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狐狸现世

1个月前 作者: 我家那冰箱
第一百四十八章 狐狸现世

其实东方玲在说出自己没有找到百里常风的时候,但是的神情和语气就已经让东方拓看出了端倪。

到底还是亲兄妹,对于东方玲的想法,东方拓又怎么会看不透呢?

东方玲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东方拓非常的清楚。

东方玲说了要为哥哥报仇,就一定会报。

就像东方家主和东方拓平常不让东方玲出去玩一样,越不让东方玲做的事情,东方玲就越是要干。

而且一定要干到,一定要干的好。

这就是东方玲的为人,既然东方玲说了要找到百里常风为东方拓报出,她就一定会找到。

如果找不到,东方玲是不可能回来的,即便是回来了,也不会那么的云淡风轻。

所以东方拓一下便看出来了东方玲其实已经找到了百里常风,只是没有去揭穿她。

东方拓知道,东方玲也是一个好面子的人,既然她说了没有找到,那便听她的。

即便是自己已经看出来了东方玲在说谎,东方拓也不会说些什么其他的事情。

东方拓比东方玲大不了多少,从小两个人便一起长大。

在两人的娘亲去世之后,更是和东方家主三人相依为命。

东方家主也是十分疼爱这两个孩子。

东方拓也没有辜负东方家主的期望,无论是砸武学造诣上,还是在策略谋划上,都做的十分的好。

东方拓也明白东方世家对于自己的重要性。

东方家主常年患病,便由东方拓来管理东方世家的大小事务。母亲早早去世,便由自己来照顾父亲和妹妹。

虽然在大家的心里已经知道,未来东方世家的家主之位,一定就是东方拓,但这对于东方拓来说,却没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早在东方夫人去世的时候,东方拓就已经下定决心要将东方世家发扬光大,要照顾好父亲和妹妹。

比起同龄人,东方拓更早的是表现出超人的成熟。

三大世家中,也唯独只有司徒婉琳的武功可以和东方拓一较高低。

虽然东方拓没有排上什么天下第几第几的高手,但他也绝非平常练武之人。

东方拓面对任何一个对手,都不会掉以轻心,面对任何的困难,都会报以最强的状态去迎接。

面对婉琳也是,面对常风也是,东方拓都是以自己最强的姿态去对战这些人。

面对东方世家时,东方拓总是十分的冷静,因为东方拓知道,自己如今所代表的,不单单是自己。

他的背后,是东方世家,是江湖三大世家之一的东方世家,是未来属于东方拓的东方世家。

只有让东方世家的名声响彻整片江湖武林,人全天下的人都记住东方世家的名号,这才是真正的让东方世家发扬光大。

这才是东方拓存在的意义,这就是属于东方拓的执念。

东方家主和东方玲,永远都是东方拓最坚强的后盾。

人就是这样,有了自己想守护的东西,便有了努力的意义。

有了想保护的人或事,自己所做的一切,才会有意义。

江湖就是这样一个充满各种色彩的地方,这里的人有爱,有恨。有兄弟情谊,有男欢女爱。有国家大义,也有自在逍遥。

每个人都有属于他们自己不同的命运,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执念。

想做些什么,想干些什么,随心就好了。

只要渡过了外人的流言蜚语,扛下来外人的冷嘲热讽,到最后能有的,一定是属于自己的那片江湖。

东方玲顺利回到了东方世家,但东方玲没有透露出自己已经找到百里常风并且已经和百里常风交过手的事情。

因为东方玲答应过常风等人,不会说出去,江湖中人,信用也是十分重要的一件事情。

至于回到东方世家的东方玲,空下来的时间,她也没有选择出去玩,而是修炼东方世家的秘技。

因为东方玲知道自己和常风,甚至是和阿牧相比,都有着一段距离。

修炼武功闲暇之时,偶尔也会想到那个臭流氓,会担心他过得怎么样。

这个少女的内心,似乎也因为这位臭流氓的出现,变得有些奇奇怪怪了。

同样是在墨城,属于常风的另外的一个敌人,也好像得知了常风的去向。

一座高大且宽敞阁楼内,总有这么三个人在最上面。

一个青年和一个老人在下棋,一个少年则在一旁玩着自己的长枪,似乎谁都无法打破他们想干的事情。

“你这步棋,算是没了啊。”神秘人一边笑道,一边将手中的棋子落入棋盘。

神秘人的对手,自然就是鬼医李寒安了。

李寒安看了看手下的棋盘,叹了一口说道。

“唉,你的棋艺真是每天都在长进啊。真后悔教你了。”

“这算什么话,你要是不教,可没人陪你下棋了。”神秘人笑道。

“不愧是被人誉为天才的家伙,学什么都那么快,这一把算上,这个月输了你整整二十一局啊。”李寒安说道。

“你不也有赢吗,下棋就是这样,有输有赢,什么事不是这样呢?”

“但是要是选择教笑云,估计就没什么事了。”李寒安无奈的笑道。

一旁的莫笑云听到李寒安喊他面子,那耳朵根顺风耳一样,立马就跑了过来。

“老鬼,你喊我啊。”莫笑云笑着看向李寒安。

“臭小子,你一边去。”李寒安伸手一挥,莫笑云立即后空翻躲掉。

“嘿嘿,打不着。”莫笑云说道。

“这么爱玩?老夫看看你长进了多少!”

只见李寒安提起一颗棋子,在指尖一弹,如同射箭一般的飞向莫笑云。

莫笑云瞧准时机,伸手一抓,立即抓到了棋子,满脸沾沾自喜。

莫笑云的年纪虽然要比李寒安小很多,但论起武功修为的话,李寒安是不敌莫笑云的,毕竟各自擅长的东西也不一样。

莫笑云适合比武决斗,李寒安适合出谋划策和毒药医术。

但无论是谁,他们的水平都是十分高深莫测。

“老鬼,再来啊。”

“看好了!”

李寒安一拍桌子,发动内力将十几颗棋子全部浮到半空中,用力一挥手,全部往莫笑云飞了过去。

“这么多!”

莫笑云喊着,一边躲开一边靠近他的匣子。

只见莫笑云伸手一抓,匣子似乎是听到了莫笑云的召唤一般,自动打开,一把黑色的长枪就从匣子里面飞了出来,被莫笑云抓在手中。

不断挥舞着长枪,将棋子一颗接一颗全部拦了下来。

“老鬼,就这吗,不过如此啦。”莫笑云笑道。

李寒安抬头看向神秘人,两人相视一笑。

神秘人将整个棋盘掀了起来,所有的棋子都飞了出去。

神秘人伸手一握,所有的棋子都在半空中被神秘人的内力所定住。

“笑云,看好了这招。”李寒安说道。

李寒安将手中的一颗棋子弹到神秘人控制住的那堆棋子上,瞬间,所有的棋子如同箭雨一般,全部飞向莫笑云。

莫笑云似乎没反应过来,使劲挥舞着手中的长枪,但还是被棋子打中了。

“哈哈哈哈。”神秘人和李寒安大笑着。

“你两耍赖啊。”莫笑云喊道。

“行了行了,不闹了,收拾吧。”神秘人说道。

随后,三人一起收拾掉在一地的棋子。

虽然收拾起来很麻烦,但似乎这样的游戏,他们不是第一次玩了。

神秘人和李寒安还有莫笑云,三人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武功不同,年纪不同,性格不同,擅长的事情也不同。

但三人却像亲兄弟一般,可以尽情的玩闹。

这时,一直黑色的鸟往阁楼上飞来。

“嗯?”神秘人注意到了这鸟。

“来了。”神秘人笑道,缓缓起身,伸手。

那只黑色的鸟就落在了神秘人的手上。

似乎对于这只鸟的到来,已经是意料之中。

李寒安和莫笑云也不奇怪,继续收拾地上的棋子,对于这黑色的鸟会飞来,好像三人都是事先知道的一样。

这只黑色的鸟,脚上缠着一个竹筒。

神秘人打开竹筒,里面只有一张纸,且上面没有写任何的文字,只有一个狐狸的图案。

“是她吗?”李寒安问道。

神秘人点头。

“臭狐狸终于联系我们了啊。”莫笑云笑道。

“对你姐姐客气一点好吧。”神秘人无奈的笑道。

随后神秘人走到书桌上,拿出白纸和黑字写着什么。

莫笑云则跑去逗那只黑色的鸟。

“鸟啊,鸟啊,那只狐狸也没有把你骚到啊,你告诉我,她是不是又跑到那个男人的床上去了。”

“臭小子,别把你姐说的那么随便。”神秘人一边写字一边说道。

“是啊,狐狸虽然会骗男人,但那些男人,想在床上碰狐狸,那是很难的。”李寒安将收拾好的棋子放好。

“也是,你说为什么那么多男人喜欢这狐狸啊,我觉得她也就一般漂亮。”莫笑云说道。

“男人本色啊,自古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李寒安说道。

“啥意思?”莫笑云问道。

李寒安一听,神秘人也看了一眼,两人便笑了出来。

“笑啥啊你两。”莫笑云十分的疑惑。

“你啊,还小,过两年你就知道你这狐狸姐姐为什么那么多男人喜欢了。”神秘人说着,将写好的纸放回竹筒。

黑色的鸟再次飞向空中,三人注视着鸟远去的背影。

“狐狸,该现身了,你该怎么应对呢?百里常风?”神秘人笑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