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多此一举

1个月前 作者: 我家那冰箱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多此一举

为什么这世上那么多人会选择去吸食毒物。

很多的人在这天下根本很难存活下去。

这些人不能像常风,逍遥客一样,武功那么高,可以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些人也不能像帝都里的那些官员那样,可以拥有这权利,干什么事情都能随心所欲。

更不能像那些富商那样,拥有着十分多的金钱,想吃什么吃什么,想买什么买什么。

富人只会一直富,穷人只有一直穷。

淘汰的速度又十分之快。

很短时间里,这些人的价值便会越来越少。

逐渐开始迷茫,开始无助,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干些什么。

年龄在不大不小的阶段,无妻儿老小,似乎根本没有什么作用。

所以,这些人便选择依靠毒物来麻痹自己。

吸食毒物后,这个人便会进入一种欲仙欲死的状态。似乎脑海中所呈现的所有画面,都是美好的。

就是因为有这些人的存在与需求,这些制作和贩卖毒物的人才越来越得寸进尺。

所谓各取所需。

这些人需要毒物来维持自己狼狈不堪的身体状态。

那些人便需要依靠贩卖毒物来活的利益。

其实不止是这些平民百姓,有一些富商,甚至是帝都的官员。他们在背地里,也在通过各种渠道来购买毒物并吸食。

常风他们虽然一烧药铺,二烧分舵,毒物是烧掉了,制作毒物的地方也烧毁了。

但这世间,有多少个这样的药铺,有多少个这样的分舵。

烧得尽一个,烧不尽这天下所有的毒物。

烧毁的说毒物,烧不尽的,是那想吸食毒物的**。

人心,是这个天下间最可怕的东西。

它比那些强大的武功,比那些恐怖的杀手,还要可怕。

人心,可以在无形之中,透露出它的邪恶。

无论是大善人还是大恶人,他们所做之事,都是他们的人心才驱使着他们。

即便今时今日烧毁了一间药铺和一个分舵。

但只要一天有人需要吸食毒物,一天有人没有拜托毒物的控制。

那么制作毒物的人和贩卖毒物的人是会持续的存在的。

即使到时候出现的不是乌鸦这种人,或许是比他更狠的人。

有这种人的存在,毒物便一直存在。

其实从一开始,自始至终,毒物就没消失过。

只是刚好被常风他们遇到,刚好的发生在他们身边,他们才插手此事。

但这世间所有关于毒物的事情,岂是想插手就能插手的。

这些人对毒物的渴望,就是常风所面对的那些流言蜚语一样。

一直会存在,一直,不会消散。

常风等人解决了分舵的事情之后,便选择回去玄极镇的客栈。

东方阁的人也正在客栈内焦急的等待常风等人的情况。

回到客栈后,常风等人便匆匆去到领头人的房间内。

领头人正在房内等待着常风他们。

“你们回来啦!”领头人看到进来的常风等人,激动的站了起来。

常风他们身上的衣物也沾有些许血迹。

领头人也猜到他们是经历了一场血战。

“血?没事吧?”领头人问道。

“无妨,坐下说吧。”逍遥客说道。

桌子上众人围坐在一起,开始商量事情。

“情况如何?”领头人倒是挺关心事情的结果。

好在常风等人是完成了,若是失败了,乌鸦是不会放过领头人和他的家人都。

“分舵和药铺,我们都毁掉了,但,乌鸦跑了。”逍遥客缓缓说道。

“什么!跑了?”领头人一听乌鸦跑了,倒是激动的站了起来。

“你们怎么可以让他跑了,他跑了,就会觉得是我把你们带过去的,一定会杀我和我家人的啊,你们怎么能放走他呢?!”

领头人的话语之间,夹杂着一丝责怪的意思。

领头人害怕乌鸦跑走之后,会对自己还有自己的家人造成影响。

却丝毫没有在意到常风他们在分舵里面奋力抗敌的情景。

“你现在什么意思,是在怪我们?”常风冷冷的说道,虽然没有摘下斗笠,但话语间的怒气,领头人已经感受到了。

“没,没有,但你们放走了他,这,这如何是好啊。”领头人虽然害怕常风,但还是十分担心乌鸦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

“他是自己跑的,我们已经打伤他了,而且你只顾着你自己,丝毫没有顾及我们吗?”常风说道。

“就是,我们在分舵里面奋力抗敌的时候,没见你去给我们帮忙。你担心乌鸦会对你怎么样,不如担心我会对你怎么样!”

阿牧说完便拔剑指着领头人。

阿牧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虽然在分舵里的事情十分的顺利,但也是十分的艰辛。

他们奋力杀敌,为的不还是解决毒物的事情吗。

可领头人的担忧却只有自己。

“仔细想想,要不是你要跟他们做这些生意,后面这些事情有可能根本不会发生。你不会认识乌鸦,我们不会插手,我们也不不用在分舵里杀那么人。”阿牧大声呵斥着领头人。

“那么多人,你当我们那么喜欢杀人吗,这一切的一切,说到底,不就是因为你和他们做这些勾当才引发的吗?”

阿牧的话不无道理,若是一开始领头人就没有和乌鸦做着帮忙运输毒物的事情。

后面的这些事情,也许都不会发生。

若是领头人好好的为东方阁做事,或者是去做其他正经的事情。

便不会将自己送进毒物的深渊里。

常风等人解决完药铺和分舵回来之后,领头人不但没有询问他们的身体状况,而且也没有注意到他们有没有受伤。

只是一味的担心自己,这样的行为,阿牧怎么可能不会生气。

婉仪和东方铃在一旁也没有说话。

阿牧是很少发火的一个人,因为他很懂得和朋友之间的关系处理。

该说的话就说,不该说的话一句都不会开口。

虽然表面上憨厚老实一些,但很多事情,他都明白。

被阿牧训斥了一顿之后,领头人没有说话。

逍遥客示意阿牧先坐下。

阿牧收起剑,生气的坐下了。

“我们断了乌鸦的一只手,但还是让他乘机跑了,若你真的担心乌鸦会不会对你和你的家人做出什么事情,现在就该帮我们找到更多的消息,而不是在这担忧。”

逍遥客的话和阿牧相比,就显得理智了很多。

虽然也是让领头人不会在这怨天尤人,但却告诉他解决的方法。

尽快找到乌鸦和这伙人总舵的位置,尽快全部铲除,以绝后患。

药铺如今已经被烧,分舵也被毁,乌鸦一定回去总舵报信。

只要能找到乌鸦,就能找到总舵的位置。

论如何拿下总舵,常风他们是没有任何压力的,现在的问题是,得先找到总舵。

“好,我知道了。”领头人跑出房间,立即去处理逍遥客所说的事情。

领头人走后,东方铃将门关上后。阿牧再次开口说话。

“老逍,常风大哥,要不,我们不管这事情了吧,还不如继续赶路去云都呢。”

经过了方才领头人的一番话,阿牧已经生气了。

“帮他们解决这些事情,最后还被这样说,我是真的不舒服。”阿牧说道。

“反正这世间的毒物那么多,我们也解决不完,让帝都的人去搞吧。”

阿牧的话似乎也影响着众人。

说到底,常风等人来到玄极镇也只是为了前往云都。

而东方铃的到来,也只是为了和常风打一架,解决她哥哥东方拓的事情。

大家确实没有搞定这件毒物事情的义务。

“话虽如此,可如今已经到这个地步了还有退后的余地吗?”逍遥客的话,使得大伙都沉默了。

“药铺和分舵都被我们毁了,如果现在放手不管,这附近的人,或许会被毒物继续侵害。而且我们如果现在放手,乌鸦也不会放过我们吧,我们去云都的路上,也会有麻烦。”

逍遥客说完,大伙还是没有说话。

“你说呢,常风?”逍遥客选择问常风。

常风是这伙人中,最能决定事情的人。

只要常风说一句不管此事,婉仪和阿牧是一定站在常风这边的。

常风思考了片刻之后,慢慢摘下斗笠,开口说道。

“好,我们解决完这件事情,但,如果时间过于长,我们便放弃这件事,继续上路。”

大伙也都同意了常风的建议。

毕竟大家都目的本就是为了去云都,不可能因为为了这毒物的事情,在这玄极镇待上几个月。

各自结束了谈话之后,便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东方铃却找到了常风。

常风独自来到客栈后院散心,东方铃却跟来了。

“嗯?”常风感觉到了。

“百里常风,既然现在需要等待消息,那么,我们先来解决我们之间的事情吧!”东方铃说道。

“怎么?要为你哥报仇?”

“当然,难道我哥被你打了,我还得无动于衷吗?”

“你觉得你能赢我吗?你哥比你强多少?你觉得你有本事报仇吗?”

东方铃自然是比不过东方拓的,东方拓都输给了常风,东方铃赢常风的机会,更是寥寥无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