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作案经过

1个月前 作者: 我家那冰箱
第一百五十四章 作案经过

要说这媚娘是真的会挑选地方,房间内,常风就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常风的眼前就是一块薄纱的屏风,仔细一看便可以透过屏风看到床上去。

媚娘今天一早便离开了房间,没有在房间里。

但在出门之前,常风隐隐约约有感觉到自己又中了媚娘的失魂针。

常风现在双手双脚都被困住,且感觉到内力和身上的力气在消散,也证明了常风的猜想其实是正确的。

但常风没有被眼前的困境所折服,有观察房间内的各种摆设,透过窗户去观察外面景色,以至于判断究竟身处什么地方。

可惜的是,这房间实在是过于偏僻,很难知道常风在什么地方。

常风想要运气挣脱手上的绳子,却只会加快内力和力气消散的速度。再加上常风的嘴巴里被塞了一块抹布,也导致常风无法大声呼救。

常风也没有办法,只能坐着一直想怎么逃出这个地方。最恶心的是,这绳子好像还被媚娘拿什么东西浸泡过一样,不但很湿,还很难靠力气挣脱它。

这时候,常风突然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常风仔细一看,房门缓缓打开,一双细长白嫩的腿踏了进来,是媚娘。

媚娘在走之前就把常风绑在了椅子上,而且将绳子还有抹布也全部做了手脚。

为了担心常风会强行运气挣脱束缚,媚娘还将失魂针打入了常风的体内。

这失魂针如果在短时间内中招太多次的话,即便是一炷香的时间过后,整个人也会十分的虚弱,浑身乏力。

而常风现在就是这样的一种状况,从昨日和媚娘决斗,再到此时此刻,常风已经中了好几次失魂针了。

就连媚娘休息的时候,只要是无法盯着常风,便将失魂针十分随意的打入常风的体内。

这就是媚娘的做事手段,她不会去管常风能不能从大量的失魂针下活下来,只要能完成自己的目的便可以了。

而且神秘人在给媚娘的信上也清楚的写着,若是遇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神秘人是允许媚娘杀死常风的。

但神秘人之所以会这么写,也是知道媚娘不一定会杀死常风。

因为媚娘入江湖这么多年以来,杀人是有一个铁定的习惯,任谁都无法阻止的一个习惯。

那就是只杀男人,只杀负心的男人,只杀欺负女人的男人。

其余的情况下,除非是遇到仇家或者是江湖上某些想来抓她的人。

媚娘都是选择将其打成十分重的伤,或者是让其残废,少部分时才会选择将对方杀死。

而且媚娘每次穿梭在各个城镇,大多时候都是依靠着易容的手段,媚娘不想惹到那么多的麻烦,但负心的男人,却一定要杀。

看着媚娘走进房间,常风没有乱动,因为他没有力气反抗,而且就算有,他也相信媚娘不会放了他。

所以倒不如将力气省下,好好看周围的房间。

跟在媚娘身后的,还有一个男人。

身上穿的衣服很华丽,从手指上的玉指扳便能看出此人肯定不是什么穷人家,略微发胖的身材,肚子也有点大,走起路来看着有些费劲,但跟在媚娘的身后,却十分的积极。

常风看着这个男人,不像是什么会武功的人,所以便猜想,可能,是狐狸又要开始吃人了。

果然不出所料,媚娘整个人握倒在床上,褪去身上那件白色的薄纱,浑身上下,便只剩身体打底的服侍。

这样的穿着,这样的身材,这样的一个女人躺在自己的眼前,试问天底下有多少个男人可以把持的住。

何况媚娘的年纪根本不大,和林梦之有着相仿的年龄,而且,其相貌身材和林梦之,也有的一比。

但在常风的眼里,媚娘和林梦之却是天差地别。

林梦之虽然是歌姬,却不会和客人做着那些男女之事,而且在行为举止之上,也是十分的得大体。

而媚娘固然妖艳魅惑,但江湖气息却要比林梦之多了太多,毕竟是手上沾满了无数男人的鲜血,和林梦之那样从来没有杀过人的女子相比,已然是天差地别。

所以对于常风来说,媚娘和林梦之,固然是两个绝世的美人,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女子。

而且若是让常风的在两人之间挑一个人的话,常风也一定会觉得是林梦之比媚娘要好。

毕竟一个想要杀自己的人,常风怎么可能会对其有好感。

媚娘就这样躺在床上,不断摆弄着身姿去诱惑眼前的那个男人。

而那个男人却不是经得起诱惑的那种人,说时迟那时快,那个男人风驰电掣般的将身上的衣物全部褪去,那大肚腩也全部都露了出来。

带着淫笑看着媚娘,十分的下流。

媚娘也笑了,但媚娘并不是接受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也不是对其有好感。而是对于媚娘来说,又发现了一个负心的男人,又可以杀人了。

男人慢慢走向床边,伸出手轻轻抚摸媚娘的大腿,随后说道。

“美人,我觉得你比那醉仙楼的头牌林梦之,可好看太多了,像她那种假正经的,出来卖还不能睡,我真是后悔去那里了。”

媚娘一听,笑着问道。

“就一定要给你睡的才是好女人吗,那你夫人不好吗?”

男人一听,神情十分不屑的说道。

“就那个黄脸婆,干啥啥不行,回家看到她,我连想跟她同床共眠的心情都没有,和你这样的绝世尤物,哪能比啊。”

男人说完又色眯眯的盯着媚娘的身体看。

“那是不是我要什么,你都可以给我呀。”媚娘用着十分诱人的声音说道。

男人哪敢拒绝,连连点头。

“愿意,愿意,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而且,只要你想要的东西,我全部都能给你,只要你。”

男人说着,手便往媚娘的身子摸去。

媚娘也十分配合的做出特别舒服的表情,正是因为这表情,男人便更加的心痒痒了。

“我要你的命,你给我吗?”媚娘看着男人。

“给给给,命算什么,只要可以你跟我睡一觉,每天醒来我去阎王殿报道都可以啊。”

男人说着就开始脱掉自己的裤子,准备往床上扑去。

常风还以为会看到一场激烈的搏斗,连忙将头撇了过去。

没想到常风却听到了男人的叫声,转过去一看。是媚娘将那男人的脖子死死掐住。

“明明有个那么贤惠的妻子,却还是要欺负她,打她,骂她,还有出来找别的女人,你对得起她吗?”

媚娘的脸上再也不是那么的诱人,十分冷峻的看着男人。

“我,我,你要干什么啊,我打我夫人,管你什么事啊。”男人说道。

“女人不是生来就要被男人辜负的,女人是要被照顾的,而你,不配做个男人,应该说,不配做人。”

说着,媚娘就将男人一把摔倒床上,转过头看着他。

“去到阎王殿之后,记得跟阎王说,下辈子啊,做畜生吧。”

媚娘伸出右手,五指微微弯曲,用力一握,那股内力便再次抽取男人的身上的精力。

常风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媚娘原来是这么杀人的,那么死在她手上的男人,便都是被其抽干精力而死。

用内力将人身上的精力抽出,这样的武功不好学,而且十分的邪门,需要将抽出来的精力进行调和,才可以保证修炼者安然无恙。

而显然易见的事情便是,媚娘是可以将其调和好的人。

想必对决之时,那强大的掌力,也是来自于这日积月累的内功修炼。

床上的男人很快便化作一具死尸,很快就失去了知觉。

随后媚娘将男人拖下床,扔到一边,自己则双腿盘起,在床上打坐。

常风透过屏风,清晰的看到媚娘身上的变化。

一股紫色的气息不断从她的身上在流转着,变化也是十分的快。

从手处的经脉快速扩散到全身,紫色的内气不断散发出来。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常风能想到原来媚娘是依靠这样的手段来修炼自己的武功。

可是要以人命为代价来修炼武功,这样的方式,实在是过于残忍,有些不忍直视。

且这样的情况,是无止境的。

这样的武功,基本上是不会到头的,因为这样的武功一旦开始修炼,便停不下来。

想要越来越强,就需要更多的人命来供给给修炼者本身,而修炼者本身如果一旦选择停下来,那么这样的武功便会十分的弱。

媚娘是什么人,江湖人称狐狸,是一流的江湖高手,何况这些年干的这么多事情,若是自己连保命的手段都没有,那等待媚娘的,便只有死路一条。

很快,媚娘收功,看来是将方才从男人身上抽取的精力都调和好了。

媚娘往常风这边走来,却没有将身上的衣服穿好。

越来越越靠近常风,媚娘将屏风移开,用十分诱惑的动作和眼神看着常风。

常风也因为媚娘身上的衣服只有最后那件打底的,有些不敢直视他。

“哟,你害羞啊。”媚娘用手指将常风的下巴抬起。

常风也终于是近距离的看清楚了媚娘的样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