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

22天前 作者: 不扑街的咸鱼
第651章

不远处,一群身穿黑色甲胄的人眸光如电,龙行虎步,一看就是出自纪律严明的军部,正在人群中扫视。

可惜,人太多了,足有数万,他们很头疼,辨认不过来。

不远处,一片洁白的神羽横空,上面站着十几名女子,眸波流转,显然也在寻找。

这样的人马很多,小不点眼睛一扫,直接就在附近看到了数十上百股,这还不算没有发现的以及远处的人马。

光派出的这部份眼线就有足有数千人,各大势力称得上兴师动众。

“嘿嘿嘿,你们就在这慢慢找吧。”瞥了眼这些家伙,小不点嘿嘿一笑,随后揪起了正在他肩头哈欠连连的小猴子。

“毛球,别装死了,赶紧起来。”

它圆滚滚,原本是本金色的,但现在跟小不点他们一般脏兮兮,毛发都被兽血等染的黑不溜秋。

“把自己变成普通的样子,千万别让人认出来。”小不点提醒,这里可不是一般的地方,万一让人认出他带着一只金色的朱厌,肯定会引出大麻烦。

毛球不满的咕哝了一声,毛发刹那变得灰白,一双大眼也无神了,看起来有些呆滞,而后再次趴在他的肩头呼呼大睡。

与此同时,小不点也在慢慢变化着,脸越来越圆,最后像是个大苹果般可爱,只是一双大眼睛被挤的变小了,因为他的脸肉呼呼了。

这是小不点从毛球那里学到的唯一一种小神通,是一种变化之道,可以改变自身形貌、骨骼等,端的是神妙无比。

朱厌,为太古神猿中的一种,相传它们懂得七十二种变化,那是一门盖世宝术,曾威震太古。

可惜,毛球体内符文隐退,实力被封印,印记不显,暂时只有这么一种小变化了。

“清风,你可以径直去进山门了,持着那块符牌,不用接受考验,会直接成为补天阁最重视的弟子。”

“我……”清风低头,这是小哥哥得来的符牌,现在却要给他,让他惭愧。一路上说了很多次,他想自己去闯关,接受考验,但小哥哥都不同意。

“你我间不要这般客气,我们是好兄弟。”小不点劝道。“而且,我此次来这补天阁的真正目的,也不过是为了见一些人,顺便对我那位好兄长下一封战书而已。”

“至于在这里学习……说实话,补天阁并不能教导我什么。”

“但是你不同,经过我上次的洗礼,你的天赋别说在这区区下界八域,就是九天十地之中也算得上是万古罕见,而这补天阁,在这下界之中,算是最顶尖的大教之一,对现在的你的成长而言,是最有利的。”

听到小不点的话,石清风顿时沉默了,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然发现这个兄长的超凡之处,甚至有时候仅仅只是望着他的背影都有一种仿佛望着背负一方世界的无边伟岸之感。

石清风知道,自家兄长的实力,或许超出自己的想象。甚至就连石昊说出补天阁并不能教导自己什么这类话也丝毫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自家兄长说的,是对的。

明悟这一点后,石清风也不在迟疑,点点头后,直接走了出来,随后带着符牌朝着前方走去。

原地,小不点对着小清风挥手加油。

“快看,又有人凭符牌进去了!”不远处有人惊呼,引发轰动,众人羡慕不已。数万人眼睛都红了。

“这是第十五个了,这几日已经有十几名孩子凭符牌进去了。”

“这算不得最荣耀的事,你们看到远处那些行宫了吗。住着一些了不得的大人物,他们送来的一些特殊的孩子,肯定不用持什么符牌就可以直接进入最高殿堂学习。”

有人指向前方,在那些秀丽的山峰上有一座又一座宫殿。有尊贵的宾客住了进去,山上有他们的瑞兽盘伏。

众人凛然,那里有小西天的人,有无上人皇的女儿,还有太古遗种的后代,亦有他域来客,更有神秘的而强大的石毅等人。

数日过去,终于到了正日子,补天阁将开始进行考验。选拔这一年的入门弟子。

果然。人数激增了很多。现在足有八九万人了,密密麻麻,全都等在补天阁的外围区域。

最终。一群人自远方的山门极速而来,或站在兽骨上。或盘坐奇异石头上,皆符文密布,离地数丈高,看向众人。补天阁的重要人物出现了,并没有多余的话语,引领众人向真正的山门方向而去。

沿途上,山脉如虬龙伏卧,颇有气势,不时可以看到一株株老药扎根崖壁间、石缝中,但却没有人采摘。

在这里人们见识到了这一上古净土的部分底蕴,露出吃惊之色。

“咦,一株罕见的犬叶藤,相传都快绝种了,这株最起码生长数百年了。”有人点指。

在一座矮山上,一株通体漆黑、长有奇异叶片的藤,蜿蜒伸展,长势很好,叶片如墨玉般,只是形状古怪,像是黑犬。它并不是很粗大,只有手腕粗,数米长而已。

“别乱打主意,这些老药,补天阁心中有数,不成为真正的灵药前会一直养下去,哪怕等上千年,留给后人。”有人提醒。

一路上,人们看到很多老药,都很稀珍,若是在外界早就被采光了,而在此地全都是储备,被养在山间,无人去动。

“那里有一株灵药!”有人惊呼。

路旁有一片石林,当中有一个寒潭,冒出缕缕紫气,即便相隔很远,也是寒冷刺骨。就在那寒潭旁,扎根有一株草,总共就四片叶子,通体发紫,流动蒙蒙宝辉,而每片叶子上都生有星辰纹络,甚是瑰丽。

“这是星辰草,已经生有四叶了,果然是灵药,极其罕见,这可是真正的灵株啊!”

人们再一次见识到了补天阁的底蕴,在这外围区域,便养着这般稀珍的灵药,也不怕被人盗走。

终于,到了一座巨大的山门前,两座石山并列,形成天然的门户,巍峨而磅礴,笼罩着蒙蒙瑞气。

“每年都有很多人来此,但是却没有几人能进去,我希望今年能迈入此门的人会多一些。”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开口,盘坐在山门前一块大青石上,望着所有人。

就在此时,

“轰隆”一声,远处出现一头巨鸟,展翅横空,遮天蔽日,如一朵乌云般飞来,发出的气息异常恐怖,令人颤栗,很多人几乎要软倒在地上。

“这是一头太古遗种,什么样的家族才会动用这样的生灵来送子嗣啊?”众人吃惊

这头巨鸟非常可怕,极度庞大,在地面投下大片的阴影,令人要窒息,隐约间可以看到上面站着几个老人,还有几个少年。

人们惊异,果然是为送子嗣而来。

“这是武王的坐骑,我想……那个如同神一般的少年来了!”

“谁?”

“石毅!”

有人认出了巨鸟的来历,它属于威势隆天的武王府,是一头真正的太古遗种,这几日间一直栖居在贵宾所居的那片山脉间,今日才正式出现。

“放行!”盘坐在山门前的老人开口,任这头恐怖的太古遗种冲了进去,不让人阻挡。

“果然是真的,石毅要加入补天阁了,其目的只有一个,欲与上古圣人比肩!”人们震惊,现在终于能确信了。

这则消息被证实了,绝对是轰动性的!

相比较而言,清风持符牌进入山门,根本算不得什么了,一下子就被比了下去。

“石毅出现,传言成真,以这种辉煌之势直入山门,令人惊叹!”连一些大部族的宗老都眯其了眼睛,精光爆射。

庞大的太古遗种双翼若垂天之云,鼓荡起阵阵恐怖的罡风,刮的地面上众人的脸生疼,迅速朝着补天阁山门深处方向飞去,留下数以万计目瞪口呆的少年。

石毅,号称神一般的少年,自幼头角峥嵘,笼罩神环,自出世以来犹若一轮骄阳,照亮了无尽山河,留下诸多传说。

“也只有补天阁上古圣院才能吸引他到来,注定将是一场天大的波澜!”人们知道,很快就会传遍各地,震动古国。

许多少年都攥紧了拳头,热血沸腾,想到能与这个神一般的少年同在上古净土中修行,有挑战的机会,皆无比激动。

数十年后,再回首,这一切对与他们来说,或许将是一种难以想象的荣耀,曾挑战过少年至尊,而彼此还是同门,若是提及起来将是一种显赫的资本。

下方人群之中,小不点看着上方威风凛凛,甚至直接无视下方众人,径直坐着太古遗种坐骑就要朝着山门内飞去的石毅,神情直接变得淡漠起来。

“果然……纵使通过未来灌顶的记忆之中已然了解未来,已经在记忆中杀过你一次,未来又并肩作战,共抗黑暗,但是在这现实之中,依旧念头不通达啊。”

“只有在现实之中亲手斩杀你一次,曾经的挖我至尊骨,断我原本道途,害得我擦点身死道消,以及我们这一脉族人,还有……小蛮……只有杀你一次,这些因果才能消散!”

“既如此,这战帖,就直接送你吧。”

心中话音落下,就见人群之中的小不点挥了挥手。

与此同时,上空之中,就当石毅的座驾即将通过试炼光幕朝着补天阁大门之时,一卷散发着淡淡金光的卷轴直接出现在补天阁大门正前方,拉着石毅座驾的太古遗种前进的方向上,随后猛然展开,

瞬间,金色卷轴直接扩大,甚至将整个补天阁的山门入口都遮挡起来,散发着道道莫名的威势!

在这股威势之下,原本正拉着石毅的座驾前行的太古遗种直接停了下来,丝毫不敢继续前行。

而在金色卷轴出现的刹那,补天教山门内有出道宛若渊海般强大的气息一闪而逝,同时更有数百道流光朝着山门口疾驰而来。

而周围一众原本准备参加补天教弟子选拔的民众,此刻也是一脸的惊骇与讶然。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望着远处山门上当那一道突然变大的金色卷轴虚影,眼底更是泛起好奇之色与探究。

就在此时,在所有人胡好奇,或疑惑,或惊奇……目光注视下,一个个大字从金色卷轴之中浮现,同时一道平淡而又充满霸道的话语自卷轴之中传了出来。

“我乃石昊,天生至尊,但年幼之时却被武王府,雨族歹人联手,挖取我的至尊骨移植给了石毅,同时武王府内打压,拍击,追杀我们这一脉的家族子弟。”

“今日,我已然重新归来,石毅,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准备,三个月之后,我会踏入石国皇都,与你一战。”

“你赢了,我身死道消。死无全尸。”

“我赢了,届时会清算一切,包括雨族的生命,武王府的生命,以及你的小名。”

“最后的三个月了,祝你度过的有姿有彩。”

当最后一个字音消失之际,整个金光再次绽放光芒,随后直接重新变成宛若一般凡人国都卷轴的大小的卷轴,瞬间飞向石毅的马车,直接插入马车上宫殿门口的墙壁。

望着这一幕,四下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紧闭呼吸,目光齐齐朝着补天教山门前那一座被远古异种拉着的宫殿,一个个目光闪烁不定。同时,更是有不少人目光泛着浓浓的好奇之色望着马车的方向。

“石毅体内的至尊骨是移植自己亲弟弟的?!”

“没想到这石毅居然是这样的神一般的少年,”

“还有那个嗜好,他到底是不是傻?居然刚给石毅下战书,而且三个月后居然还去国都与事宜驿站!”

“……”

就在四周所有人内心疑惑纷纷,视线丝丝盯着那两座驾之时,正好看到一只手自座椅村中身处一只小手,直接将插入墙壁之中的卷轴摄了过来,

随后,整个马车彻底陷入安静状态。

不就,一道轻笑声缓缓自其中传了出来,继而朝着整个四周飘散过去。(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