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鸿雁梢书

1个月前 作者: 一片苏叶
第八十八章:鸿雁梢书

赵荣骑马先回赵家坞见爷爷。

正与几位老乡邻收拾渔网的赵福带着慈祥笑容只关切询问几声,并未揪着他问长问短。

分别月余,老人似是一点不担心他的安危。

赵福的状态叫赵荣安心,内心难免又稍有失落。

等他入屋去井边打水洗漱,赵福才转头回看门前柴扉,目光盈满疼爱。

“咳咳,”一位身着棉衣的精瘦老头咳嗽一声,疑惑道,“船头,往日多念叨小荣,怎个见了不多聊几句?”

“是啊,”

“也好叫老哥几个听听江湖上的大事。”

回过头来的赵福娴熟地编织渔网,“见到人就成。”

“江湖比咱们打渔凶险万分,不叫他费心分神,我这把老骨头也只能做到这些了。”

“欸~!”

“船头用心良苦,小荣也是个好样的!”

“是啊,想当初还是小荣领着大伙干翻了鱼霸。”

一位拉线的老人叹道:“打小我就觉得这孩子不简单,果不其然。”

……

洗漱后盘好发髻,换了身干净衣服,只觉着浑身爽利了。

午间与这些老邻居们一道吃饭,大家兴致颇高,煮上两壶热酒。

透露龙吸引了许多坞内渔民观望,比赵荣还要吸睛。

高头大马,头顶白毛,威武不凡!

被人围观,这马还会昂起脖子朝赵荣所在方向打响鼻嘶鸣,显然不太喜欢被人当猴瞧。

那昂脖子的姿势,像是啸月的狼,叫邻居们大喊神奇。

赵木生这小子胆大,拿着一把鲜草想上去摸一把,结果透骨龙倏忽站了起来,双蹄立起高过他的头顶,登时把赵木生吓得翻了个跟头。

哄闹笑声四下响起。

透骨龙连打响鼻,马嘴上的唇肉翻起,像是在笑他胆小。

“荣哥荣哥,这马怎如此有灵性?”

“因为它贵。”

“啊?”赵木生愣住了,“确..确实有道理。”

一整天没外出,与爷爷话话家常,听他说潭湖打渔的事。

没了沙角岛岛匪,不止是来往商船安生了,渔民们也不必担惊受怕。

“听外边说岛匪是你带头剿的,几条船上的渔头们一个個感念你的恩情,张家坞那边得你为他们报仇,还说要立香火牌将你供起来。”

提到张家坞,赵福叹了一口气,“不过爷爷阻止了他们,说是邻里乡亲,又说你太小,受不起香火。”

“荣儿办了件大好事。”

他面带骄傲:“他们夸你为侠,我听着顺心又顺耳。”

看得出来爷爷有好些话想说,于是赵荣在一旁多做听众。

“昔年潭水上几条船一起打渔卖鱼,互抢生意,船头们暗地里的关系并不好,但爷爷一直压着年轻苍头们的火气,这才相安无事没撕破脸。”

“后来你招呼一道对付鱼霸时,爷爷才有出面劝说那些船头的机会,否则带着怨气可没那么容易一条心。”

听着听着…

赵荣哑然笑了,“恁听了外面的传闻,在替孙儿操心是吧。”

“高门大派的,我一个小老儿懂甚么?”老人摇头,挑了挑灯芯。

“衡山派内部确实分有派系,但哪怕没有鱼霸,我也有信心不撕破脸,同时把船头们整合到一条船上。”

老人家竖起大拇指,“孙儿远胜于我。”

又叮嘱:“莫大先生是一位仁厚长者,如今又是你的师父,你一定要尊敬他、孝敬他。”

“是。”

之后,爷爷又说起了这一个多月发生的事。

比如同福客栈那边有个小姑娘,偶尔会到赵家坞这边来给他带点吃的,还陪他说话。

在提到非非时,赵福总是露出惊讶之色。

想象不到世上竟然有这样的人,年纪小,又如此聪慧伶俐。

非非让老人家感觉亲切。

因为在赵荣身上也可以用上“世上竟然有...”等词汇,他们颇有相似之处。

翌日一早,赵荣前往客栈。

包不颠正与闻泰在外练武。

见他到来,少庄主忍不住上下打量,目光最终停留在赵荣腰间的那柄剑上。

“少庄主,可是要武斗一番?”

“不,”

闻泰摸着下巴,“今日身体有恙,改日再战。”

“好,等你养好伤,否则我也胜之不武。”

赵荣台阶给的足,一点没戳破闻泰的意思。

白嫖一个好伙计,话语何必太生硬。

与一旁的包不颠互相打个招呼,就跨过门槛朝客栈里边去了。

“泰哥,你还是放弃吧,”包不颠拍了拍闻泰的肩膀,“这就如同两个人同时从衡阳出发朝高粱河去,你坐在一个驴车上,荣哥却骑着照夜玉狮子。”

他用合在一起的手指朝两边做拉开状,“就像这样,距离越来越远。”

“昨天北边驿站的消息伱也听到了。”

“众多魔教高手被一剑封喉,听说少有撑过第二招的。”

“你的对手早已不是当初的镖局少年,而是雁城神剑,是天山幻剑,是天柱神剑,是封喉幻剑......”

“未来还不知道又是什么样子。”

“绝望不绝望?”

包不颠语重心长。

意思是:别僵持了,赶快投诚。

早投诚,早享受。

闻泰听了他的话也微微发愣。

但不知想到什么,脸上转而恢复了神采。

“你不懂...”

“我在桃江打遍年轻一代无敌手,曾因迷茫而过于狂妄,如今前路有人照亮,反而能沉下心来修练。”

他豪气干云,“上次沙角岛一战,我的实力可是大有长进。”

“总有一天,我能...我能..我能的。”

包不颠长长的“哦”了一声,眼里却没半点信心。

客栈二楼,正在窗边捧卷而读的曲非烟一脸开心地放下书册。

挥动小手招呼赵荣坐到对面。

“刘府内的师兄弟们肯定伤心得紧,他们忙活了一个多月,却不及荣哥一次出手。”

小姑娘露出敬佩之色,又低声道,“但你要小心,魔教教众、尤其是下方分舵的,总在寻机会向黑木崖请功。”

“好在端阳节里拿到解药。”

“你杀得魔教教众越多,他们捉你的功劳便越大。”

东方不败以三尸脑神丹控制属下,不少吃了此药的人性情狂躁,往往干出一些疯狂的事来邀功。

“最近码头边的事应该是魔教做的,”赵荣回应一声。

“是的,”小姑娘眼含忧色,“爷爷告知我短期内不会现身,也叫你小心。”

她朝周围看了看,又凑近几分,说话时窗边晨风吹起她额前绒发,都快触到赵荣脸上:

“爷爷察觉到魔教在衡阳内的联络信号,于是杀掉了五六个在衡山派附近打探的,看样子像是在找你。”

“他引走了一批人,自己躲了起来。爷爷怕为你惹大麻烦,后面没法再出手帮你了。”

“嗯,”赵荣目露谨慎,转而叮嘱,“最近你不要一个人外出,尽量待在客栈。”

曲非烟的小脑袋点了点,体贴道:“我也认得一些魔教联络标记。”

“你要用的上的话就叫我。”

“我的武功也有提升,只是没荣哥进步的那么快就是。”

赵荣打量了小姑娘一眼,瞧她眉梢边飞舞着一抹喜色。

曲非烟天赋可不差,如今沉下心来练武,这衡山派除了他这个掌门亲传,找不到第二个天赋比她好的。

朝她手上的秘籍瞧去,赫然写着:《仙鹤剑》。

“先前看的流明掌,这次怎得看起剑谱了?”

“那套掌法早已熟悉了,”她眨了眨眼睛,明眸闪动,“只是我内力差了些。”

“剑谱肯定要看的...”

小姑娘透着古灵精怪的笑意,“练剑打好底子,爷爷不要我了,等好大哥做了掌门,我好加入衡山派。”

“非非也懂懂音律呢!”

她像是领悟精髓,脆生生又加了句:“我明白的,衡山派的内功心法其实不是《镇岳诀》。”

“应该是碧霄吟,是鸿雁梢书,是一江风,是广陵散!”

赵荣一开始认真倾听,

听见最后一句时,没忍住发出一阵笑声夹着咳嗽声。

你悟到了,你是衡山人!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