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五星殺手

2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五星殺手

乾元界,神血聖宗。

與極道聖宗同為體修聖地的頂尖宗門,其宗門領地自然氣勢不凡,占地無邊無際,各種仙山高聳入雲,秘境禁地貫穿其中,無上大陣重重疊加。

雖然與極道相比,少了一絲流經永恒歲月的味道,缺了一點鎮壓萬古的無上氣韻,但也是極其不凡了,畢竟其建立的歲月遠沒有極道那麼久遠。

作為乾元界的頂尖勢力,倒也名副其實,沒有半點虛假。

在神血聖宗之內,一座平平無奇的山峰之上,聳立著一座大殿,與遠處光芒萬丈的眾多仙山寶地相比,這處山峰顯得極其低調。

此時,垂垂老矣的紫久正緩緩的往山上爬,經過一年多時間,他更顯蒼老了,這種小山峰,他以前一個遁光就能跨越無數,而如今花了一個時辰才爬上來,也已經累得氣踹噓噓。

渾濁的雙眼之中怨毒之色如同實質,他好恨啊!

恨泯空,恨極道聖宗,恨無間角鬥場的裁決長老怪物,更恨白東臨。

他恨神血聖宗不給他出頭,不治療他的傷勢任由自己老死,他恨他的師兄,都是他帶自己接觸了黑冥界的人,從此越陷越深。

他的修為,他辛辛苦苦修煉了上萬年的修為,就這麼被毀了,無窮無儘的怨恨仿佛要將他整個人都吞噬了。

‘不!我還有機會,隻要乾掉白東臨,黑冥界的大人一定會施展手段幫我恢複修為的!’

紫久打起精神,一步步向大殿走去,熟練的打開大門走了進去,渾濁的雙眼盯著大殿之中盤膝而坐的青年修士。

青年渾身環繞著熒光,額頭上布滿金色鱗片,氣勢不凡,紫久見此心裡嫉恨更甚,年輕充滿活力的身體,強大的修為,這些本來他也有的,內心的怨恨如同毒蛇一般撕咬著他的五臟六腑。

‘可惡,這個混蛋,明明感應到我來了,卻任由我一步步爬上來,實在是可惡至極!’

紫久內心充滿怨恨,臉上卻不敢表現出來,隻能神色恭敬的行禮,隨後開口說道:

“師兄,師弟我想跟你談談。”

青年緩緩睜開雙眼,如同實質的金光緩緩內斂,看著紫久,神色溫和的開口說道:

“是紫久啊,又是因為那個小家夥的事嗎?我們進密室說吧。”

青年緩緩起身,大殿之中緩緩浮現一個洞口,青石階梯蔓延至地底深處,兩人一前一後向地底走去,大殿之中的洞口隨之消失不見。

紫久跟在後麵沉默不語,他知道他的師兄還能這麼好說話,隻不過是怕他留有後手,暴露他的身份,否則他估計早就悄無聲息的死了。

兩人穿過重重陣法,來到地底深處,青年雙手掐動法訣,這一處小空間被徹底與外界隔絕開來。

“師兄,你準備什麼時候動手?這都過去一年時間了,在耽誤下去,恐怕上麵的大人會不高興了。”

青年男子也不言語,神色慵懶的在椅子上躺下,等得紫久都快失去耐心了才緩緩開口說道:

“紫久啊,你還是太著急了,你如果不是急功近利,又怎麼會落得如此下場。”

“那白東臨在古界的所作所為,雖然讓那位大人很生氣,但還沒有到不顧一切不死不休的那種程度,不然可不止是我們被啟用了。”

“能殺就殺,殺不了那位大人也不會付出更多的代價。”

紫久聞言心裡怒火中燒,這個混蛋,當初我要動手你可不是這麼說的,舉雙手讚成的人是你,放馬後炮來教訓我的也是你,真是該死!

“師兄,話雖如此,但是我們什麼都不做,恐怕大人會不高興吧?”

“嗬嗬,師弟呀,你怎麼知道師兄我什麼都沒做呢?”

“當你還在自艾自憐的時候,師兄我已經在行動了,這個時間,想必那些人估計已經快進入黑獄了吧!”

紫久神情微微一愣,他倒是知道眼前這人沒必要誆騙他,而且這也挺符合他的性格,一年時間足夠這老狐狸做好準備了,看來他的師兄還是很敬畏那位大人的,還是不敢無視大人的命令。

“如此就好,希望下次來能聽見師兄的好消息。”

紫久說完起身往外走去,身體觸碰到陣法邊緣,下一個瞬間就出現在大殿之中。

青年男子雙眼微眯,溫和的笑容逐漸收斂,嘴裡喃喃低語道:

“我的好師弟呀,可沒有下次了。”

……

罪域,黑獄之上。

一艘漆黑的巨舟劃破空間,緩緩落入黑獄城的巨大廣場之中,地底黑獄本體之上的這個龐大的城池名為黑獄城,巨大的城池人口卻極其稀少,隻居住著鎮守大軍以及乾元界諸多勢力的據點。

這漆黑巨舟降臨的地方就是屬於神血聖宗的據點,漆黑巨舟落在地麵,隨後微微閃爍消失不見,原地隻留下一個身穿藏青鎧甲的修士以及十個身穿黑袍的男人。

這些黑袍男人都氣息萎靡,一道道符文鎖鏈將其死死束縛住,一身修為全部被封禁,如同凡人。

“雲迪大哥!”

廣場邊緣一個等候多時的黑甲少年舉手揮舞,名為雲迪的修士微微一笑,領著十個黑袍人走出廣場來到少年旁邊。

“小穆,彆來無恙,在這裡過得怎麼樣?”

“唉,雲迪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這黑獄城無聊得很,枯燥乏味,誰叫我運氣不好呢,會抽到這個試煉任務。”

“哈哈哈,彆愁眉苦臉了,這樣也好,就當磨練磨練你跳脫的性子了,你姐可是經常說起你的毛躁性格,再堅持一年,你就是正式弟子了。”

黑甲少年聞言眉頭一豎,表情不愉,像他這樣的天才少年,能用跳脫毛躁這種詞語來形容嗎!?

真是豈有此理,就是他親姐也不能這麼說!

“行了行了,你先回去吧,我先去交接罪犯,待會再去找你。”

“好吧……”

黑甲少年癟了癟嘴,答應一聲,身影一動消失不見。

雲迪神情恢複冷淡,一股能量溢出體外,包裹著身後的十個黑袍罪犯,身影閃爍間就往地底深處射去。

經過重重驗證手續,通過九層關卡,雲迪帶著十個黑袍罪犯來到了地底深處,黑獄本體之上。

前麵的種種封鎖關卡其實意義不大,隻是初步的驗明正身而已,真正複雜的地方還是黑獄的本體。

隻有特定勢力所下發的法旨才能激活黑獄,而且這法旨專項專用,每一張法旨上麵會攝取罪犯的靈魂氣息,激活黑獄的法旨之中蘊含著你的靈魂氣息你才能進入黑獄之中。

雲迪祭出一張法旨,通體碧藍的法旨背後是一個大大的“血”字,正是神血聖宗的法旨。

法旨被激活,散發著耀眼紅光,一枚枚猩紅的字符跳躍而出,緩緩融入黑獄本體上的神秘花紋之中,花紋吸收了猩紅字體後就開始緩緩移動旋轉,不過一會兒就形成一個漆黑洞口。

雲迪冷漠的雙眼掃過十個黑袍罪犯,緩緩開口說道:

“按照黑獄的規定,神通境修士罪犯關押至二十九層至四十九層,從上往下,越下麵強者越多。”

“如若不出意外,那個小子隻是被送進來走過場,以他剛剛突破神通境的實力,應該被送進第二十九層了,如果在二十九層找不到人,你們就依次往下尋找!”

“第二十九層之中,除了幾十個城池的城主是神通境大圓滿以外,其餘罪犯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初入神通境。”

“你們十個神通境大圓滿,隻要有點腦子就能完成這次任務!”

雲迪說完不在言語,揮了揮手,十個黑袍罪犯冷著臉,微微點頭,隨後毫不猶豫的跳進漆黑通道之中。

漆黑通道旋轉著慢慢消失不見,雲迪皺眉沉思片刻,發現沒有遺漏之後,才轉身離去。

黑獄之中,十道黑袍罪犯在虛空之中憑空浮現,剛剛回過神來,就被震耳欲聾的喊殺聲搞懵了,隨即低頭往下看去。

隻見一座巨大的城池之中,火光衝天,無數修士在天上地下慘烈廝殺,不時有修士被逼上絕路,自爆法相崩裂本源之光,一道道粗大的光柱接天連地。

“殺啊!”

“保護城主大人!抵住黑甲人的衝擊!”

立於虛空之中的十個黑袍罪犯額頭冷汗直冒,是不是傳送錯誤了,這是什麼鬼地方,這絕對不是死氣沉沉的黑獄!

十個黑袍罪犯麵麵相覷,隨後同時點頭,絕定先離開這裡再說,剛準備掉頭離開,卻突然感覺心神一跳。

緩緩回頭望去,隻見地麵之上,一個長相普普通通的中年男人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遙遙的望著他們。

背後巨大的漆黑葫蘆極其醒目。

請記住本書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