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九十九章 道佛魔

3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九十九章 道佛魔

三日之後。

白東臨睜開雙眼,停止了修煉,他的靈魂已經達到再次施展那門秘術的要求。

這門秘術的施展條件極其苛刻,需要他全身心投入,不得已隻有先暫時停止修煉。

心神沉浸神海之中,靈魂睜開雙眼,掃了一眼旁邊被死死鎮壓的幾個靈魂,沒有理會,《孕神鑄魔真經》之中的諸多奧義,流轉心間,雖然已經施展過一次,但是他也不敢大意。

凝實的靈魂渾身上下流光溢彩,閉上雙眼,雙手快速掐動玄奧的法決,片刻之後,一股莫名的波動出現,白東臨神色肅穆。

身著黑白道袍的道人從腦後跨出,盤膝坐於靈魂對麵,白東臨的靈魂身上的流光開始飛數旋轉。

片刻之後,由眉心為分界線,靈魂右半邊化作純金之色,金光燦燦,右眼深處金色“卍”字符文飛速旋轉。

靈魂左邊化作漆黑之色,黑霧縈繞,左眼深處一個猩紅的“魔”字閃爍著紅光!

黑白道人神情肅穆,眼中黑白二氣輪轉不休,豎起劍指,快如閃電,瞬間點在眉心分界線之上。

“吒!”

哢嚓!

一股恐怖的劇痛湧現,由眉心而起,靈魂瞬間分裂成兩半,一金一黑,化作獨立而又統一的兩部分,幾個呼吸之後,不死不滅觸發,詭異的是兩半靈魂各自恢複成一道人影。

一道純金之色,金光閃閃,一道身穿漆黑長袍,黑霧縈繞周身。

成了!

白東臨微微鬆了一口氣,這門記載於《孕神鑄魔真經》之中的秘法,實在是玄妙無比,他的靈魂在實力不變的情況之下,平白增加了一尊同級靈魂體。

不過這也是極限了,這也是因為神海的特殊,才能蘊養三道靈魂,其餘靈竅隻能蘊養一具。

這三道靈魂都是他自己,不是分身,都是本體,三位一體。

黑白道人代表了“道”——無為,大道無為,大道無情,大道至公,修煉領悟道家密藏事半功倍。

金身靈魂代表了“佛”——至善,悲憫眾生,擁有超度眾生的胸懷,參悟佛法,善使正麵屬性的秘法,克製群邪。

黑袍靈魂代表了“魔”——至惡,白東臨的一切黑暗麵,一切負麵黑暗的東西,都是他的資糧。

這門秘法有“一氣化三清”的影子,也有“斬三屍”的味道,白東臨根據他自己的想法分離出三種極端的意誌,各有優點。

最直接的體現就是靈魂直接增強了一倍,對各種秘法的感悟又多了一個人分擔,效率更高,其他的好處就是麵對一些極端情況,擁有了更多的手段,比如說,處理黑虎等人。

黑袍靈魂雙眼深邃如黑洞,臉上帶著肆意張狂的笑容,抬手微微一招,七個元神境大圓滿與黑虎被鎮壓的靈魂就飄了過來。

也不理其中掙紮的靈魂,金色靈魂與黑白道人並沒有誦念超度經文,而是直接施展手段將八個靈魂徹底封禁。

如果直接超度這些靈魂,在他們靈魂消散之時,黑霧會抹除掉其相關的記憶,這樣白東臨就得不到想要的信息了。

黑袍靈魂伸手攝過被封禁的靈魂,又將封印著黑霧的小球解開封印,取出裡麵的黑霧,將靈魂與眾多黑霧揉成一團,直接扔進嘴裡,嚼了幾下吞入腹中,魔嘛,吞吃幾個靈魂還不是輕而易舉。

不過片刻,就消化一空,無數記憶在三道靈魂的腦海深處飛數閃爍。

“嗝!嘿嘿,這黑霧味道不錯,以後可以多搞一點,對我大有裨益。”

黑袍靈魂與黑白道人起身,跨入金身靈魂腦後,金身消散,靈魂再次恢複流光溢彩的模樣。

盤膝坐在床上的白東臨睜開雙眼,眼中閃過憂慮之色。

“那個劍修會是二哥嗎?”

黑虎等人的靈魂消散之前,他就先吞噬了其中的黑霧,自然輕易的就從諸多靈魂之中獲得了想要的秘聞信息,這黑虎還真是一條大魚,腦子裡乾貨不少,甚至還發現了疑似二哥的消息,不過他二哥有這麼猛的嗎?

雖然不敢肯定,不過他已經決定了還是要去看看,思緒再次回到那些秘聞之上,心中將各種信息串聯,一切都逐漸清晰明了。

這次進入古界的修士原來不僅僅隻有他們乾元界的修士,這些神秘勢力的黑袍人,就是來自於黑冥界與死寂滅界的修士。

那些黑霧在他們之後竟然也進入了兩界通道,速度奇快,還趁機寄生了不少乾元修士,玄燁等人原來在通道之中就中招了,淪為細作,難怪黑袍人總是能輕易找到他們的據點。

這些黑袍人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收集乾元修士的真靈,以諸多真靈為坐標,打開死寂滅界與古界的通道,接引“寂滅魔劍”降臨。

雖然沒有“寂滅魔劍”的具體描述,但是黑虎他們十分肯定,此劍能斬殺十凶!

“冥豫帝君,十凶十絕域,寂滅魔劍,原來如此,這就是所謂的‘永夜計劃’!”

古界十凶不死不滅,與天地共生,如果十凶被斬殺,那麼古界的天地也會毀滅。

他們竟然要滅天!

白東臨心裡冒出一股寒意,狠!實在是太狠了!與這些老怪物比起來,他簡直就是清新小白花!

冥豫古界有多少人口?

古界有人生存的一百零八州,每一個州的大小都與乾元界的一個大域差不多,就算是按最小的那種來計算,也是比“邊九三域”這種小域大數十倍,而“邊九三域”擁有人口一千多億。

但是像“邊九三域”這種人口密集的情況,在眾多修士存在的修煉界區域是不會出現的。

原因很簡單,靈氣充沛的地方,各種危險更恐怖,無論是妖獸,還是修士交戰餘波,還是各種惡劣的環境,天災,沒有修士勢力的保護,根本不適合凡人生存,所有地方都一樣,修士越多的地方凡人反而越少。

相同地域麵積,修煉繁榮地界的人口與偏僻之地相差數百上千倍。

白東臨心裡瞬間計算完畢,就算古界一百零八州都是地廣人稀的修煉界,人口至少也超過一兆!

一兆等於一萬億!

白東臨腦子一時之間都陷入空白,為了所謂的“蒼”,還不是針對這些無量眾生,隻是波及,就要萬億生命陪葬?

這還僅僅是計算人的數量,還有數量更多的其他生物沒有納入統計之中。

這就是弱者的悲哀嗎?

片刻之後,白東臨眼中的情緒儘皆收斂,再次恢複到波瀾不驚的狀態。

這個世界上有好人,有壞人,有強者,也有弱者,與其去奢望強者都是好人,壞人都是弱者,還不如讓自己變得強大。

寄托希望於彆人身上,麵臨絕境之時隻有絕望。

他白東臨不是壞人,也不是好人,但是他不想做弱者,他隻想做強者!

能主宰一切的強者!

不再多想,起身一步跨出就來到王城之中,地宮之中的陣法早已經撤去,辨彆方向,往冥州趕去。

那些老怪物的“永夜計劃”他還沒有資格去參與,但是他至少要保護住他在乎的人,他絕不允許二哥淪為他們的犧牲品。

不過,或許事情還會有轉機也說不定,不知怎麼的,白東臨腦子裡突然浮現出月宮之主的話。

冥豫帝君真的死了嗎?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