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四十章 從天而降白前輩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四十章 從天而降白前輩

白東臨向石台走去。

看著滿天飛舞的光球,這是又要抽獎了嗎?一道信息浮現,果然如此,完成挑戰可以抽取兩個光球作為獎勵。

光球之中各種物品千奇百怪,珍稀程度不一,果然還是要看運氣,這絕宮之主生前怕是個老賭狗。

白東臨沒有多想,按前麵的經驗,這種時候是沒有漏洞可鑽的,隨即一躍而起,雙手各自抓住一個光球。

當兩個光球被抓住,其餘的光球如同泡影一般消失不見。

攤開手掌,左手抓住的是一顆彈珠大小的不規則物體,呈紫金之色。

右手抓住的是一個透明玉瓶,裡麵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顆龍眼大小的丹藥,丹身上麵有四道丹紋,如同活物繞著丹身流轉不休。

目光凝視,獎勵的大概信息浮現在腦海裡。

未知的神秘種子,用精血可以培養出帶有靈智的植物,種類不明,效果未知。

這紫金色的彈珠竟然是顆種子,白東臨大感好奇,這如金屬一般的質感還以為是什麼珍惜材料,沒想到是顆種子,還能養活。

將紫金種子放進須彌戒指,準備出去了在好好研究。

生生造化丹,四轉天丹,可修複道基傷勢,並有一定幾率提升道基品質。

四轉金丹!

這也是價值連城的寶貝,就算自己用不上,也可以拿出去交易,是有價無市的好寶貝!

金丹九轉,靈丹九品。

這就是這個世界丹藥的品級劃分,丹藥上麵有丹紋就是金丹,三道丹紋以下為地丹,四五六道丹紋為天丹,七**道丹紋為仙丹。

沒有丹紋的丹藥統一稱之為靈丹,按品質分為九品,一品最高,九品最低。

這生生造化丹就是有四道丹紋的四轉天丹!

這丹藥價值難以估量,還是能治療道基的療傷丹藥,鄭重的放進須彌戒指,這丹藥說不得以後會有大用!

白東臨不再多想,現在緊要的是怎麼從這絕宮出去,環顧四周,發現本來空無一物的石台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枚黃銅腰牌。

上前拾起腰牌,背麵是繁雜的銘文,正麵是一個龍飛鳳舞的“絕”字。

凝視“絕”字,一股信息湧入腦海,白東臨眼露明悟之色,原來如此。

嵋紅纓的黃泥板確實是出自沙海絕宮的手筆,幾十萬年來,也不知道流落了多少泥板出去。

手持黃泥板可以開啟沙海絕宮外圍考驗,靈台境以下的修士才可以進入,通過了外圍考驗就會獲得一枚黃銅腰牌。

黃銅腰牌的獲得者可以參加一萬年開啟一次的核心傳承試煉!

通過試煉者可以繼承絕宮的一切,幾十萬年下來,傳承試煉也不知舉行過幾次了,竟然無人通過。

原來搞了半天,還在外圍打轉啊,嵋紅纓的目的難道就是黃銅腰牌嗎?

距離下一次的傳承試煉還有不短的時間,或許我到時候也有機會進來搏一下。

白東臨心裡清楚傳承試煉可不會像外圍考驗這樣小打小鬨了,光是不限製修為這一點就不簡單。

收斂思緒,想這些還太早了,現在還是先離開這絕宮吧。

白東臨按照腰牌裡的方法,站在石台上麵,這石台有傳送功能。

剛剛站上石台,石台周圍的銘文開始閃爍光芒,白東臨突然靈犀一動,大聲喊道:

“石台大哥!可以麻煩您把我送去荒域嗎?!”

石台周圍光芒一滯,隨即一陣更加強烈的光芒閃過,一股強烈的空間波動蕩漾而過,石台上白東臨的身影瞬間消失不見。

……

這是白東臨第一次使用傳送陣,隻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流光溢彩的奇異空間,一層能量包裹著他,思維凝滯。

不知過了多久,又好似隻過了一瞬間,白光一閃,傳送結束。

當白東臨意識恢複,就發現自己正在瘋狂的向下墜落,冷靜的環顧四周,自己應該是在高空之中。

下落速度越來越快,身體與空氣激烈摩擦,白東臨大概的估算了一下,已經下落了數萬米!

穿過雲層,下麵的大地出現在視線裡,是一望無際的原始森林!

速度越來越快,距離地麵越來越近,全力運轉功法,渾身上下閃耀玉石光澤。

轟轟——

一聲巨大的轟鳴聲,煙塵四起,如同隕石撞擊!

白東臨隻感覺自己的腦袋撞上了一個非常堅硬的東西,腦子瞬間被震蕩成漿糊!

這石台不會是故意的吧?絕對是故意的吧?白東臨決定下次核心試煉,要把這石台拿去填糞坑。

大腦複原,瞬間複活,從一個大坑裡站起來,發現自己腳下有一具不知名的異獸屍體,血肉模糊,腦袋崩裂,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這時候煙塵落下,白東臨看見坑洞周圍還有十幾個人,有男有女,有死有活。

幾個勉強還能站立著的修士,看見白東臨從坑洞裡走出來,連忙恭敬的行禮道:

“感謝前輩救命之恩!”

“多謝前輩仗義出手,誅殺凶獸!”

從他們的隻言片語,白東臨瞬間就搞清楚了狀況,看來是自己碰巧砸死了凶獸,救了他們,於是微微一笑道:

“各位不用客氣,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此乃是我輩修士的基本品德!”

也不知道石台把他傳送到哪裡去了,人生地不熟的,跟這幾個本地人打好關係很有幫助。

幾人聞言臉上佩服之色更濃。

聽聽!都聽聽!

什麼叫得道高人?什麼叫品德高尚?

眾人看著雖然衣服破爛,卻麵帶微笑的白東臨,仿佛感覺他在發光!

白東臨停下體內還在瘋狂運轉的白玉淬體訣,體表的熒光收斂,踏步上前與眾人開始攀談起來。

原來他們是附近鐵骨宗的修士,帶著宗門的年輕修士去主城參加一個什麼重要的考核。

沒想到在穿越嵐衢山脈的時候,遇見了這頭實力強大的凶獸,如果不是恰好碰見白東臨可就全軍覆沒了。

白東臨點了點頭,這凶獸實力確實強大,腦殼非常硬,自己渾身鋼筋鐵骨,全力運轉白玉淬體訣防禦更是驚人。

從數萬米的高空落下來,如此恐怖的勢能,砸中凶獸的腦袋,凶獸生生的被他砸死,不是凶獸實力弱,實在是白東臨就是個鐵頭娃!

這時候,眾人服用了療傷丹藥,傷勢逐漸恢複,體內雄厚的氣血開始運轉,渾身散發出一股凶悍的氣勢。

感應到眼前修士體內的雄厚氣血,白東臨眼睛一亮,隨即語氣有些迫切的問道:

“這裡是什麼界域?”

眾人雖然有點奇怪白前輩為什麼會問這種問題,但是本著對品德高尚的白前輩的尊敬,還是恭敬的回答道:

“回前輩!此界域乃是荒域!”

荒域!荒域!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