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一百零六章 十凶破封魔劍出

2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一百零六章 十凶破封魔劍出

無邊次元空間之中。

冥豫古界緩緩移動,逐漸脫離遠處龐然大物的牽引,這一瞬間的牽扯之力是最大的,整個古界的天地意誌全部被牽製住。

“成了!”

神算子眼睛一亮,雙手快速掐動法訣,一道道白色光柱衝天而去,上接地底穹頂,下至血海深處,無數節點浮現,一道道粗大的符文線路開始蔓延相互連接,下一個瞬間就構成了一座無比巨大的玄奧陣圖,將整個血海籠罩。

青楓等十幾個歸一大能皆是鬆了一口氣,止住了體內燃燒的能量粒子,身影一動,都回到了血海岸邊與神算子等人站在一起。

“老頭,乾得不錯!”

看著逐漸平息了的血海,青楓狠狠的拍了拍神算子的肩膀,露出滿意的笑容。

神算子神色疲憊,瞥了青楓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我們的封印不能一勞永逸,挺不了多少年,可不會像冥豫帝君的封印一樣,曆經悠久歲月而不破,最主要的是,還得找出是誰破壞了十凶的封印!”

“除掉幕後黑手,才能……”

神算子突然愣住,臉色瞬間變得慘白,身體一軟癱倒在地,口中喃喃自語。

“完了,全完了……”

青楓等人眉頭緊蹙,正要開口詢問,突然臉色都是一變,一步跨出,眾人同時回到地麵,抬頭望天。

隻見無邊無際的天空變得一片血紅,無數紅毛血雨從蒼穹之上飄落。

蒼天泣血!

為何會這樣?十凶不是被他們再次封印了嗎?

為何還會發生如此不詳的天變!

吼!

恐怖的怒吼從血海深處傳來,兩隻巨大無比,長滿紅色長毛的手臂探出血海,十根如同撐天巨柱的手指狠狠的插入封印之中,手臂肌肉隆起,往兩邊猛的一撕!

呲啦!神算子等人花了一年時間,嘔心瀝血布下的大陣瞬間化作光屑崩碎。

一道無比粗大的猩紅血柱衝天而起,厚厚的岩層化作虛無,血柱衝破雲霄,連接天地。

同樣的粗大血柱足足十根,在古界十個方向,十絕域之中,噴射而出,十聲巨大的怒吼響徹天地!

亂古十凶,破封了!

這一刻,所有古界之人都呆住了,上至歸一大能,下至孱弱的凡人,都呆呆的望著天邊的血柱,後者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心裡一股股不斷湧出的寒意,銘刻進血脈基因裡的恐懼轟然爆發。

如同遇到了天敵一般,無數凡人全部癱倒在地,甚至眾多實力稍弱的修士,感覺自己體內的真元都凝滯了,運轉不暢。

“錯了!錯了!我們全都錯了啊!”

神算子神色癲狂,身形跌跌撞撞的走到青楓等人身後,衣袍破爛,白須白發也亂糟糟的,嘴裡不停的嘟囔著。

“我們都低估了十凶的力量,十凶之所以能被封禁幾千萬年,除了冥豫帝君的十絕陣,原來天地意誌也一直在全力鎮壓十凶!”

“數萬年一次的兩界交彙,古界在脫離之時,天地意誌會被完全牽製住,如果冥豫帝君的十絕陣完好也就罷了,段時間之內完全可以頂住十凶的衝擊!”

“晚了,晚了,現在說什麼也都晚了……”

青楓臉色凝重,目光死死的盯著巨大的血柱,頭也不回的說道:

“老頭,我們已經儘力了,不是嗎?”

神算子神色一愣,臉上的癲狂之色緩緩斂去,是啊,就算提前知道了又如何?他們已經竭儘全力了!

吼!

伴隨著巨大的怒吼聲,一隻長滿紅毛的粗壯手臂從血柱之中伸了出來,十道連接天地的血柱緩緩收斂消失不見。

一道高達數萬丈的龐大怪物聳立在天地之間,獸首四肢,渾身長滿紅毛,肌肉虯紮,下一個瞬間,這隻亂古凶獸渾身上下睜開巨大的眼睛,密密麻麻,布滿全身,眼珠子滴溜溜轉動,恐怖而邪惡!

亂古十凶之一,邪眼!

青楓等歸一大能相互對視一眼,眼中閃過決然之色,青楓祭出宮殿法寶,將神算子攝入其中,同時神念傳音道:

“老頭,帶著這些小家夥走吧,古界又將陷入亂古黑暗時代,與十凶的戰鬥將綿延無窮歲月。”

“他們都是以後的種子,吾相信,總有一天,古界還會誕生如同冥豫帝君一樣的絕世人物,再次封禁十凶!”

十幾個歸一大能都祭出各自的飛行法寶,裡麵都是眾多法相洞虛修士,等他們這一批歸一大能全部戰死,相必這些小家夥也都成長起來了。

不再猶豫,各自揮手將飛行法寶打入空間夾層之中,向遠方遁去。

青楓等人隨後扯下一縷發絲,細細的發絲閃耀著熒光,刺破空間,瞬間消失不見。

雖然十凶的恐怖他們不曾見過,但還是留下後手為好,就算戰死,也能憑借發絲複活,不過想要恢複全盛戰力,需要消耗的資源能量極其恐怖,就是他們也難以承受幾次。

邪眼身上密密麻麻的眼睛轉動,死死的盯著青楓等人,就是這些螻蟻,企圖阻止它破封。

吼!

一場恐怖的大戰瞬間爆發,天崩地裂,葬域眾多險境凶獸被餘波掃過,刹那之間化為灰燼。

同樣的場景在十絕域之中同時發生,一波波恐怖的氣勢在虛空之中彌漫開來,瞬間掃蕩整個古界!

……

凍土荒地。

白東臨等人依舊站立在雪地之中,不過整個凍土現在都被血紅色的雪花覆蓋,幾十萬黑袍人身上也覆蓋了厚厚一層。

當古界十個方向聳立起擎天血柱之時,白東臨神色微微一動,永夜開始了。

在黑袍人群前方的空地之上,突然憑空浮現十個灰袍人,皆是臉帶惡鬼黑鐵麵具,十個灰袍人各自站立一個方位,隱隱圍成一個巨大的圓圈。

白東臨雙眼微眯,這十個人的氣機強大,已經完全超越了法相境,應該是洞虛修士了,他之前感覺到的氣機鎖定應該就是出自這些人,看他們神神秘秘的樣子,應該是一直沒有露麵的死寂滅界之人。

十個灰袍人沉默片刻,雙手快速掐動法決,一團耀眼的光芒瞬間綻放,各自噴射出幾道光柱,相互連接,呼吸間就構成一座巨大的圓形法陣,法陣之中無數玄奧的銘文流轉不息。

轟隆隆!

地麵開始激烈晃動,厚厚的冰層開始崩裂破碎,一座漆黑的八麵祭壇緩緩升起,祭壇的四周刻滿了銘文圖案,一股晦澀莫名的氣息擴散開來,白東臨心神激烈跳動,催促著他遠離此地,眼神微凝,好可怕的東西!

當漆黑祭壇全部浮出冰層,十個灰袍人停下動作,緩緩的從懷裡掏出一顆流光溢彩的圓球,圓球之中無數光點飛舞不息,想要逃離卻被一層薄薄的透明物資牢牢束縛著。

白東臨握緊拳頭,這十個圓球之中,就是一億兩千多萬乾元真靈,當他內心激烈掙紮之時,一股恐怖的氣機突然降臨,瞳孔瞬間縮成針尖大小,歸一大能!

果然,計劃之中如此重要的一步,他們不可能不盯著,白東臨隻能壓下內心的躁動,他根本沒有機會破壞光球,動手的瞬間,歸一大能的一個目光就能秒了他。

十個光球在灰袍人的操縱之下,緩緩的飛向祭壇頂端,相互碰撞,隨後如同水滴一般融為一體,微微旋轉,散發出奇異的光芒。

灰袍人做完這一切突然雙膝跪地,掏出一把漆黑的匕首,嘴裡呢喃幾句咒語之後,毫不猶豫的捅進自己的胸膛,身體瞬間融化成灰色煙霧,激射進祭壇之上的光球之中。

嗡嗡嗡!

漆黑祭壇發出激烈的嗡鳴聲,無數銘文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光球沾染了灰霧之後,開始激烈收縮,眨眼間就變成一個小小的黑點。

轟!一道粗大的漆黑能量柱衝天而起,所過之處空間儘皆泯滅。

隨後能量柱猛的收縮,全部灌入光球所化的黑點之中,黑點周圍開始出現奇異的變化,空間無聲無息之間化作虛無,一個黑漆漆的洞口越變越大,直到擴張至千丈才緩緩停下。

一柄灰蒙蒙的長劍從漆黑通道之中緩緩降臨,白東臨隻是用眼角餘光瞥了一眼,靈魂就開始自動寂滅,連忙移開目光,隻是一個瞬間,靈魂就有一半化作虛無,呼吸間靈魂又恢複如此。

好可怕的寂滅魔劍!

周圍的黑袍人都死死的低著頭,恨不得鑽進地縫裡,根本不敢偷看,之前在路上灰鳩確實打過招呼,隻不過白東臨不以為意罷了,沒想到這魔劍比灰鳩說得還要恐怖。

寂滅魔劍懸浮在漆黑祭壇之上,劍身一道灰色光芒閃過,祭壇之下的幾十萬黑袍人包括白東臨,身體靈魂瞬間化作虛無,所有精華都化作一道道光線被祭滅魔劍吞噬。

祭滅魔劍發出一陣愉悅的輕鳴,劃破空間,瞬間消失不見。

原地隻留下依然運轉的漆黑祭壇,以及祭壇之上微微轉動的巨大通道。

祭壇之下是一地的黑袍,一股股黑霧緩緩從黑袍之下漂浮出來,正是黑冥界的眾多修士,黑霧包裹著真靈,準備撤回死祭滅界。

至於白東臨,自然是死了。

請記住本書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