说他看不起佛教和儒门,而是前世看霹雳布袋戏的时候,龙首青阳子的诗号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三教原本道为首,焉能平坐共齐名。”

事实是否真是如此不知道,但这句话霸气是真的霸气,做为宣传标语的效果可谓一流,至少楚天南被它深深影响了。

从中也可以看出,有时候吹牛吹地好,也是能够派上大用场的,就比如在传教的时候。

什么《度人经》,《黄庭经》,《太上元始天尊说金光明经》《太平经》,乃至现在的《道德经》等等,楚天南都一一翻阅。

放下手中的《道德经》,他对于道家的心性论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不像佛门和儒家那样修行才能达到,道家注重“自然本性”,讲求“无为而无不为”。

接下来,就是花功夫翻阅《心圣手稿》,将其融汇贯通的功夫了。

不过,楚天南也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这些天他虽说快速通读了三教典籍,在菩提子的帮助下其理解也颇为精深,但还是需要沉淀一段时间,方能真正的化为己有,那时候才是研读心圣手稿的最佳时机。

不过,这段时间内他也不能啥都不做。

想起自己熔炼诸般武学的目标还没有完成,楚天南就有些苦恼了,因为已经很久没有人来挑战他了。

所以,这件事情也得放上进程。

正所谓: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思虑良久,楚天南决定,他要主动出击了。而对象,也已经选择好了。

那个人不但武功高强,身上更是有许多失传武学的孤本,而且他不是个小气的人,只要能打败他,那些秘籍自然就能手到擒来,都用不着菩提子的帮助。

掏出手机来,楚天南拨通了曹毅的电话:

“喂,老曹,帮我找个人吧?”

“那人名叫巴立明,如果我估计得不错的话,他现在正被关在hB的一座牢房里。”

挂断电话,楚天南眼中闪烁着期待。对于巴立明,他可以说算是仰慕良久了。

对,就是对前辈高人的那种仰慕,因为他的战斗风格。

“硬碰硬刚到底”是独属于男儿的烂漫,而巴立明就是个中代表,所以前世看原著的时候楚天南就很欣赏,甚至可以说仰慕这个人物。

之前一直囿于自身实力没有前去挑战,如今有一战之力了,自然不能错过这个好对手。

不得不说,官方的效率就是快。他上午才给曹毅打的电话,下午对方就打电话过来说有结果了。

而且曹毅已经跟那边打好了招呼,楚天南直接过去就行了。

他本来准备是一个人过去的,但左颖非要跟着,楚天南也知道这是曹毅的意思,没再拒绝。

不过,他还是提醒了对方一句:“你确定要跟我一起去?要知道我现在打着天下第一的名号,虽然一直没有人过来挑战,看上去很是风光。

“但一旦离开了京都这个最安全的地方,说不定就有觊觎‘天下第一’称号的人要不择手段来对付我。到时候,我可不一定能护住你。”

左颖一惊道:“你知道还要往外跑?你现在明面上和军方没有瓜葛,上头是不可能派很多人来保护你的。”

她监视楚天南归监视,但也要在对方安全的情况下吧,要是人都没了,那还监视个啥呀。

“知道又如何,让他们尽管来吧,正好这么久没人送上门来给我揍,手有些痒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