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丹塔

29天前 作者: 做只大灰狼
第219章 丹塔

听到药老的话语,药言也不禁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低声说道:“您老在我闭关突破斗宗的这段日子里,就查了这些事情?”

“咳咳,老夫还不是为你考虑,想要让焚决进化到更好层次,异火显然是必不可少的~”药老咳嗽了一声,老脸有些挂不住,轻哼一声,才继续说道:“老夫就不信,你小子一点也不好奇,这焚决是否能突破到天阶之上!”

焚决这本功法随着药言实力的增长,其神奇之处也渐渐显露。

药言吞噬了四种等级不低的异火,体内竟然没有任何反噬的迹象,甚至就连焚决这本功法也进化到了准天阶的层次,很显然,所谓的天阶并非焚决的极限,若是给与药言足够的异火,焚决或许能突破到天阶之上。

对此,药老岂能不感兴趣,

“排名靠后的异火对如今的我而言,效果很有限~”药言轻声的说道。

焚决已经进化到准天阶的层次,似九龙雷罡火这等排名靠后的异火,哪怕吞噬了,也无法让焚决迈过天阶那道坎,除非药言能将排名靠后的异火收集齐了,或许可以靠量产生质变。

不然,单单一朵九龙雷罡火,可不足以让药言惹上焚炎谷这等有斗圣坐镇的势力。

“可以就有作用。”

药老目光微闪,沉声的说道。

药言闻言失声笑了笑,道:“您老还真打算让我去各大势力联姻啊?”

“确实有这个想法,不然,你小子长得这般俊俏的脸蛋儿,岂不是太浪费了!”药老打量了一下药言的面容,轻抚胡须,故作正经的说道。

“哈哈!”一旁的天火尊者闻言,不由得笑了起来,同时在一侧起哄道:“这句话说的也没毛病,小子,你若是生在老夫那个年代,估计会有不少女斗尊看上你。”

“你们两位还是别打趣了,看着点路。”药言有些无奈的说道,长得俊俏又不是他的错。

“放心,盯着呢。”药老轻声的说了一句。

顿了顿。

他又继续说道:“其实除了九龙雷罡火之外,焚炎谷还有一种镇谷之宝,名为天火三玄变,它几乎是为你量身定制的,可以凭借体内的火焰,在短时内,大幅度提升自身的实力,增幅强弱由自身掌控的火焰决定,若是体内拥有三种火焰,甚至可以一次性将实力增幅三次!”

“创造此等秘法的人还真是胆子够大!”天火尊者闻言,颇为惊讶的说道。

火焰本就是极为狂暴的力量,难以掌控,偏偏此秘法还利用火焰的力量来增幅斗气,期间但凡有一点失误,别说提升斗气,自己都得被这股火焰之力搞得重伤。

显然经过一次生死危机,天火尊者如今的性格‘怂’了不少。

天火三玄变。

药言对于这个秘法自然不陌生,此秘法乃是萧玄创造的,体内若是拥有三朵异火,甚至能对斗圣级别的强者产生增幅,单论这一点,此秘法就足以称得上斗气大陆最顶尖的秘法,甚至此秘法最终还可以凝聚出萧族族纹。

不过想要凝聚出萧族族纹,其前置条件有些苛刻,首先你得得到萧玄的承认!

想到这里,药言心中也有了一些小心思。

萧玄临死前凝聚出的萧族血脉,那份力量可是相当不俗,尤其是对于拥有吞灵族血脉的药言而言,绝对算得上一顿大餐,且一旦得到萧玄的承认,甚至还可以激发后期的隐藏福利——天墓之魂大礼包!

可保送灵魂直达帝境!

实力还真是迷人眼……药言心中轻笑一声,哪怕不想如此,可随着吞噬的帝族之人越来越多,心中的贪欲就有点压制不住了,能走捷径,谁又愿意埋头苦修。

能让灵魂力直接蜕变成帝境的机缘,谁能无动于衷。

药言自认天赋不错,可若是单凭自己苦修,哪怕有着焚决吞噬异火的加持,他也没有把握在数十年之内将灵魂之力推入帝境层次。

灵魂之力的修炼难度远超斗气,且可以增进灵魂之力的方式极少。

若非如此,魂族也没必要在斗气大陆创建魂殿了,剥离灵魂的本源之力。

“怎么样,心不心动?”药老轻抚白须,笑呵呵的说道,他不相信药言能对此无动于衷,尤其是药言这小子对于实力无比的着迷,那天火三玄变对于修炼焚决之人,堪称是最完美的秘法。

“自然~”药言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低声应道。

有些路回不了头,那便只能一直走下去了。

“有兴趣就好~”药老笑着说了一句,随后语气正经了不少,轻声道:“不过焚炎谷不是寻常势力,想要得到天火三玄变,最好智取,切勿抢夺。”

“等您老肉身恢复了,再考虑这些吧,我想,就算是焚炎谷,应该也会给你这位昔日的中州第一炼药师些许薄面。”药言轻声的说道。

药老笑着摇了摇头,不再讨论这个话题。

天火尊者此刻也操控着空间船破开了前方的空间,向着丹域疾驰而去,众人都没有在焚炎谷停留的想法,如今对于他们而言,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恢复药老的肉身以及三千焱炎火,其他的都得靠后。

……

……

数日之后,随着空间船只破开空间乱流,一处广袤的天地便是映入了药言的视野当中,同时一阵嘈杂声也是传入耳中,只见下方有着一处赤红色的广场,其内人山人海,嘈杂声更是直穿天际。

“好多人!”紫妍趴在船边,看着下方那几乎人挤人的画面,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

“此地乃是圣丹城外域的一处空间节点,所有想要进入圣丹城的人都需要经过此地筛选,若是贸然踏入圣丹城,则会被认定为敌人。”药老看着下方的一切,轻声笑道。

多年不曾来此,丹塔倒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我们不用下去挤吧?”药言扫了一眼药老,询问道,他可是知道药老在丹塔的人脉关系,不提其它,单论这一届的丹塔三巨头,其中一人便是药老的至交好友,另一人还是他的‘老情人’。

有着这等人脉关系,他们若是还要下去人挤人,那药言就该怀疑药老当年的为人了。

“自然不需要~”药老笑着摇了摇头,解释道:“有着斗尊强者坐镇,自然有其他通道可以走,不过咱们也不必这般麻烦了,有人来迎接我们了。”

随着药老的话语落在,药言的灵魂力也是感知到了异样,顺着那份感觉望去,只见前方的空间不知何时扭曲了起来。

下一刻,两道人影便是联袂走出。

其中一人乃是一位白发男子,其鹤发童颜,身穿一件寻常的锦袍,周身没有显露任何气息,可只是这般站着,便足以让人心惊肉跳,因为斗宗想要临空站立,需要动用空间之力,而眼前之人却没有动用任何力量,仿佛天地就这般拖着他。

能有这般能力的,其实力最低也是一位资深斗尊。

而白发男子身侧的则是一名身穿旗袍的美妇,对方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左右,气质淡然优雅,有着岁月沉淀的从容,不过这份从容在看到药老灵魂体的瞬间,便有些绷不住了,眉宇间都是多了一抹煞气。

二人的出现也令广场迅速安静了下来,不少人都惊疑不定的看着天空的那一幕,直至看到二人落到了空间船只上,才有人窃窃私语:“我眼睛花了吧,那是丹塔三巨头中的二位?!”

“好像是这么回事……那一位好像是玄空子会长,不过她身边的女子是谁啊?!”

“卧槽!她竟然也出关了!”

“那艘船上是什么人,竟然让这两位直接来此迎接,莫不是什么斗圣强者?!”

……

下方众人的窃窃私语倒是没有影响到空间船上众人的叙旧。

旗袍美妇并未说话,只是双眸略带血丝的看着药老的灵魂体,拳头紧紧握着,双唇紧紧抿着,许久,才憋出一句话:“怎么搞的这般狼狈?!”

“运气不好吧~”药老面对眼前这位‘老情人’,有些苦涩的说道,他总不能说自己识人不明,被自己从小养到大的白眼狼咬了吧。

“谁动的手!”玄衣直接问道。

药老尴尬的笑了笑,他倒是不想将对方牵扯到自己的私人恩怨上面,且女子的身份也极为特殊,乃是丹塔三巨头之一,有些事情,对方插不了手。

“别问了,肯定和魂殿那些阴沟里的老鼠有关系,那些家伙当年便盯上他了……你也是,当年你若是肯加入丹塔,哪里还有这些事情。”玄空子轻叹一声,缓缓的说道。

“魂殿……只有魂殿吗?”玄衣皱眉询问道。

魂殿与丹塔的关系一向不好,不过正因为如此,女子才不好随意插手,不然极为容易引发丹塔与魂殿的大战!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药老苦笑了一声,显然不想多说什么。

“别停在这边了,回去再聊。”玄空子抬手便是接过了天火尊者的控制权,操控着空间船只向着圣丹城的方位飞去,以他的身份,自然有权利直接破空而入,倒是无需像其余人那般慢腾腾的进入。

飞行之中,玄衣则是一直盯着药老看,眼中有着幽怨,可看到药老如今这般模样,幽怨又变成了心疼。

那眼神的变化,药言直呼精彩。

或许是不想让药言继续看戏,亦或者是忍受不了玄衣的目光,药老轻咳一声,提醒道:“咳咳,晚辈在一旁看着呢。”

玄衣后知后觉,才发现药老身边还站着一个年轻人。

闻声望去。

第一眼印象便是一愣,好俊俏的青年。

“晚辈药言,见过玄姨!”药言自然不会呆呆的站着,恭敬的拱手作揖,嘴巴很甜的叫道。

听到玄姨二字,玄衣的眼神都变得温和了不少,旋即上下打量了一下药言,片刻之后,才好奇的说道:“他和你说过我?”

她近些年一直在丹塔内闭关,平日里也极为低调,丹塔内认识她的人都屈指可数,何况是一个少年郎,排除那些可能,剩余的便只有药老。

“嗯,药老曾与晚辈说过,他当年亏欠玄姨许多。”药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这句话直接惊得药老将灵魂胡须都拔下来,动作都是僵硬了。

玄空子操控的空间船都是微微一抖,那原本平和的眸子都流露出些许错愕之色,扫向了药老这个老东西,莫非被人打爆了身体,这老东西脑袋开窍了?!

“还说了什么?”玄衣美眸眨了眨,先是扫了一眼身体僵硬的药老,旋即有些期待的看着药言,询问道。

“没了,不过于药老一直教导晚辈,做任何事情,切勿犹犹豫豫,该下手的时候一定要果断,尤其是男女之事!”药言故作乖巧,很认真的说道。

臭小子,我什么时候教你这些了?!

药老差点绷不住。

玄衣却是心情愉悦了不少,笑眯眯的说道:“他要是真能这般,倒是好了~”

药老听不下去了,他担心药言再这般继续胡扯下去,自己就得被对方给卖了,岔开话题说道:“行了,别听这小子胡扯了,老夫这一次来,是为了加入丹塔,不知丹塔愿不愿意接受我这把老骨头。”

“?!”

这回轮到玄空子和玄衣面面相觑了,比起药言说的那些,药老如今说的这句话才更像胡扯,这老东西还真的转性了,当年可是犟的要死,一群老友劝说,药老依旧独立独行,喜欢自由,现在竟然会选择加入丹塔,不可思议。

“不对劲,你莫非被人夺舍了?”玄空子忍不住说道。

“身上惹的麻烦事比较多,背靠丹塔躲一躲。”药老老脸一黑,面无表情的说道。

玄空子点了点头,显然觉得药老这句话很有可信度。

他沉吟了少许,缓缓说道:“能否加入暂且不谈,这段时日你便待在丹塔内好好休息吧,待彻底恢复了肉身与实力,我们再谈其它。”

“好。”药老应了下来。(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