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岳阳三醉

24天前 作者: 一片苏叶
第九十章:岳阳三醉

在藏剑阁院外撸了撸白熊,心下思索着见鲁连荣这事。

“年关祖祠拜祭那会儿不欢而散,拱火乌鸦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出剑阁至琴轩向西直走,有条约十丈的古朴走廊。

两旁壁画历经风雨不再鲜艳。岁月侵蚀,当年的色彩斑斓早已褪去,只依稀窥见门派兴盛时的残痕。

屋顶的青瓦片整齐排列,在湿润的空气里被浅浅青苔渲染,藤蔓葳蕤连绵如一条绿色丝带,随着赵荣快速走过,那丝带像是动了起来。

澹真阁。

阁楼名字源自:“恬澹虚无,真气从之”。

此言正合衡山内功意境,讲究恬静、淡泊、无为之心,但居住在此的鲁连荣恐怕体会不到衡山前辈立此阁时的良苦用心。

“师兄。”

鲁连荣的两位徒弟迎了上来,二人年纪皆近而立,远远看到赵荣来时便好奇打量。

等他近前,赶忙礼貌出声问候。

虽说鲁连荣与这位亲传师兄不对付,但他们这些寻常弟子却不愿随意开罪人,尤其最近又听到那许多关于赵荣的传闻。

“师叔可在?”赵荣明知故问。

“就在里间,师兄请。”他们朝澹真阁抬手,只引赵荣进去,自己站在门口,显是鲁连荣有所交代。

黄衫老者盘坐在矮桌前,桌上摆着的那只湖田窑青白釉双耳三足香炉正青烟袅袅。

其背后有一副与怀素书法相似的字帖,写着“清阴可自庇,竟夕闻佳言”。

大意是:清凉的树荫可以庇护自己,整天都能在树下乘凉谈天。

本是河东先生借酒消愁之作,但拱火乌鸦在师叔辈中最没文化...

他似乎解读为‘大树底下好乘凉’。

赵荣读懂三昧,又对上鲁连荣那对黄澄澄的雕眼,差点笑出声音来。

“师叔,不知叫弟子前来所为何事?”他赶忙出声,免得失礼叫拱火乌鸦小看。

鲁连荣极为干脆,把一封信扔在赵荣面前。

“看吧,我本打算直接丢给大师哥,听闻你又杀了魔教高手大出风头,倒想瞧你如何应对。”

他盯着赵荣,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按照鲁连荣预估,眼前少年拿起信笺那一刻瞧见封面朱漆,就该神色慌乱。

五岳剑派左盟主的亲笔书信。

没做亏心事,才不怕鬼敲门。

沙角岛的猫腻,有心之人怎会不知呢?

然而,

赵荣扫看一眼,脸上没任何波动,掏出里间信件来读,从始至终亦没什么表情变化。

鲁连荣心道:‘还挺沉得住气。’

“魔教近来在衡州府诸地频频作乱,弟子正欲让师父修书一封告知左大师伯。”

“五岳剑派同气连枝,正是为了对抗魔教!”

把信放到桌上,赵荣笑道,“既两位师叔要从嵩山远道而来,正好助我派铲除南下的魔教凶徒。嵩山派乃五岳之首,两位师叔总不会置若罔闻吧。”

“左大师伯如此体贴,岂不美哉?”

鲁连荣眼皮跳了跳。

赵荣张口就来,面上毫无忧色,好像真是这么想的。

他当然知道这是装的,内心只觉得眼前少年城府颇深,竟有一丝丝面对左盟主的感觉。

‘可惜啊,跟着莫大师哥眼界还是狭隘了一点。’

他暗自摇头,黄澄澄的目光闪动,“哪有那么简单,死了那许多嵩山弟子,两位师兄是来问罪的。”

“你...”

“鲁师叔,”赵荣打断了他,“嵩山弟子死于魔教之手,人尽皆知。如若不然,难道还能与魔教勾连不成?”

鲁连荣皱着眉头,“你现在能逞口舌之利,只因太年幼,不懂五岳剑派,也不懂江湖规则。”

“更不明白左盟主行事之霸道。”

“大阴阳手乐师兄、大嵩阳手费师兄,这两位嵩山高手一道来衡阳,以本派现在的家底,你让莫大师哥如何正面相抗?”

“即便你再有理,又不是五岳剑派的人齐至,嵩山派私下行霸道之事难道会听伱几句辩解?真是愚昧。”

拱火乌鸦的话有几分道理。

见他似在思索。

鲁连荣缩着脖子,上下扫视赵荣,突然冷哼一声。

“大师哥眼睛没花,你在练剑一途上倒是有些天份。”

“但一群沉迷曲艺的人看不透江湖大势。”

“刀快便有理,求存再求强,哪来许多浪漫!”

“大师哥顶不住两位嵩山师兄的压力,你...你想活命就早去五神峰隐居,十年内都不要下山。”

“十年后,你且听我指点。”

赵荣心下哑然,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拱火乌鸦有点想法,但骨头太软。

“师叔,若你与师父站在一起,嵩山派便是来了三位师叔,也只得过过嘴瘾。”他尝试劝说。

鲁连荣不屑一笑,“明知是错,我怎会走。”

“师叔少了一些决心。”

“不随大势,要什么决心?”

赵荣抬起双手,语气坚定:

“一个人只要有决心,就算两只手一齐断了,用嘴咬着剑,也会同样快。他的气若已馁,就算双手俱全,也没有什么用。”

鲁连荣摇头,懒得再说话。

他目光朝门外看去,赵荣会意,拿起桌面的信拱手告辞,离开了澹真阁。

如果拱火乌鸦可以争取的话,赵荣还是想争取一下。

从掌门一脉弟子的改变来看,他的一些举措起到效果。

若三脉归一,他便能全面推行。

届时,衡山派整体实力当有不小的提升。

“大阴阳手乐厚,大嵩阳手费彬,来者不善。”

赵荣把信件转承给莫大师父,他老人家看完后皱着眉头,又颇硬气地说道:

“此地乃本派山门所在,嵩山派的师兄们固然厉害,也不敢在此放肆。”

他冷哼一声,眼中闪烁着锐利之色。

“为师定能护你周全。”

赵荣心中一暖,赶忙叫他老人家消气。

莫大先生其实也很强硬,五岳掌门到嵩山开会时,左冷禅提到五岳并派,莫大敢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不过因费彬之事被左冷禅拿捏了。

而此时嵩山派没有光明正大的理由,莫大自然不会怕。

赵荣又与莫大谋划一番,甚至商量出了“摔杯为号”之类的内容。

临近傍晚,收到赵荣飞鸽传书的卢世来前来拜山。

赵荣会见并递给他一卷古朴竹牍。

“大师兄,这是?”卢世来一脸疑惑。

“卢老哥,”

赵荣指着竹牍挑了挑眉,“朝游北越暮苍梧,袖里青蛇胆气粗。三入岳阳人不识,朗吟飞过洞庭湖。”

一如当初卢世来给他《谢琳太古遗音》,二人的心情发生了奇妙交互。

卢世来听他这么一提,立时回味:“是《岳阳三醉》?”

“正是!”

卢世来又问:“这是给......”

“给刘师叔的,”赵荣话里有话,“听闻刘师叔最近沉迷音律,我瞧这竹牍曲谱很有年头,颇有古意,不如给刘师叔欣赏一二。”

卢世来可是个精明人,不仅闻弦知雅意,又往深处想了许多。

“大师兄放心,卢某人必然送到。”

“那便劳烦老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