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落幕

1个月前 作者: 我家那冰箱
第一百四十五章 落幕

江湖中的儿女情长,是最奇怪的了。

所谓冲发怒冠为红颜,只古以来,多少英雄好汉都过不了心爱的女人那一关。

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即便是一人挡住千军万马,都在所不惜。

女人也是一样,遇到了自己喜欢的男人,便甘心放弃很多东西。

即便是去死,也是无怨无悔。

就像远在醉仙楼的林梦之。

林梦之原本是一个多么与世无争的女子,面对无数男人对她的追求,她都无动于衷。

面对那么多的金银财宝,面对那么多的达官贵人。

林梦之还是一样,坚持她的作法,不会去理会这些人。而是随着自己的心情去做事,即便是一个月到头来就接了三个客,林梦之也可以为醉仙楼赚到许许多多的钱。

直到了百里常风的出现,少年打破了少女原有的规定。

百里常风的出现,让林梦之改变了自己的内心。

林梦之依旧没有经常接待客人,甚至是一个月下来连一个都不接。

为的就是在百里常风的心目中留下好的印象。

自从百里常风的出现,林梦之心中的位置便被他给占据了,喜欢,热爱,关心,林梦之会不知觉的去在意百里常风的事情。

而百里常风在江湖上所谓的名声和不好的事情,林梦之也不会去在意。

一个流浪江湖的叛徒世家后人,一个落入红尘身为歌姬的女子。

似乎两人在许多地方都十分的相似,冥冥之中,也有很多东西在指引着两个人。

比起司徒婉仪和百里常风,好像林梦之更加的适合百里常风。

因为不需要顾虑三大世家,林梦之也和百里世家的事情没有一点点的关系。

林梦之和常风都有在想。

若是先遇到对方,是不是接下来的事情就不一样了。

常风在看到林梦之那张表达爱意的纸条时,便有在想,若是当时在客栈里看到的,是林梦之,不是婉仪,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是不是都会变得不一样了。

每每想到这里的时候,常风便不会往下继续想,因为常风知道自己对婉仪的感情。

常风是喜欢婉仪的,所以不能让她受到伤害。

可是婉仪毕竟还是司徒世家的大小姐,百里世家的惨案和三大世家又有着藕断丝连一般的关系。

那么常风以后和婉仪,究竟会走向一个怎么样的地步,这都十分的难说。

相比较林梦之的话,常风便无需顾虑那么多。因为林梦之和百里世家的事情,根本就不沾边。

但常风又是真心喜欢婉仪的,若婉仪不是司徒世家的人,那该有多好。

不止是百里常风这么想,就连司徒婉仪自己都这么想。

说实话,婉仪也知道自己和常风很难走到很远很远的地步,且不说司徒婉琳会不会同意,但司徒家主便一定不会同意。

在司徒家主的眼中,想不论常风是不是叛徒世家的后人,也不论常风修炼了江湖上的禁术,就凭常风将司徒婉仪拐走这件事上,司徒家主就不会饶了常风。

婉仪也在想,要是自己不是什么三大世家,不是什么司徒世家的大小姐,会不会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婉仪不用担心和常风之间的关系,也不用顾虑太多,可以敞开心扉的和常风表达自己的想法。

但这世间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没有那么多的要是,也没有那么多的早知道。

落地生根,落子无悔。

从一开始我们便知道,许许多多的事情,一旦发生了,便很难有回头的机会。若是不及时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到最后,只会越陷越深,堕入无尽的深渊之中。

而逍遥客和阿牧便不一样,逍遥客本身就是按照他的性情来做事,对于喜欢的人这件事情,逍遥客也并没有太在意。

逍遥客长了一张如同女人一般漂亮的脸蛋,在追求者方面,逍遥客起身根本不担心。

说句不好的,逍遥客要是到最后真的却媳妇,直接在醉仙楼里挑一个便是。

但逍遥客不会这么做,逍遥客收留这些歌姬也不是为了对她们做些下流的事情,只是为了给她们一个展现自己的地方。

逍遥客对于爱这种事情,其实保持的是一种平常心,有的话,他便接着,没有的话,他也不强求。

人生在世,不过百年,何不逍遥快活的度过。

这就是逍遥客的生活态度。

而阿牧呢,阿牧便更加的简单了。从一开始决定跟着常风,再到后来遇到独孤老人,到现在成为一个剑客。

这一路上的种种,要是放在以前,是阿牧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阿牧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人,比起逍遥客,或许阿牧比他还要简单。

即便是到现在,阿牧偶尔睡觉都会笑醒,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现在可以成为一个有武功,却修为不低的人。

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可以握着手中的剑,斩尽所有的敌人。

也很庆幸有着常风,婉仪,逍遥客这些朋友。

但对于爱情这件事情上,其实阿牧懂的就不多了。

从小到大,跟阿牧接触最多的女人,就是小香。

小香对阿牧一直很照顾,也很关心阿牧的。阿牧也能感觉到小香有些喜欢自己,但在阿牧的眼里,小香只是一个类似于姐姐的存在。

对于小香的喜欢,阿牧虽然说不上抗拒,但最好还是不要。因为阿牧对小香的那种喜欢,是喜欢有人关心他,那种类似于家人一般的喜欢,而非男女之间的喜欢。

但阿牧哪会是直接的告诉小香,阿牧不会说,也不知道怎么说。

阿牧不想让自己身边的这些朋友伤心难过,小香也不知道阿牧究竟喜不喜欢自己。

阿牧在跟常风走的时候,承诺会回去村子的,或许现在,在远方的村子里,小香和村民们,正在等着阿牧吧。

阿牧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不会把自己难过的事情一直在大家的面前表现出来,也不会把烦心事一直挂在嘴边,因为阿牧不想影响到其他人。

至于阿牧喜欢的人,阿牧自己也不确定,因为对于男女之情的事情,阿牧似乎不是特别的懂。

但在遇见东方玲之后,阿牧便有些不一样了。

东方玲给阿牧的感觉虽然是一个任性的大小姐,但却给了阿牧很多不一样的感觉。

所以在东方玲出现之后,阿牧也渐渐的有些不一样了。

从一开始觉得东方玲刁蛮任性,到后面对东方玲改观,觉得东方玲是一个很好的姑娘。

而东方玲也一样,两个人似乎从一开始的欢喜冤家,变成现在互相在对方的心中,都有了一席之地。

而堵在村口的富商似乎是没有明白这个道理。

“老爷,且不说你女儿已经不需要夏天娶她了,即便是需要,那您觉得,萱儿就活该受委屈吗?都是女子,萱儿和夏天从小一起长大,历经了多少的磨难,最后沦落到这个下场,难道都是萱儿自己自作自受吗?”

“希望你可以和你女儿在书信上写的那样,一切都随夏天的心吧,现在萱儿不在了,夏天很难过,等这事情都结束了,最后的结果是什么,还有夏天的决定,也都请你不要阻拦。”

在婉仪的劝说之下,富商似乎有些回心转意。

留了一句让夏天看着办的话语之后,富商便带人走了。

事情解决了,常风等人也该继续上路了。

婉仪将萱儿留下来的书信交给了夏天,夏天很感谢几人帮助自己。

一切的事情都说的过去了。

萱儿因为无法说服自己做小妾,一时想不开,便选择了上吊自杀的这种方法。

留给夏天的,只有无尽的愧疚和悲伤。

看过了萱儿的书信之后,夏天恐怕也不会再去娶那个千金了吧。

不过即便是夏天想去娶那个千金小姐为妻,也无所谓,毕竟萱儿的信中早就写了希望夏天可以好好的。

至于那哭声,或许只是因为大家内心中的那一份恐惧而产生的幻觉吧。

在那之后,道士有回到村子里,做了最后一场法事,当然,道士没有收村民一份钱。

夏天在自己的梦之,再一次遇到了萱儿,那一晚,萱儿在梦中给夏天讲了很多。

终于,夏天释怀了。

夏天没有去娶那个千金小姐,只是一直守在村子,替萱儿照顾她的爹娘。

那哭声,久而久之,似乎也消失了。

其实吧,人世间的感情是很复杂的。

要两个人互相相爱,一直为对方付出,这样的情况,其实是不多的。

但这样的男女之情,或许是大家最想要的。

就像萱儿一样,宁愿自己选择赴死,也不愿让夏天失去他的努力。

但这样的决定,给活下来的人,却留下了无比巨大的悲痛。

萱儿没有错,夏天也没有错,那个千金小姐更没有错。

大家都只是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付出行动罢了。

更何况是男女之情,本就没有对错。

一切都是看两个人够不够相爱罢了。

江湖中的儿女情长就是这样,对于每个人心中对男女之情的看法,估计,看法都不一样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