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九十五章 滅殺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九十五章 滅殺

“隊長,情況不太妙啊,這陣法突然充斥煞氣,似乎不是困陣那麼簡單!”

“我們是否請求支援?”

為首的黑袍人臉色陰沉,回頭狠狠的瞪了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求情支援?你去麵對黑虎大人的怒火?冥州現在情勢不妙,黑虎大人現在肯定脫不開身。”

“而且,你們認為這陣法與那些乾元修士有關?你們也太高看他們了!”

黑袍隊長神色疑惑,究竟是誰在搞他們?首先排除這些乾元修士,進入古界不過幾個月時間,就算是乾元界的精英弟子,也不可能有如此修為布下這種大陣,陣法修習布置不僅僅需要極高的陣法天賦,靈魂意誌的境界也是前提。

就憑這些剛剛突破元神境的乾元修士?用屁股想也不可能!

究竟是古界的哪一方勢力,竟然敢針對他們,捕殺乾元修士,本來就是他們統一的策略,現在卻突然搞他們,這是圖什麼?沒道理啊!

難道是,黑袍隊長突然想到了什麼,神色更加陰沉,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吧,他們靈魂之中都擁有禁止,不應該會泄露計劃。

吼吼!

“隊長小心!”

一道嬌小修長的腥紅獸影,速度極快,瞬間衝出紅霧向黑袍人撲去,一個黑袍修士怒喝一聲,身影閃爍,手持漆黑利刃斬向腥紅獸影。

漆黑利刃銘文浮現,速度威能激增,後來居上,瞬間劃過收獸影,腥紅獸影被一刀直接斬成兩半,黑刃餘波不減,在地麵上斬出一道巨大的裂縫,困陣被觸發,一陣輕微震動,地麵合攏恢複如初。

“小心!”

正當持刀修士斬殺獸影心神放鬆之時,被斬成兩半的獸影突然化作腥紅煙霧,直接鑽入修士的身體之中。

刹那之間,修士身體乾癟,隨後化作一具骷髏跌落在地上。

吞噬掉修士的血肉靈魂,腥紅煙霧盤旋一圈,又化作修長獸影,比之前略微凝實了一些。

嘶嘶嘶!啾啾!吼吼!

一頭,兩頭,一隻隻形態各異的腥紅獸影接連竄出紅霧,將黑袍隊長與上數十修士團團圍住,黑袍隊長環顧四周,神色凝重,也沒功夫再思考這布陣之人究竟是什麼人。

“血煞之氣?”

身為黑冥界的修士,對這血煞之氣可以說是了解極深,血煞無形無質,嗜血噬魂,特彆是在這大陣的支持之下,用常規手段極難消滅。

如果是換做他原來的身體,倒是簡單,可是現在,黑袍隊長眼中閃過厭惡之色,無奈的祭出一件青銅寶境。

隨著渾厚的真元輸入,青銅寶境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光明浩大,黑袍隊長眼中厭惡之色更濃,誰叫他倒黴,寄生了這樣的一個修士,不過倒是歪打正著,現在正好克製這血煞之氣。

“灼灼浩日,誅邪滅魔!赦!”

青銅寶境懸浮空中,如同化作一**日,隨著黑袍隊長法訣掐動,一道粗大的光柱激射而出,瞬間籠罩一隻腥紅獸影。

嘶!由血煞所化的獸影掙紮嘶吼,可惜被大日光柱所籠罩動彈不得,光明浩然的力量正是血煞的克星,獸影的掙紮逐漸無力,最後化作一縷青煙消散一空。

吼!同伴的死亡其他的獸影恍若未覺,同時向人群撲去,一個個黑袍人被吞噬血肉靈魂,黑袍隊長麵不改色,繼續操縱空中的青銅寶境,一道道光柱射出,最終在死掉十幾人之後,圍攻他們的腥紅獸影被消滅一空。

青銅寶境在空中滴溜溜一轉,回到黑袍隊長腦後懸浮,微微泛著光芒。

遠處的白東臨身影微微一滯,眼中露出一絲意外,沒想到這麼巧,這黑暗勢力之中還隱藏著一個善使光明力量的修士,“血煞噬魂大陣”可是他了解過諸多信息之後,特意為神秘勢力挑選的。

不過問題不大,心神微動,腥紅獸影通通繞開,放棄攻擊黑袍隊長等人,雖然強行硬堆也能搞死他們,不過沒必要無謂的浪費血煞之氣,這東西可是關係著他下一步計劃。

讓你們多活一會兒又如何?臉上依然帶著輕鬆的笑意,手掌微微用力,被他擒住的修士腦袋瞬間爆成血沫。

此時他的周身纏繞著九條血焰火龍,八條血焰火龍懸浮背後,龍首挺立,肆意張揚,一條血焰火龍順著右臂纏繞而下,猙獰龍首將死兆長長的刀柄吐入口中。

此時已經是白東臨常規戰力的極限,這些元神境修士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腳下躺滿了黑袍人的屍體,陣法運轉,屍體迅速乾癟化作骷髏,血煞之氣得到補充,變得更濃鬱幾分。

“這還遠遠不夠,蘊養金色骸骨還需要更多的血煞之氣!”

白東臨低聲呢喃一聲,身影閃爍消失,向另外一群黑袍人殺去。

死的人越多,血煞之氣越濃,腥紅獸影們的實力越強,此消彼長,再加上白東臨在暗中出手,黑袍人以極快的速度減員著。

半個時辰之後,除了白東臨特意留下來的黑袍隊長等人,其餘黑袍人儘皆死亡。

這些被困陣分割成一團團的黑袍人,無論怎麼掙紮,燃燒元胎也好,崩裂血海靈竅也罷,在麵臨眾多腥紅獸影的圍攻也於事無補。

七八個元神大圓滿的修士也被白東臨斬殺,連靈魂都被攝取鎮壓。

這些神秘修士的靈魂之中都有禁製,消散瞬間相關記憶都會被抹除,白東臨現在也沒有能力破解,他鎮壓這些靈魂隻是為了其中的修煉知識。

也不能鎮壓太多靈魂,不然他的殺手鐧營養不良蘊養失敗那玩笑可就大了,所以他隻鎮壓了幾個修為最高的黑袍人,對陣法的影響不大。

計劃隻差最後一步了,心神一動,雙手掐動法決,濃濃的紅色迷霧開始激烈翻滾,全部往地下收縮,巨大的陣法之中逐漸清晰。

陣法的激烈變化瞬間引起了黑袍隊長的警覺,背後僅剩的二十多個黑袍人將他圍在之間,雙眼警惕的掃視四周。

“怎麼會這樣!?”

黑袍隊長神色震怒,紅色迷霧的消散,讓他的神念終於可以使用,瞬間掃蕩整個陣法空間,一具具的骸骨倒在各處,骸骨之上的黑袍表明了他們的身份。

他的兩千多屬下竟然差不多死光了,唯獨剩下他們二十多個人,看著慢慢圍攏過來的眾多腥紅獸影,黑袍隊長臉色難看。

他的期望落空了,這半個時辰都沒有再遇到攻擊,本來以為事情出現了轉機,看來是他想多了。

“隊長?”

黑袍隊長微微點頭,現在沒有什麼好猶豫的了,他們死光不可惜,但是這股但敢對他們出手的勢力,絕對不能放過!

心裡做好決定的黑袍隊長拿出一塊漆黑的玉牌,用力捏碎,一股奇異的波動無視困陣的封鎖,瞬間遠去。

一直用神念籠罩全場的白東臨見此,滿意的點了點頭,孺子可教也,身影一動,瞬間出現在眾多腥紅獸影的前麵。

啪啪啪,白東臨輕輕鼓掌,眼中帶著笑意,對黑袍隊長說道:

“你還真是沉得住氣喃,讓我猜一猜,你肯定以為我是古界修士吧?是不是一直想著等我出來,然後將我勸服?”

黑袍隊長眉頭緊蹙,但想到黑虎大人的實力,又放下心來,反問道:

“你究竟是誰?我們與古界早已確定攻守同盟,你為何要幫乾元修士對付我們?”

“你可知道你惹上了天大的麻煩,你放走乾元修士,不僅僅是我們,古界聯盟也不會放過你的!”

白東臨身著血甲,完全屏蔽了黑袍隊長的神念,讓他看不出白東臨的修為,隻以為他是古界的法相境修士,他可是知道古界的法相境修士並沒有全部前往絕域,隻要付出代價,也不是沒有辦法擺脫天地意誌的驅趕。

畢竟法相境修士的作用並不大,古界天地意誌的注意力沒有在他們身上。

“算了,死人沒必要知道這麼多。”

白東臨微微搖頭,與密密麻麻的腥紅獸影一起撲殺過去,刹那間黑袍人就要死光,唯獨留下黑袍隊長還在苦苦支撐,被青銅寶境光柱籠罩的黑袍隊長眼神冷厲,語氣冰冷的說道:

“無論你是誰,與我們作對,都難逃一死,大人是不會放過你的!”

巨大的刀芒閃過,青銅寶境破碎,無數腥紅獸影怒吼著衝了上去,黑袍隊長瞬間化作一具骷髏。

手中死兆輕鳴,脫離手心回到血海之中,看著地上的骷髏,白東臨意味深長的說道:

“我是死是活,輪不到你來操心。”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