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剑与剑的争斗

1个月前 作者: 我家那冰箱
第九十二章 剑与剑的争斗

周围没有什么建筑物,也没什么人家。除了树林就是沙地,但婉琳的剑却如同夏天里的一处冰川,一直散发着寒意。

常风起身不想和婉琳交手,并不是常风不敢和她打,而是他知道婉仪不想看到他们两人打起来。

谁输谁赢,婉仪都不好受。

“你就那么恨我?”常风开口问道。

“恨?对我而言,你只是一个骗走我姐姐的坏男人。对于你百里世家的事情,是真是假,与我无关!”

“我也告诉你,我不会把婉仪交给你。”常风此话一出,婉仪也是转过头看着常风。

“还说你不是被拐走的!”

说罢,婉琳挥剑,剑气即刻飞向常风。只见逍遥客跃至剑气的前方,打开手中折扇,用力一挥。那剑气便直接散去。

“你又是谁?”逍遥客名声虽有,但见过其面目的人不多。婉琳又没去过那醉仙楼,自然是认不出逍遥客的模样。

“我只是一介书生,不过也行领教领教剑仙的高招。”

能看出婉琳是四大剑术高手中的剑仙,便不会只是一介书生那么简单。

“那就试试!”

婉琳的身形很快,迅速冲向逍遥客,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剑法行云流水,根本没有破绽可言。

剑身所散发出来的剑气,也是时刻保持着寒气,若是被剑身所划,冰霜便会立即从伤口处结开出来。

婉琳的剑法虽快,步法也很进准,但却奈何不了逍遥客。逍遥客虽然没有进攻婉琳,但婉琳的每一招剑,似乎每一次都差一步才能碰到逍遥客。

起初的几招,婉琳觉得是巧合。但几个回合下来,好像每一招每一剑都是如此。

逍遥客的步伐之怪,完全是捉摸不透,就好像每一次挥剑砍向逍遥客,却只能砍中他的残影。

这就是修罗堂的步法,鬼影迷踪步。

所谓踏雪无痕,落地无声。便是形容轻功高超的说法,逍遥客习得鬼影迷踪步后,将其和自己所学的武功进行了巧妙的结合。

再避免发现自己是从修罗堂学习的禁术,便将自己的武功改了名。

接住自己的名号,将这武功称之为逍遥神功。

“能躲下剑仙的这么多招,实在是荣幸,也多谢剑仙手下留情。”

其实逍遥客的话是多余的,婉琳自己也知道。在方才几个回合的交锋下,自己的确完全奈何不了逍遥客,因为他的步法实在是过于奇怪。每次正当婉琳觉得能刺中之时,都被躲过了。

“你的步法很奇特,但没什么威力。你奈何不到我,但我却有办法奈何你。”

只见婉琳话声刚落,瞬间人就消失不见。

正当大家在寻找婉琳的踪迹时,婉琳举剑刺向逍遥客。

若是刺中,逍遥客片刻之间就会结满冰霜。但逍遥客,接下来了。

只见逍遥客打开折扇,扇面对着婉琳的剑,扇面所发出来的内力阻止着婉琳的剑继续前进。

虽然是接下来了,但逍遥客论剑术,是完全不够婉琳来的,接住了这一招,便不好接第二招。

两人拉开身位后,常风看出逍遥客不低司徒婉琳,便想出手,没想法阿牧伸手挡住了常风。

“司徒姑娘应该不想看到你和她妹妹打架,我来吧。”

阿牧自从学习武功后,将他那善解人意的性格更是发挥到了极致。每当常风难以抉择的时候,阿牧便会站出来,替常风去完成。

阿牧看得出来婉仪也喜欢常风。所以一边是自己的妹妹,一边是自己喜欢的人,便不会让这两人打起来,阿牧上场,是最好的,也是正好顺了司徒婉琳的意。

看到阿牧下马走来,婉琳便已经在脑子里做好了和阿牧对战的准备。她要看看,这个人,究竟有多强。

“老逍,你去休息会,换我来。”

“你小心。”

逍遥客不会阻止阿牧,因为他自己也明白,论步法轻功,自己是一流的,但剑术,确实只是有挨打的份。

“司徒小姐,你姐姐在我们这很安全,你可以放心回去的,我们不会伤害她的。”阿牧开口说道。

“赢了我再和我谈条件,拔剑吧!”婉琳已经举剑起势,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阿牧低头叹了口气,其实他不想打架的。

阿牧缓缓将手伸到背后,将游龙剑拔了出来。

剑一出鞘,剑气四散,似乎那条属于阿牧的龙,再次若隐若现。

“再使出城下那一招吧!”婉琳轻声说道。

一阵风吹过,两人相互冲向对方,很快,剑与剑之间摩擦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火光四射。

阿牧很强,现在的他,即使和剑仙互相对拼几个回合都可以不落下风。

这也多亏了他这出众的天赋。

婉琳的剑很快,也很进准,与阿牧对决时,婉琳更是小心翼翼。

但或许是因为过度的小心翼翼,阿牧也是很稳当的接下了婉琳的每一剑。

阿牧的实战经验不多,但和南宫天这种高手对战后,也是知道了很多东西。

驾驭手中的剑,阿牧或许没有婉仪那么熟练,但阿牧有的是天赋。几个回合下来,便摸索着婉琳的进攻方式,以至于接下里的几个回合里,婉琳更是占不到上风,而且险些被阿牧夺取了主动权。

“啊!”

婉琳跃至空中,举剑至头顶,往下劈去。

一阵寒气伴随着剑身落向阿牧,阿牧立即跳身躲开,地面却因为方才那一箭,结起了厚厚的冰霜。

阿牧立即和婉琳拉开距离,准备反击。

“让我看看,你能有多强吧!”

只见婉琳闭上双目,握紧了手中的剑,一阵又一阵的内力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每一下都蕴含着极其寒冷的气息。

“这是,婉琳的绝技。”婉仪开口说道。

听到绝技二字,常风和逍遥客也是为阿牧捏了一把汗。剑仙的绝技,阿牧能不能挡得住。

突然婉琳睁开双眼,瞳孔竟是蓝色的。缓缓松开手中的剑,随后剑在空中跟着婉琳的手势,化作数百根冰刺。

飞雪剑法凛冬

数百根冰刺如同射箭一般,全部刺向阿牧。面对着如同箭雨般的密集程度,阿牧也选择不往后躲。

“师傅,看着徒弟如何把你的剑术发扬光大吧!”

残剑诀

那股强大的内气再次迸发出来,阿牧挥动着手中的剑,将一根又一根的冰刺全部斩碎。

挥动的同时,阿牧的身边也出现了多把和手中的剑一样的剑围绕着他,跟他一起挡下这数百根冰刺。

就在冰刺即将发射结束之时,婉琳往前冲去,伸出手来,空气中的寒气竟然在婉琳手中形成了她的那把剑。

径直刺向阿牧。

围绕在阿牧身边的剑继续在阻挡着冰刺,阿牧则挥动手中的剑去挡下婉琳的这一剑。

嘣!

一声巨响,拔地而起的雾气,让大家看不到里面的结果。

随着一阵风将雾吹散,阿牧半跪在地上,用剑支撑着身体。婉琳则站在阿牧面前,手中虽然握着剑,却没人注意到婉琳的手其实在抖动。

方才的一剑,阿牧似乎是没掌握好残剑诀的方法,让自己一下子使不上劲,好在是接下了所有的冰刺,但在面临婉琳时,便只是挡了一下,就无力继续了。

婉琳知道自己其实赢的还不够彻底,两人剑气之间的碰撞,使得婉琳险些没握住手中的剑。

“阿牧!”

常风和逍遥客跑向阿牧,婉仪也是挡在了婉琳的面前。

常风和逍遥客连忙询问阿牧的情况,好在阿牧表示并无大碍。

“跟我回去。”婉琳轻声说道,但目光却不在那么死死的盯着婉仪。

“婉琳!”

“跟我回去啊!”婉琳大喊道,婉仪却从婉琳的眼睛里看到了逐渐湿润的眼角。

婉琳和婉仪从小就一起长大,两个人感情多好啊。自从百里常风的出现,许多事情就不一样了。

婉琳不在意常风的身份,也不关心常风的身份。可却因为一个常风,婉仪要离家出走,父亲生气。

自己也好像变得不再那么的强大,好像也保护不了司徒世家了。

一直以来,婉琳没有做别的事情,一直作为司徒世家的核心,承担了很多的压力。

但家人的健康,和婉仪的欢笑,便治愈着婉琳那疲惫的身体。

婉琳也是一个青春正茂的女孩子啊,她可以不承受这些压力的。可她身处在这乱世的江湖之后,她没有办法。

“婉琳,你听我说。常风和你一样,一样的承受了许多的压力,一样的承受了这个年纪所不应该承受的事情。你依然是我的妹妹,他不会伤害我,若是能找到真相,三大世家和百里世家的事情便能解决。你也会少了许多的事情。”

“可要是爹娘不同意呢,我知道爹的想法。他也怀疑当年的事情有蹊跷,但他们选择了逃避,选择了断定百里世家是叛徒。你是司徒世家的大小姐,他是百里世家的后人,你们,注定不能在一起。”

婉琳的话的确有着道理,婉仪和常风身份的确是有些冲突与问题。

“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就像小时候,怎么也没想到你会成为江湖中的顶尖高手。也想不到我居然会违逆爹,会离家出走。但,若是能做出改变,我想试试。”

婉仪的话,就是她想试试,试试看是不是她和常风之间会因为身份的不一样,一定会是失败。

婉仪相信,只要两人互相喜欢,什么都不是问题。至少她是这么觉得,她也希望常风是这么觉得。

“百里常风,照顾好她,若是她有丝毫损失,我必要你性命!”

婉琳见婉仪心意已决。自己再怎么劝也没用,便从他们便走过,只对常风留下了这句话。

但在婉琳从婉仪身边走过时,两人的嘴巴似乎动了动。

“谢谢。”

“早点回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