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只是个孩子”

13天前 作者: 云下初见
“第四百六十五章 只是个孩子”

......

那会儿的沐之秋,还能老练且轻易的揣测人心的。

不是什么坏事。

对于奉神殿来说,心有凡尘,身负权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是坏事。

位高权重的人选择清修,要比普通人承受的诱惑更大。

理由非常明确,毕竟位高权重的人,手里已经得到的太多了,要放手的,也太多了。

奉神殿的规矩是严进宽出。

意思就是想进来修行不容易,但是你若是修行到一半不想玩了要回去俗世红尘搅弄风云,可以,直接走就行。

但是你要是再想回来,怕是连九落山的路都找不到了。

而奉神殿的人自古相信,强扭的瓜不甜,强行清高的,也自然不会清高。

当时长老还道:“你这小孩,倒是个聪明的。对于很多事情,很是通透。”

沐之秋说:“从小耳濡目染罢了,家里人从未想过我要走修仙这条路,所以原本的打算是要继承家业的。”

长老想到沐之秋初来时候那一身的贵气打扮,道:“那不烦恼你如今修仙后,家业如何吗?”

沐之秋笑:“既然我家是大族,人丁是不愁的,没了我这个嫡系的孩子,自然就是从旁支从出来一个孩子接替。至于旁的......我是修仙,不是出家,不管我有成无成,我的家族都不会想要得罪我。”

这个话在理,也是之前沐之秋安慰父母的一个理由。

年纪很小的沐之秋想的很开,对于自己的命运的转折和突变虽然惊慌,却不没有多少的意难平。

他道:“这在江湖上游历也是个体验,继承家族也是一个体验,虽然我并没有长大,面对我要对面的风雨,可是我多见过我的祖父,我的父亲的经历,所以,在这一条路上,我自信游刃有余。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不是一个不知感恩的人。对于我原本的顺畅路途,我是感激父母和祖父还有家中长辈的。”

“至于修仙么......这条路陌生的很,我查过,我们沐家,我是第一个。既然如此,我来个开创者——毕竟,咱们沐氏家族的人,起初,也不是在江湖人讨生活的。”

沐之秋的祖先原本是做香料生意的,靠着人长得老实敦厚,和积攒的小本钱,娶了个苏州的绣娘,那绣娘一双巧手,把用香料熏染的蚕丝线做出了独一无二的“蕴香衣”,那刺绣在衣料上绣上牡丹花,不需要格外熏香,就会有一股淡淡的牡丹香味;若是菊花的花样,就是菊花的味道,若是梅花,细细嗅来,还能闻到一股冷雪的凉意......

靠着绣娘的巧手,和沐家族先调香制香的绝活,沐家的先祖在第一代累积了不少的财富,成为了苏州城有名的富商。

等到了第三代时候,家中就想办法脱离商籍,开始让家里的孩子读书考科举。

不得不说沐家的长辈的眼光不错,看的长远,明白若是手里只有钱,早晚那钱也守不住,一定需要助力,这种助力,比起以金钱拉拢为官者,还不如让自己的家族中出为官者。

于是沐家长辈商量,决定开始分家,一部分依然从商,改姓穆。一部分依然保留原姓,脱离商籍,舍弃大部分财富,开始专心培养能够的读书的苗子。

总而言之,在起初,很顺利。

沐家顺利出了几个科举上榜上有名的读书人,靠着穆家的财力,起初,在仕途上,走的非常顺畅。

用“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来形容也不为过。

若是一切顺利,到现在,沐家应该已经在朝堂上有了一席之地,包括经商的穆家也能在京城挂起招牌。

但是结果就是,沐穆两家,在百年前彻底消失在朝堂和商道,之后,江湖上出现了以穆为姓氏的世族大家。

而在沐穆两家的族谱中,出现了长达三十多年的断层。

这三十多年,是一个人凄凉的后半生,也是一个人,求生的前半生。

无论是前是后,都是一个人一生中最好的年华。

年龄幼小的沐之秋小时候就读自己家种的历史,心中的憋屈,愁苦,郁闷,常常会让他鼻头酸涩,但是不解,也不知道如何宣泄。

等到奉神殿的请帖送来的时候,听到自己被选为神童子不日就要去奉神殿修仙之后,他反而是心里最松快的一个。

“谁能说,这不是一起老天示警,给沐穆两家恩惠,沐家也好,穆家也罢,我们的最大的靠山,一定要是自己人。”

沐之秋说:“我若是登仙成功,穆家和沐家,以后要拜的神仙,就只有我沐之秋了。”

......

他很听话的去了奉神殿,两年后跟着长老去收复毒花女。

长老说,有一个女子冤魂化作的妖怪,选中了附身的本体,这一番前去,是否收付,要看这妖怪到底有没有恶意。

沐之秋困惑:“那妖怪初初化形,如新生婴儿一般,自然是懵懂无知的,除非入魔天生恶种,否则即便是人面熊,幼儿时候也是憨态可掬的。但是即便这样,也挡不住长大之后人面熊为了获取更多的能够饱腹的食物而去把目标转移到人的身上。所以,即便是毒花女现在没恶意,以后呢?它既然是女子冤魂化就,很容易会因为见到的一些事情发生事情。”

长老道:“毒花女没法离开附身的东西,这一次的消息来说,毒花女选择附身的是戈壁大漠十年才开花的一种野草,这种野草的生长之地,大概不会有能够刺激女子冤魂的情节。”

沐之秋沉默片刻,说:“若是......也不一定。”

长老说:“放心,我们会派弟子盯着的。”

沐之秋只能说好。

如今,原本应该不会离开大漠戈壁的毒花女出现在水汽充沛的南方山林,还入了结界中,成为了和人面熊合作的幻妖。

这怎么能够不让沐之秋暴怒。

沐之秋说:“你,把盯着你的奉神殿弟子如何呢?”

毒花女一双眼睛依然懵懂。此刻它全身除了头颅之外,都被蜘蛛丝牢牢捆着,整个人像个不倒翁,看着毒花女不满意自己的样子,很不高兴。

它等着沐之秋,说了话:“你,你的伙伴死了,被妖怪杀了,你为什么不去报仇?他只是个孩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