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前往总舵

1个月前 作者: 我家那冰箱
第一百三十二章 前往总舵

最近的乌鸦,依旧和往常一样,只不过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选择在自己的房间内休息。

其实人总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时,就会有一段时间内十分的开心。

但在自身的地位和权力发生了不一样之后,其实所带来的负担和压力也会跟着上升。

乌鸦很聪明,他懂得利用自身的特点,无论是老大之位,还是那位婀娜多姿的夫人,乌鸦都得到了。

只是聪明人反被聪明误,乌鸦没有想到,夫人会在乌鸦得到老大之位后,对他进行了伤害。

当然,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可怜人,也没有绝对的可恨之人。

俗话说得好,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一个看似生活十分难过,十分艰苦的人,有可能他是为了得到某些东西,伪装成那样的。

同样的,一个人人喊打喊杀的人,或许也有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痛苦。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有好有坏,他可以选择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也可以选择去做一些自己想干的事情。

是好是坏,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过程满意了,那么结果是什么,那都是后话了。

乌鸦可以去贩卖毒物,可以去夺取老大的位置,这些事情的确是让他感到十分的愉悦和成就感,但与之相对的,是他所放下的罪行,这些罪行在帝都的眼里,便是足以将其关进大牢,等候发落的理由。

乌鸦一直向往的日子,也并不能如他所愿,想过多久过多久。

或许是今天,或许是明天,等待他的,一定是结束。

那个龙老大曾经的手下就在前面走着,常风一行人便在身后一直跟着。

一路上很安静,安静得就好像只能听见风吹动周围的声音。

好安静,真的好安静。

大家谁都没有说话,都在思考一会到达了总舵,自己要干什么。

面对总舵那么多的人,即便是几人武功高强,又能不能做到全身而退,万一被困在了里面,该如何是好。

又或者万一有人将死在总舵里,又该怎么办。

渐渐的,众人相互之间的气愤,似乎有着一些压抑。

众人之中最先受不了的,自然就是阿牧本人。阿牧不是那种特别悲伤的人,他也能感受到周围人的感受。

也知道大家似乎都在担心一会即将要发生的战斗。

阿牧想要开口调整一下大伙的情绪,便率先开口。

“常风大哥,一会将这毒物的老巢给端了之后,咱去吃点东西喝点酒吧,我好饿啊。”

阿牧的话,似乎起到了效果,大家的情绪好像改变了什么。

“好,一会解决了,我们就回去吃点东西。”常风说道。

“阿牧,你想吃什么?”逍遥客一边打开折扇,一边说道。

“吃,吃什么好呢?”阿牧倒是真的在思考吃些什么。

阿牧不是觉得一定能战胜总舵里的那么多人。

只是身边有这么多可靠的朋友,阿牧已经很安心,已经觉得即使很困难,但只要大家都在,就都能解决掉。

有见多识广的老逍,有机智聪慧的司徒姑娘,有武功高强的常风大哥,还有那位爱闹的东方姑娘。

有这些人在阿牧的身边,阿牧没有理由不去相信他们。而且,阿牧也再也不是当时的那个只会射箭的牧民了,阿牧也是一个剑客,也可以保护自己,甚至可以保护他人。

“你们想吃什么?”阿牧转头,笑着问走在最后面的婉仪和东方玲。

“你们决定就好,我都可以。”婉仪笑着说道。

“谁像你似的,就知道吃吃吃。”东方玲小声嘟囔着。

阿牧没有听到东方玲的话,婉仪在东方玲身边的,听到之后,倒是一脸宠溺的笑了笑。

“东方姑娘,你想吃什么?”阿牧走到东方玲的身边问道。

“臭流氓,滚开!”东方玲喊道。

阿牧和东方玲在其他人眼中看来,倒是十分像一对欢喜冤家。

两人对对方,都是觉得十分的有趣。

东方玲在阿牧的眼中,和其他人很不一样。

不像司徒婉仪那般的知书达理,不像小香那般的体贴温柔,也不像林梦之那般的非凡绝世。

反倒是有着大小姐脾气,爱玩爱闹,但却让阿牧觉得,这样的东方玲,更是十分的值得在一起打交道。

反观东方玲,自然也是一样。

虽然觉得阿牧笨笨的,时不时的说出一些很新奇的话语,偶尔还有些傻。

整天都是嬉皮笑脸的,但在遇到大事的时候,阿牧总是能站出来,护在大家的身前。

虽然嘴上骂着阿牧臭流氓,但其实在东方玲的心里,对阿牧,也有了很多不一样的情感。

阿牧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阿牧不会把自己悲伤难过的事情一直挂在嘴边。也不会因为自己经历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就成天郁郁寡欢。

反倒是在别人的眼前,会表现得十分的乐观积极,也正是因为阿牧的这番真情实意,让他周围的这些人,都十分注重着彼此之间的友谊。

特别是常风,在常风被天下人追杀的时候,阿牧没有选择害怕,没有选择离常风而去,而是选择留在了他的身边。

即便是为了报答常风帮助了自己为村子里的人报仇,阿牧也愿意待在常风的身边。

在阿牧没有跟独孤老人学习武功之前,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少年,阿牧也无所畏惧。

修炼了武功之后,阿牧更是事事站在了常风的面前,为他解决麻烦。

常风也觉得阿牧是真心的对自己好,大家都慢慢的,成为了家人一般的存在。

因为阿牧的一番话,大家也从压抑紧张的氛围中抽离开来,继续前往总舵。

“行了,别闹了。我们到了。”常风轻声说道。

常风等人此时还是在那人的身后,但肉眼可见的,是前方那座华丽的府邸。

府邸所在处,果真是十分的隐蔽,周围没有其他任何建筑物或者店铺。

若是在三更半夜看去,偌大的空地中,出现一座府邸,到更像是鬼屋降临一般的感觉。

那人走到府邸的大门,总舵内的人,大伙几乎都是互相认识的。

看门的手下也没有阻止那人进去总舵。

常风等人也准备好即刻出手。

总舵内,大家都在按照平常的生活那样,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打扫卫生,制造毒物,巡逻,运输毒物,加工。

全部的事务都是有条不紊进行着。

乌鸦此刻也正在房内和夫人进行着花天酒地的日子,虽说是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但在和夫人玩耍时,乌鸦倒是表现得十分的亢奋。

即使是在每次缠绵过后,乌鸦的胸口都会隐隐作痛,但还是表现得十分享受。

夫人自然也没有抗拒,因为她还是需要乌鸦的。

夫人需要乌鸦来做这个甩手掌柜的身份,稳住乌鸦的同时,将绝大数的权力,慢慢握在手中。

等到时机成熟,夫人便可以完成一切,悄无声息的离去。又或者是代替乌鸦,树立威信,成为总舵里第一位女老大。

当然,这些想法和愿望都是好的,但却无法实现了,因为,常风等人已经迫不及待了。

逍遥客先出手,用着自己那诡异的步法,来到看门的手下面前,快速挥舞手中的折扇,两名看门的手下即刻倒地。

“老逍这轻功,算得上天下第一了吧。”阿牧被逍遥客的武功惊叹到。

“天下第一倒是有些牵强了,但就这身武功,绝对在江湖上是一流的高手。”常风说道。

“落地无声,踏雪无痕。就是对这轻功最好的描述了。”婉仪轻声说道。

总归是阅览群书的人,婉仪倒是把逍遥客的武功,形容的十分形象。

“好文采,那我上了,司徒姑娘,也给我想两句蛤。”

阿牧笑道,说罢就冲了出去。

“傻了吧唧,流氓一个。这两句最适合你啦!”东方玲嘟起嘴,有些小气愤的说道。

婉仪看了一眼东方玲的表情,倒是笑了起来。

“婉仪姐,你笑什么,我说错了吗?”东方玲不解的问道,婉仪摇了摇头。

“你和阿牧,蛮好的。”常风说道。

“我和他,好什么好。闭嘴吧你。”东方玲拍了一下常风的后背,常风没有看她,只是继续看着逍遥客和常风的动向。

逍遥客踢开大门,阿牧冲了进去。

拔剑出鞘,挥舞着手中的游龙,发出剑气,横扫着总舵的庭院。那些人还有庭院的建筑物,全部被阿牧的剑气,毁的不堪入目。

“快意潇洒,剑荡八荒。”婉仪笑着说道,这是方才答应阿牧要给他想的两句话。

“评价还挺高,倒我了,东方玲,看好婉仪。”

常风笑了笑说道,立即跟了上去。

总舵内已经开始混乱,阿牧和逍遥客的闯入,已经让总舵内的人不断涌了上去。

婉仪和东方玲也连忙起身,跟了过去。

“人还挺多嘛。”阿牧说道。

总舵内的人全数出动,将两人团团围住。乌鸦似乎也听到了动静,连忙穿起衣服赶了出来。

总舵大门被堵上了,但在常风面前,算得了什么。

起势,蓄力一掌,整个大门直接被常风破开。

刚好冲出来的乌鸦,再一次看到了这个身穿黑袍,头戴斗笠的男人,就是他将自己的手臂斩断。

“那他呢,你有想两句吗?”东方玲问婉仪,对于常风的表现,婉仪能想出什么来。

婉仪嘴角上扬,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可能对于婉仪来说,常风已经是最完美的了,不需要用语言来表达婉仪对常风的欣赏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