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七章 玄月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七章 玄月

清晨,太陽破曉。

柔和的陽光劃過天地,喚醒萬物!

小回山斷崖。

響了一晚上的“砰砰砰”終於停止了,換成了小鳥們嘰嘰喳喳的清脆叫聲,悅耳動聽。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通宵練功的白東臨躺在崖底一動也不想動,任由陽光穿過樹間,撒在他疲憊的臉上。

他不是累的,他現在狀態很好,隻是被摔得有點麻木了,意誌力的強大與否,並不能減輕疼痛,該多痛還是多痛。

意誌力強大的人隻是更加能忍而已!

整整一晚上,把崖底的碎石都砸平了,石頭全部染成了紅色。

還意外摔死過十幾次,有幾次甚至雞飛蛋打!

他現在身體很好,沒有異常狀態,隻是被痛麻了而已!

揉了揉臉,回過神來,臉上露出一抹興奮。一晚上鍛皮大成!筋肉小成!

這種進度簡直駭人聽聞!

也不是說沒人能做到,這個世界很大,有背景的有外掛的,一夜成仙都有可能。

但是白東臨還是成就感滿滿,因為這都是靠他自己的努力取得的成就,靠自己的血汗,靠自己不要命!

跟那些開掛的妖豔賤貨不一樣!

站起光溜溜的身子,短褲早就英勇就義,連灰都找不到了。拍掉粘在身上的碎肉,往山頂爬去。

以他現在的身體素質,再加上一晚上的攀岩實戰經驗,很輕鬆就爬上山頂。

披上已經被露水打濕了的衣服,套上褲子就往清幽小築飛奔而去。

他現在隻想好好洗個澡,舒舒服服的休息一下。

練武也講究勞逸結合,變強是為了好好享受生活,他又不趕時間,又沒有血海深仇等著他去報。

現在一切都已經步入正軌,慢慢來就好了,一步一步的走向最強,同時也不錯過途徑的風景!

男人就應該對自己好一點!

用比昨晚上快幾倍的速度回到了院子裡,練武的優勢已經初步顯現。從院子的井裡打上一桶水,當頭澆下,涼涼的井水澆灌身體,衝刷了一晚上的疲憊。

當把血跡汙漬清洗乾淨,在涼水的刺激之下,已經沒有了睡意。

索性換好衣服先去吃完早飯再回來睡覺。

一覺睡到下午,去紫雲閣喂鳥,陪大娘吃個晚飯。

晚上又偷偷摸摸的跑到小回山練武,白東臨過上了有規律的日夜顛倒生活。

……

南陽國。

渝州,月華山脈。

“月華之劍,生死之間。”

月華山脈方圓千裡,都隸屬於南陽第一劍修宗門,玄月劍派!

玄月劍派就坐落於月華山之上,宮殿起伏,層層疊疊,氣勢秀麗典雅。靈田連綿,藥田上有藥童在辛勤工作。樹林裡有靈獸穿梭,好一片仙家福地!

這時月華主殿裡正發生激烈的爭論,平日裡高高在上的各峰長老都爭得麵紅耳赤。

“掌門你評評理!這次一共五個名額,我烈火峰要一個名額怎麼啦!怎麼啦!?”

一位須發赤紅的老者,背著一把火紅巨劍,氣得眼冒火星,破口大罵道:

“你們這些龜孫子老不死的!前兩次我烈火峰都沒撈到名額,這次必須給我一個!”

話音剛落,背上巨劍發出嗡嗡劍鳴!

“乾嘛呢乾嘛呢?火鬼老雜毛你唬誰呢?你往年拿不到名額那是你們不爭氣!搞得好像是你讓出來似的!我呸!”

“我孤峰不服!”

“長青峰不服!我們也要名額!”

“不嘛~九色峰也想要名額嘛~”

“俺也一樣!”

“附議!”

“黑幕!黑幕!”

“抗議!抗議!”

掌門陳玄風一臉無奈的看著大殿裡麵,雖然今年情況特殊,哪東西也確實誘人。

但是身為名門正派,吵吵鬨鬨的成何體統!這些人還有長老的樣子嗎?真是丟我玄月劍派的臉!

列祖列宗啊!降個雷劈死這些不肖子孫吧!

“咳咳!”

重重的咳了兩聲,下麵依然吵得不可開交。

“咳咳咳!”

“夠了!都給我閉嘴!”

陳玄風一拍桌子,一股劍意籠罩整個月華山,瞬間整個世界都安靜了,飛禽走獸,蟲蛇鼠蟻都嚇得一動不敢動。

下麵的各峰長老都安靜的回到各自座位上,一臉的無辜乖巧.jpg。

“咳,掌門為何發怒?有什麼事我們心平氣和的商量嘛!”

一個剛才吵得最凶罵的最狠的老頭,一臉正經,和顏悅色的說道。

“對啊對啊,有事好商量嘛!”

“就是就是!”

“掌門真是小肚雞腸噢,一點都不儒雅隨和!”

小聲逼逼。

“是啊是啊,難怪活了兩千多年了還是單身狗,真可憐喃!”

交頭接耳。

呼,我是掌門,我要有氣度,不跟小輩一般見識。不聽不聽,王八念經。

深吸一口氣,左手用力的按住想拔劍的右手,陳玄風木著臉緩緩說道:

“既然你們誰也說服不了誰,那麼就憑實力說話,各峰拿出最優秀的弟子,誰贏了名額歸誰!”

“讓弟子自己去爭!去奪!你們都不許出手!”

“正好前幾日發現南部各州有妖魔作祟,就比誰殺的妖魔最多,殺的妖魔最強!”

“以半年為期,勝者進,敗者退!”

殿中長老麵麵相覷,看來掌門已經決定了,而且這好像也是最好的辦法了。

他們劍修本來就是爭強好勝之輩,誰也不服誰,比賽誅殺妖魔,倒是挺劍修的。

各峰長老起身供手說道:

“謹遵掌門法旨!”

說完各自化做劍光消失不見。

九色峰。

峰主黎昕化做的劍光落在大殿裡麵。劍光消散走出一位二八年華的絕美少女,唇紅齒白,膚如凝脂。

這樣的端莊女子,眼睛卻透露著古靈精怪的味道,天真爛漫!

“小白!小白!你在哪裡?”

“快出來,師尊有好消息告訴你!”

“小白白!”

這時一位綠衣女子走了出來,對黎昕行禮道:

“師尊!師弟在後山練劍喃!”

“請師尊稍候,弟子這就去將師弟找來!”

“一一你來得正好,一起去吧!”

說完一把抓著柳一一的肩膀,化做劍光消失不見。

九色峰後山,洗劍池旁。

一白衣男子閉目盤膝坐在水池旁邊,腿上放著一柄帶鞘長劍,劍是白色的,綁住齊腰長發,隨風飄揚的發帶也是白色的!

麵容俊俏非凡,仿佛謫仙臨凡!

男子突然睜開雙眼,目光之中隱隱約約含著一絲劍意。

“還是差一點啊!”

說完起身,看向劍光飛來的方向。

黎昕剛一落地,男子就向前供手道:

“劍歌拜見師尊!見過柳師姐!不知師尊尋劍歌有何要事?”

“好消息好消息啊!小白你猜猜是什麼好消息?”

看著拉著自己手臂一蹦一跳的黎昕,男子一臉無奈。師尊跟自己是一樣的體質,劍心通明。

赤子之心,心思純粹。

“能讓師尊這麼高興的事不多,是因為名額的事情有變吧?”

黎昕小臉一垮,瞬間意誌消沉,呐呐道:

“小白你什麼都好,就是太聰明了,不好玩!”

隨即將掌門的話重複了一遍,然後又道:

“我們九色峰當代弟子之中就你們兩個修為最高,你們結伴下山也好有個照應!”

說完猶豫了一下,又拿出了兩柄袖珍玉劍,一人給了一柄。

“這是為師做的劍符,危急關頭可以保你們一命。掌門禁止我們插手,如果用了劍符就算是放棄了名額。”

黎昕難得的一臉嚴肅的說道:

“名額雖好,性命更加珍貴!”

“一一,小白你們收拾好東西就下山吧!”

“多謝師尊!”

兩人恭敬供手應道,隨後化做劍光消失不見。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