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药族

2个月前 作者: 做只大灰狼
第1章 药族

第1章 药族

神农山脉。

此地坐落于中州极南之地,真说起来,此地域已经脱离了中州的区域,因此显得颇为的偏远。

不过正如那句老话: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神农山脉虽地处蛮荒区域,其中毒虫横行,种种在中州罕见的凶兽层出不穷,但因为此地乃是药族族地的缘故,令得这片地域变得相当的热闹,而且这片山脉盛产各种珍稀药材,不少炼药师都是不远万里的来到此处寻找炼丹的药材,令得这神农山脉,人气极高。

当然,这些炼药师只敢在外围搜寻药材,而内部的核心地域则是不敢随意踏足。

因为那是药族的地盘。

药族乃是远古八族之一,其以药为姓,在炼药术上自认天下第一,族中上上下下,即便不是炼药师,也能对炼药一事说上一二,品鉴丹药,更是天下一绝。

经过无数年的发展,族群内强者无数,高品炼药师更是数不胜数,势力极为庞大。

……

药界诸城之一丹鼎城。

药言睁开了双眸,不卑不亢的拱手应了一声,旋即看了一眼竖立在天际的高耸石碑,面露向往之色。

年长的老者面色严肃的看着眼前的男孩药言,叮嘱道。

“是,长老!”

“可惜,差了一些。”

药言恭敬的对着二人一礼,随后转身向着广场外走去。

“年纪还小,待他成年,血脉等级或可以达到四品以上,就算差些,若炼药术能达到一定水平,也可弥补,咱们药族可不单单只看血脉等级,小子,好好努力,争取成年之后能在宗族碑上留名。”

中央广场之上,矗立着一座青铜色的药鼎,高近三米,药鼎表面描绘着栩栩如生的丹纹,淡淡的药香味充斥四周,令人心旷神怡,而在其身旁,此刻正站立着三道人影。

他乃是丹鼎城族学之中的长老,负责丹鼎城的族学教导以及人才选拔,对于药言这个天赋还算可以的后辈,他有些印象,因此多说了几句。

这支脉与主脉,一字之差,便是天差地别。

那不知距离此地多远的石碑便是药族的宗族碑,唯有对药族有贡献的人才能记载其上,基本上每一个药族子弟都视其为目标,且以此为荣。

身旁另一位中年人叹了一口气,似乎对结果并不满意。

见到这三道丹纹亮起,略微年长的老者语气淡漠的说道:“药言,年龄十二,实力六星斗者,三品血脉等级,天赋尚可。”

药山看到药言的神情,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下去吧。”

眼前这少年显然差了不少,难以满足药族的规定。

片刻之后,三道丹纹,徐徐散发着光芒,宛若星辰一般。

为首的则是两名面色严肃的老者,二人皆是看着手掌贴在药鼎表面的少年。

身为斗帝血脉家族,血脉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药族传承至今,族群人数早已经破了千万,其中不少是外族通婚,或是收下的门徒弟子,又或是亲缘关系,还有就是外戚的依附。

今日是血脉测试的日子,广场四周早已经围满了人,其中不少人与药言认识。

其中唯有血脉等级达到四品以上,才是核心族人,能被族群重点培养,供给大量天材地宝,滋养血脉之力。

少年身着一件古朴的衣衫,一头漆黑的长发随意的束缚在身后,微微扬起的面容颇为俊秀,此刻他正闭着眼睛,似乎在感应着什么,伴随着时间流逝,药鼎之上的丹纹猛地亮了起来。

无论是什么样的来历,能在药族族地生活,便是药族一员,与药族有着不可分割的亲缘关系,只是会被冠以支脉之名。

一个身着甲胄的黑脸大叔看到药言沮丧的表情,不禁出声安慰道:“小子,别气馁,三品血脉不错了,以后来叔的铁卫当个队长还是可以的。”

铁卫,药族专门护卫族地安全的军队,负责驱散城池四周凶兽以及外来者,守卫城池安全。

“好的,铁叔。”

药言强颜欢笑的应了一声,脸上或多或少的流露出些许沮丧之色。

“别瞎说,小言子的炼丹天赋还是不错的,这一届比他强的没几个。”

“对对对,看我这脑子,差点忘了,哈哈。”

……

药言对于众人的安慰,皆是礼貌的回应,脸上依旧带着沮丧之意,向着家的方向缓缓走去,似乎很失落。

众人看到这一幕,也没有上前继续安慰,因为这一幕每年都会看到一些。

不是每个人都是天之骄子。

药族族地内的城池有许多,且每座城池人口都有数十万,其内皆有学堂,凡药族子弟皆可入学,自小便可接触外界寻常之人难以接触的炼药术,这便是远古大族的底蕴。

可想从其中脱颖而出何等困难。

更何况还有核心族人的存在,与那些妖孽相比,他们这些人真的只能算是普通人。

随着离开广场,药言脸上的沮丧之意收敛了不少,其实他一点也不沮丧,甚至对于这个结果毫不意外,因为他这一世故去的父母不过是一个斗王一个斗灵,且父亲还没有药族血脉,能有这个结果他早有所料。

甚至三品血脉还让他感觉有点意外。

高了。

毕竟斗破这个世界的斗帝家族,血脉传承是一个唾沫一个钉,父母血脉浓度不够,后代想要诞生出强大的血脉后裔,其难度和游戏抽奖差不多,完全是博一手变异。

普通药族子弟没有强大的血脉,更没有天材地宝从小滋养,血脉之力能有多强?

药言从来不觉得自己是特例,哪怕他穿越了。

他是娘胎穿越,穿越来之后不久,父亲便死在了神农山脉,据说是死在一群四阶魔兽手中的,而母亲也在不久之后去世了,留下了他一个孤零零的幼童,像是印证了那句话:穿越者的父母是个高危的职业。

对此,药言很抱歉。

他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

那一会儿,药言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所谓的猪脚,有系统傍身,最终发现,他并没有,唯一的优势或许便是比同龄人强大不少的灵魂力以及熟知剧情这一点了,让他自小在接受新知识方面比较快,这也导致了他炼丹天赋不错的原因。

经过数年的努力,十二岁的他已经是个二品炼药师了,可以炼制十数种一二品丹药。

没错,就是这么夸张。

这在外界几乎是逆天的存在,可在药族,这却只能算是优良,远远称不上天才亦或者妖孽。

对于药族子弟而言,炼制低品丹药当真没什么难度,自小便有充足的药材供给他们练手,更有炼药师手把手的教,所以药族之人成年基本上都是三四品的炼药师,哪怕是护卫也是如此。

对于他们而言,难的是突破到六品及以上。

“血脉浓度一般也好,至少不引人注意。”

药言心中自我安慰了一声,他其实还有点担心自己血脉浓度过高,被药族重点培养,若是如此,那当真完了,想跑也跑不掉了,甚至还会被魂族盯上。

没错,这几年,他已经开始计划跑路了。

因为待在药族实在没什么前途,未来更是一片黯淡。

原著之中。

整个药族除了少数几人之外都被虚无吞炎给炼化了,包括这数千万的支脉族人,尽数化作魂天帝晋级斗帝的资粮,那文字描述凄惨无比,若非萧炎这个原著猪脚身处其中,估计一个人都跑不掉。

其实当药言知晓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后,他就在考虑自己以后的道路。

至于改变这一切……没有斗帝实力拿什么和魂族斗?

魂族,那可是整个斗气大陆最巅峰的势力。

尤其是魂天帝这位狠角色,为了突破斗帝,谋划千年,更是在最后直接献祭了半个中州以及数个远古家族,屠戮了万亿生灵,若非萧炎这个原主角出现,他必然是最后的胜利者。

与他相比,其余远古各族的族长无疑毫无特色,全部躺在舒适圈里得过且过。

这或许也是魂天帝为什么只高看萧玄一眼的原因,至少萧玄敢去搏一搏,举全族之力去拼一把。

想到这里。

药言不禁想到了焚决。

穿越到斗破世界,岂能对焚决没有想法,哪怕修炼它的风险和吞枪自杀没区别,可它却是斗破里面唯一的外挂,虽然修炼前期风险极高,但后期收益高得离谱,是直通斗帝的一条路。

至于帝丹这条路……你没有九星斗圣巅峰的实力,都没资格去瞧上一眼。

因此,前几年,药言曾打听过药尘,一方面是因为焚决,另一方面则是想要确定时间线。

药尘这个名字在药族颇为忌讳,因为对方是药族弃子,少年时更是与药族刑堂长老药万归产生过冲突,可偏偏对方在外界闯出了偌大的名头,不但获得了丹塔举办的大会冠军,还创立了星陨阁这般的势力。

自身实力更是达到了斗尊,人称药尊者。

这一系列的事件对于药族普通族人而言还是很刺激的,八卦是人都喜欢听,何况是这种与长老有关的八卦。

所以药言很轻易的便搞到了对方的消息。

大概在十几年前,药尘炼丹反噬,挂了……

没错,挂了。

显然药尘的那位‘好徒弟’韩枫已经反水了,背刺了这位待他如亲子的老师,剧情的齿轮正在滚滚向前。

至于萧炎,尚未出现。

可惜,药言无法从中获取准确的时间线,想要判断这个,要么搞清楚古薰儿现在多大,要么前往加玛帝国,这两件事情对于目前的他而言都不可能。

“想这么多毫无意义。”

药言轻叹了一声,对于目前的他而言,在药族积蓄力量才是正途,有了实力,才有资格谋划未来的事情。

毕竟斗破这个世界,实力决定一切。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