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十八章 七傷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十八章 七傷

擦拭乾淨黑皮書上的灰塵,《七傷拳》三個大字映入眼簾。

一練七傷,七者皆傷。

先傷己,再傷敵。

“傷己”二字瞬間引起了白東臨的注意,更加仔細的翻看了起來。

損心,傷肺,摧肝腸。脾離,精失,意彷徨。

三焦齊逆,經脈寸斷。

以氣勁震蕩竅穴,以竅穴震波溝通天地靈氣,強行納氣入體。

逆轉經脈,靈氣經手太陽小腸經,手太陰肺經,手厥陰心包經,施展出超越凡俗的強大攻擊!

越是細細體會,白東臨越是感到這門武技的強大精妙。竟然可以以凡人之軀,強行利用天地靈氣!

使用天地靈氣發出的攻擊當然遠遠的超越了凡俗武者。

可惜,使用這門武技輕則經脈寸斷,武功全失,重則當場斃命!

這是一門搏命的武技,隻有在必死絕境才值得使用搏一線生機。

難怪扔在角落,落滿了灰塵,以白家現在的地位,很難出現這種需要以命搏命的困境。

不過這本武技在白家建立之初,一定發揮了不可磨滅的作用。

這次真是撿到寶了!

這門武技簡直就是為他量身打造!

武技的殺傷力倒是其次,這種引天地靈氣入體摧殘身體的負麵效果,很明顯滿足“傷害逆轉”的觸發條件。

白東臨仿佛看到一大波強化能量在向他招手了。

心滿意足的拿上三本秘籍走出武閣,他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去試一試了。

院子裡麵的老頭們依然沉迷在自己的事情裡,白東臨出來他們看都不看一眼,真就把這裡當養老院了唄!

搖了搖頭自顧離去,回到清幽小築。

院子裡鋪著厚厚的雪,白東臨也沒在意,而是拿出了《白玉淬體訣》,他早已經煉體圓滿,重修自然輕而易舉。

盤膝坐在地上,推動氣血氣勁,按照一套玄奧的路線運轉。

隨著功法運轉開來,渾身氣血震蕩,身體溫度極速升高,連帶著整個院子裡都仿佛是進入了夏天。

地上的積雪飛速融化,彙聚成一條小溪流,潺潺流出院子。

隨著身體裡原來功法的修煉痕跡一點點被抹除,以前身體之中若有若無的一絲隔閡感也沒有了,皮肉筋骨血髓,融合統一。

雖然整體的實力沒有提升多少,畢竟他的身體已經被強化到了離譜的地步。

但是這種整體的統一性讓他更容易協調自己的力量。氣血氣勁運轉更快,力量更加收放自如,實力憑白提升了一成。

白東臨睜開雙眼,閃著玉石光澤的手掌拍擊在青石地板上,印下一個深深的掌印,青石化作粉末。

“不錯!”

滿意的點了點頭,拿出七傷拳譜。修煉這武技可就要麻煩得多了,這本武技已經隱約脫離了凡俗的範疇。

想要練成七傷拳最核心的就是以竅穴震波牽引靈氣,隻要能做到這一步,其他的都是旁枝末節。

白東臨靜心催動氣血,在七個特殊的竅穴之中微微震蕩,一點點的加大力度,按照秘籍裡麵的說法,七個竅穴需要滿足不同的震蕩頻率,並且要同時成功,才能引動靈氣。

這種震蕩頻率也不能言傳身教,每個人的竅穴也有微小的不同,隻有靠自己一點點摸索。

就像是一個七位數的密碼,隻有一次次的試,如果天賦悟性高,倒是可以略微察覺頻率對靈氣的影響,就會容易許多。

一個時辰後。

失敗了。

白東臨一臉疲憊,一直重複的調整頻率,太消耗心力了,對精神意誌都是一種摧殘。

他也知道不能心急,慢慢來吧,這武技對自己意義重大,多花點精力是值得的。

心神疲憊之下,白東臨也沒有繼續修煉輕功身法的興致。

此時天色已晚,換了一身衣服,準備去城裡逛逛,有些日子沒去白鶴樓吃魚了,正好可以去嘗嘗。

白東臨剛剛踏出白府,瞬間就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一處隱秘小巷子裡麵,陰影之中兩個鬼鬼祟祟的黑衣人交頭接耳,手裡拿著一本畫冊快速翻動,每一頁都畫著一副精美的畫像。

“是他嗎?”

“錯不了!白府主脈十三少爺,白厲最小的兒子!”

“可是,這十三少爺是一個丫鬟所生,會得到白厲的重視嗎?”

“放心,白家對自己的血脈子弟極為重視,這可是他們的族規!嘿嘿嘿!”

其中一人發出陰沉的笑聲,仿佛對這種所謂的族規極其不屑。

“好,我馬上回去通知隊長,實施抓捕行動!”

話音未落,其中一人跳上屋頂快速遠去。

另外一個人則是偷偷的尾隨在白東臨後麵。白東臨還在走走停停,嘗一下這個小吃,又嘗一下那個小吃,根本沒有意識到被人跟蹤。

到了白鶴樓,在金滿堂的殷勤招待下走上頂樓,靠窗坐下,這一層冷冷清清就隻有一桌客人。

白鶴樓每一層的價格不同,頂樓自然是最貴,當然風景視線,服務什麼的也是最好。

薄紗後麵還有美人撫琴奏樂。

吃著銀魚,喝著小酒,聽著小曲,練武導致的疲憊都有了一些舒緩。

看著窗外的雪景,街上川流不息的行人,不禁感歎芸芸眾生都在奔波,凡人為一日三餐奔波,修煉者為長生成仙奔波。

生命在於折騰!

酒足飯飽之後,白東臨悠閒的走出酒樓。剛沒走幾步,就有一個小個子往自己撞過來,本能反應想要躲開,卻又感應到了什麼,生生停了下來。

任由小個子撞在自己懷裡,摸了自己的腰牌轉頭就跑。

有意思,堂堂一個真氣境武者,竟然做小偷,還偷到了自己身上來了。

憑著一身本領,白東臨也不怕會出事,連忙小跑跟了上去。

小個子跑得也不快,仿佛怕他跟不上似的,一陣左轉右拐,進了一個偏僻的小巷子。

剛剛跟著踏進巷子裡麵,一個黑衣人就落在身後,一個掌刀就朝他脖子劈來!

白東臨連忙控製脖子上的皮膚肌肉,使其軟化,不然這黑衣人的手臂非得被震斷不可。

這一刻他影帝附體,直接悶哼一聲,腦袋一歪就暈倒在地上。

“嘿嘿,沒想到這麼容易就得手了!”

“這白厲十三子真是自大愚蠢,虧我們準備了諸多手段,真是虎父犬子啊。”

躺地上的白東臨翻了個白眼,能不能動作快一點啊喂,地上可涼可涼了!

兩個黑衣人自得了一陣,也不敢多耽誤時間,害怕遲則生變,扛起白東臨跳上房頂快速遠去。

嗯?這小子看上去清清瘦瘦的,怎如此之重?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