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多寶峰九小姐

2個月前 作者: 唐曹老師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多寶峰九小姐

聖宗交易中心,煉寶閣。

白東臨一步跨進店裡,一個導購就連忙上前,恭敬的說道:“不知公子需要什麼?我們煉寶閣從多寶峰進貨,所出售的法寶皆是精品,一定能讓公子你滿意的。”

白東臨微微感應,確實感知到了不少好東西,極品靈器不少,甚至還有一些低級的聖器,不過他可不是來買東西,對導購說道:

“去將你們掌櫃的叫來,我要出售一大批法寶,就是不知道你們吃不吃得下。”

“公子請放心,我們煉寶閣背後可是站著多寶峰,再多的法寶也能吃得下!”

導購神色自豪,對聖宗弟子他不敢怠慢,說完就意念傳音將掌櫃叫了出來。

片刻之後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快步從樓上走了下來,將白東臨引進一間偏房,又有侍女奉上靈茶,才客氣的說道:

“老朽是此店掌櫃,不知公子要出售什麼等級的法寶,數量又有多少?”

白東臨掏出一枚青銅戒指,一百多萬件法寶已經被他轉移到裡麵,遞給掌櫃說道:

“東西都在這裡麵了,請掌櫃的過目,你看能給個什麼價格。”

掌櫃的單手撫須,滿臉笑容的接過青銅戒指,意念探入其中,頓時臉色一變,手一抖一不小心扯下來幾根雪白胡須。

他在這煉寶閣當掌櫃也有上千年了,什麼場麵沒見過?

但是像白東臨這樣,帶著一百多萬件法寶來售賣的還真沒見過!

掌櫃回過神來,對著白東臨訕訕一笑,斂去臉上的尷尬,從青銅戒指裡拿出一件法寶仔細端詳片刻,然後又注入能量激活法寶,隨後放下法寶又拿出幾件一一仔細觀察之後,對白東臨說道:

“公子,老朽仔細查看過法寶,發現根據材料以及煉器手法的不同,其中有一小部分是出自乾元界,大部分不是出自我們世界,不知老朽說得可對?”

“沒錯,其中大部分都是來自冥豫古界。”

這些也沒什麼好隱瞞的,換做其他地方可能還需要遮遮掩掩,隱藏身份去出售,可在聖宗裡完全不必在意這些,這些法寶看起來很多,加起來的價值恐怕還不如一件稍微好一點的中品聖器。

掌櫃的眼中露出果然之色,這種粗糙低劣的煉器手法,他也不是第一次見了,隻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數量罷了。

“公子,實不相瞞,你這些法寶,除了少部分乾元界的法寶與一些靈器以外,其餘諸多法寶都沒有什麼價值,大部分都隻能回爐提煉裡麵的材料了,其價值就大大降低了。”

白東臨微微點頭,對掌櫃的話深以為然,古界這種小世界產出的法寶,其煉製手法很爛,法寶裡銘刻的銘文也很一般,乾元界裡隻要是稍微有點見識的修士就根本看不上眼,也隻有回爐這一條路了。

隻有靈器,因為煉製使用的材料珍貴,倒是價值不菲。

“掌櫃的,我也不跟你討價還價了,你看著給吧,用積分,靈石,丹藥支付即可。”

掌櫃的沉思片刻,起身對白東臨微微行禮說道:

“公子,這筆交易數量實在是太大了,老朽做不了主,還請稍等片刻,容老朽去請示上麵的大人。”

白東臨點頭同意,任由掌櫃的離去,以多寶峰財大氣粗的名頭,還不至於坑自己這點東西,端起靈茶老神在在的品著,不過盞茶時間,掌櫃的就回來了。

“公子,經過上麵大人的意思,我們煉寶閣給出了價格,願意用貢獻積分五十萬,再加上品靈石一百萬收購這批法寶。”

“不知公子可滿意這個價格?”

白東臨神色微微意外,倒不是這價格便宜了,反而高出了他預算的三成左右,這樣子他們煉寶閣就完全沒得賺了啊!

他可不認為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心中一動對掌櫃的說道:“不知你們這位大人可有什麼話讓你帶給我?”

這一盞茶時間,自己的種種情報對方肯定都查清楚了,一百多萬件法寶,還大多都是出自冥豫古界,想不引起人注意不太現實。

掌櫃的聞言眼睛一亮,微微躬身說道:

“老朽剛才去見的這位大人是多寶峰的九小姐,九小姐讓老朽給公子你帶一句話,她說很佩服公子你的實力,想與公子你交個朋友。”

我看不是佩服我的實力而是看重了我的潛力吧,白東臨對此心知肚明,能在古界那種情況下搞到這麼多法寶,已經證明了他的不凡之處。

白東臨沉吟片刻,還是伸手接過了青銅戒指,裡麵的法寶已經換成了一百萬上品靈石,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不就是交個朋友嘛,又不是男友朋友,沒什麼了不起的。

“替我向九小姐道謝。”

待掌櫃的用手鐲轉來五十萬貢獻積分之後,白東臨起身告辭。

“公子慢走!”

用一批無用的“垃圾”換來五十萬貢獻積分,白東臨心裡還是非常滿意的,一百萬上品靈石沒什麼,關鍵是這積分珍貴無比,可不是靈石能衡量的。

五十萬積分可以換五門逆天神通,換做一些小世界,都能成就五個逆天伐神的主角了,當初拜入極道聖宗倒還真沒選錯。

“白東臨,沒想到這麼巧,在這地方也能遇見你,你什麼時候從黑獄出來了?”

白東臨腳步一頓,這令人討厭的語氣,回頭望去,正是一臉霸道的屠崖,一雙虎目正充滿戰意的看著他。

‘嗬嗬,不是吧,這屠崖不會已經膨脹到以為自己能戰勝我了吧?’

白東臨表情莫名,他好像被看扁了啊,都以為他這五年寸步未進喃。

這屠崖以前見了自己,就是心裡不滿,也不敢多說一句話,如今竟然敢當街叫住他,還用這種眼神看著他,挑了挑眉頭,語氣揶揄的說道:

“屠崖,我跟你好像不熟吧?”

“嗬嗬,我早就想與你打一架了,看看你這臭屁的表情,我真是越看越不爽!”

“通天塔走一遭,敢還是不敢?”

屠崖的嗓門極大,語氣又極其霸道,整片街道的人目光都被吸引了過來。

“那不是屠崖嗎?他對麵那位是誰?可惡,竟然如此英俊瀟灑,讓上了聖宗美男榜的我都有點自殘形愧了!”

“我呸!就你還進美男榜?自戀也就罷了還如此沒見識,連白東臨都不認識?”

“白東臨?就是被關押進黑獄的那位?我當初不是沒去無間角鬥場嘛,不認識也不奇怪。”

白東臨與屠崖身邊依然空空蕩蕩,沒有人圍上來,但是眾人的意念都已經籠罩了過來,觀察著兩人的一舉一動,這就是修士與凡人的區彆,吃瓜群眾的逼格都要高得多。

白東臨耳朵微動,眾人的談話聲都儘入耳中,本來不打算理會這屠崖,一根手指都能按死的螻蟻,與他戰鬥完全就是浪費時間。

但是當一些詞語傳入他的耳中,什麼“賭鬥”,“開盤”,“押誰贏”,白東臨心中微微一動,頓時打定了主意,嗤笑一聲對屠崖說道:

“通天塔啊?我還以為你是叫我去無間角鬥場嘞,也是,想來你也沒有這個膽量。”

聖宗弟子要比鬥一般都是在通天塔進行,隻有極少數有不可調和的仇恨,想要生死戰的人,可以向無間角鬥場申請“不死不休”擂台戰。

但是聖宗身為正道,還是不提倡宗門弟子相互殘殺的,所以申請起來非常麻煩,而且就是你僥幸贏了,也會被立即逐出宗門。

自古以來,進入無間角鬥場生死戰的,都極少極少,真有那個必要,還不如出了宗門下陰手來得劃算。

白東臨的嘲諷還是有效果的,屠崖雙拳緊握,他這五年一刻不忘當初敗於碧鐮手下的恥辱,日日勤奮修煉,就是為了洗刷當日之辱。

然而碧鐮已經死於白東臨手上,他想要擺脫五年前無間角鬥場上那一敗的陰影,就隻有擊敗白東臨了!

“哼!明日午時,通天塔,我等你!”

屠崖冷哼一聲,也不在意白東臨的嘲諷,他現在隻想戰鬥,隻有拳頭才是真理,其他廢話說再多都毫無意義。

白東臨心裡讚歎,屠崖這大老粗還是挺貼心的嘛,給了一日緩衝時間,想必兩人決鬥的消息也會傳開,到時候來的人越多,他賺得越多!

白東臨心裡美滋滋的想著,劃出光門回到紫竹居。

請記住本書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