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足足十万金,当真富的流油

22天前 作者: 杳鱼
第220章 足足十万金,当真富的流油

第220章 足足十万金,当真富的流油

“大人,陛下给了我们几天时间?”

其中有精明的人,深深的看着张伟,开口询问。

如果时间够长,他们完全可以暗箱操作,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将资产外移。

反正他们又不止明线这一条路。

为了保住财富。

为了能在朝堂站稳脚跟。

为了能让张家延续发展。

他们早就已经将部分财产转移到暗处。

这笔钱是他们张家遇难之时的根基所在。

一般不会轻易动用。

经过几十年的积累。

张家还是有一定财富的。

明面上的这些不过是给外人看的。

就怕出什么事。

现在。

刘彻既然想要罚没他们半副身家,他们肯定没办法和王权对抗。

只能和时间赛跑。

看看能不能将大部分财产转移到暗处。

只要能做得妥善一些,还是能神不知鬼不觉。

周围的人看着说话之人,眼眸微微闪烁。

他们和此人想的一样。

一时之间。

所有人都把目光停留在张伟身上。

张伟自然知晓他们心中的想法。

见这些人都能独当一面,张伟自然无比高兴,却没有接纳他们的意见。

“陛下既然有意罚没家产,肯定对张家明面上的账目有一定的了解,如果阳奉阴违,处罚可能会更重。”

“你们先回去准备一下,将冀州和荆州的所有营收全部上交,再把张家明面上的半幅商家上交国库,表明张家忠心。”

“怕一个比较机灵的人,让他上朝,将这东西交给陛下。”

张伟隐晦的提醒了一句。

只要这么多钱,总得给自己谋划一些。

他们张家如果能成为皇商,也是一件好事。

本来他想把这件事情暂时搁后。

以后再谈的。

可旁人无法容忍他们继续发展,既然如此,他自然得早做打算,必须在对方下手之前把张家和刘彻绑在一起。

只要张家成为皇商。

那便是为刘彻办事。

无论营收多少,都归国库所有。

他要让那些人竹篮打水一场空。

要看看那些人的嘴脸。

“喏!”

下面的人点点头。

他们不明白张伟这样做的目的。

但不妨碍他们执行张伟的命令。

得知张伟的意见后,商行的人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开始整顿他们手中的所有资产。

在他们处理明面上资产的时候,桑弘羊竟然派人前来监督。

桑弘羊现在是刘彻面前的红人,更是大汉的御史大夫。

有监察百官之权,而且这人精通农桑。

抑商政策极有可能是此人提出来的。

这人的才能确实很出众。

有他在,大汉的经济肯定能得到极速发展。

桑弘羊得知张家开始清点资产时,立刻派了御史台的人前来监管。

御史台的人,看着一箱一箱的金银搬出库房,都惊呆了。

他们知道张家商行很富裕。

但没想到这么富裕。

这一箱箱金,得多少数?

难怪陛下要对张家动手。

就算是他们,也忍不住有点眼红,甚至十分心动。

“没了。”

御史台的人见张家商行将仓库的经营全部搬出,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准备让人前去探查。

“你们这是干什么?”张家商行的人见面前的官员想要进入内府查看,眼中划过一丝冷意。

直接挡在这人面前。

“我们已经把该拿的全都拿了出来。”

“别欺人太甚。”

“尚书大人和宰相大人也不是吃素的,别把事情做得太过。”

他们背后可是有张伟和张旺景的。

这两人怎么会容忍他们在他们的地盘放肆。

御史台的人愣住了。

他们看着张家商行的人。

对他们的态度感到惊奇。

有点意思。

他们没想到,这人竟然敢和他们硬杠。

想到桑弘羊的吩咐,御史台的人并没有步步紧逼,而是让人当场清点这些财物。

清点的动作是当着所有百姓的面。

这件事本来就瞒不住。

也没办法瞒。

周边的百姓看到张家商行搬出的金银,都忍不住大为震惊。

“天,好多金!”

“都说张家商行家财万贯,这哪止万贯家财,分明就是万万贯。”

“好多钱,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金子!”

“那些游侠是干什么吃的?张家商行富的流油,也没见他们劫富济贫!”

“嘘,这种话你也敢说,朝堂律令已经下发,但凡有人私闯民宅,且行偷盗之事,会被削去手足,琼面流放,伱想当个氓?”

“……”

周边围观的人目光灼灼的看着张家商行的财富。

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财富。

简直让他们开了眼。

来这边收缴财物的人也是分震惊。

他们让人将这些装有财物的箱子全部搬上马车。

足足租了二十辆马车。

才把这些东西顺利送往皇城。

刘彻早在皇城之外等候。

看着一箱又一箱的金银送入国库,刘彻心中不知作何感想。

直到桑弘羊前来回禀,刘彻这才微微回神:“有多少金?”

刘彻的声音让桑弘羊,微微喘了口粗气。

他虽然出自富商之家。

也知道富商敛财的手段。

可能对比张家商行,他家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完全算不上贪婪。

“陛下,张家商行上交的财物已经统筹完毕,总计十万金!”

“嘶!”

饶是刘彻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十万金。

现如今,一个大钱就能让人吃饱饭。

更何况十万金。

这完全可以让自己武装一支十万人的军队。

且绰绰有余。

张家还真是给他意外惊喜。

“贡献财物的人现在在哪里?”刘彻开口询问。

桑弘羊看了看刘彻,让人把张家商行的人带了过来。

这人非跟着他回皇城。

他也没什么办法。

人家才刚刚上交了半幅身家,他要是拒绝就太儿戏了。

还真什么话都不敢说。

只能把人带入皇城。

现在,刘彻要见对方,桑弘羊自然没办法拒绝,只能让人把张家商行的人带了过来。

“草民张兴富,见过陛下,陛下万岁!”

张兴富来到未央宫大殿之前。

还没有看到刘彻的衣摆,便直接纳头就拜。

把姿态做得很足。

刘彻看着跪倒在地的张兴富,然后冲着旁边的侍从使了一个眼色。

侍从点了点头直接进入内殿,将屏风后面的张伟叫了出来。

“尚书大人,陛下有情!”

“有劳侍从大人了。”张伟冲着侍从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大殿。

“抬起头来。”

刘彻见张伟出来后,冲着跪在地上的张兴富说道。

“多谢陛下。”张兴富抬起头。

那低垂着眼眸,并不敢同刘彻直视。

“爱卿,你们张家还真是人才辈出,此人如此年轻,便能成为张家商行的主事者,张家还真是让朕刮目相看。”

跪在下面的人一听这话,瞳孔微微一缩,然后猛然抬头,看着刘彻身边的张伟。

当他看到张伟的时候。

张兴富眼中明显浮现出一丝崇拜。

随后快速低下了头。

“陛下,张家家训,只要有所能,便不认其人,不论其年龄,只要有才能之人,便可身居高位!”

“放肆!”

桑弘羊见张兴富在陛下还没询问之时便开口作答,横眉冷眼,直指此人,大声呵斥。

“无防。”刘彻摆了摆手,制止桑弘羊的举动,然后看着张伟:“爱卿这是何意?”

他之前把话说的很明确。

是让张伟主动上交半幅身家。

可没让张伟把这人带到未央宫。

这人无非是来逼宫的。

刘彻最讨厌便是这副行径。

张伟要是说不清楚,他可能会再次问罪,哪怕对方上交了半幅身家,也难消其罪。

张伟见状。

冲着刘彻微微躬身。

满脸恭敬的说道:“陛下,臣之所以让此人来皇城,是因为臣回家之后深深反省了一下,觉得只上交半副身家十分不妥,所以才有此行径,还望陛下恕罪。”

“哦?”

刘彻立刻来了兴趣。

他眼眸深沉的看着张伟,让张伟继续往下说。

旁边的桑弘羊看了看张伟,又看了看旁边的刘彻,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

难怪张伟能成为大汉的肱骨之臣,还能成为刘彻的左膀右臂,这说话的功力实在是太深了,连他都望尘莫及。

张伟在刘彻的询问下坦然自若。

还能沉着应对。

“陛下,臣回府之后,便日思夜想,终于想出了一个完全之策。”

“臣之所以组建商队,其本意还是为了大汉,为了陛下!”

“就算陛下不提,臣也会将所得之财全部上交国库,用来造福百姓。”

“为了让张家商行的人物尽其用,臣特来觐见,想让张家商行成为皇商,为皇室效劳,为百姓谋福祉!”

皇商这两个字在这个时代并未出现。

现在被张伟提及,无论是刘彻还是桑弘羊,都有点没反应过来。

他们相互看了一眼。

都从各自眼中看到一丝疑惑。

桑弘羊对这一块有所了解,他深深的看了看张伟,从字面上解释了一下。

“尚书大人的意思是,让张家商行为皇室所用,所得之财尽归皇室所有?”

“正是!”

张伟点点头。

嘶!

桑弘羊见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他定定的看着张伟。

觉得这人就是个疯子。

他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吗?

上交了半幅身家,他们还有余力重新崛起。

可如果成为皇商,他们收获之财都得尽归国库,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别说桑弘羊。

刘彻也有点呆。

他就是想打击一下商业而已。

让那些人不要投机取巧。

让他们脚踏实地,耕种农桑。

可张伟的话就是让他有点没反应过来。

国库确实很缺钱。

张伟这样做确实可以让国库充盈,只要国库有钱,他们便能造福百姓,而且可以清免徭役。

这也是他想做的事情之一。

他不仅喜欢南征北战。

还喜欢给百姓谋福祉。

他想让自己之下的百姓能安居乐业。

想着,刘彻深深的看着张伟,又把目光停留在张兴富身上。

“这人便是你筛选出来的皇商之人?”

张伟再次点头:“陛下,这人已经熟知张家商行的所有事物,且他还年轻,完全可以为陛下效劳。”

“如陛下答应,张家商行现在就能更换牌匾,将其挂在皇室名下,日后所得,尽归皇室所有。”

“准!”

刘彻立刻回应。

开什么玩笑?

这可是天降的馅饼。

他要是不接好了,那就对不起张伟的一番苦心。

桑弘羊深深的看着张伟,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一招以退为进,做的还真是巧妙。

不仅打消了刘彻对张家的怀疑,反而让张家更进一步。

之前在朝堂之上,刘彻对张家确实有所怀疑,所以才会主张他提出的抑商政策,甚至打压行商之事。

不惜下发诏令。

其目的就是想敲打张家。

可张家这做法简直太妙了。

不仅兵不血刃的瓦解了这次的危机,还让张家在出去的心目中无法取代。

张家还真是人才辈出。

他现在都觉得有点眼馋了。

张家无论在军中还是在朝堂,都有立足之地。

他们说的话已经十分重要。

现在又提出这么一茬。

不出意外,明日的朝堂之上,陛下将会大力夸赞张家。

甚至会给张伟赏赐。

张伟还真是挺奸猾的。

和老狐狸也没什么区别了。

他明明要比张伟年长几岁,可看张伟的样子,他自叹不如。

跪在地上的张兴富眼眸含笑。

他们大人的决策成功了。

张家现在转身成为皇赏,他们所能操控的空间就更多了。

现在挂着皇族的牌子。

他们做事会容易很多。

和他们合作的商人也会多很多。

而且他们可以控制各个行业。

甚至拥有绝对的定价权。

这是何等的权利?

他们虽然表面上答应要将所得全归国库。

可谁又知道他们会不会阳奉阴违?

在张家商行。

做假账也是有门道的。

凡是从张家商行出去的人,哪怕他们做假账,也不一定会有人发现,这是张伟特意教他们的。

就算刘彻派专门的账簿先生。

他们也能浑水摸鱼。

可以借着这个名头为张家大肆敛财。

如此一来,他们赚的可能比以往的多很多。

事毕之后。

张伟同桑弘羊一起离开皇城。

在快要分别的时候,桑弘扬幽幽的说道:“尚书大人这一招以退为进,用的着实巧妙,不愧是朝之重臣,在下佩服!”

张伟懒得搭理他。

所以敷衍了两句。

便上了马车。

马车之上,张伟闭目沉思。

直到驶离皇城,抵达主巷拐角处时,才让马夫停下马车。

……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