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一百三十四章 痛苦泯滅

2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一百三十四章 痛苦泯滅

魏池鏗眉頭微微一皺。

看著露出笑容的白東臨,正準備要一擊結束戰鬥的魏池鏗不知為何心神猛的一跳,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瞬間將他死死籠罩!

仿佛身體裡每一個細胞粒子都在大聲咆哮,呐喊,逃!快逃!不逃就會死!

怎麼可能!

魏池鏗虎目瞪圓,看著麵帶笑容的白東臨,神色驚疑不定,一時之間竟生生止住了動作,不知來自何方的危機讓他亂了陣腳,龐大的神念掃蕩而出,他不認為這危機感會是來自白東臨。

片刻之後神念一無所獲,這一片地方隻有他們兩人,那些城中罪犯此時也已經逃出很遠,而且其中也沒有能威脅到他的修士。

白東臨緩緩舉起手掌,掌心懸浮著兩顆比像素點還要小十倍的灰紅小點。

當他完成這一招的時候,魏池鏗就已經沒有了逃跑的機會,因為空間靈竅的特性,隻要在他天視地聽的視界之內,對方絕無逃脫的可能性!

此時的魏池鏗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也沒心思繼續理會白東臨,恐怖的危機感讓他諸多靈竅都開始哀鳴,轉頭就跑,爆發出極限速度。

可惜無論他跑向哪裡,數次調轉方向,那一股令他窒息的危機感依然沒有絲毫減弱,如同跗骨之蛆,縈繞在他的心神,慢慢的魏池鏗臉上開始浮現絕望之色。

白東臨雙眼之中白光流螢,魏池鏗狼狽逃竄的身影浮現在他的眼中,一股氣機將其死死鎖定,意念一動,在靈魂的操縱下,灰色空間靈竅緩緩將紅色痛苦靈竅吞噬,一股莫名的波動散發出來。

“啊啊啊!我不甘心!”

魏池鏗止住身體,立於虛空之中,仰天怒吼,逃不掉了,隻能硬抗,這一刻他體內瞬間沸騰,生命本源之光激烈燃燒,如同一顆大日再背後浮現!

“給我爆啊!”

虎目瞪裂,金色血液順著臉頰流下,恐怖的危機感已經快要將他逼瘋,此時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體內所有防禦性恢複性法則靈竅瞬間崩裂,炸裂的本源之光通通灌入這些靈竅之中,色彩斑斕的恐怖光芒化作巨大光柱衝天而起!

金,土,木,水,禦等法則,瘋狂暴漲!

無數粗大的法則鎖鏈將魏池鏗一層層緊緊纏繞,化作一個巨大的法則圓球,在斑斕光柱之中浮浮沉沉。

魏池鏗的動作都被白東臨看在眼裡,神色依然平靜,看著已經融合為一體的兩顆靈竅,意念一動,灰紅小點瞬間消失不見,以一種詭異的方式憑空出現魏池鏗的法則圓球之上。

白東臨雙眼微眯,口中呢喃低語:

“原初痛苦泯滅!”

大象無形,大音希聲。

無聲無息之間,由灰紅小點而起,空間寸寸泯滅,漆黑的空洞迅速擴張,百丈,千丈,萬丈,直至萬丈才停止瘋狂的擴張。

巨大的漆黑空洞邊緣,密密麻麻粗大的空間裂縫蔓延至數百公裡之外!

無窮無儘的能量爆發激射,被排斥壓縮至極限如同精鐵一般的實質衝擊波,開始瘋狂掃蕩蔓延!

轟隆隆!

大地崩裂,無數高大的山峰瞬間化作齏粉消散,赤紅的岩漿噴湧而出,虛空之上的雲層被排斥一空,形成一個方圓數千公裡的空洞。

破爛的空間開始愈合,巨大的漆黑空洞逐漸收縮,一朵裹挾著赤紅岩漿無數岩石煙塵的蘑菇雲緩緩升起,占據了整片虛空!

一千多公裡以外的白東臨,在衝擊波來臨之前定住身形,已經恢複完美狀態的他,自然可以無視這強弩之末的餘波,漆黑衣袍被狂風吹得獵獵作響。

哢嚓!

低頭望去,被崩裂的大地剛剛好蔓延至他的腳下,眉頭一跳,似乎搞得有點過了,這一招的威力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

兩種靈竅,二十顆,都是無限大的靈竅空間,它們之間的融合,似乎產生了不可名狀的變化,威力超出了他預期的十倍不止!

看著虛空之中巨大的赤紅蘑菇雲,心裡直犯嘀咕,這魏池鏗不會被他搞死了吧?

身影一動,白東臨幾步跨出,就來到了蘑菇雲之下,此處依然彌漫著恐怖的能量波動,被撕裂粉碎的法則在虛空之中飄蕩,不穩定的空間時不時浮現一絲裂縫。

巨大的坑洞深不見底,已經被噴湧而出的赤紅岩漿緩緩灌滿,形成一個岩漿湖泊,熾熱的高溫形成強烈的空氣對流,無數閃電在對流之中誕生,劈著下方的岩漿池。

此情此景,如同煉獄。

白東臨雙眼流螢,龐大的神念掃過,片刻之後神色一動,跨步來到坑底岩漿之上。

一具遍布法則紋路的金色骸骨飄浮在岩漿之上,堅硬無比的骨骼布滿細密的裂紋,黯淡無光,一些如同焦炭的血肉稀稀落落的掛在金色骸骨之上。

“為……為,為什麼?”

仿佛感應到了白東臨的氣息,魏池鏗微微張開骷髏嘴巴,隻剩下焦炭般的半截舌頭,話語模糊不清。

為什麼,是問他為什麼要殺他?還是疑惑他區區一個神通境為什麼會這麼強?

想必是後者吧,到了最後關頭,魏池鏗應該在攻擊之中感應到了他的氣息,他們這些極惡罪犯怎麼可能沒有這種覺悟,殺人而已,哪裡有什麼為什麼。

白東臨沉默不語,並未回答,在他的感應之中,魏池鏗已經死了,靈魂消散,真靈也無影無蹤,不知是否被泯滅掉,如今問話的,不過是殘骸之中留存的一絲執念罷了。

意念一動,金色骸骨手指之上的一枚青銅戒指自動脫落,緩緩飄到他的手掌上,一名修士身上最堅硬的東西,除了武器鎧甲之類,就是儲物法寶了。

咕嚕咕嚕!

金色骸骨緩緩沉入岩漿之中,神源境修士魏池鏗就此身死道消,他竟然真的做到了,以初入神通境的修為,乾掉了一個初入神源境的修士!

跨越了足足一個大境界,如果這消息傳出去,必定會引起軒然大波。

能做到這種程度,也完全超出了白東臨的想象,他自創的奧義殺招沒想到這麼恐怖,不過這一招也隻有他能使用了。

不死不滅,無限大的特殊靈竅空間,強大的靈魂超控能力,《孕神鑄魔真經》裡的奇點爆炸法門,這完全是集合了他自身所有優勢所開發出來的奧義殺招,旁人根本無法使用。

不能完全催動的死兆,天魔解體大法,極儘升華,這些底牌都遠遠不能與“原初奧義”相比,看來以後不是特殊情況還是不要使用為好。

這一招釋放之後根本不受他的控製,敵我不分,很容易波及無辜,實在是有傷天和,也幸好是荒蕪的黑獄,如果是在外界,不知道會摧毀多少生命。

此招還有很多可以改進的地方,白東臨目露思索,如果能突破目標的生物細胞力場以及靈魂屏障,經脈靈竅磁場,將“原點”挪移至目標體內……

白東臨停下思緒,幾步跨出就離開了此地,這麼大的動靜,想必黑獄五十九層的其他城主也快趕過來了。

此時還不想與他們照麵,殺了魏池鏗也隻是意外,他的目的是開源節流,刷點強化能量,爆爆修煉資源而已,殺人不是他的目的。

這些城主他會一一找上門的,現在他們集中在一起,反而不好動手。

白東臨離開後不久,六道身影降臨此地,皆是神色凝重的觀察著四周。

四個神源境體修,兩個洞虛境氣修,都是初入一重天,在黑獄這種絕靈之地,能維持不死就不錯了,想要突破境界絕無可能,他們之中被關進來的最少都有一兩千年了,卻依然原地踏步。

可是就在剛才,他們都在各自的城池之中跟往日一樣無所事事的時候,卻突然感應到一股恐怖的能量爆發,這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已經超出了一重天的範疇。

就是因此,他們才謹慎異常,集合了眾人才一同前來查看,如有意外倒是可以相互照應。

“老鬼,你的狗鼻子最靈,可否感知到了什麼?”

名為老鬼的老者骨瘦如柴,一頭亂糟糟的白發隨意披散,腦袋上一對獸耳極其醒目,此人竟然是走血脈路線的體修。

當然此人並不一定就是神血聖宗的修士,神血聖宗作為此道的開辟者,想要提高自己在體修之中的地位,自然要大肆宣揚他們的修煉理念,其勢力所覆蓋的界域,血脈體修勢力多不勝數,這一種修行方式已經遍布乾元界了。

老鬼聞言眉頭一皺,這家夥嘴巴還是這麼臭,如同吞了糞一般,不過此時也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老鬼鼻尖法則縈繞,微微聳動,片刻之後神色凝重的說道:

“我感知到了魏兄的氣息!”

“他已經死了!”

其餘五人聞言,瞳孔猛的一縮,體內能量瞬間洶湧,對周圍的警惕升至極限。

請記住本書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