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道医,医心不医身

22天前 作者: 孑与鹿
第75章 道医,医心不医身

第75章 道医,医心不医身

明葵。

这个名字。

勾起了陆青斐儿童时期的记忆。

七岁那年冬天,寒冷凛冽,雪花簌簌飘,坠落在屋檐和树梢,给公园披上一层纯白雪被。

幼年陆青斐双手抱膝盖,埋首在臂弯,萧瑟凉风吹着她头发乱飘。

耳畔响起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陆青斐抬起脸,眼前站着一个穿着粉色棉衣,身形娇弱,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她的眼睛明亮黢黑,纯粹又干净,正盯着自己。

阳光洒在陆青斐脸颊,照得她肤色晶莹剔透,精致漂亮得像个瓷娃娃。

两个同龄小女孩,在纷飞大雪中,对视半晌,没有人主动开口,直到一阵风吹来。

“阿嚏!”陆青斐打了个喷嚏,抱紧胳膊。

小女孩蓦地问她:“你不喜欢冬天吗?”

陆青斐瓮声道:“……嗯。”

“为什么?”

“因为很冷,很残酷。”

小女孩把手中冰棒递给陆青斐,掷地有声说:“不喜欢那就吃掉它!把冬天吃掉就不冷了!”

陆青斐耷拉脑袋看着她。

零下飘雪的天气,小女孩没有被冻伤,双颊绯红,于是陆青斐信了她的话。

吃掉冬天,就不会冷了。

陆青斐呵着寒气,一口一口咬碎冰棒。

结果吃完后,更冷了。

她双手交叠搭在膝盖上,颤着声控诉:“你骗人!”

小女孩学陆青斐姿势坐在一旁,稚声说:“我没有骗你,我每次吃完跑回孤儿院,都感觉很暖和!”

陆青斐侧头看她:“孤儿院是什么?”

小女孩答:“孤儿院是没有父母孩子的家。”

陆青斐说:“我没有父母,那也是我家吗?”

“当然是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陆青斐:“我叫陆青斐,你叫什么名字?”

“十六。”

“十六不是数字吗?”陆青斐说,“名字不是数字。”

小女孩天真反问:“不是吗?”

陆青斐:“不是。”

小女孩垂下眼帘,有点沮丧:“那我没有名字。”

默了默,陆青斐说:“明葵。”

小女孩抬眼,疑惑看着她。

“你的名字,明葵。”陆青斐轻声细语,“明天的葵花,代表着希望和向阳生长。”

小女孩欣喜道:“我叫明葵!”

“嗯!”

趁着冰还没完全融化,明葵带陆青斐回孤儿院。

明葵是偷跑出来的,不能被发现,于是两人鬼鬼祟祟溜进房间。

明葵悄声问:“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是不是感觉身体暖和了?”

陆青斐感受着空调溢出的暖气,眨了眨眼。

暖和跟吃冰好像没任何关系。

陆青斐乏困,她双手合十放在右脸,做了个睡觉的手势。

明葵拉开被子,两个小女孩缩在被窝里,在冬天睡了个温暖的好觉。

后来没多久,陆青斐正式成为孤儿院的一员,拥有自己的小被子。

但她还是更喜欢跟明葵躲在被窝下,自成天地,压低声说悄悄话,无人干扰,无人知晓。

她们在春日看遍繁花,在盛夏淋湿骤雨,在秋日长空爬摘果子,在凛冬风雪奔跑。

原以为日子会这般下去。

直到明葵疾病发作,孤儿院的人不允许陆青斐再跟她一块睡觉。

明葵患先天性疾病,父母遗弃她,没有人愿意领养她。她就这么一天接着一天在孤儿院苟活着。

初夏,清香栀子花悠然绽放,苦涩的空气中混杂着幽甜的花香。

明葵躺在病床上,脸颊没了平日灿烂笑容,瘦白的小脸上仅剩一双尚亮的眼眸。

陆青斐蹙紧眉,声音哽咽:“我以为你要死了。”

明葵挤出一抹璨笑,对她说:“没有人想我活下去,那我早点死掉好啦。”

“我想。”

九岁的陆青斐眼神异常坚定,折射出宝石般的光芒,她说:“我想让你活下去。”

她们四目对视,良久,明葵双眼透露坚强的意志,一字一句说:“我会为你活下去的。”

如果你想我活着。

那我就会为你活下去。

两个女孩子的约定,真诚又炙热,温暖了无数个寒冷的日子。

那年新年,两人写了心愿纸,塞进小玻璃瓶,挂在孤儿院桃花树枝上。溶溶月色,徐徐夜风,铃铛作响,祈愿飞扬。

“愿她无病无灾,喜乐无虞。”

“绝对,绝对不能留她一个人。”

明葵还是失信了。

她没有遵守诺言。

某个树叶凋零,万物枯荣的秋天。

祈愿瓶脱落,倾注砸向地面,碎裂开的瞬间,明葵去世了。

病房里充斥着惋惜、哀叹和哭泣声。

十一岁的陆青斐没有掉眼泪,她神色平静地望着变直线的心电图,心想:

幸好不是冬天。-

叮咚!

弹出的新消息将陆青斐从沉寂于海底的回忆拽回。

韦泽:姐!

韦泽:实验证明辟谷丹确实能医治暴食症!

陆青斐葱白手指点进韦泽发来的链接,是一篇实验报告。

她卖出两颗辟谷丹,一颗黎雾吃了,还有另一颗。

当初购入辟谷丹的网友看到辟谷丹能治暴食症后,察觉到商机,翻箱倒柜把丢弃在角落的辟谷丹找出来,转手卖给了实验机构。

专业人士齐聚一堂,把一粒辟谷丹物尽其用,成功做完实验并写出这份报告。

总结:辟谷丹确实能医治暴食症,但原理是什么无从得知。其分成并未发现特殊之处。。

【我就说嘛!黎雾怎么可能会骗人!雾女神,绝不骗人!】

【直播间的家人们又过年了!点鞭炮,放烟花,给我嚣张起来!】

【有的人表面是主播,实际上是书法家、医生!】

【对不起,是我之前的声音太大了,误以为主播在炒热度,这翻天热度绝对不是人能炒出来的!】

【我愿用学术导师百年孤寡换一颗丹药!】

……

网上舆论比孙悟空七十二变还要精彩纷呈,陆青斐看着不断跳出来的私信,编辑了条动态。

@陆青斐V:道医,医心不医身。

【我的僵尸主播终于发动态了!】

【医心不医身?所以主播背地里是个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您好。我患了相思病,需要跟你结婚才能好,请你嫁给我!】

……

陆青斐拿过茶杯,一丝不苟地用热水洗过一遍,才慢悠悠倒茶水。

她指腹轻点杯壁,热气缭绕,眼瞳氤氲一层薄雾。

正当陆青斐思索着如何转变大家的思维,不追着她问丹药时,热搜话题无声无息变换了。

#修仙主播?心理医生!#

#不想当一名主播的书法家不是好书法家#

#我在直播间看心理医生#

陆青斐滋滋有味刷评论,近距离追星的韦少爷揣着激动的心求学。

韦泽:姐!你是不是学过犯罪心理学!能不能教教我!我付学费!

这是本轻松甜文,信女孩子控的我!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