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一箭双雕

14天前 作者: 优昙波罗花
第四百五十六章 一箭双雕

夜倾尘临走丢下的话让木寒君几乎有了立即打铺盖跑路的冲动。

他觉得夜倾尘这一去,非但不会有所发现,恐怕还会直接把要干掉自己的影系法师引到自己身旁。

太大意了,怎么会把自己贸然暴露在了夜倾尘面前呢!

木寒君是悔恨交加。

但木寒君可不想就这么望天吃饭,闭目等死。

转眼之间又出一个主意:“是不是再给夜倾尘去几个帮手?”

“他们自己佣兵团有人嘛!”萧剑的回答让木寒君觉得他再不走可就真没机会了。

但不想萧剑飞快地一拍自己脑袋:“对啊,不需要全用他们的人,也可以派其他佣兵团的帮手去。要不,就派我们蓝天佣兵团的人去。”

又让木寒君心花怒放,如果有了其他佣兵团的人跟踪在旁,夜倾尘还能对方敬炎这些家伙放水吗?

“不要让他知道,暗中跟着。”木寒君是一计狠过一计。

如果让蓝天佣兵团的人明里相随,夜倾尘估计会假意没有发现,消息指引。

如果是暗中相随,没准正好可以看到夜倾尘放水的情况。

不但可以把方敬炎他们收拾,夜倾尘也会被视为吃里爬外的败类,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箭双雕啊!

不想这话后,蓝天之巅的三大核心却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木寒君。

“不好……”木寒君心中暗道,“表现得太明显了……”

木寒君张了口想要说点什么掩饰一下,却听古河说道:“隐形对夜倾尘没有用啊!”

木寒君一愣。

一时情急,他把这点给忘了。

结果是出了一个不靠谱的主意。

长时间没有休息,此外又是异常紧张焦虑,这对一个人的精神冲击还是很大的,木寒君此时就是这么个状态。

“不过还是叫些影系法师兄弟去吧!隐形在夜倾尘身边,对敌人也是麻痹。”萧剑说,他们可不知木寒君内心的小算盘。

“嗯,我去安排!”古河说道。

这种有可能要面临战斗的,首选的自然还是佣兵团的人。

“找可靠的人过去。要不,叫小裳带人过去。”萧剑说道。

“行吧!”古河点头。

坦白说佣兵团这么多,真谈得上有交情,信得过就是这个夜小裳所领的水晶莲。

佣兵对抗赛三四名争夺中惜败给柳孤城的第四名。

雪羽佣兵团这边,夜倾尘回来后众人自然问他什么事情,夜倾尘如此一说。

几人都有些心领神会地道:“方敬炎的人?”

“他没必要再派人跟啊!”

“猜什么呀,问问不就知道了。”

给方敬炎去了消息后,反道让方敬炎紧张起来:“没有啊,我们全在光系法师学院这边做准备呢,怎么,有什么意外吗?”

“没什么问题!”负责联系的凌羽如此回答方敬炎。

末了,对这边人说道:“不是方敬炎。”

“还有一个人。”慕容若雪说话了,“也是想杀木寒君的。好像是以前他们君临天下的人,可能是他们。”

“那也算同道中人啊!”上官耀说道。

慕容若雪则皱着眉问夜倾尘:“后面有人跟着,我们后面的人不知道,他们前面的人怎么反而先知道了。”

夜倾尘摊摊手,表示不知。

“或许是木寒君已经有察觉了。”华哥说道。

“不用察觉,他用膝盖想也想得到的。只是。如果他设计的话,怎么会让倾尘出面?这对他来说没什么帮助啊!”慕容若雪智计再高,却也算不到这是木寒君搬起石头却砸了自己的脚,此时也正那边郁闷着呢!

“不过这家伙就跟着萧剑他们,对我们来说下手有些不易。”凌羽说。

当着萧剑他们的面搞内讧,这实在太过分太没佣兵素质了。

“不过总算知道了他在哪!”华哥表示。

对他们来说,夜倾尘这一去最大的价值就是发现了木寒君的所在。这是木寒君的疏漏,是他只着急东头结果忘了西头。

“算了你去吧!后面跟的八成是针对木寒君的,你看情况适当放个水。”慕容若雪说道。

“你们不去?”夜倾尘意外。

“蓝月已经通知我了,这次就是找你帮忙。我们其他插手了也没多的钱拿。我们还去干什么?”慕容若雪伸了个懒腰。

“那我去了。”夜倾尘也不介意,招呼了声正准备脱离队伍。

却见前方一大伙人逆行来到他们身前,为首一个女人正是当初在酒馆佣兵聚集大会上吵过萧剑的夜小裳。

“夜倾尘!我们和你一起去。”这女人到了跟前后喊道。

“哦……”慕容若雪恍然,“在这等着呐,我说怎么放心让倾尘去,有监军啊!”

慕容若雪说话是旁若无人,完全无视对方就在她跟前。

夜小裳转脑袋扫了慕容若雪一眼后,却也没理她,转过来就对夜倾尘说:“走吧!”

夜倾尘点了点头,跟着他们一行脱离了队伍。他们也不是要去哪,只是要留在原地等待后面的尾行者。

“隐形。”夜小裳一挥手,随她来的全是她团里的影系法师,立刻全部进入到“匿影藏形”状态,只剩她和夜倾尘站在道路中央。

“我叫夜小裳。”夜小裳对夜倾尘介绍自己。

“嗯!夜倾尘。”虽然对方已经叫过自己名字,但正式的自我介绍还是要的。

“听说你很厉害呀?”夜小裳说道。

“还行吧!”夜倾尘说道。

“你倒不谦虚啊!”夜小裳笑。

“已经是谦虚了。”夜倾尘笑了笑说,“我这个情况,再说不行不行,我还很差……那不就是骂人吗?”

“呵呵!”夜小裳笑了笑。

她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柄巨剑,插在了身前。

一身金色的金系法师铠甲并不如一般女法师所选的那么精致养眼,比如与众不同的就是肩上披着个金色的披皮,此时在身后迎风招展,甚是惹人注目。

看到夜倾尘注意她的披风,夜小裳笑了笑:“怎么样,帅吧?”

夜倾尘也笑了笑:“帅。不过,打架会比较碍事吧!”披风的确是潇洒,但真要打架身后拖这么一块长布,还迎风乱抖,指不定什么时候缠个胳膊绕个腿啥的,那基本就废了。

不说披风,就是夜倾尘这“天寂袍”,事实穿在身上动手也不太灵便,毕竟这不是给武夫设计地。

尤其那长到垂地的下摆,非常挨事。

“打架的时候可以解下来嘛!”夜小裳挥手在颈间一拉,披风已经从肩上滑落,她伸手拎住朝夜倾尘示意:“看,很方便的。”

“系在脖子上的?不会觉得勒吗?”夜倾尘惊诧。

“不是啊!你看这里有两个环扣,实际上是挂在我肩膀的护肩上的,打结只是为了固定一下,这是专门针对我这盔甲设计制作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啊?”夜小裳问。

“算了吧!”夜倾尘笑。

“想做随时找我。我认识流霜城一个裁缝技术不错的法师,她本身就是学服装的,手艺特别好……”

“有人!”夜倾尘惊呼。

“哪里?”夜小裳飞速拎起身前插地的长剑。

“哦,不好意思,看错了。”夜倾尘说道。

“哦!”夜小裳把剑插回原地,非常怜惜地把她的披风重新披在了身上。

夜倾尘在旁很无语,这人的确气势很强势,但是,绝对是个女人。

“说起来,你是怎么反隐形的?”夜小裳问夜倾尘。

“杀气。”夜倾尘说道。

“杀气?”夜小裳不解。

“嗯,我练武功的,对这些很敏感。”夜倾尘说。

“武功?”夜小裳说。

“对。”

“那你教教我!”夜小裳说。

“没有十几年苦功,练不出来的。”夜倾尘说。

“别唬我了,你是开玩笑的吧!”夜小裳说。

夜倾尘苦笑:“是真的。”

夜小裳依然不信,正要再说什么,却见夜倾尘突然收起笑脸:“有人来了。”

“在哪!”

“隐形的!就在我们面前了。”夜倾尘说罢,手一挥,“风-火-蔓-舞!”

“哎呀,不要全杀死了,留个活的,问问话。”夜小裳连忙说道。

“知道,叫你的手下别都盯着我了,一字站开。”夜倾尘说道。

让隐形中的影系法师布阵,这也很不容易。

因为他们互相之间也是看不到的,稍有点擦碰就会双双暴露。

这是影系法师在团队中需要很注意的地方。

影系法师们怎么一字排开的姑且不论,总之是没有人相撞暴露自己。

倒是这边夜小裳有些诧异地望着夜倾尘:“你的法术呢?”

“来了!”夜倾尘话刚罢,身上大片空地上腾就升出了火焰。

火焰当**有五个影系法师瞬时已经现出了原形。

夜倾尘施法动作很隐蔽,加上对方料不到眼前的人可以看穿他们隐形,所以没有提防。

这一法术该中的全都中了。

夜倾尘手一扬,又朝某个方向一指:“流-星-火-雨!”

火雨没出呢,地面上已经闪出三个影系法师四下逃窜。

没办法啊!隐形中行动实在是太慢了,不可能躲过范围法术的轰击。

反正都是会暴露的,不如主动现身避过这一伤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