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三十五章 小醜竟是我自己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三十五章 小醜竟是我自己

次日清晨。

白東臨早早就起床,牽著沙蠍獸就往城門走去。

這沙蠍獸形若巨蠍,渾身長滿白色鱗甲,鱗甲的縫隙之間還長著絨毛。

到了城門,那個黑衣女子居然已經第一個到了,白東臨還以為自己已經夠早了嘞,走過去打了聲招呼,黑衣女子隻是冷淡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白東臨笑了笑也沒在意,等了一盞茶時間,雙胞胎也到了,老頭隨後也出現。

出乎意料老頭並不是一個人,身邊還跟著一個白衣女子,也是麵戴薄紗,不過看身材氣質應該是個美人。

突然發現這些女修怎麼流行起戴麵紗了,修士還怕被太陽曬黑嗎?

是長太美怕惹事?或者長太醜怕嚇著人?還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六個人到齊,老人隻是打了聲招呼,並沒有介紹身旁的白衣女子,其他人也不好多問。幾人各自跨上沙蠍獸,往摩亞炎炎大沙漠奔去。

這城市本來就是離大沙漠最近的一座城,一行六人沒花多少時間就到了沙漠邊緣。

萬萬裡黃沙,無邊無際。

前世今生,這是白東臨第一次看見沙漠,遠處連綿不絕的黃色的沙丘與藍天相連,沙丘上沒有一絲綠色,天空清晰碧藍,仿佛大海一般。

另外五人一臉習以為常,很明顯不是第一次進摩亞炎炎大沙漠了。

“走吧!”

老頭招呼了一聲,六人騎著沙蠍獸進入沙漠。這沙蠍獸仿佛就像回了家一樣,速度變得更快了!撒丫子狂奔,留下一條長長的煙塵尾巴。

按老頭的說法,沙漠的邊緣地區已經被無數尋寶者翻了個底朝天了。所以剛進沙漠的前幾天是最輕鬆的,隻用趕路就行了,幾乎不會遇見危險。

……

五日之後。

一行人已經跨過了安全區域,開始放慢了速度,謹慎了起來。

此時正是正午時分,太陽將沙漠烤得滾燙,空氣微微扭曲,仿佛要燃燒起來一般。

這時的地麵溫度有兩三百度,空氣之中也接近兩百度高溫。

換做是凡俗之人,一時三刻就會被烤成乾屍!

五個氣修身上都貼著符籙,用來隔絕高溫,白東臨卻是什麼也沒做,這點溫度讓他流汗都做不到,自然是不用多費功夫。

就在這時,沙麵微微顫抖,一條巨大的沙蟲鑽出黃沙,一口向雙胞胎男咬去。

雙胞胎哥哥叫單文,弟弟叫單武。隻見哥哥不慌不忙祭出一柄飛劍,瞬間將沙蟲釘在空中!

沙蟲生命力頑強,被飛劍釘穿了腦袋也依然在瘋狂扭動。弟弟單武拿出一把大刀,一刀劈出,幾十米的刀芒瞬間將沙蟲劈成兩半,綠色的粘稠液體噴得到處都是。

“這玩意兒無論看幾次都是這麼惡心!”白東臨略帶厭惡的說道,這沙蟲讓他想起了一些不好的東西,想讓他用拳頭去轟這東西,想都不要想,絕對不可能的。

所以這兩天遇見的沙蟲都是交給雙胞胎,也不是什麼厲害的東西,隻是比較惡心人而已。

六人腳步不停,繼續往前走,期間遇見了幾次異獸都被他們輕鬆打發掉,也遇見了幾波尋寶隊,但是他們隊伍實力強大,到也沒人敢來招惹。

又到了晚上,幾人安營紮寨,準備休息。沙漠裡麵夜晚溫度極低,沙蠍獸非常懼怕寒冷,所以到晚上是沒辦法趕路的。

白東臨熟練的從須彌戒指裡拿出帳篷搭建起來,他的坐騎沙蠍獸也開始就地挖洞,然後鑽進去把自己埋在深深的沙裡麵,這樣可以很好的保溫。

帳篷搭好,鑽進去躺在毯子上麵,白東臨睜著雙眼若有所思。似乎這個隊伍裡麵,好像就隻有他一個人是一門心思要去雷澤域似的。

他總感覺其他幾人在隱瞞著什麼,此行可能不會一帆風順。

老頭的帳篷裡麵,布置了幾門陣法,可以保證裡麵的安全隱秘。

白衣女子此時取掉了麵紗,露出一副嫵媚妖嬈的麵孔,眼睛卻冷冰冰的閃爍著寒光。

老頭立在後麵,恭敬的說道:

“小姐,計劃到現在一切順利,魚兒都上鉤了,可以收網了。”

女子點了點頭,又回頭問道:

“那個白東臨可查到了什麼底細?”

“在這種偏僻之地竟然能遇見一個體修,實在是有趣!”

老頭猶豫了一下,搖頭說道:“這姓白的口風很緊,咬死了說自己是去雷澤域,小姐,以免出現意外,要不要先把他做掉?”

“不用了,不管他有什麼來頭,隻要進去了就由不得他了,要怪就怪他自己的貪婪吧!”

白衣女子說完從須彌戒指裡麵拿出了一塊泥板,像是黃泥壓製而成的泥板卻有種古老的氣息,仿佛是從久遠的歲月之前就存在於世。

黃泥板上布滿粗狂的的線條,仿佛是胡亂塗畫,又隱隱約約形成一副玄奧的圖案。

女子撫摸著黃泥板,眼露狂熱之色,後麵站著的老頭也是一臉激動。

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自從得到這塊黃泥板,她花費極大的代價才搞清楚這泥板的作用,又花費數年時間跨越數百界域,費儘千辛萬苦終於來到這摩亞炎炎大沙漠!

甚至為了找一些棋子來用,她還故意透露一絲隱晦的消息出去,引來一群貪婪之人,為她所用。

這期間麵臨的各種追殺,各種博弈自不用多說,終究還是她棋勝一招,到了現在這一步她已經成功大半了!

白衣女子不再多想,將黃泥板鄭重的放在地上,拿出匕首劃破手指,逼出精血在泥板上塗抹複雜的符文。

一邊書寫,嘴裡一邊念叨著玄奧的口訣。

直到精血符文布滿整個黃泥板,女子滿臉嚴肅的掐了一個法訣。

泥板上的精血符文好似活過來了一般,開始扭動起來,慢慢的鑽進泥板,隨著符文鑽進去,黃色的泥板逐漸變成紅色,直到最後化作血紅之色!

白衣女子臉色一喜,激動的說道:

“成功了!竟然真的成功了”

就算是她也沒想到會如此順利,就算是已經做了無數準備,直到成功這一刻,依然令她不敢相信。

隨即冷靜下來,現在一切都成定局,是時候收網了。

“劉老!”

“是!小姐!”

老頭聞言手指一動,由他布置的陣法微微裂開一條縫隙。

血紅泥板的氣息順著裂縫泄露了一絲出去。

另外兩個帳篷裡麵。

凝神盤膝而坐的雙胞胎兄弟,還有黑衣女子,在紅色泥板氣息出現的一瞬間,同時睜開眼睛,一臉震驚之色。

傳說竟然是真的!

隨即不再多想,同時拿出一塊符籙玉佩一把捏碎。

不到片刻,數量眾多的遁光劃破夜空降落在這小小的露營地。

分為兩方人馬,將老頭與白衣女子的帳篷夾在中間。

一時之間現場氣勢洶湧,有人施法招來狂風,一瞬間把帳篷都吹跑了!

被吵醒的白東臨躺在毛毯之上,看著越飛越遠的帳篷,一臉懵逼,一臉生無可戀。

我是誰?我在哪裡?

此時現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紅色泥板上麵,並沒有注意到他。

“妖女,沒想到你說的都是真的,可惜,你也太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終究隻是給我們做嫁衣罷了!”

“交出泥板饒你不死!”

他們兩方人馬加起來五六十人,全部都是神橋境高手,那個老頭雖然是神橋大圓滿,但是寡不敵眾,不可能有機會逃脫。

白東臨看見氣勢磅礴的眾人,還有那五個朝夕相處,現在卻反目的隊友,竟然都是神橋境!還有那什麼紅色泥板一看就不是凡物!

說好的結伴同行前往雷澤域呢?

說好的互幫互助呢?

嗬嗬,小醜竟是我自己!

白東臨如鹹魚一般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心好累!

白衣女子環顧四周,視眾人如無物,冷笑一聲說道:

“你們很自信,不過希望接下來你們也能如此!”

說完,狠狠的一掌拍在紅色泥板之上!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