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和李母讨论生老二

22天前 作者: 爱吃葡萄的狗哥
第264章和李母讨论生老二

抬手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此时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李清风手上的动作不停,拿起已经收拾好的公文包,准备下班。

这个时候学生早已离开,稍微一猜就知道外面来的人是谁。

果然,刚从讲台上下来,吴思敏从教室外面走了进来。

“老师,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要不是因为我,她们俩也不会打架”吴思敏一进教室,深深的鞠了一躬,沙哑着嗓子向李清风道歉。

现在只想赶紧下班回家的李清风,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没事,她们俩本来就不对付,打架这事跟你没多大关系,你不用自责,赶紧回去吧,现在教学楼这边已经没人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赶紧走吧,明天你不是还要去实习吗?晚上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到所里好好工作,现在挣得可都是你在美利坚的生活费”

“她们.”

“她们没事,已经在老师的调解下握手言和了”

“我”

“你选上了公派留学生,可能会引起一些同学的嫉妒,不过没事,明天就是暑假,他们都要回家,等开学回来应该就能接受事实了”

“老师”

“对了,你老师我也是留过学,我给你讲讲去留学的流程。这去美利坚之前啊,首先”

利索的把教室房门锁上,李清风根本就没给吴思敏说话的机会,一番说东扯西之下,顺利的将吴思敏给忽悠走,骑上停在楼下的自行车放假回家。

学校放假,研究所的重点在美利坚,位于北大的两个所里没什么事情要忙,李清风现在彻底无事一身轻。

懒得去马文慧的服装店做监工,在家无聊的待了两天,琢磨着是不是要回家一趟,算算时间,也有一年半没回过老家了,也不知道家里是个什么情况。

当晚,胡家宝带着孩子下班回来以后,李清风一边逗孩子,一边和胡家宝说起了自己想回家看看的想法。

“想回去就回去呗,说起来,确实好久没回家了,现在你放暑假,要是再不回去,公公婆婆就要有意见了”听到李清风要回家去看看,胡家宝没有任何意见,起身就要帮李清风收拾东西。

李清风连忙拦住了胡家宝,有些担心的说道:“那你一个人在家带孩子行吗?”

“这有什么,平时孩子都跟我去单位,现在文慧也下海了,这段时间我可以让文慧住咱家里,晚上她也能帮忙照顾一下孩子”

“要不咱们一起回去吧,我爸和大哥他们,还没看过孩子呢,咱们顺便再回姑苏一趟,让我老丈人也看看孩子”

相比于李清风只是一年多没回家,胡家宝已经三年没回过姑苏了,对于这个提议很是心动。

思索良久,还是摇了摇头:“算了,我就不回了,你忘了上次初一生病的事了?再说了,最近医院比较忙,回家一趟最少要一个多星期,院里不会给我批假”

“不要因噎废食嘛,上次初一是刚满月没多久,再加上冬天火车上空气不流动,现在是夏天,孩子不会有事的”说到这里,李清风顿了顿:“请假的事不用担心,王老头跟你们院长挺熟的,让他打个招呼,这个面子医院会给”

“还是算了吧,等过年吧,今年过年我多请几天假,从你家里过完年,咱们全家回我娘家”

“那行吧,你在家照顾好自己,我最多一个星期就回来,不会在家里待太久”

和胡家宝商量好,李清风拿着介绍信买上一张飞机票,乘坐飞机前往省城先去大姐那里看看大外甥,然后再坐火车回家。

到省城时,正好是个周末,大姐两口子都没上班,李清风逗弄了一下已经会走路的大外甥,中午在她家里和两口子一起吃了顿饭。

大姐两口子都是实在人,对于现在的工作生活很满意,也没有下海赚大钱过好日子的想法,看出来这点后,李清风也就没在饭桌上说什么,而是有说有笑的和大姐一家聊起了家常。

聊了会天,留下礼物便告辞离开,大姐夫张奋战骑着自行车送李清风前往火车站,出钱给买了张回家的火车票,站在月台上送李清风登上火车。

笑着在窗户上挥手和大姐夫道别,等火车开动以后,李清风的脸就垮了下来,看着满满当当的硬座车厢摇头。

算了,反正省城到家里也就几个小时的车程,忍忍吧。

李清风在心里安慰着自己,随便找了个地方站着,从随身的挎包里拿出金庸老爷子的《神雕侠侣》翻看了起来,无聊的打发着时间。

“哎呦,不好意思啊,同志,我尿急,您多担待”

看书看的正入迷的李清风,突然被人撞了一下,不悦的抬头看向来人,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不停地向李清风弯腰道歉。

火车上人来人往的,李清风也不怎么在意,摆了摆手:“没事,老同志,您赶紧去上厕所吧”

“哎哎哎,同志你可真是个好人,不跟我这个老头子计较”

“老同志,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火车上人这么多,你撞我我撞你的,这有啥”

“真是个好同志,那我就走了,老头子是真的急着上厕所,忍不住了”老头笑着伸出手拍了拍李清风的胳膊,这才转身离开。

看着老人家的背影,李清风点了点头,这个年纪,还这么有素质的老人家不多见,轻轻撞了一下,竟然弯腰给自己这个小年轻道歉。

火车到站以后,李清风扛着行李从火车上下来,刚一下火车,突然感觉下面一凉,伸手一摸,穿着的宽松长裤上面,出现了一个十厘米左右的大口子。

这个位置出现一个大口子,李清风一瞬间吓得冷汗直流,也不管是不是大庭广众,连忙把行李放下,弯腰仔细查看情况,确定只是外面的裤子被割破后,这才送了一口气,万幸万幸,没有伤到肉。

这要是再深一寸,小兄弟今天肯定要见血。

又仔细检查了一下其他东西,李清风都无语了,这家伙缺不缺德,啥人品啊,划一个挎包就行了,里面也有个几十块的,拿钱走人就得了,怎么还划我裤子呢?

我就那么像是会用内裤来藏钱的人?

还好重要东西全部都存到了空间里面,从不在外面包里放贵重物品,今天只是丢了些钱而已。

“啧啧啧,这火车上的小偷是真敢下手啊,裤裆都敢划,这要是稍微深一点,那不得被人打死啊”

骑着局里的边三轮,特意前来接李清风的李老大,看到李清风裤裆位置上被划出来的一道口子,嘴里啧啧称奇。

看着李老大幸灾乐祸的样子,李清风也不搭理他,扛起行李,就朝着火车站的出口走。

李老大抿嘴笑了笑,跟在李清风身后朝着外面走去:“怎么样?没丢什么重要东西吧?”

“没丢,就是丢了点钱和粮票,真是人不可貌相,那老头年纪一大把了,竟然还有这个手艺”李清风咬牙切齿的说道。

作为公安,对于这种事情见多了,伸手拍了拍李清风的肩膀:“正常,在火车上敢直接割裆,从裤衩外兜里翻钱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贼,年轻一点的毛贼没这个胆子,也没那个手艺”

“年纪大,经验足,越老越吃香,看来在哪个行业都适用”

“那可不是”

坐在边三轮的后座上,一年多没回家的李清风,好奇的打量着县里的街道。

改革开放的风最终还是吹到了小县城里,县里大街上新开了不少店面,偶尔也可以在年轻人身上看到喇叭裤的影子。

回到家门口,李老大没下车,在李清风即将跨入进门前,小声的说道:“那个,老三啊,你一年多没回来,咱爸今年的变化比较大,你要有个思想准备”

“咱爸有啥变化?”李清风停下脚步,好奇的问道。

说起这个,李老大的神色有些古怪,支支吾吾的不愿意多说,只说等晚上李父回来他就知道了。

这番话搞得李清风莫名其妙的,对于李父,李清风自然还是比较了解的,标准的华夏老父亲一个。

再说了,今天李父也五十四的人了,都到知天命的年纪了,这个年纪的人能有什么变化?

将刚刚李老大说的话抛出脑海,李清风大跨步的走进家里,此时家里只有李母一人,通过窗户看到自家老三回来,李母连忙迎了出来:“老三回来了啊”

说着还朝着后面看了看,发现只有李清风一人后,李母脸上的笑容消失,不高兴的说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你媳妇跟闺女没来?”

“看您说的,那不是还上着班呢,单位又不是咱家的,我还能说给她放假就放假啊”李清风提着行李绕过李母,朝着屋里走去。

李母撇了撇嘴,也没继续追问胡家宝和初一为什么不回来,跟着自家老三朝屋里走去。

李母进到屋里,不等刚把行李放下的李清风喘口气,连忙上前一步,拽住李清风的胳膊坐在沙发上。

“不是,妈,你拽我干嘛啊?有啥事你就说呗”

“先坐下来,坐下来再说”

等俩人坐定,李母一脸严肃的看向李清风:“老三啊,有些话我在伺候你媳妇做月子的时候就想说了,正好这次你媳妇没回来,我好好跟你说说我的想法”

看着李母严肃的表情,李清风就觉得好笑,脸上尽量装出认真的表情,配合着这小老太太。

李母略一沉吟,组织好语言后,缓缓的开口说道:“是这么回事,老三,现在初一也八个月了,你媳妇一直上着班也不能全心全意的照顾孩子,我是这么想的,反正你也能挣钱,家里不缺你媳妇那点工资,要不干脆让你媳妇辞职吧,以后就在家里专心带孩子,顺便照顾你,到时候再生个老二”

“妈,您这个主意可真够馊的,家宝那性子你别看着软,人家主意正着呢,该硬的时候能硬的起来,这话我可不敢和她说,您这不是让我跟我媳妇吵架呢嘛”听到李母的话,李清风连连摇头,表示拒绝。

面对自己这个抓不到重点的儿子,李母恨铁不成钢的上手朝着李清风的胳膊上砰砰两巴掌。

“你真是个傻子,我说的重点是让你媳妇辞职嘛,我说的是生老二的事,你媳妇上着班呢,还怎么给你生老二”说到这里,李母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李清风的脸色,语重心长的说道:“初一是个女娃娃,到底是要嫁人的,到时候嫁人的时候可以给初一分一部分家产,保证她一辈子吃喝不愁就行,但还是要有自己的儿子继承家产”

“说生老二就说生老二的事,你说什么让她辞职啊”

李母看着自己这个傻的冒泡的儿子,冷笑一声,缓缓开口念出了街上的标语。

听着李母嘴里念出来的标语,李清风想起了在火车上看到的刷墙标语,顿时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

“你还知道现在是计划生育啊,你跟家宝都是单位正式工,你媳妇还在医院上班,要是查出来,也不用麻烦居委会,她单位里的同事就能帮忙把事给办了”

李母的话说的很隐晦,不过李清风确实听出来了里面的意思。

李清风思索了一会,不确定的说道:“现在没那么严吧?你说的那些太夸张了”

“别看这个,这个东西一天一样,谁知道到时候怎么说,咱们县上个月已经有例子了”说到这里,李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在当地委员会当临时工多年,对于这种事情见得多了。

李清风倒吸一口凉气,对于这事在后世略有耳闻,不过记得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才会这么搞。

83年立的法,没想到现在才84年后半旬,就有这种情况发生。

这么说来,胡家宝生二胎的事就要好好谋划谋划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