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除掉异己

1个月前 作者: 我家那冰箱
第一百二十八章 除掉异己

偌大且空旷的府邸内,庭院挤满了人。

这些人正在为他们的老大的死,而感到悲伤。

棺材前痛哭落泪的老大夫人,在众人面前义正言辞要带领大家为老大报仇的新任老大,以及突然出现,指正老大是被人杀害的死去老大部下。

每一个事情的出现,都在告诉着周围的人,这件事情远远不止他人口中的那么简单。

老徐带人来到了这,就是要将乌鸦的行为全部指正出来,还死去的老大一个清白。

但老徐也知道,成功推翻乌鸦的几率十分的渺茫。因为在场的这些人里,属于乌鸦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但老徐觉得,这是他该做的,也是能做的事情了。

即便是在老大死后,老徐也一样的忠心耿耿,不允许任何人私自取代老大之位。

如此忠心之人,或许,整个总舵上下,也就老徐一人如此了。

“血口喷人,试问一个人如果身下的产业被人毁掉,手下被人断去一手,能不悲痛欲绝吗?”

乌鸦自然是不会任由老徐一直在那说来说去,乌鸦也知道,老徐的挣扎是有些不自量力。

但如果任由老徐说下去,下面这么多人,很难保证不被老徐给说动摇。

一旦失去了众人的支持,乌鸦便坐不上这老大的位置。

所以,乌鸦要阻止老徐。

老徐冷哼一声,随后再次转身面向大伙,大声说道。

“老大的为人,大家都知道,一直都是有话便说,有事便做。药铺和分舵被毁的事情虽然影响是有些重大,但以前也发生过这种事情,老大并没有因此萎靡不振,而是更加精明,将失去的东西,全部得回来。如今怎么可能因为小小的两件事被气死了呢?”

老徐的话,似乎真的有些作用,下面的人听后,也开始议论纷纷。乌鸦也逐渐有些慌张了,立即开口说道。

“那是已经,现在老大的身体不比从前了。”

老徐转身看向乌鸦,笑了一声,说道。

“你说老大的身体不比从前,那老大往你身上打了那几拳,怎么没见你说不疼。”

此话一出,现场更是议论纷纷,各自讨论声发出。

老大在死前居然打过乌鸦,乌鸦不是老大手下的红人吗,难道老大的死另有原因,老大为什么会打乌鸦。

这些问题,在下面的这些人的口中,不断的讨论着。

乌鸦眼看也有些慌了,老徐见状似乎有效,便继续说道。

“老大对你不好吗,你手被人打断,老大便吩咐人连夜为你打造一只手臂,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为什么忍心将老大杀害。”

老徐越说越激动,下面的人也逐渐开始动摇。那些被乌鸦收买的人,也开始思考要不要继续听乌鸦的话。

而在棺材面前落泪的老大夫人,此刻早已躲在了一旁,看着老徐和乌鸦两人最近谁会成为真正的老大。

其实夫人的野心也不小,她知道无论是老大还是乌鸦,又或者是其他人,只要是接任了老大的位置,自己就会成为那个人的玩物。

选择了乌鸦,是为了有机会让自己脱离夫人的这个身份。

离开总舵也好,成为另一种领导人也罢,这才是夫人真正想得到的东西。

“你,你血口喷人!”乌鸦有些激动,语气逐渐愤怒起来。

“哼!我血口喷人,兄弟们,不妨告诉你们,老大早就觉得乌鸦不对劲,我是和老大谈过话的。”

下面的人一听,便将目光转向了老徐,等着他说出更多的事情真相,而乌鸦却不好现在将老徐杀手,只能等着反驳。

“药铺和分舵被毁,老大的确十分愤恨,但不至于被气死。反而是老大去了乌鸦的房间后,便传出老大死去的消息。乌鸦的为人,老大非常清楚,就是因为这个人,他背叛了老大,做出了十分不耻的事情,才导致老大去打他。”

老徐没有告诉众人的是,所谓的不耻之事,就是乌鸦和老大夫人搞在了一起。

虽说人死不能复生,即便老大已经死了,也不能辱坏老大的名声。

乌鸦和夫人搞在一起的事情,大伙有的已经心知肚明,乌鸦也不会说出来。

老徐这么做,是要在推翻乌鸦的基础上,也给死去的老大,留尽面子。

今天,老徐敢带着人来和乌鸦对质,就没打算活着出去。

若是成功了,便是为老大讨回了公道,除掉了乌鸦这个小人。

若是不幸失败,老徐也早就做好了下去阴曹地府陪老大的准备。

没有老大,就没有今时今日的老徐。

老徐如今的一切,都是老大给的。

钱,地位,身份,兄弟情谊。这些东西都是老大给老徐的,如今老大死了,老徐唯一的兄弟也没有了,所以,一定要为自己死去的兄弟做些什么。

老大比老徐年长几岁,虽是老大和手下的身份,但老大却把老徐当做亲弟弟。

很多事情都会和老徐说,即便是知道大家对乌鸦有些意见,老大也会好好劝导老徐。

老大对于老徐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一个人。所以,无论是生是死,老大永远是老徐的老大,老徐也永远是老大的手下。

“老徐,你今天带人来这说这么多,请问,你有证据吗?”乌鸦笑道。

老徐的确没有证据,虽然老徐说的是事实,但没有证据,怎么说服人心。

乌鸦见老徐根本就拿不出证据说是自己杀了老大,便立即开口说道。

“你不就是想得到老大的位置嘛,何必编造这么多的谎言呢。你想当老大,你直说便是。”

乌鸦立即诬陷是老徐想要争老大之位才说出今日说的这些话,乌鸦此话一出,现场的议论声再次响起。

究竟乌鸦和老徐,谁的话是真,谁的话是假。

那些知道老大的死和乌鸦有关系的人,此刻自然是选择不说话。

对于这些人来说,老徐和乌鸦,谁做上老大,都一样。他们要的,是赚钱。

乌鸦可以带领他们赚钱,老徐也可以带领他们赚钱,死去的老大更是一样能带领他们赚钱。

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负责指挥的人,而这个人是老徐还是乌鸦,根本无所谓。

所以他们选择不说话,这场战争的结果是谁赢,对他们来说,都是有利无害的。

“混账东西,我跟老大的时间,比你这小人长的多,我要是想争老大之位,何必等到现在。”老徐愤怒了,乌鸦诬陷他的为人。

老徐的忠心,大伙是知道的,若是想争老大的位置,此刻站在上面的,可能就是老徐了。

“就是因为老大以前没死,你自然是得不到。现在老大一死,你就站了出来,想争着老大之位。”乌鸦继续说道。

“你放屁!”老徐想上去打乌鸦一顿,被老徐带来的人拦住了。

“老徐,现在不要冲动,局势还没完全偏向我们这边。”

在身边人的劝说之下,老徐才渐渐冷静下来。

“你想要老大之位,所以就来诬陷是我杀了老大,不是吗?”乌鸦说道。

“是不是你杀的,你心里有数,你干了什么,你也知道!”老徐大骂道。

“我当然知道我做了什么,我要为老大除掉你这个诬陷别人的王八蛋!”乌鸦指着老徐骂道。

“来啊,打一场,我要为老大报仇!”

“行啊,既然你一口咬定,那么我们就来打一场,输了,你就以死谢罪吧!”

两人决定比试一番,输赢便等于是决定了谁将成为新的老大。

老徐和乌鸦都不是什么江湖中修炼武功的高手,只会一些基本的拳脚功夫。

在目前看来,乌鸦自然是打不过老徐的,毕竟一只手如何打赢两只手。

老徐等着这一刻,也很久了,自从知道老大死后,老徐便认定是乌鸦害死了老大,早就想为老大报仇了。

抱着这样的决心,老徐率先冲向乌鸦。伸出拳头就往乌鸦砸去,乌鸦立即躲开。

虽然是只有一只手,但乌鸦的腿是好的,躲开还是没有问题的。

老徐持续的猛攻,乌鸦没有还手的能力,只能一直躲。乌鸦其实不想和老徐打,因为乌鸦知道自己打不过老徐。

但如果不打,便会被认为就是乌鸦害死了老大,所以,乌鸦是非打不可。

几个回合下来之后,乌鸦渐渐累了,身上的伤口也开始逐渐疼痛,老徐也是抓住了这个机会,将乌鸦按到了地上。

一拳砸到乌鸦的脸上。

“这一拳,是为你的错事而付出代价!”

又是一拳。

“这一拳,是你不该背叛老大。”

再一拳。

“这一拳,是为老大的死而打的,小人,死吧!”

又是准备一拳,突然一把刀刺中了老徐的腹部。

老徐低头一看,是乌鸦。

乌鸦早就准备了匕首,这一刻,匕首贯穿了老徐的身体。

乌鸦缓缓站了起来,似乎在想所有人宣誓,他是新的老大。

拥护乌鸦的人,看见老徐死了,也立即带动周围的人,大喊着乌鸦的名字。

“此刻,我才是,老大!”乌鸦缓缓说道,轻轻擦去脸上的血迹。

那些老徐带来的人,随后也被乌鸦全数杀光。

所有不服从乌鸦的人,全部的结果只有死去。

埋藏了老大的尸体后,乌鸦也正式戴上了那枚象征老大之位的玉指扳。

成为了这总舵里,新的霸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