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申明与离去

1个月前 作者: 屠鸡剑神
第七十一章 申明与离去

在巴立明离开之后,楚天南学习他的经验,就留在山上专心钻研武功,与此同时,《心圣手稿》也被他拿出来了,在习武的间隙进行参悟。

有了菩提子的帮助,再有之前打下的三教知识基础,楚天南在《心圣手稿》的参悟上是飞快的。三个月之后的晚上,当他翻到最后一页时,四句教再次出现: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这一次,楚天南的心头顿时浮上几句感悟:心外无物,心外无理,心外无事,诚于心者诚于己,秋风未动蝉先觉。

他的精神空间内顿时大放光明,宛如一轮朝阳将要从天边升起,但奇怪的是那轮朝阳最终还是没有升起,就像是缺了什么推动一般。

楚天南更是清楚地感觉到,他离那神异莫名的境界只有一层膜的隔阂了,但偏偏就是捅不破,这种感觉是最难受的。

不过他也因此想到了原著中的严元仪,自己此时的境界应该就跟她在王超的压力下突破之后的状态差不多吧。

这种事情精神层面的事情真没法说清,也强求不得,只能等待契机,或许契机来了明天就能突破也不一定。

暂时把这事放到一边,楚天南把所有心思都放到了武学上。

又是三个月过去,这一天,楚天南正在山巅之上打拳。

他的拳法看起来很是怪异,像是毫无章法一般,上一刻还是形意拳的抱丹坐胯,下一刻就变成了太极拳的无极架,再下一刻又成了太祖长拳的坐金銮,变化无常,所有的拳种都在里面,但所有的拳种都被打散。

虽然看起来毫无章法,但是却又仿佛浑然天成,彼此衔接之间地行云流水,毫无滞涩之感。

楚天南仿佛已经忘记了所有拳法套路,但所有拳法套路又都自然地展现,其中拳意汹涌不绝。

就好比《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学太极剑一般,招式他已经全部忘记了,只剩神意在心中,神在拳先,连绵不绝。

楚天南最后一拳轰出,仿佛可以从他这一拳中看到所有的拳法,又仿佛只是最普通不过的直拳,只是那股“天地不存,我身独存”的拳意宛若实质一般,压得山巅都似乎往下沉了几分。

这就是楚天南三个月以来的成果了,随意一拳就能媲美之前爆发最为刚猛的大摔碑手,因为大摔碑手就在其中,他算是真正地将自己所学的拳法融为了一炉,融入了自身。

至此,他这次长达六个月的闭关算是真正圆满了。

回到自己住处,楚天南给曹毅打了个电话:“喂,老曹啊,我想出去出个差啊。”

电话那头曹毅吃了一惊:“出差,你在说啥,做咱们这行的哪里需要出差了?”

“也没啥,就是想要去鹰国那边走一趟,去弘扬一下我华国的威严,让他们也承认一下我这天下第一的称号。”楚天南一本正经地跟曹毅胡说八道,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去找goD完成系统的任务。

而且就算击败goD之后怕是也不会回来了,虽然他的确还有一次击败王超获得奖励的机会,但是王超早晚也会离开,去追寻唐紫尘的脚步。到时候他只要找到唐紫尘,就能找到王超。

等到击败王超领到龙蛇世界最后一份奖励之后,就是楚天楠离开此界的时候了。

这一点系统曾经明确告知他,让他在此界有什么未完成的事情要在这之前做完。

曹毅又惊了:“这事可不是开玩笑的,你不准胡来,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待在那里,我派人过去接你。”

楚天南叹了口气:“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吗?”

他实在是不想跟曹毅闹翻,不是因为害怕他,而是因为两人之前还算有点交情。但与此同时,他也不可能为了这点交情就停下自己的脚步,放弃自己的目标。

电话那头曹毅斩钉截铁说道:“这是规定,没得商量,永远都不可能让你跑到外面去胡闹!”(这段话有些表达不够到位,又感觉有些莫名奇妙,但更精确的表达方式我不敢写,你们懂的)

楚天南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老曹,我在京都的天下第一武馆中留有一份申明书,说的是我以武林盟主的身份加入你们,这也算是完成了你当初给我的任务。”

曹毅当初支持他,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楚天南能够以武林盟主的身份加入他们。既然武林盟主都加入,不说曹毅组织以后就能号令武林,江湖上那些没有组织的武者至少不敢再做“侠以武LJ”之事,社会会安稳不少。

“你这是什么意思?”曹毅算是听出来了,这怕不是楚天南的“临别礼物”。

果然,下一刻他就听到了对面的声音缓缓道:“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这次轮到曹毅沉默了许久才道:“那你知道这样做的下场吗?”

电话那头楚天南笑道:“你不会想要像林雅楠当初那样威胁我吧,没用的,不怕告诉你,就算你拿大炮来也没用的(能提前感知从而躲过,除非炮火大范围覆盖,炸它个方圆好几十公里)。”

曹毅毫不犹豫道:“我知道常规热武器对你来说没有用,但是既然你之前跟严元仪交过手,你就应该知道我们不缺跟你差不多的武者,严元仪只是其中一个。如果他们同时来追杀你,你还能逃过吗?”

楚天南轻笑了一声道:“老曹你就吹牛都不打草稿的啊,那些人也是你们能够调动的?”

曹毅口中说的他们无非也就严元仪,刘沐白和武运隆三人,但这三人和曹毅又不是同一部门,而且级别算起来恐怕能曹毅的上司平起平坐,又岂是他们能够调动的?

沉吟了一会儿,楚天南换了一种低沉的口音道:

“而且,就算你们真能请动他们来追杀我,我还是劝你们不要这样做,因为我不想让华国的底蕴葬送在我的手中。”

曹毅又陷入了沉默,他知道自己的小伎俩被识破了,但他不知道楚天南为什么对严元仪等人的事情那么清楚。

而且听对方后一句话的口气很是真诚,难道就算是严元仪等三人一起出动也奈何不了他?

如果是真的,那就有点恐怖了呀。

见曹毅不说话了,楚天南明白对方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不由得很是欣慰。

他跟严元仪等人也没什么深仇大恨,是真的不愿意干那种同室操戈的事情。

接着开口说道:“老曹你放心吧,就算我离开了,但我此生不会与你们为敌,除非你们先要杀我。”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扔出窗外坠下山去,同时踏上了前往鹰国的旅程。

那份申明书已经还了曹毅的人情以及帮助,再加上即使离开了也不会主动去伤害华国人,楚天南此时走,已经问心无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