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一百一十六章 無間角鬥場

2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一百一十六章 無間角鬥場

“來了!來了!”

“神血聖宗的人到了!就在無間角鬥場!”

無間角鬥場,聖宗舉辦各種大型比武的場地,平時都是關閉狀態,在有重要的比武時,才會開通手鐲傳送權限。

“走吧,白兄。”

酒樓內外,頓時升起一道道光門,等候多時的聖宗弟子全都跨入光門之中。

體修大多都是好戰分子,更何況是這種關乎宗門榮譽的比武,眾人都神色期待一臉興奮的趕往無間角鬥場。

兩大體修聖地的比武可不是時時能看見的,雖然隻是小輩之間的爭鬥,但是對這些年輕人來說還是很有吸引力的。

一時之間,偌大的公共區域人去樓空,唯獨留下一些聖宗仆役,還有那些被淘汰了的弟子掌櫃,他們的手鐲已經被收回諸多權限,隻具備積分、儲物空間等小功能。

所以說就算是進入了聖宗也不是一勞永逸,落後者這些掌櫃就是例子,想必聖宗留下這些人也是為了給後來者一些警示吧。

白東臨跨過光門,出現在巨大的無間角鬥場,外形酷似羅馬鬥獸場,隻不過要巨大無數倍,通體由漆黑金屬打造的看台階梯,密密麻麻延伸至天際。

白東臨等十來萬新晉弟子站在一個區域,還填不滿巨大看台的一個小角落。

在看台之下就是巨大的青銅擂台,刻滿銘文的擂台布滿細微的歲月殘痕,一股股悠久歲月無數次戰鬥遺留下來的煞氣、殺意、戰意撲麵而來。

一些意誌不夠堅定的弟子頓時被這些氣勢引動內心的戰意,雙眼通紅,氣勢昂揚,仿佛恨不得立馬下場大乾一架!

這些氣勢彌漫至白東臨身前之時,自動消散,他的雙眼依然清澈淡然,這些氣勢無法撼動他的意誌分毫。

白東臨雙眼微微閃過一絲光芒,無數畫麵流轉,無間角鬥場內諸多景象儘收眼底,忽略掉那幾個氣勢不凡,很明顯是聖宗高層的修士,他的神通可瞞不過這些人的靈覺,不敢輕易窺探。

哢嚓!

一聲巨響過後,接著就是齒輪轉動,金屬摩擦的聲音,青銅擂台兩側各有一扇厚重的漆黑大門緩緩打開。

踏踏踏!

鞋底踩踏金屬地麵發出清脆的聲音蕩漾開來,整個無間角鬥場的看台都陷入安靜,所有弟子都把目光投向大門之後。

一道修長的火紅人影從門後通道裡走了出來,渾身被晶瑩剔透的赤紅玉甲籠罩,修長的體型縈繞著的赤紅烈焰如同一隻雀躍的火鳳,充滿侵略性的血紅雙眼環顧四周看台,瘋狂的戰意升騰而起!

諸多聖宗弟子被對方的氣勢壓迫,紛紛避開她血紅的雙眼。

白東臨雙目微凝,好強,好瘋狂的戰意,暗自估計一下,恐怕他也得火力全開,費點功夫才能戰而勝之。

不用多想,這女人肯定就是那魔女血凰了,不愧是雛凰榜上的強者。

隨後又有數十個修士從門後走了出來,皆是氣勢不凡,形態各異,身上都有很明顯的獸化痕跡,這是神血聖宗的一大特色了。

隻不過那個魔女全身包括頭顱都籠罩著晶瑩玉甲,倒是不知道其獸化的是什麼部位,又是融合的什麼血脈。

嗡!

隨著一聲刀鳴,一道淩厲的刀意劃破虛空,瞬間將魔女血凰彌漫的氣勢斬破。

一道身著灰袍,背負湛藍長刀的男子從另一個大門之中走出,一雙冷漠的眼睛掃過四周,看台之上的眾人頓時感到仿佛被凜冽的刀鋒劃過。

好一個鋒利的刀客!

白東臨壓下內心翻湧的刀意,轉頭向聖卿問道:

“聖兄,不知這是宗門的哪一位師兄?”

“呃,白兄稍等,我問問我的朋友。”

聖卿尷尬的撓撓頭,雖然他自譽為交友廣泛,但是聖宗的弟子不計其數,他又哪裡真的認識所有人呢?

聖卿意念溝通手鐲,向他的幾個好友發去信息,不到片刻,就得到了想要的消息,臉上浮現激動之色,抬頭向白東臨快速介紹道:

“白兄,這位師兄名為陳塵,比我們早入門三屆,據說這位師兄真靈不過是赤色,卻是一個罕見的刀道天才,可能還擁有某種特殊體質!”

“我從朋友那裡得來的消息說,這位師兄在二十多年前就進入了刀域的無儘刀界闖蕩,沒想到他已經回宗了!”

“這下好了,有陳塵師兄在,這魔女血凰必定討不了好處!”

聖卿微微鬆了一口氣,顯然雛凰榜上的血凰還是給了他很大的壓迫感。

白東臨聞言微微點頭,果然被他說中了,看來聖宗對這個比試還是挺看重的,這位陳塵師兄有很大的機會戰勝血凰。

年輕一輩的強強對決,其中還有一個真正的刀客,白東臨眼中也不禁露出期待之色,這一趟沒有白來。

“吾乃無間角鬥場裁決者,此次比試由吾全權主持,吾以己道起誓,必做出公平公正之裁決!”

“請兩方負責人上前,確定比賽規則。”

一位臉戴青銅麵具的大漢懸浮於虛空之上,聲音肅穆,按照慣例公式化的開口說道。

體修善於戰鬥,熱愛戰鬥,也忠誠對決的公平性,雖然主場是在極道聖宗,裁決者也是聖宗的人,但是兩方的人都知道,這裁決者絕對會做到公平公正的。

這無關立場,對於體修來說,對決是神聖的,在這無間角鬥場之中絕不允許他們殉私舞弊,如果乾擾對決公平,下場會非常慘。

在外麵修士之間的戰鬥隨便你使用什麼手段,絕對不會有人多說半句,但是在角鬥場裡麵的決鬥不行!

一個須發皆白的白袍老者,與一個渾身布滿紫色紋路的壯漢緩緩走上虛空,正是兩個宗門這次比試的負責人。

“遠來是客,紫久長老就由你確定比賽方式吧。”

白袍老者輕撫胡須,神色放鬆,顯然對宗門弟子很有自信。

“那就多謝林副峰主了!”

紫久長老微微供手謝過,看得白東臨一愣,奇怪,神血聖宗的人不是向來脾氣暴躁嗎?特彆是麵對他們聖宗的時候,這人竟這麼客氣,看來傳言也不能儘信。

“林副峰主,我神血聖宗此次選擇的比賽規則是,‘點到為止,兩兩對決。’”

無間角鬥場之中的眾人,除了心裡早就有數的神血聖宗弟子以外,極道聖宗的人皆是一愣。

無間角鬥場決鬥規則分為三種:點到為止,生死無論,不死不休。

比賽方式分為兩兩對決,團戰,車輪戰,生存戰等等。

極道聖宗的人之所以被對方的選擇搞得一愣,主要是以往兩個宗門的比試都是選擇的“生死無論”,畢竟兩個宗門之間的恩怨可不是說著玩的,而“點到為止”這種規則一般隻是宗門內部比試會使用。

可是這一次對方竟然史無前例的選擇了“點到為止”,什麼時候神血聖宗的人都變成溫順小綿羊了?

白袍老者回過神來,雖然不知道對方是打著什麼主意,但是比試規則是需要兩方同意的,他們極道聖宗也不是殺人狂,沒有拒絕的理由,隻要能勝就行了,於是點頭說道:

“如此就依照紫久長老的意思吧!”

戴著青銅麵具的裁決者上前,向兩人再次確認比試規則,無疑之後大聲宣布:

“無間角鬥場比賽規則確認,參與雙方,極道聖宗與神血聖宗!”

“比試規則:點到為止,不可取對方性命,違者將視情節輕重受到無間角鬥場的懲罰!”

“比試方式:擂台戰,兩兩對決,獲勝場數多的一方勝!”

“雙方確認無誤,比試開始!”

轟隆隆!

隨著裁決者一聲令下,整個無間角鬥場運轉起來,巨大的青銅擂台銘文閃爍,周圍空間扭曲重疊。

請記住本書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