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二十二章 終離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二十二章 終離

春去秋來。

又到了一年的秋季。

白東臨來到這個世界快十三年了,記憶覺醒也有一年多了。

清晨,清幽小築。

跟往日一樣,早早起床的白東臨,立在院子裡。

短短九個月,他的身高竄到了一米八五,身材欣長,外表看起來不胖不瘦,內裡卻全部是精煉結實的肌肉。

俊朗的麵龐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眼神深邃。因為汲取了大量的知識,還深度學習了琴棋書畫,所以渾身上下還帶著一絲儒雅氣質!

充滿爆炸力量的精煉身體,卻又帶著儒雅隨和的氣質。

他現在要是跟白劍歌站在一起,兩人可以說是平分秋色,不相上下!

白東臨開始日常練功,體內氣血湧入七大竅穴,以不同的頻率震蕩起來,隨著七傷拳施展開來。

院子裡麵的天地靈氣開始被一股波動引動,逐漸被吸引到白東臨身體周圍,七大竅穴裡的氣血突然旋轉起來,一股奇特的吸力伴隨著震波,將周圍的靈氣吸入體內。

靈氣一進入身體,就變得十分狂暴,在奇經八脈五臟六腑之中左突又衝。

正常情況之下,使用七傷拳就可以引導體內狂暴的靈氣,釋放出去,這也是七傷拳被創造出來的目的,發出強大的攻擊。

早一點將靈氣釋放出體外,對身體的傷害也要少一些。

而白東臨反其道行之,把靈氣鎖在體內,不釋放出去一絲一毫,任由靈氣破壞經脈五臟六腑。

隨著身體在破壞修複之間輪轉,“傷害逆轉”不停被觸發,一股股強化能量憑空出現。

白玉淬體訣跟著運轉,將強化能量推動到身體每一處。

直到體內靈氣消耗殆儘才停止。

這九個月以來,自從學會七傷拳過後每日都如此。

可惜七傷拳強行吸取天地靈氣對精神意誌消耗太大了,白東臨現在一日最多可以使用兩次,不過使用兩次就會嚴重影響他看書學習。

所以他都是每日使用一次七傷拳,雖然次數不多,日積月累下來也刷了不少強化能量。

他實力的提升可不小,現在比九個月前強大了三倍有餘。

單臂一揮,足足七萬斤的恐怖巨力!

一拳下來,三十五噸,能把人打成血沫!

要知道前世一輛小汽車也才一點五噸,白東臨現在一隻手能舉起二十三輛小汽車!

妥妥的人形金剛!

等體內的氣血平息下來,白東臨雙腳微微一動,院子裡麵瞬間出現九個殘影。

正是《驚鴻掠影》,已經被他練到圓滿之境,大大的提高了他的速度,敏捷。

一身實力大進,武閣裡的書也看完了,包括武技功法兵書,全部記在了腦子裡。

這些都是知識,自己大道的養分,他已經養成了習慣,隻要是自己沒有的知識,都要去學過來,成為自己的底蘊。

琴棋書畫也樣樣精通了,特彆是圍棋,他不斷增強的大腦,現在已經非人哉了!

他同時跟養老院幾十個老頭子下棋,並且全部同時擊敗,而且還遊刃有餘,畢竟都是凡人老頭子,一大把年紀了都。

收攏思緒,抬頭望著藍天,這裡已經沒有讓我成長的資糧了,是時候離開了,踏上我的求道之路!

……

“娘!”

“孩兒要走了!”

“東臨不孝,不能伺候您左右了!”

紫雲閣,李易秋臥房外。

白東臨跪在門外,神情帶著悲傷,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

吱呀,房門打開,雙眼含淚的李易秋走出門外,輕輕的將白東臨扶起來,輕撫他的臉龐,溫柔的說道:

“去吧,孩子,你已經長大了,去追尋自己的夢想吧!”

“孩子你可比娘當年勇敢多了,那個世界才是屬於你的世界,娘為你感到驕傲!”

“你不用擔心娘,你們三姐弟都走了,還有你們的弟弟妹妹陪著娘喃!”

說到這裡,李易秋一臉慈祥的撫摸著已經微微隆起的腹部。

白東臨感應著兩個微弱的心跳聲,那是生命的奇跡之聲,臉色悲傷微緩,他也為李易秋感到高興。

也正是因為李易秋有了身孕,才打消了他最後一絲顧慮,下定決心離開。

他的大娘,大姐,二哥是他在這個世界最珍視的親人,大姐二哥不用他操心,唯有大娘讓他放心不下。

他的父親白厲是個好將軍,卻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軍營才是他的家。

幸好,紫雲閣不久的將來又會誕生兩個小生命,希望弟弟妹妹能好好陪伴大娘左右。

不要讓這個可憐的女人再孤零零的生活了。

“娘,讓孩兒再陪您走走吧!”

白東臨還是不忍心就這麼直接一走了之,想再多陪陪他大娘。

“好好!”

李易秋滿臉高興的答應,看著已經比她高一個頭的白東臨,果然長大了也懂事了,清秀俊逸的臉龐也有幾分他母親的影子。

青櫻,你在天之靈看見了嗎?

兩人在紫雲閣四處轉悠,聊一些以往的趣事,不時傳來的笑聲,衝淡了許些離彆的愁緒。

不知不覺兩人來到了鳥舍之中,李易秋看著裡麵眾多的鳥類,若有所思道:

“東臨,你看看這些鳥兒像不像你?這小小的牢籠不應該是它們的世界,外麵廣闊的天地才是。”

“孩子,把它們放了吧,給它們自由!”

白東臨神情微動,看來大娘真的想通了,隨即身影微動,化作一長串殘影,如撕白紙一般,將所有的鐵網都撕開一個大洞!

所有的鳥兒都發出清脆悅耳的歡快鳴叫聲,振翅飛出鳥籠,繞著紫雲閣飛了三圈,向遠處的群山飛去。

白東臨這一整天都陪在李易秋身邊,直到吃了晚膳,等到她睡下了,才轉身離去。

他二哥給他的東西,除了殘籍靈石,其他的都被他交給了管家,等他走後,自會轉交給大娘。

小回山,山頂斷崖。

離山崖不遠處,有一座孤墳,不大的墳墓卻被整理得很乾淨,周圍種滿了各種各樣的鮮花。

白東臨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這裡,輕輕的靠著墓碑坐下來。

“母親,孩兒要離開了。”

輕撫著石碑,眼露恍惚,仿佛又看見了一個小孩子,在黑夜之中,一步一步艱難的爬上小回山。

然後趴在墓碑上哇哇大哭,嘴裡喊著母親母親,直到哭累了,就靠著墓碑沉沉的睡去。

靠著墓碑的小小身影慢慢的與現在的白東臨身影重合。

這是他這一世幼年的記憶。

他這一世的母親,用自己的生命孕育了他的生命,一個偉大的女人。

白東臨伸出食指,在石碑上深深的刻下了幾個字。

慈母青櫻之墓

___子白東臨。

寫完之後,就靠著墓碑安然的睡著了,一如他小時候一樣。

次日。

醒來的白東臨深深的看了一眼孤墳,再回頭看了一眼山下的白府。

不再猶豫,身影一動,瞬間消失不見。

“有些鳥兒,

注定不會被關在牢籠裡,

它們的每一片羽毛,

都閃耀著自由的光輝。”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