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汗流浃背了吧,老弟

1个月前 作者: 七世狂人
第七十四章 汗流浃背了吧,老弟

保利悦玺,出租屋里。

叮铃铃,叮铃铃,手机铃声十分的急催,好像催着自己快点接。

睡梦中的陆离被吵醒,看了看窗外阳光明媚,知道新的一天已到来。

他昨晚去酒店和烈焰宝贝培养了一下感情。

因为离开的时候有点晚,故而没回柳可馨那边。

陆离随手拿起手机观看,观得是小赵打来的电话。

他以为有什么急事,当下按下了接听键,“喂,小赵怎么……”

话没有说完,电话那头就传来小赵忍俊不禁的笑声,“哈哈,老大,你猜猜发生了什么?”

自己最近几天一直在努力进化着“变化术”。

能量倒是搭进去不少,可惜一点反应都没有。

也不能说没反应。

反正自己觉得很“伤神”。

正因为如此,陆离一时间还真没反应过来小赵这番言语是什么意思。

他打着哈欠,询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嘿嘿。”小赵有些兴奋道:“昨天杜副总不是想办法夺了你直播带货负责人的职务么?”

陆离嗯道:“怎么?”

小赵道:“昨晚上你没有来主持直播带货,烈焰宝贝又手骨折了,预计要请假一个多月,杜副总没辙,只好让那个璐瑶上去主持直播,结果观众们根本不买账,把那女的都骂哭了。”

陆离哭笑不得道:“就因为璐瑶被骂哭了,你打电话来幸灾乐祸?”

“怎么可能!”小赵同仇敌忾兴奋的说下去,“主要还是昨晚销售情况,让我感到好笑,直播带货一晚上时间,最终只有一个人下单,订单金额才三百多块。”

噗!

陆离险些笑出声。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直播间缺了自己和烈焰宝贝,情况会如此凄惨。

估计杜副总看见这个直播待会的销售额数据,整个人脸都变绿了吧?

陆离感到有些好笑。

他还没来得及怎么乐呵。

小赵又说出了一個更令人捧腹大笑的消息,“最关键我们刚下播,唯一的订单也退单了。”

什么?

刚下播,唯一的订单也退单了?

陆离这下子真的忍不住了,笑出声道:“哈哈,杜副总知道了不得气死?”

“气没气死不知道。”小赵幽幽的说了一句,“不过昨晚直播结束后,他还真给气晕了,被周经理和林副经理等人连夜送到了医院里,哈哈,真的笑死我了,老秃驴还撤你职务,自己却气得半死,哈哈哈,不行,笑得肚子疼。”

陆离也笑得乐不可支,“公司其他人知道这事吗?”

“何止知道。”小赵道:“传开了,大家都在笑话杜副总,我给你听听办公室里的动静,你稍微等一会。”

说着,一阵脚步声响起。

吱嘎,推开门之声。

旋即,一阵阵喧闹传来。

“笑死我了!”

“杜副总聪明反被聪明误!”

“撤了咱们老大的职务?现在玩脱了吧!”

“咱们老大直播几次,销售金额最少也有三十多万,杜副总的人上去,结果销售额为零,我要是他啊,这辈子都不想来公司里了,简直太丢人了,抬不起头。”

“还是陆离老大厉害,一直播销售额飞起。”

“就是,杜副总什么玩意,还敢动陆老大?”

小美、小晴、成哥和老朱等人的声音全都在。

陆离没想到自己舒舒服服睡了一晚上,啥都没做,杜副总居然就这么快遭到应有的报应了。

小赵把电话贴回耳边,“老大,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是不是很爽?”

陆离笑呵呵道:“是挺爽的。”

小赵问道:“对了,你今天请假吗?怎么没看见来上班。”

陆离想了想,实话实说道:“我最近可能要辞职了,接下来的一个月,应该会经常请假。”

“啊?”小赵有些吃惊道:“为啥辞职啊?杜副总昨晚丢了那么大脸,据说今天好几个股东都打来电话质问了,估计他在医院躺不住,十有七八会去求你回到直播带货负责人岗位,你这辞职了干什么呀。”

陆离摇头道:“不是工作的事,说实话,我对这份工作看的不重,是因为其他一些事情。”

小赵似乎想到了什么,“老大,是不是前几天晚上你打混混那事?我知道你这人与众不同,可能不想被人知道秘密,伱放心,我会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的,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

陆离道:“谢谢你。”

小赵眼巴巴道:“老大,说实话,这几天我想了很多的事情,真的很想抱抱你的大粗腿,你辞职不干去做什么?能不能收我当小弟呀?”

你小子眼光还挺犀利。

居然知道趁机抱大腿?

陆离没有答应对方,也没有不答应,“暂时还没想到做什么,如果以后有稳定赚钱路子,到时再联系你过来吧。”

“好,谢谢老大,谢谢老大。”小赵表忠心道:“以后我肯定以你马首是瞻,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让上刀山,我绝不下火海。”

陆离笑骂道:“满嘴顺口溜,你想考研啊?”

聊了几句,挂断电话。

陆离心中感到很高兴。

杜副总这老家伙,一而再再而三找自己麻烦,如今终于遭了报应了。

只不过……

陆离微微眯了眯眼睛,回想到自己昨天对柳可馨说的话。

这点报应还不算什么,自己不把杜副总搞个半死,绝对不善罢甘休。

如果对方只是偶尔找自己一次麻烦,兴许可以原谅。

可惜的事情是,对方不止一次找麻烦。

第一次,老杂毛让烈焰宝贝放鸽子。

险些害得自己第一次直播带货滑铁卢。

幸好当时正好凭借破案风头正盛,有人气,把直播间销售额做了起来。

否则自己肯定会被全公司的人笑话。

第二次,也是最过分的事情。

老杂毛竟然找了十几个混混持械想要弄自己。

陆离怎么可能原谅对方?

他早就想报仇了。

只是前两天忙着赚钱,暂时没顾得上。

如今空了,陆离肯定要把杜副总狠狠收拾一顿。

最关键,之前自己展示出那么猛的战斗力,对方竟然还敢有第三次。

这无疑就是挑衅自己!

陆离才不会管杜副总这么做真实目的是什么。

他只知道一件事,任何事情都应该有来有往。

你接二连三找我麻烦。

那就应该想好了,被我狠狠报复的严重后果!

正想着。

手机突然再次“叮铃铃”响了起来。

陆离瞥了一眼,看见是陌生号码。

他以为是营销电话,没准备接通。

谁曾想,电话第一次被挂断了以后,再次响了。

还是刚才那个号码。

陆离意识到不是营销电话,这才拿起来接通。

……

医院里,单人间。

杜副总脸色难看无比。

他刚刚收到消息,柳可馨联系了公司所有股东,拿昨晚这件事做文章,并且还准备说服那些股东,撤销他的职务。

杜副总昨天还在想方设法撤销掉陆离的职务。

结果一天时间刚过去,他就要被撤销职务了!

这下子杜副总急坏了,知道不能丢了常务副总经理的职务。

否则他在公司里做的那些狗屁倒灶事情,会被翻出来。

到时候就不只是撤销职务和股东除名那么简单,还有可能蹲大牢的!

关键,他干的事情很过分。

如果被公司起诉,可不是蹲一两年那么简单,极有可能无期徒刑!

他都已经五十多岁了,若是被判无期徒刑,这辈子可就真的完了。

自然,杜副总想要保住常务副总经理的职务,然后一步步消除影响,避免被抓进去吃牢饭。

如何才能保住职务呢?

是个人都知道,让陆离赶紧回来直播带货,先安抚住股东们的情绪。

无奈之下,杜副总只能拿出手机拨通了号码,想要说服陆离回到直播带货负责人的岗位上。

结果令他没想到的是,电话刚打过去便被挂断了。

他压根不知道陆离以为是营销电话挂断,还以为对方不想搭理他。

这下子杜副总急得汗流浃背。

他再次拨打陆离电话的手都在发抖!

“接啊!陆离!你快点接电话啊!”

杜副总心急如焚的不断祈求着。

幸好这一次电话接通了。

那头传来陆离声音,“喂,哪位?”

尽管知道对方看不见,但杜副总还是本能的坐直了身体,露出灿烂的笑容,“陆副主管,是……”

他这边话还没说完呢。

啪嗒一声,电话挂断!

杜副总一下子傻眼了,知道陆离不想搭理他。

但他现在必须求陆离原谅,并且让对方回到直播带货负责人的岗位。

杜副总咬了咬牙,直接掀开了病床上的被子,“妈的,上门去求,今天就算跪下来,也一定要让他回岗位上去!”

他真的感到屈辱极了。

明明陆离就一部门副主管。

现在他却要求上门去,甚至还想着跪下。

只是再怎么感到屈辱,杜副总也知道必须去。

不然他常务副总经理职务被撤,人生就毁了!

这一刻,杜副总内心凄惨无比,才知道得罪陆离的后果有多么难堪!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