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毒物侵玄极

1个月前 作者: 我家那冰箱
第一百零六章 毒物侵玄极

客栈内的那个说书先生,虽然也只是为了混口饭吃,但也着实是激怒了逍遥客。

虽然说修罗堂的名声是不好,但摸着良心自问。

这些年来,逍遥客杀的人都是该杀的,做的事也是该做的。

可那说书先生的言语,不断的贬低百里世家和百里常风。不断说修习修罗堂武功的人就是一个异类。

既然如此,改变不了这些人迂腐的想法,那便成全他们,就让成为一个异类好了。

断了那说书先生的一条手后,也算是给了个教育。逍遥客那身洁白的长衫,倒是沾上了些许血迹。

走出小巷后,倒是偶遇了阿牧。

阿牧从远处看见了逍遥客,便往他那跑去。

“你去哪了呀?”阿牧问道。

“出来逛逛,你出来干什么?”

“我来找你呗,房间已经定好了,总要告诉你在哪吧。你衣服上怎么有血迹,你干嘛了。”

“没事,划到手了,血滴上去了。”

“我信你才怪。”

逍遥客的话根本不足以让阿牧相信他,阿牧看逍遥客是从巷子里出来的,直接跑进去一看。

远远的看见一摊的血迹,更远处有个人影,似乎断了一只手,手上还拿着什么。

阿牧连忙跑了出来,一脸惊讶的看着逍遥客。

“老逍,这,你干的?”

逍遥客没有说话,但却更加的肯定了阿牧的心中的想法。

那就是逍遥客杀了人,准确的说,是杀伤了人。

“是那个讲常风大哥家里事情的说书先生?”

阿牧的问话,逍遥客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那便是了。”阿牧轻轻说道。

阿牧不傻,很多事情他都知道,他只是不愿意说,想活得自在一点。

那个客栈里的说书先生,他讲的话让百里常风十分的不开心,阿牧也看得出来。

阿牧也有想过帮百里常风去教训一下这个说书先生,只是他没想到逍遥客先行一步,而且还断了人家一只手。

要知道,若是那人直接报官。逍遥客是有坐大牢的风险的。

“你在担心吗?”逍遥客看着阿牧那十分紧张的神情,静静的问道。

“希望我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今天所见,我不会和任何说,包括常风大哥和司徒姑娘,毕竟,我也想教训一下那个人的,走啦。回去睡觉。”

阿牧将自己随身带的一块布丢给逍遥客,就转身开始走了。

“擦一擦吧。”阿牧背对着逍遥客说道。

“有趣。”逍遥客轻笑一声。

阿牧平常看起来傻傻的,逍遥客跟阿牧认识了的这段时间,也是觉得阿牧和憨厚老实。

没想到在遇到这样的事情时,阿牧却选择遵循自己的内心,保护起了逍遥客。

是啊,若是阿牧真傻,怎么可能可以成为老人的徒弟。

立足于整个天下之上的独孤老人,怎么会让一个傻子去继承自己的衣钵呢。

阿牧又他的过人之处,有那么属于阿牧自己的东西在身上。

这也促使他将来有希望成为一个绝世的剑客。

回到客栈的房间,阿牧的房间和逍遥客的房间是连在一起的。

逍遥客聚起那条阿牧给他的布说道。

“洗干净了还你。”

“送你了,你送我剑鞘,我送你布。”阿牧笑着说道。

逍遥客也被阿牧的话逗笑了,说道。

“行,早点休息。”

两人就这样进入了各自的房间,卸下了一天和疲惫一起烦恼,便躺下休息了。

而此刻,常风却怎么也睡不着,白天在客栈说书的那个说书先生,他讲的东西,其实让常风十分的不悦。

婉仪从茅厕行过方便过后,想回房休息的时候,看见常风的房间里还有些亮光。

是因为常风睡不着,将窗户打开,站在窗边看月色,而投射进房间的亮光。

“常风大哥,你还没休息吗?”

婉仪站在门外轻声的问道。

“嗯?”

常风走去将房门打开,看见是婉仪。

婉仪穿着一身白色的丝绸制的衣服,头发上也没有戴那些饰品。

“进来坐吧。”

常风让婉仪进去房间内。

客栈房间的窗户很大,两人没有选择坐在椅子上,而是选择都趴在窗边,看着月色,和一阵有一阵的冷风。

“是因为白天的事情吗?”婉仪猜出了常风晚上为什么睡不着的原因。

“嗯。”常风点了点头。

长舒了口气,常风说道。

“看来只要一个人或者一件事,被他人认定了是不好的东西之后,是真的很难改变。人的成见,就真的如同山一般,挪都挪不动。”

婉仪看了看常风,想了一下后,说道。

“为什么总想着去挪山呢,若是找了挪山的方法,人们还是不一样挪开这座山,便不挪了。时间会洗刷掉一切,但我们也不需要去等待时间,我们做着我们想做的事情,就好了。”

即便常风找到了百里世家的真相,证明了百里世家的清白。还是改变不了人们对百里世家的看法,那便不去改变他。随其自然,做其他的事情就好。

“现在你想要去云都找寻真相,这段旅途,我便陪着你。路途遥远什么的,都不重要。日后你想去哪里,我都想尽可能去陪着你。”

婉仪的每一句话,都出自她的真心。她不想看到常风难过失落的模样。

“婉仪,你为什么愿意对我这么好?”常风问道。

“因为你是常风啊,我相信你,我的感觉告诉我,你就是一个值得相信的人。”

常风听到了婉仪的话,脸上露出了笑容。

看着常风没有因为白天的事情继续烦恼,脸上也有了笑容,婉仪也笑了。

两个人就在窗户边,月光下,一直的聊,两人都很享受静下来,享受只属于两人的时间。

不知过了多久,婉仪才回到房间内休息。

第二天一早,整个玄极镇都在传着一个重大的消息。

大到每个店铺,小道每家每户。似乎都被这个消息所撞击到了。

玄极镇外的一座村子,村民全部惹上了毒物。

这个消息一出,玄极镇的人都在议论。

常风等人洗漱过后,也是来到了楼下,准备吃早餐。

“客官要些什么?”小二问道。

“四碗豆浆,两碟包子,尽快。”逍遥客说道。

“好嘞,您稍等。”小二立即去准备。

很快,豆浆和包子就端到了众人的桌上,一碟包子上有四个,足够四人吃的了。

“今天的客栈,似乎比昨天热闹了许多。”逍遥客说道。

“您不知道吗?”小二惊讶的问道。

“可否一说?”逍遥客问道。

“据说镇外有一村子,不知道是谁给他们弄的毒物,如今全村子的人都惹上了毒瘾,现在都被镇子的官员捉走了,听说帝都也要派人下来调查了。”

说完,小二便去忙了。

村子里的人惹上了毒瘾,这样的事情倒是很久都没发生了。

惹上毒瘾的百姓,便会被抓起来,询问来源以及帮其戒毒。

“这镇上除非是有什么人在贩卖这些东西,不然应该不会搞到镇上吧?”阿牧说道。

逍遥客摇了摇头说道。

“不一定,毒物可以留在食物上,酒水上,甚至是直接吸食。惹上毒瘾的人,会不时需要吸食,否则就会十分难受,最后死掉。”

“这玩意还真挺可怕的。”阿牧说道。

“通常这种手段,是为了盈利吧。等待吸食者的上瘾程度十分大的时候,即便的砸锅卖铁,倾家荡产也会想要去吸食了。”常风说道。

“不错。”逍遥客点头。

“要不要,去看看?”阿牧说道,瞪大双眼看着三人。

“可以一试,反正拿剑鞘的日子还没到,镇子上能逛的地方也没了,去看个究竟。”逍遥客说道。

两人看向常风,常风看了一眼婉仪。

婉仪自然是明白常风的想法,立即说道。

“你想去,我就一起去。”

就这样,四人打算吃完这顿早饭,便去打探一番,调查一下这毒物的事件。

与此同时,为了追击百里常风的东方玲,也是来到了临城。

临城在没有了君子堂的欺压之后,便处于十分美好的一个状态。

东方玲驾马进去城内。

连夜的奔波,自己也有些累了,马也需要吃点东西和休息。

东方玲找了一家客栈。

“小二,上壶茶,还有几个小菜。然后帮我把我的马喂些吃的,这些给你。”

除去饭钱,东方玲递了一些钱给小二,小二见到有钱收,自然是十分积极的给东方玲干活。

另外的小二把饭菜给东方玲上了之后,东方玲随即问他问题。

“小哥,这城中有没有来过什么人啊,比如百里世家的后人?”东方玲的问题倒是真的直接。

“百里世家我就不懂了。”小二表示自己不懂得这些事情,便离开去干活了。

一个客人凑近到东方玲的桌前坐下,缓缓说道。

“姑娘,你是在找百里世家的后人?你找他干什么?”

东方玲撇了一眼那男人,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好人。

“知道你就说,不懂就滚开,别妨碍姑奶奶我吃东西。”

那男人气的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臭丫头,你别欺人太甚啊,我好声问你,你怎么能如此?”

东方玲站了起来,将一只脚踩在椅子上。伸出手指,指着那个男人说道。

“姑奶奶我就看你不像个好东西,怎么,不乐意,想打架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