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寻得踪迹

1个月前 作者: 我家那冰箱
第一百三十章 寻得踪迹

坐上了老大之位的乌鸦,一切都按照他的想法那样,顺顺利利的进行着。

毒物的制作和贩卖,也十分稳当的在进行着。

乌鸦的身体也一日不如一日,总是觉得十分的劳累。

即便是让夫人去请些大夫来看,也只是告诉乌鸦,多多休息,不要太过劳累。

乌鸦也逐渐相信自己是太累了才导致现在的状况,便将手上的一些事情丢给了夫人去打理,自己成天就是在房内休息。

“你好好休息,我会帮你安排好的。”夫人缓缓对着床上的乌鸦说道。

“好,晚上,再好好奖励你。”乌鸦笑道。

“讨厌。”

所谓色字头上一把刀,乌鸦到现在都不知道,与他彻夜长眠的夫人,才是将他弄成这番模样的罪魁祸首。

早在那天毒死老大的时候,夫人的确是给乌鸦喂了解药,但也同样的给乌鸦下了毒。

虽然不是毒物,是一种发作时间很漫长的毒。

中毒者一开始便会觉得浑身疲惫,特别是在和女人寻欢作乐之后,会更加的劳累,随后胸口会时不时疼痛。

慢慢的,中毒者会散失行动能力,终日只能卧床。

夫人为了让药性发作的更快一些,在乌鸦每天的饭菜和酒水内,都放了毒。

夫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已经摆脱了老大。

可这还不是不够,摆脱了死去的老大,夫人还是在乌鸦的手上,老大之位,无论是谁接替,只要一直有人,夫人只会沦落为每一任老大的玩物。

只要夫人日后哪天老了,或者是被玩腻了,便只有被扔掉的份。

夫人凭什么要承受这样的结果,她本来也可以是很普通的一个人,就是因为死去的老大将她拐来做了压寨夫人。

便开始了她痛苦且疲惫的服侍生活。

直到乌鸦的出现,夫人借助乌鸦的力量杀死了老大。

拜托了那个给予她痛苦的男人,但自己却还是沦落到了乌鸦的手上。

夫人要的,是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

但老大之位,是不可能由夫人来做的。

一介女流,没有人会信服她,在总舵里所有人的眼中,夫人虽然叫夫人,但也只不过是老大的玩物罢了。

一个只能用身体来维持身份的女人,又算得了什么,又怎么能当上老大的位置。

所以夫人不打算杀死乌鸦,她要将乌鸦变成一个傀儡,从而掌控他。

通过乌鸦,夫人要掌握整个总舵的话语权,要为自己而活。

现在,她也似乎慢慢的做到了。

乌鸦成天在休息,很多事物都交给了夫人和手下。

总舵里的人,也逐渐听着夫人的差遣。因为有乌鸦在夫人的背后,便没有人会不听她的话。

即便是乌鸦现在根本无力反抗,但乌鸦因为接位不久,加上乌鸦的手段大家的心里都十分清楚,更是不敢违抗夫人的命令。

乌鸦费劲心思得来的老大之位,虽然是乌鸦坐在这个位置上,但夫人已经将权力慢慢的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就好像帝都内的掌金长老和掌卷长老一般,虽然是轩辕君主的帝都,却已经在慢慢变成掌卷长老和掌金长老的帝都了。

乌鸦也没有起疑心,也没有力气去起疑心。

夫人将大小事务管理的很好,毒物的制作和贩卖的事情也十分的顺利。

乌鸦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错,有的休息,有的和夫人玩闹,钱财和地位依旧不会受到影响。

但乌鸦却不知道,夫人似乎才是这场老大之位争夺的最终赢家。

极限留在玄极镇的常风等人,这些天也一直在等东方阁的领头人将乌鸦的消息打听回来。

每天也是除了练功就是吃饭,闲逛。

偶尔一起出去外面玩一玩,但玄极镇又能有多大,玩也玩不了多少天。

随着消息一直没有得到回应,常风也有些坐不住了,他的本意并不是帮玄极镇还有镇里的百姓解决毒物的事情,常风有更加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这样惬意的日子,是很容易将人的内心所磨灭掉的。

很容易就陷入其中,就会一直依赖和享受这样的生活。

虽然这样逍遥自在的日子是常风一直就十分向往的,可现在大仇未报,真相未知,常风哪敢去享受这样的日子。

终于,领头人带回来的消息,打破了这样惬意的日子。

众人聚集到了常风的房间内。

“各位,乌鸦的消息,我找到了。”领头人笑道。

“真的吗?快说!”常风开口说道,常风十分渴望尽快结束,他不想在这件毒物的事情上,耗费太多的精力了。

“你别着急,来,慢慢说。”

相比百里常风,逍遥客就显得比较平静,他相信一起事情都可以得到解决的方法,所以着急也没有什么用。

“听一些道上的朋友说,最近有一个帮派的老大离奇的死了,这个老大,就是做毒物生意的。”领头人说道。

“即便是有人死了,你怎么断定和乌鸦有关系?”阿牧问道。

的确,只是死了一个人的话,即便此人是做毒物生意的,也无法断定他和乌鸦就有着什么关系。毕竟天底下做毒物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听我说完嘛,这人是江湖里很出名的一个贩卖毒物的头子,做了好多年了,而且据说早些年间就开始接触毒物,至今没有被帝都给抓走。”领头人说道。

“那他和乌鸦有关系吗?”常风问道。

“我有一朋友,以前也干这行的,后来被帝都的人给抓了,关了十几年嘞,前几年才出来的,听他说,乌鸦当时就是被这个毒物头子收取做手下的。”领头人继续说道。

“也就是说,这个头子,就是乌鸦的老大,那只要知道他在哪死的,乌鸦就在哪?”婉仪说道。

“不错不错,姑娘真聪慧。”领头人笑了笑说道。

“那你倒是说啊,在哪死的。”阿牧喊道。

“在哪死的我就没打听到,不过听我那朋友说,这毒物头子被立了一个墓碑,就在镇外,江湖上还是有些人去祭拜他的,估计多少有点名声。”

“墓碑在哪,你知道吗?”逍遥客问道。

“我让他给我画了张地图,我就没去过了,给你。”

领头人递了一张图给逍遥客,上面画着的路线,是通往玄极镇外的一片空地。

“好,那我们即刻出发。”逍遥客起身说道。

“那个,我就不去了蛤。”领头人笑了笑,自从上次的事情结束之后,领头人就决心不再做毒物的生意了。

为了东方阁,也为了家里的亲人。

逍遥客自然不会强迫他,有这地图,多少可以找到一点线索。

众人各自拿起随身物品,准备出发。

阿牧见东方玲和婉仪走在一起,便开口问道。

“东方姑娘,你也要一起去吗?”

东方玲看了一眼阿牧,不服气的说道。

“怎么,臭流氓,我不能去吗?”

“我已经答应和你打了一场,你可以走的。”常风说道。

“要赶我走啊,我偏不,再说了。东方阁是我东方世家的产业,现在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当然要为东方阁报仇啊。”

东方玲述说着她留下来的原因,但东方玲其实也不是特别在意东方阁的事情,主要还是想留在这些人的身边。

这几天的相处下来,阿牧的有趣,婉仪的善良,都让东方玲感到十分的有趣。

面对这个自己称呼其为臭流氓的少年,东方玲也渐渐觉得阿牧,似乎也不只有臭流氓的一面。

但究竟是为了什么,只有东方玲自己才知道了。

婉仪看着常风笑了笑,常风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了,只要能尽快解决这件事情,什么都好。这就是常风此刻所想的事情了,只希望到了那墓碑前,可以得到什么消息。

众人即刻出发,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也为了方便躲藏,众人没有选择骑马,走路走出了镇子。

地图上的位置也不算十分的远,不到半炷香的时间,众人就找到了墓碑的所在地。

“好在这地图画的比较像样,不然还真找不到这样的地方。”逍遥客看着手上的地图调侃到。

墓碑的四周没有河流,没有树林,只是一片空地,和简单堆起来的一座坟墓。

墓碑上写着。

龙老大之墓手下立

原来乌鸦那死去的老大姓龙,墓碑上除了老大的姓氏之外,连名字都没有提及,立碑的人也只是刻了手下二字。

“这墓碑好简单,不像是一个毒物头子该有的风格。”逍遥客说道。

“依靠毒物赚那么多的钱财,坟墓一点也不气派。”阿牧说道。

“可能是为了低调,又或者是立碑的人根本就没想过风风光光的为他立碑。”

婉仪的话倒是一语中的,乌鸦哪想着给老大好好的弄个坟墓,人都是他害死的,想稳稳的坐上老大的位置,才是他应该做的。

所以啊,人还是不要太过于相信一个人,最后就算是自己死了,也落不到一个好的安身之所。

“贩卖毒物,本就是伤天害理,这也算是对他的惩罚了。”逍遥客感叹道。

这时,众人的后方,似乎传来了脚步声。

“有人!”常风说道。

众人迅速往周围躲开,一个身影畏畏缩缩的跑到了龙老大的坟墓面前,缓缓的跪了下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