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前战

1个月前 作者: 爪哇边城
第一百一十三章 前战

“守城,应万众一心。”——《赵氏兵法·守城》。

孟子亦云:“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赵统在合浦城宣布宵禁,并直接杀了当地名士姚文式一族。

姚文式者,合浦人。雅好诵读,博通今古。建安中,举茂才,仕为交州治中。辅佐步骘平定交州,在吕岱接任后致仕,返回合浦。

汉军来到合浦后,姚文式推荐族中子弟投赵统帐下,赵统以交州未定,暂无安排为由,打发姚氏子弟充任小吏。

姚文式以为赵统要在当地长治久安,还得用当地士人,便笑笑不在意,并将合浦布防图派心腹传递给南海的虞翻。

没想到吴军一出动,赵统就迅速率军族诛姚文式,一州震动。

初,步骘上表孙权称姚文式之功:“迁州番禺,助立城郭,绥和百越,遂用宁集。”一代贤才,竟落得如此下场。

赵统杀姚文式的理由是:“昔苍梧太守吴巨(注一),乃汉室忠臣,主上之友,文式助吴狗诱而杀之,由此进为治中。治交州数年,不能约束官吏,残杀百姓,运大珠数百斟至扬州,供吴人赏玩。”

吴国吏治腐败是天下皆知,但赵统明晃晃指出的还是头一回,这下孙权也坐不住了,咬牙切齿:“得赵统头,赏万金,封百户侯。”

步骘上表,请求率步家部曲南下交州,助吕岱平定赵统。但零、桂诸蛮纷纷起事,把步骘定在长沙。

虞翻收到赵统在合浦的消息后,气得将帛书掷地,大骂道:“竖子安敢如此!”

薛综道:“大都督息怒,赵统如此行事,必不得士庶之心。叔先已至郁林,所到之处,或降或走,合浦城中想必大乱。”

虞翻也是这样想,继续挥军西行。至郁林,闻赵统常以精骑陷阵,大破敌军,便下令,前军务必结阵而行,逼赵统困守合浦。

薛综不解,问道:“前军兵力倍于蜀军,何不与之决战?”

虞翻道:“赵统自负勇力,必出城野战,固守军士气。陶太守以丹杨兵骁勇,必会应战。若胜则矣,若不胜则交州危矣!”

薛综称是,叹道:“使甘兴霸若在,何惧赵统。”

合浦城外。

赵统派使者送战书给陶基,陶基便留使者用餐。

陶基问道:“闻赵将军自出峡以来,所向无前,连斩我军大将多人。不知将军平日如何练兵。”

汉军使者笑道:“将军并不时常到校场,练兵由其亲信杨、谢二将军操练。”

陶基面不改色,继续问:“赵将军不练兵,如何在战场上如臂指使?”

使者喝了酒,有些上头道:“赵将军如天人,无坚不摧。”

陶基有交谈几句,便道:“使者有劳,在宴席散后,可随到我军营一观。”

使者也是带有赵统的目的过来,自然应允。

很快,陶基麾下丹杨兵,均着青巾,披甲持械,整齐结阵给陶基检阅。

“我麾下士卒皆精壮,使者以为何如?”

使者笑道:“将军军容可谓盛矣。我家将军的军营并不如此。”

陶基道:“请指教。”

使者道:“如亚夫之细柳营。”

陶基一旁的军吏一听便拔剑,怒道:“竟然小觑我等!”

使者脸色如常,道:“我家军营,只有刀兵相交之声,并无如此气急败坏之声。”

陶基挥手让其退去,便对使者道:“惊扰了使者,三日后,我们战场上见真章。”

使者也拱手:“谢将军招待。”说完,便离开军营。

使者回到合浦城后,杨大目、刘敏上前:“将军。”

是的,汉军使者是赵统假扮的。

赵统冷笑:“还以为吴军丹杨兵精锐,没想到不过如此。曹仁、张辽之勇岂比关君侯和张车骑?”

于是,赵统让刘敏守城,夜募敢从之士,得八百人。

赵统指了其中一人问道:“君为何敢从?”

那士卒道:“欲效魏将张辽。”

赵统赞道:“壮哉,君名为何?”

那士卒道:“吾乃蒋秘。”

次日,合浦城开门,八百人出城列阵。

陶基便唤来将军曹枉、翟阳、严纲(注二)等商议:“赵统轻视我等,汝等各领二百人,与其斗阵!”

注一:

吴巨又写作吴臣,推测其字为子卿,与《袁绍传》提到的吴子卿是同一人。

注二:

曹枉、翟阳出自《寰宇记》,严纲不是公孙瓒的部下,而是吴国临贺太守。得益于各种文物出土和小说笔记记录,吴国龙套不少。反之蜀汉,不好处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