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禅功

2个月前 作者: 一片苏叶
第一章:禅功

“衡州潭水之西津,活水莲子跳鳙青。渔人漾舟沈大网,截湖一拥数百鳞。”

穿着深色麻布裤子和粗糙草鞋的瘦削汉子站在一艘木船船头,喊着衡阳城茶馆说书人的话头,权当渔号子,一边拽网一边朝船内喊:

“荣小哥,你说这网鱼卖掉,可够挑开衡阳城群玉院的红灯笼,寻几个姑娘快活上一晚?”

船舱内传出一个少年的嗤嗤笑声。

“先捞几个大鳖上来补补吧,见着自家婆娘都要躲的软汉去甚么群玉院?”

“现在鱼又贱,有口饱饭吃就不错了。”

脚步踏在船板上发出咚咚闷响,赵荣快步出船舱。

别瞧他才十四岁,已有一米七的个,健康的麦色皮肤,脸如刀削,双目黑而有神,只是嘴角胡须尚嫩,稚气未曾脱尽。

那汉子笑了一声,浑不在意。

赵荣急步上前,汉子忙把手中网兜一端递于他。

“嘿~!”

使劲后拉,从碧油油的湖水中拽上或大或小的一网鱼来。

听得啪啪声响,赵荣脸上被溅上水渍,原来是一尾青黑色大鱼在网中挣扎,甩尾拍着水面,腥味扑面而来。

“好一条活水莲子!”

汉子大声叫好,露出喜色,“荣小哥,快快使劲。”

他声音颇大,把木船另外一边的赵老头引了过来,老头定睛一瞧,顿时笑骂:

“他妈的,当是好大一尾,却乃一条奶青。”

赵荣捏网的手骤发力,近二十斤重的青鱼连同网兜里的鱼虾蟹一道入了船,鱼嘴还衔着一枚黑黝黝的螺丝。

瘦小汉子赵木生露出佩服之色,心说荣小哥好一把力气。

船上过来两名妇人拾掇鱼获。

.Tтkan .c ○

日落寒烟,湖风吹卷了一串又一串细碎晚霞,赵荣仰头便见红光半天,霞彩四射,鉴人眉发。

他朝适才走来的赵老头那去:

“爷爷,得快些出湖。附近帮派乱斗,近来船匪不少。”

“是极!”

赵家爷爷是木船老大,船上十多人的身家性命可不能开玩笑。

他银白色胡子乱颤,骂道:

“海沙帮那群畜生,前几日张三的船必是遭他们掳掠,十几人全没回来。”

“什么江湖豪杰,只会欺凌平民百姓,怎不敢寻那衡山剑派的高人晦气?”

他又怒“呸”一声,手上敲锣,张罗着让船上的人加快动作,天黑之前必须返回衡阳城中。

“荣儿,你伤势未愈,先到舱内歇息,少吹邪风。”

赵老头颜色稍缓,挥手让他去船舱小屋,自个又去交代旁人做事去了。

木质舱壁已褪色,可见裂缝和斑驳水渍。地上木板松动,有些凹陷下去,散发着鱼腥味。

船舱的一角堆放着各种破损渔具、几捆绳索,一些破旧帆布,有磨损的渔网挂在墙壁上,还有些许鱼鳞残留。

里面有一个单独隔出的小屋,朝南有个窗口。

赵荣矮身拽开空隙颇多的木门。

吱呀声响,进入难得的私人领地。

一盏油灯,一扇木窗,一张窄小床榻,一个堆着杂物的长桌,唯一亮眼的陈设,应该是挂在床边的一口三尺长剑。

舱外吵吵嚷嚷,赵荣显得很适应。

因为像今日这般生活,已重复两年半。

他本是一名历史学专业的大学生,毕业后入职大润发杀鱼,突然触电穿越。

衡阳城中提到最多的便是“五岳剑派”。

一年前,赵荣在城中偶然见到衡山派掌门,潇湘夜雨莫大先生。

他才搞清楚自己穿到了“金大侠笑傲世界”。

笑傲中的剧情他记得不少,只是时间线在哪就搞不清楚了。

赵荣没精力去深究,身处真实的世界中,他无法去窥全貌,甚至连轮廓也看不清,当下面对的第一个问题——生存下去。

两年半时间,他看到了什么?

匪盗横行,正邪两道江湖强人来回厮杀没人管束,官府少有作为,就近来说,这衡阳城潭水周边的船匪拦截商船稀松平常。

男的杀,女的抢,专干打家劫舍的勾当。

半月前的傍晚,他从衡阳城的“铁拳武馆”回家,路见不平,在窄巷自一匪人手中救下一女童。

那匪人颇有武艺,出手凶狠。即便使用石灰偷袭,赵荣还是受了伤。

对方可能有根脚,搏杀偷袭将其杀掉后,赵荣立马绕路回家,连相依为命的爷爷问起,也只说是在武馆练武时不小心伤到。

“呼~~”

念及此处,他不由呼出一口气。

将身上的布衣解开,胸口处隐隐可见一个掌印。

当时中掌后,只觉五内俱焚,喷出一大口鲜血,也不知对方用的什么掌法。

抬手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一枚玉石吊坠,眼中微微冒出亮光。

这是他穿越时带过来的,当时以为是金手指之类的物品,但研究后发现,这东西除了提供清凉气息外,没别的作用。

可就在中掌疗伤的当晚,正是这吊坠散发的缕缕冰凉压制了掌法中的燥热气息,使自身内息顺畅,这才好得如此之快。

“也不知它还有什么作用。”

把玩了几下,赵荣略感遗憾,尝到甜头后他又一番研究,却没新的发现。

“包馆主教授的拳法我已学了个七七八八,看样子,哪怕是炼到精通,也只能和寻常江湖人交手。稍微碰到带着艺业的对手,准要吃苦头。”

“铁拳无敌...包大潼。”

想到这位拳馆馆主混江湖的匪号,赵荣极为无语,又十分心痛。

这货收了自己辛辛苦苦卖鱼、做工攒下来的三十两银子,那足够一户普通三口之家三年用度。

到头来,还不如“一包石灰”好用。

印象中,一个长得健壮,满脸络腮胡的大汉将自己的胸口拍的震天响:

“放心,我包大潼号称铁拳无敌,江湖上哪个不知?哪个不晓?学得我三分本领,包叫你纵横衡阳城周边三百里!”

“……”

玛德,这个死骗子!

赵荣面色不善。

要说衡阳城中最靠谱的势力,自是衡山派。

衡山派在五岳剑派中与华山派半斤八两,比之另外三派差上一大截,混出大名堂的二代弟子是一个没有,隔壁华山派还有一个令狐冲呢。

但毕竟是五岳之一,门槛非常高。

若无可靠之人引荐,根本入不得山门。

赵荣也顾不得名声,半年前他曾想拜入金眼乌鸦鲁连荣门下,先混点衡山剑法、系统学习一下内外功再说,可哪怕是这个二五仔的门也没入得。

包大潼见他把自己的拳法学得差不多,便透露有加入衡山派的法子。

赵荣眼皮直跳。

“不知道这个死骗子是不是又在骗人。”

捏了捏吊坠。

霎时间,心神安定下来。

练功不是开玩笑,稍有不慎就会受伤,一旦走火入魔,更是会要小命。

曾经是一名历史学专业学生,他颇好古籍。

穿越来后,记忆力变得极好。

他尝试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又比如“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等等口诀。

练不了啊!

呕心沥血,总算找到了能起到一点效果的秘籍,赵荣是完全不懂练功的,但仅是慢慢摸索,也受益匪浅。

要知道两年半前,这具身体孱弱得很,原主更是沾染风寒就一命呜呼。

……

“身之利者,圣之基也,此其一端耳。故阴阳为人握也...”

赵荣回忆起淘宝所买的《易筋经》《洗髓经》合订本,脑海中浮现这传承千年的经典养生禅功。

也不知是否是真品,和少林寺的那本又一不一样。

他对行功路线、经脉穴位似懂非懂,不敢乱碰。

但那些稀奇古怪、又暗合阴阳之理的禅功姿势却能照做。

赵荣盘腿坐到床榻上,双手扶住膝盖,目光直视前方,轻轻闭上双目,放松手臂,再慢抬双臂,与肩膀平行成一字臂,手心朝天。

再抬臂过顶,手心相对指尖朝天,后举至脑后,呈——鸣天鼓之势。

此乃洗髓经第一功。

一股暖意在脑窍中滋生,神经愈发敏感,耳膜轻震,清晰听到船尾打渔人的说话声。

杂乱的声音没有干扰到赵荣。

他将第一功运行三遍,感觉已到极限,再行第二功,却是...

……

在颇为玄妙的姿态中,赵荣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地修炼禅功。

不知过了多久,船舱外突然传来叫喊吼喝之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