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皇后玩家

14天前 作者: 十阶浮屠
第三百三十六章 皇后玩家

时隔一年半,大顺皇帝第一次召开朝会。

早朝从凌晨的五点多钟,一直开到九点多都没结束,但文武百官没有一个敢抱怨,金殿外的官员也都老实站着。

“宣!忠勇将军徐达飞,觐见……”

“宣!忠勇将军徐达飞……”

“宣……”

太监的传唤声一直传出了宫墙,殿前广场的文武纷纷回头望去,只见中宫小门被侍卫缓缓推开,一道器宇轩昂的身影信步而入。

只见他剑眉星目,身姿挺拔,束腰银玉带,头插白玉簪。

一袭淡蓝色的纱罩衣,不见拖沓的宽袍大袖,而是利落的护腕箭袖,脚蹬一双黑牛皮长靴,整洁中处处透着贵气。

“好俊俏的公子哥啊,不怪有胆量向公主提亲……”

广场上的文武们纷纷低声惊叹,程一飞的名声早就传遍京城了,找皇上提亲本就是胆大包天,再要娶寡妇公主就更加离谱了。

“哈哈~各位同仁为国事操劳,幸苦、幸苦啦……”

程一飞笑嘻嘻的左右抱拳,正常情况下他没这么帅,但他故意穿了一双内增高,还让小摩托给他画了剑眉,连发型都是照影视剧来的。

“……”

上百名文武就像看见了二百五,在金殿前如此高调不是寻死么,众官员都忙不迭的垂下了脑袋,通通盯着地板砖不去搭理他。

“徐大人!朝堂之上,切勿喧哗……”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监开口了,站在殿前的高台上冷峻的俯视,显然是权势滔天的总管太监了。

“嚯啊~~公公双穴突起,真气充盈乃至袍服鼓荡,好功夫啊……”

程一飞咋咋呼呼的跑上台阶,拱手喊道:“此等境界让小将佩服至极,即兴赋诗一首赠与公公,一身武艺惊天地,两袖乾坤泣鬼神,三山五岳任他行,下面……好诗好诗啊!”

有人本能的问道:“缺一句啊,下面何如?”

“下面?下面没有了啊……”

程一飞胯部一挺负着手进殿,文武百官先是齐刷刷的一愣,紧跟着才明白他在讽刺太监,但是却没有一个敢笑出声来。

“噗~哈哈哈……”

谁知皇帝居然头一个没憋住,直接带着殿中文武哄堂大笑,小官们也掐着腿憋的直哆嗦,唯有总管太监的面色铁青。

“小徒!天道门生徐达飞,拜见天子师叔……”

程一飞站到金殿中央拱手鞠躬,只看太子负手站在左侧的首位,二三六皇子依次站在他的身后,接下来和右侧才是各部的大官。

“你倒是会攀高枝,朕如何成你师叔了……”

顺帝收敛笑容端坐在龙椅之上,没想到他看上去只有四十出头,气度不凡却没有帝王之气。

长脸大眼,身材瘦高,更像个儒雅的教书先生,容光焕发的模样也不像久病在床。

“陛下!您是天子,而我派修的是天道……”

程一飞直起身说道:“家师应上天之召唤,已于去年飞升天界,他是老天爷的徒弟,我便是老天爷的徒孙,自然得称您一声师叔,并不是为了攀高枝,而是辈分不可乱!”

“哼~好一个巧舌如簧的小子……”

一位紫袍老头跨出半步,冷笑道:“你若不是为了攀高枝,为何要求娶公主殿下为妻,如你这般善于投机钻营之徒,老朽为官数十载可见多了!”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一见钟情,缘分使然……”

程一飞从容的笑道:“踏入红尘也是一种历练,你肉体凡胎自然不懂其中的奥秘,不信问我师叔,在他继承大统之日,是否感受过天命降临,命他挑起

国之重担啊?”

“……”

此话一出,紫袍小老头立马哑火了,他要是敢说程一飞在放屁,那就是驳斥皇帝不是奉天承运。

“朕自然感受过浩荡天恩,但与你所说是两码事……”

顺帝似笑非笑的说道:“修道之人皆说家师得道飞升,但却无一人能够亲眼见证,所谓的佐证也不过是些江湖把戏,故弄玄虚的话就别再说了,宣探花郎觐见吧!”

“宣!探花郎陈同辉觐见……”

总管太监在门外喊了一声,程一飞眯了眯眼不再言语,皇帝老儿固然是不好糊弄,但顺帝明显是想让他难堪。

“哼哼~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满朝文武幸灾乐祸的等着看戏,程一飞知道自己的情敌要来了,玩砸了他的游戏难度将会翻倍。

“臣!陈同辉,叩见陛下……”

一身红袍的探花郎跨入了金殿,高瘦白净,文质彬彬,撩开袍子规规矩矩的上前叩拜。

不仅完全符合探花郎的形象,成熟稳重的气质也高下立判。

“平身!徐达飞,你看朕钦点的探花郎,如何啊……”

顺帝非常满意的打量着探花郎,程一飞在他面前就显得轻佻浮夸了,傻子都看出皇上不是在挑女婿,只是想让程一飞知难而退罢了。

“探花郎实乃我辈翘楚,让在下自惭形秽啊……”

程一飞一反常态的拱手道:“皇上!请恕在下年少轻狂,妄想迎娶公主,我收回昨日的妄言,并请求准我返乡养伤,昨夜在下被反贼所伤,再不休养定要元气大伤啊!”

“返乡?”

满朝文武又是齐齐的一愣,不懂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探花郎也起身冷漠的看向他。

可新晋的探花郎不是别人,正是失联的超级大脑……沈辉。

看来沈辉是选择了官吏身份,还顺利闯过最初的死亡考验,但有他一个驸马爷就足够了,程一飞没必要再娶什么公主。

“嗯!既然你有伤在身,朕也不便挽留……”

顺帝不急不慢的说道:“临行前把其余四座矿山,详细写下来交予太子,等探明你所言非虚,朕再对你另行封赏!”

“封赏就不必了,我赴京只为寻找杀父凶手……”

程一飞从怀中掏出本册子,说道:“昨夜真凶已被我击毙,今日又见识了天子的风采,心愿已了,返乡修仙,这本矿册就赠予永淳公主吧,权当我对她失信的赔礼了!”

说着他就走到了太子面前,递上册子又说了一句告辞,便潇洒的转身朝殿外走去。

“先生情深义重,请受下官一拜……”

冷娇辉故作姿态的鞠躬行礼,程一飞自然不是要离开京城,而是换条赛道跟他里应外合。

“徐大人!且慢……”

一位官员接过太子的矿册,皱眉道:“您这矿册上写的不清不楚,譬如银矿在西湘玉带山以北,如此大范围让我等如何探查?”

“与我何干!谁拿俸禄谁去查,各位往后稍稍,我飞的快别被崩着……”

程一飞跨出金殿就开始掐诀了,双掌很快就产生了大量的电弧,文武百官也发出了一阵惊叹声。

”快开口!再不开口装逼就要失败了……”

程一飞一副要御空飞行的模样,可是心里却比看戏的更着急,他确实有能力可以一飞冲天,但落点在哪只有鬼才知道了。

“徐将军!你只说要返乡休养,并未说你要辞官啊……”

顺帝不出所料的开口道:“你既是我大顺的官,便有替同仁分忧之责,七尺男儿做事要有始有

终,若是小疾不急一时,便同探花郎去面见皇后吧,婚姻大事还得她首肯啊!”

“达飞!我领你去见母后,她等着挑女婿呢……”

太子爷满脸热情的走了出来,不由分说的拉着程一飞就走,根本不管什么新科的探花郎。

“你瞎起什么高调啊,皇上用人必然先抑后扬,他跟银子又无仇……”

太子爷拉着程一飞绕过了大殿,低声道:“皇上知你安的什么心,永淳已被削去了兵权,禁军交给老二把控了,你娶个空壳公主不如不娶,还是讨个爵位来的实在!”

“哟~二皇子不再体弱多病啦,好的可真是时候啊……”

程一飞讥诮的跟着他穿过侧门,来到了后宫内的第一座宫殿外,太子把他领进院子便让他等着,自己则跑进宫里汇报情况去了。

“徐大人好本领,往后还得多多关照啊……”

沈辉昂首阔步的走进院中,目不斜视的站到程一飞身旁,距离守门的宫女还有十多米。

“探花郎,你这官服在哪做的……”

程一飞侧过脸低声道:“你到底咋想的,明知官吏身份最危险,还敢在老虎嘴里拔牙?”

“正常人都不会选官吏,我就想反其道而行之……”

沈辉嘴巴不动却能发出声音:“当官需要高情商,做探花就不用了,够聪明够正直就可以,你的广告我也听到了,但是我不想全员暴露,总得留个人在暗处待着!”

“你不要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你十三四岁看凹凸曼的时候,我已经到大街上坑人钱了,所以才有今天的情商,我……”

沈辉冷淡道:“我十三岁上大学,十七岁在读研了!”

“……”

程一飞十分无语的咂了咂嘴,忘了自己面前是个超级大脑,只好将大致的情况说了一遍。

“二皇子的生母已故,他不造反当不了皇上……”

沈辉小声道:“永淳胆敢刺杀太上皇,不可能只为了调查尸人,她三哥又涉及驸马之死,母妃更是伤透了她的心,她极有可能协助二皇子,或许反贼真是他们的人!”

程一飞吃惊道:“你怎么知道这些隐秘的,连我都不知道!”

“这就是鼎甲进士的优势,你一介贱商永远比不了……”

冷娇辉盛气凌人的斜着眼看他,不过这句话是说给太子爷听的,刚走出来的太子爷翻了他一眼,招招手让两个人一块去见皇后。

“两位大才子进来吧,不必多礼了……”

殿中传来了温柔又和蔼的声音,两个人弓着腰跨进了皇后寝宫,谁知前方不仅立着两大块纱屏风,还乌泱泱的挤了数十个女人。

估计是后宫很少有真男人进来,皇上和太子的女人都来围观了。

皇后和贵妃们坐在正中间,太子妃和公主们站第二排,萧多海和宫女们都分立两侧,厂公太监则低头守在屏风边。

“臣!徐达飞,拜见皇……”

程一飞刚上前半步准备行礼,谁知他却隔着模糊的屏风瞧见,雍容华贵的皇后悄悄解开衣襟,眼神妩媚的露出一条白色抹胸。

”靠!皇后是玩家……”

程一飞瞪着双眼心头巨震,只见皇后那小小的抹胸上方,居然纹着一个海绵宝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