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送客

24天前 作者: 一片苏叶
第九十二章:送客

‘我输了,’

‘一败涂地...’

少年句句说在祖千秋的心坎上,若在寻常,少不得心花怒放要以酒交友。

然此刻乃斗酒论杯,搞得他这位酒痴一句话反驳不了。

这般入了心坎的话,顿成扎心刀,如将他的大肚捅破,一辈子的酒水从肚肠流失殆尽,那样的空洞与落寞。

‘为什么?’

祖千秋以见鬼般的眼神看向赵荣,从来只有酒国前辈,哪来的‘酒国小少年’?

泡在酒坛里长大的吗?

“赵少侠,是你赢了。”

祖千秋叹息一声,“黄河老祖即日离开衡阳城,往日恩怨全消,绝不会寻赵少侠与衡山派任何麻烦。”

“我二人虽属神教,但也信守承诺。”

赵荣闻言点头,大脑快速转动,微微眯眼瞧着已‘醉’八分的落魄书生。

“祖先生,在下还有关于衡阳城的事要问你。”

祖千秋收好酒杯,听他说话。

“在衡阳螺粟码头闹事的是领头人是麦红年吗?”

这哪是衡阳之事?

显然是魔教之事!

但发生在衡阳,说是衡阳之事也不为过。

祖千秋神色一变,心中多出一丝怒气,直觉自己又被算计了。

要命的是,

他是以酒国前辈的尊严发誓,这怎能违背?

这辈子若违背了酒,他祖千秋要命何用?

“小子,你何等狡猾!”气急之下连少侠也不称了,祖千秋面色涨红,不知是酒意上来还是气得憋红了脸。

“可是我主动找祖先生的?”

“可是我强迫于你?”

“可是我赢了?”

“可是要违背自己的酒品?”

赵荣四连发问,叫书生脸上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黑,宛如喝了宫廷玉液酒。

向五岳剑派透露魔教行动,这与叛教无异。

若被其他教众得知,他祖千秋就是行走的“功劳”。

然而,

他是酒中知音,是酒痴。

这辈子可以辜负老头子,不可辜负美酒。

赵荣让他以酒起誓,属于钉死了这位对酒有信仰的怪人。

“麦红年没去城西码头,那是风雷堂另外一位香主。”祖千秋泄了口气道。

原来是风雷堂!

赵荣神色一动,瞬间明白过来。

风雷堂长老童百熊与杨莲亭素来不合,但此人武功高强,曾与潞东七虎相拼,救下性命垂危的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见了他,都要喊声童大哥。

难怪杨莲亭让麦红年在同伴中找叛徒,想来是要以风雷堂出叛徒来针对童百熊。

这下子,赵荣的思路清晰了。

“早前来衡阳追杀叛徒的教众也是风雷堂的人?”

“那是白虎堂的人,”说一句是说,说两句也是说,好在这些人与他祖千秋不是一个路数的,“白虎堂没抓到叛徒,不少教众受到惩处。”

“东方教主叫总管发令,若是这次再办不好,会有更严厉的处罚,白虎堂办事不利,于是总管安排风雷堂接手。”

祖千秋像是破罐子破摔,带着一丝戏谑道:

“你杀了一个麦红年没用的,衡州府之地至少还有七八位不比麦红年弱的香主、旗主,他们全在捞功劳等着晋升。”

“风雷堂的人还在持续南下,教众源源不断。等饶州分舵建好扎根,再朝南拓进,必然一直对此地用武。”

“赵少侠,你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凶险了吧。”

赵荣何等机灵,登时仔仔细细打量起满脸醉意的祖千秋。

这家伙滔滔不绝,显然别有意图。

“看来伱与风雷堂的人不合。”

“怕是也看不惯那位杨总管吧。”

他突然转变话锋,祖千秋的脑子没他灵光,闻言不由愣了一下,皱眉否认,“胡说八道,你可不要乱说。”

“风雷堂敢到衡阳作乱,来多少,我五岳剑派就杀多少。”

听赵荣义正词严的将“衡山派”改为“五岳剑派”,祖千秋嘴角轻微抽搐。

“祖先生,你却不知道这些魔教教众在衡州府有多危险。”

赵荣朝着北边拱了拱手,“我五岳剑派左盟主英明大义,早料到魔教会有行动,如今已派诸位高手到黄州,联络各处人马,不日便南下衡州府。”

“费彬师叔只需手持五岳令旗,登高一呼,正道人士从黄州一路集结响应到衡州府,届时联手除掉风雷堂在衡阳周边的势力,简直是易如反掌。”

他瞅着祖千秋,“难道你风雷堂的人,还敢触左盟主虎须不成?”

祖千秋先是微微一愣,跟着突然反应过来。

不由在内心大骂,

‘这小子无耻啊!’

他的确不想风雷堂好过,也不想杨莲亭得势,最好的结果便是他们狗咬狗。

借机吐露消息,想利用赵荣与衡山派对付风雷堂,好让他们起哄。

可现在...

‘我想拿这小子当刀,他反过头就把一把磨好的刀递到我手上。想借我的手传递消息给风雷堂与杨莲亭的人,叫他们对付嵩山派?’

‘这小子说得冠冕堂皇!’

‘当我不知是你杀了嵩山弟子?!’

‘当真心黑手黑!’

‘衡山派曲艺发家,高山流水,怎选中这种未来掌门人?’

祖千秋看向赵荣的目光不由一缩。

两个人隔着好几张桌子,从斗酒论杯赌斗冤仇,再到装腔作势互相算计。

按传统意义,大家分属正派与魔教。

此时就算有相同目的,也是互相利用。

衡州府周边的魔教教众赵荣势必要除,他不想与恶为邻,否则麻烦无穷。所以祖千秋想利用他,赵荣便顺水推舟。

而他给祖千秋递刀,对方本可不接。

然而,

不管是风雷堂的人还是杨莲亭的人,与这股嵩山派的人相斗,无论结果如何都很有机会让风雷堂与杨莲亭闹起来。

魔教自然不是铁板一块。

他们这些外围边缘人,很少被各堂口约束,但不少都受过圣姑向教主求药的恩情。

圣姑与风雷堂、杨莲亭乃是敌对阵营。

此时明知有报恩机会,若毫无作为,必定心中有愧。

所以,

他想报恩,赵荣的算计就得逞了。

祖千秋与赵荣只聊了几句话,就被算计到底裤。

斗酒论杯输,此时论算计输得更为凄惨。

当下,这位名传中原的酒国前辈,已经郁闷到不想开口与赵荣说话了。

然而赵荣觉得压榨得不够,又问了几個与衡阳附近魔教教众有关的问题。

等到祖千秋要离开“醉香酒舍”时,

店内跑出一小厮,将一小瓶酒送到他手中。

祖千秋不愧是酒痴,只一闻便道:

“不错,这是衡阳上好的酃酒。”

衡阳在西汉至东晋时期称酃县,酿酒之水取自酃湖,便有酃酒。

“这酃酒当在月下花间饮,才更显清醇之气。佐以明月,缀以鲜花,和以清风,如此才美。”

他悠然说出这番话,总算在赵荣面前显摆了一下自己的酒国见识。

心情登时好了不少,

本以为赵荣以酒相赠,倒别有一番感触。

可定睛朝青瓷瓶身一瞧,

上面竟有一首小诗:

“送客远走酒舍楼,恩仇翻做一笑休。正是料峭怅惘时,醉乡既过莫回头。”

醉乡、酒舍,莫回头!

哪里是什么‘劝君更尽一杯酒’,

这是生冷、江湖两忘的送客。

T Tan¢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