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开坛做法

1个月前 作者: 我家那冰箱
第一百四十二章 开坛做法

逍遥客的话让夏天陷入了沉思。

虽说自己是辜负了萱儿,但萱儿是否真心喜欢夏天,夏天本人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从小便一起长大的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是不会存在虚假的事情的。

萱儿喜欢夏天,夏天也喜欢萱儿。

两人之间,就像是鱼儿需要水,鸟儿需要虫,谁都不会放弃对方。

但按照逍遥客的话来说,萱儿是不会愿意看着夏天去死的。

要知道,活人与死人一起埋入土内,若不是武功一流的高手,便会无法呼吸,慢慢在土里面死去。

更别说夏天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了。

但道士当时做法的时候,却是有模有样的,夏天的梦里也是经常梦见萱儿来找他索命。

“你会梦到新娘子来找你,恐怕是因为你过于害怕吧,你一直心存愧疚,自然是会在梦中折磨自己。”逍遥客说道。

这时,一阵诡异的声音正从两人身后的屋子里传来。

呜呜呜。

是女人的哭声,准确一点说,是萱儿的哭声。

“是萱儿,是萱儿啊。不要啊,不要啊!”

夏天慌了,不断的大喊着。

“喂,闭嘴,别喊啊。”

逍遥客见状无法让夏天闭嘴不叫,便只能伸出手掌,往夏天的脖子后面劈了一下。

夏天缓缓倒下,逍遥客将其扶住,扶到一旁去休息。

哭声还在继续,逍遥客连忙跑进屋子里去。

新娘子依旧躺在床上。

逍遥客拿起那盏小灯,往新娘子照去。

恍惚间,逍遥客似乎有些头晕,看到了新娘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瞪大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逍遥客。

逍遥客被吓得一机灵,回过神后,发现新娘子的尸体依旧躺在了床上。

“还真的有些东西呢。”逍遥客轻声说道。

逍遥客将夏天扶进屋子内休息,自己也赶回了屋子。

婉仪,常风,阿牧三人都还在睡梦中。想着那么晚才睡,逍遥客也没打算叫醒他们,自己便也先睡下了。

不过方才的幻觉,却让逍遥客迟迟无法安心入睡。

天色也渐渐亮了,但村民们都还没出来外面。

想必是晚上的婚事,让大伙的神情过于紧张,太过劳累。

以至于到了快正午的时候,村民才陆陆续续出来村子里。

常风等人也渐渐醒了,三人先是出来屋外等候,婉仪则在里面更衣。

“我们今天就要继续上路了对吧?”阿牧说道。

虽然是看了一场冥婚,但众人本身就只是打算在村子里借宿一夜罢了。

屋子的门缓缓打开,婉仪换好了衣服。

依旧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温柔,常风看了看婉仪,嘴角不知觉的上翘了。

“大家先进屋,我有事跟你们说。”

看着逍遥客的神情有些紧张,三人也是没有多说,便一起进了屋。

四人坐在桌子上,关好了门。

“老逍,你的样子,有点像没睡好啊。”阿牧看逍遥客的神情有些疲惫。

“何止是没睡好,我是根本没睡着。”逍遥客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你不会是被那场冥婚吓到了吧。”常风说道。

“开什么玩笑,我会被吓到吗?”逍遥客说道。

“是不是有什么新的发现,其实,我昨天夜里有醒过来一次,看见你并不在屋里。”婉仪开口说道。

“还是司徒姑娘聪慧,我的确是发现了一些诡异的事情。”

逍遥客将夜里和新郎官夏天在一起发生的事情,还有自己去新娘子家中所发现的事情,全部说给了三人听。

蜡烛,尸体,哭声,就连那个幻觉也都说了出来。

三人听后,神情也是略显的有些紧张。

“果然,这婚礼有些蹊跷。”婉仪说道。

其实从一开始看花轿进村子,再到拜堂。

婉仪一直觉得这冥婚很奇怪,虽然自己没有见过冥婚,但书上多多少少也有记载。

“我想,这场冥婚的原因,或许就在那个道士的身上。只要从他身上问出点什么,便可以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逍遥客说道。

逍遥客相信夏天的话是真的,那么剩下的,就是道士为什么要让村民这样子办冥婚,还有新娘子究竟是因为什么才死的。

“你的意思,是要留下来管这件事?”常风开口问道。

婉仪和阿牧转头看着常风,似乎看出常风不是特别愿意留下来管这事情。

其实大家都清楚,随着常风上路,常风最关心的,是什么时候到达云都,而不是在路上管很多与自己不相干的事情。

原先在玄极镇插手毒物的时候,常风就已经有些不乐意了。

但也不要说常风铁石心肠,试问一个满门被屠杀的人,如今可以得知真相就在前方的某一个地方之中,谁不想尽快找到真相。

路上这些许许多多的事情,不是常风不想管,而是他管不了,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

即便是会让别人觉得自己铁石心肠,十分冷漠,常风也无所谓。

婉仪和阿牧自然也知道常风其实已经十分的想知道答案。

但离云都其实还有很长的一段路程,一路上的风景其实还有很多,但常风只是静不下心去看罢了。

“你,是不想管?”逍遥客问道。

“若你要我选,我的确不想管。人已经死了,即便给你查出真相,人也还是死的。”

常风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新娘子已经去世了,且这件事情和常风等人也是可以说完全没有任何的消息。

所以说,常风不想管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道理。

“的确,但是,这件事情的确是太过蹊跷了,我想知道答案。”

逍遥客似乎很想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这可能也两人所背负的使命不一样。

逍遥客和常风不一样,他没有背负什么深仇大恨,所以他想干的事情,只是因为他的兴趣。

而常风是因为有自己心中的执念才去决定该做什么事情。

常风也看得出逍遥客像是一定要插手此事,四人一瞬间便有些安静。

随后常风便开口说道。

“也罢,依你便是。”

“多谢。”

两人没有争吵,但却有些微妙。

常风最后选择答应了逍遥客,也是转念一想,没有必要因为这个和自己的知心朋友争吵,反正去云都的路还有很长。

逍遥客的心里其实也知道常风很着急去云都,所以,他只能尽快查清这件事情的真相。

阿牧和逍遥客去找村长能不能弄点吃的东西。

婉仪和常风则是留在了屋里。

“怎么,不开心啊?”婉仪笑着问道。

“没有。”常风说道。

婉仪自然是了解常风的,常风说没有,但脸上的神情却是有些委屈。

“其实路上的风景还有很多,慢慢来嘛,就当是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好吗?”婉仪凑近看着常风。

看着婉仪笑着在自己的眼前,常风又何来的委屈可言呢。

逍遥客和阿牧也拿着吃的东西进来屋子,四个人又相安无事的一起说说笑笑。

其实一伙人,完全不发生矛盾,是不可能的。

无论是朋友,还是和爱的人在一起,人与人之间,其实都会有争吵。

有争吵,才会有和好,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或许才会更好。

四人吃完便出来村子,发现村长正在村口和一个人说话。

这人身穿一身黄色道袍,大大的八卦印在了他的道袍上,此人,**不离十就是村长和夏天口中的道士了。

四人走了过去。

“村长。”逍遥客先是和村长打了声招呼。

“吃好了吗,对了,这位就是我跟你们说的道长。”

“诸位好。”道士向常风等人打着招呼。随后看了几眼常风,因为常风戴着斗笠,道士觉得常风有些特别。

“道长,这冥婚也办了,接下来能把鬼魂弄走了吗?”村长问道。

“今天晚上,开坛做法,便可驱鬼。”道士说的十分的有模有样,村长也是露出了笑容。

几人散开之后,常风倒是觉得这道士有些奇怪。

“这人估计多半是个骗子。”常风说道。

“为什么这么觉得。”逍遥客转头问道。

“他的身上,一边道家该有灵气都没有,或许是我的错觉吧,看他晚上究竟如何驱鬼吧。”

时间也很快的来到了晚上。

新娘子的尸体依旧躺在床上,而这道士便是在新娘子的家中开坛做法。

夏天,新娘子的爹娘,还有村长,村民,加上常风等人,都在屋子的外面等着。

这道士拿起手中的木剑,将手指伸到口中咬破,将血涂在木剑上,开始挥舞手中的剑。

“还有模有样的呢。”阿牧轻声说道。

“婉仪,你觉得有驱鬼这一说法吗?”常风问婉仪。

婉仪不敢下定论,但在看过许多书籍之后,婉仪说出了她的见解。

“这世上应该是存在道法一说的,大皇子轩辕麒天就是拜入道门之下,将道法和剑术融为一体。且先前连尸兵这种怪物都有,鬼神之说,我觉得,不一定没有。但毕竟没有见过,所以,我也不好说。”

“死去的孤魂野鬼,此刻命你现身说话!”道士大喊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