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为主角,我很抱歉》

1个月前 作者: 北圭山
《生为主角,我很抱歉》

《生为主角,我很抱歉》

001你的名字

夜里十点,下雨了。

王柯放慢车速,缓缓地行驶着。无数雨滴落在玻璃上,又被雨刮器抹平,砸出一片细碎的水滴声。

作为一名年轻的网约车司机,他已经工作十几个小时了。从早上开始,除了两顿饭和上厕所的时间,全都是在驾驶座上度过的。

差不多也该休息休息了。

王柯靠边停车,拿手机随便选了一本小说,点击听书。

手机里响起了机械的女声:“都市小说,开车到世界尽头,作者千鸣沙。第一章,雨夜奇遇。”

有趣,现在就是个下雨的夜。

听着那略有些僵硬的读书声,伴着外面的雨声,王柯轻轻闭上了眼睛。可是紧接着,小说正文的第一句话就让他睁开了眼睛。

“王柯是个网约车司机。”

这小说的主角和自己同名?

他拿起手机,暂停了听书模式,直接看正文。而正文里的那个主角名,还真是王柯俩字,跟他一模一样。

目光再往下一扫,他的眼睛差点瞪了出来。

正文这样写:【他当年的高中成绩并不差,但父母突然失踪,让他不得不提前担负起自己的生活,先是当外卖员,后来又开起了网约车。】

“不可能吧……”王柯喃喃自语。

小说开头对主角的介绍,跟他的真实经历一模一样!

如果仅仅是主角名字跟自己相同,他还能笑一笑说句‘代入感拉满’。可是就连经历都如此雷同,还笑得出来吗?

如此诡异的现实,让王柯的背后升起一股寒意……

就在这时,副驾驶的门突然被拉开了。

王柯触电般扭头,就看到了一個浑身淋湿的少女。

乱糟糟的长发滴着水,刘海贴在额头上,挡住眉毛,但刘海末梢下露出的大眼睛,却亮得惊人。就像是被猛虎紧追不放的小鹿一样,充满了惊恐。

她一身运动装,貌似是哪所中学的校服,跟头发一样都湿透了。目测一米六左右的瘦弱身躯,瑟瑟发抖。

王柯:“你谁啊?”

少女匆忙关上车门,恳求道:“拜托您了,开车吧。他们要抓我!”

“抓你?”

王柯一抬头,就看到前面的路口拐角处冒出来了几个人影,其中有男有女,一个个打着伞,都穿着迷彩服。

再回头,就看到少女正注视着自己,脸上满是无助之色。她的双手依然捏得紧紧的,瘦弱的身子止不住发抖。

她的声音也在颤抖:“我妈报的矫正学校,他们派人来了……”

矫正学校?

王柯听说过这种地方,但还真没在现实里见识过。听说,那是搞封闭化特训,管教叛逆孩子的场所。或许除了军训,还会有电疗之类的手段?

他意识到,如果自己不配合,这个女孩今晚肯定要被人抓去特训。

这事本来与他无关,奈何这姑娘慌不择路,上了自己的车。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呢?眼睁睁看着她被抓走吗?

王柯:“你趴下。”

女孩愣了愣:“什么?”

王柯:“我说趴下,别让他们看到你。”

女孩乖乖照做,在副驾驶前、储物箱下面的空间里,几乎缩成了一团。

王柯驾车缓缓往前,经过那群人的时候,看了一眼。

他们也看向了车内,但只是一眼就挪开视线,又东张西望起来。

车子继续向前。

过了下一个十字路口,王柯说:“可以起来了。”

女孩还是缩在那里:“他们没有发现吗?”

“没有,起来吧。”

听到肯定的答复,少女这才敢动。她先探出脑袋,往后面望了望,确定已经远离危险地带以后,才终于起身,在座椅上坐好。

沉默半晌,王柯忽然问道:“你要去哪?”

少女双手捏拳放在大腿上,低着头不吭声。

王柯:“你是从家里跑出来的吧?除了你家,还有别的地方可去吗?”

她缓缓地摇了摇头。

王柯又问:“伱带手机了吗?钱包、证件?”

少女还是一言不发。

于是王柯也就没有再问。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姑娘是什么都没带,问也没用。

继续往前开了两条街之后,他再次靠边停车,拿起了手机。

又快速扫了一眼名为《开车到世界尽头》的小说。

开头介绍过了主角王柯的生平来历之后,小说进入第一段剧情。

【在这个春雨微凉的夜里,王柯本来只是想着停下车休息片刻。可是,他怎么都想不到,一个狼狈的美少女,冲进了自己的车。】

下一段,作者却突然切了视角,描写起十分钟之前发生的事情。

【陈天薇本来在刷题。可是写着写着,外面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她看了一眼窗外,脑海里闪过一丝疑惑。这么大的雨,时间也挺晚了,什么人会来敲自己家的门?】

【母亲去开门了。而少女只是把卧室门开了一条小缝,偷偷听着。自从父亲过世以来,母女俩的关系就一直不怎么和睦,昨天还因为头发的事情大吵过一架。这已经是数不清第多少次争执了,在这个冷清的家里,她早已感受不到丝毫温暖。】

【深夜的不速之客有四位,三男一女,都穿着制服。他们说自己是警察,收到有人高空抛物的报警,怀疑是这一层的住户,所以要请去警察局问话。但这番说辞,却让陈天薇起了疑心。她想起不久前在网上看到的帖子,有人说自己被类似的借口哄骗去了矫正学校,然后经受了一系列痛苦的折磨……】

【母亲和那四个陌生人,又一起敲开了她的卧室门。陈天薇心中充满了恐惧,只是脸上强装着镇定,穿衣穿鞋,貌似要乖乖地跟他们走。下楼时,母亲的脸上悄然浮现出的微笑,更是让她内心一片冰冷。】

陈天薇明白,自己必须得逃。】

看到这里,王柯瞥了一眼身旁的少女。她低着头,双手抵在大腿上,看起来很是紧张失措的样子。

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犹豫了几秒,小声答道:“陈天薇。”

王柯不由得捏紧了手机。

要么是不知道多少万分之一可能性的巧合,要么,就是手机里那个小说真的在写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

————

002敢问何时更新

王柯觉得,作为一本男频小说,《开车到世界尽头》这本书的问题不小。

他也算是个网文老读者了,印象里,像是这样开头第一章就切视角,而且大半篇幅都没有放在主角身上的小说,大概率要扑街。

但扑不扑的都无所谓了。对现在的王柯而言,全世界所有小说加在一起,哪个能比这一本重要?

第一章后续的内容,就是写她怎么跟那些人虚与委蛇,乖乖穿好鞋子跟他们走,然后一出电梯,趁着人家打伞的功夫,少女不管不顾冲进了大雨里。

用尽全力奔跑,陈天薇总算是从小区里逃了出来。

但那些人也淋着雨在后面追。

【在被追上之前,她看到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车。绝望之下,她拉开门就说:“开车。”

“你谁啊?”

“拜托您了,开车吧。他们要抓我!”】

第一章到此为止。

正好,跟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对上了。

再往后翻,没有了。这是刚入库没多久的新书,只有这一章,评论区空荡荡的,连一条留言都没有。

王柯陷入了沉思。

他首先考虑的,当然是这一切可不可能是某种整蛊节目。但认真回想一下,刚才自己真的只是兴之所至搜了‘开车’俩字,然后随便选了一本。而之所以会搜这种词,也是因为他开了一天的车,刚好想到而已。

如果是整蛊,这要怎么安排才能成立?

如果不是整蛊又意味着什么?

当然眼下最关键的事情是,怎么安排身旁这个惊弓之鸟般的少女。

王柯问道:“你,应该是中学生吧?”

陈天薇低声说:“高三。”

王柯错愕道:“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你妈要把你抓去矫正学校?”

少女默默地点了点头。

王柯思忖片刻,又问:“你没有带钱吧?”

陈天薇小声说道:“对不起,我现在还没发付车费,您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我一定想办法……”

王柯:“你有什么办法?”

陈天薇无言以对。

她咬着下唇想了好一会,却怎么都想不到办法,也想不到此时能有什么说辞。车子现在是停在路边的,少女伸手拉开了车门。

不过王柯突然又说:“等等,外面这么大的雨,你去哪儿?”

“我不知道,我……”陈天薇犹豫道,“可以去朋友家。”

王柯:“淋着雨过去?算了吧,我开车送你。”

“可是……”

“告诉我你朋友的地址吧。”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朋友家在哪?”

少女只能用一个微弱的“嗯”作为回应。

“那你下车干嘛?”

“我……”

王柯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给你个建议。你今晚在我那里过一晚,跟你的朋友联系上。明天我开车送你过去。”

少女微微摇头:“可是,我没钱付车费。”

“就当我做慈善。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这么说着的同时,王柯又看了一眼手机。第二章还没更新。

陈天薇忽然说:“谢谢您,真的,非常感谢……”

王柯放下了手机,低声说:“走吧。”

车子重新上路,在雨幕中平稳向前行驶。

车里的两个人都一言不发,心绪却一个比一个乱。

————

沉默的半个多小时车程后,王柯载着初次相识的少女回到了自己家。

这确实是他的家。

上中学的时候,爸妈带着他搬到了这个普通的小区里。那时,王柯觉得生活中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衣食住行。直到成年之际父母突然消失,他才发现光是每个月的房贷都那么沉重。

不过现在就好很多了。放弃高考之后,他学会了自食其力,而且到手的钱也渐渐增多。如今,当初让他格外焦虑的房贷,已经不构成什么压力了。

但是随着焦虑和压力一同消失的,还有青春年少的激情。虽然刚过二十岁生日,但他觉得自己和曾经的那些同学早已不是同一种人。像一只庸庸碌碌的工蚁,把乘客搬来搬去,以此谋生。

但今天,庸碌的日常被打破了。

王柯拿钥匙开了门,而陈天薇缩着脖子跟在他身后。

少女刚刚踏进去一步,就停在了那里,然后看见一双貌似崭新的白色拖鞋放在了自己跟前的地砖上。

“本来是给客人留的,但一直没什么客人。”

说完,王柯已经换了双黑色拖鞋,走到里面去了。

陈天薇换上拖鞋之后还是犹豫了一会,才小心翼翼地往里面走了两步。

王柯从里面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套蓝色的球衣,塞到她手里,说:“衣服是从衣柜最里面翻出来的,你洗个热水澡换上吧。主卧是空的,没人住,不过床单你得自己铺。”

陈天薇认真地点了点头,张开小嘴想说点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而王柯转身走进了另一间卧室。

他拿起手机,点开小说APP的书架,又看了一遍。那本《开车到世界尽头》还是没有更新第二章。

王柯双手捏紧了手机,写了一条帖子:【哪有人发书只有一章的啊?好歹也发个两三章吧!作者到底什么时候更新?】

点击发表。

然后他坐在小板凳上眼巴巴地等了好一会,帖子无人回复,新章节更是不见踪影。

王柯叹了口气,放下手机,走进卫生间。

这房子的卫生间有两个,一个在主卧里面,另一个在次卧隔壁。刚住进来时他睡的就是次卧,父母在主卧。而那两位都消失以后,他也没搬去更宽敞的主卧。

他倒是想过要不要把主卧租出去,跟租客合住,缓解一下房贷压力。但在此之前,他开着父亲留下的车,已经在网约司机的道路上稳住了阵脚,于是也就不再考虑出租一间卧室。

王柯走进卫生间,听到主卧那边传来的水声。

那个名叫陈天薇的少女应该正在洗澡。

他拿起牙刷,挤牙膏。可就在这时,不经意朝镜子瞥去的一眼,却让他微微愣神。

镜子里的自己变瘦了——是因为最近开车特别劳累,而且吃得少了吗?

但也正因为瘦了,王柯发现自己的脸庞轮廓变得更为清晰,连五官都清秀了一些。

他盯着镜子扭了扭脖子。

————

————

003少女心保真吗

热水器的能力是有限的。

虽然有两间卫生间,但热水器只有一个,只能供一人畅快洗澡。如果两人同时开淋浴,热水的量就只能分到一半了。

所以王柯等到主卧里的水声消失以后,才开始洗澡。

等他洗完澡出来,主卧那边一点声音都没有,让人不禁怀疑那女孩是不是已经跑掉了。

王柯喜欢穿球衣睡觉,宽松又凉爽。今天晚上也是这样。

不过,当他吹干头发换好衣服,再推开主卧的门时,却只听到了悠长的呼吸声。

屋里一片黑暗,而陈天薇似乎已经睡着了。

“好家伙,心真大啊……”王柯喃喃自语着,站在床边多瞧了两眼。

窗外,对面的居民楼里还有几扇窗户亮着灯,那灯光透进窗里,形成了微弱的照明。

王柯低头看着她的脸。

少女的脸庞瘦小,很容易给人一种胃口不太好的印象。也正因为比较瘦,所以鼻梁看起来也比常人更直挺,很有立体感。

她此时轻轻闭着眼睛,不过就算这样也能看出她的眼睛挺大的。而王柯回想了一下她睁着眼的模样,也只能想起那惊惶不安的目光,如同小动物一般无助。

王柯的目光再往下稍稍一移,就看到她穿着自己给她的蓝色球衣。

等等,怎么没盖被子?

要知道现在是四月份,今天又下了大雨,夜间的温度有点低。不盖被子只穿短袖睡觉,怕是要着凉。

于是王柯顺手给她盖上了被子,便转身走了。

然而,当他离开了主卧,并且轻轻关上门以后,在黑暗中,少女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中含着泪,甚至有一滴已经落在了枕头上。

————

王柯躺到床上才发现,那本书终于更新了第二章。

第二章的主要视角,又放在了陈天薇身上,大段大段都是她的心理活动。

【上车看到王柯的第一眼,陈天薇就觉得他有点帅。不过踏入他的家门时,少女还是在心底默默告诫自己,一定要小心警惕。不能仅仅因为看起来比较顺眼,就轻易相信他。】

【洗澡水很温暖。陈天薇感受着这种温暖,再回想起独自在雨中奔逃的冰冷无助,忽然就忍不住哭了出来……】

【吹干了头发以后,陈天薇坐在床边,望着窗外默默发起了呆。突然,她听到热水器的声音停了。】

【她知道自己其实根本没有可联系的朋友,可是,如果对方问起来,那怎么办?难不成要说自己真的无处可去,只能赖在王柯家里吗?少女不知道该用什么说辞,只想到了最简单的办法度过这一夜。】

【陈天薇关上了灯,回到床上,躺下。正好这时,她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少女暗暗咬着牙,紧张地闭上了眼……】

【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站在那里,居高临下。】

【或许是成长历程营造出的悲观预期,陈天薇先想到的总是最坏的可能性。今天的事实已经证明了,妈妈真的被她猜中了。现在,自然会往最糟糕的方向揣测这个陌生的男性。】

【陈天薇已经在想象了,如果王柯伸手去触碰自己的敏感部位,她该怎么办。咬他的手,然后再逃跑吗?可是这次真的能跑掉?就算跑掉了,又该去哪里呢?外面还在下雨。今夜又该去哪里找一张干净的床?】

【可是王柯并没有碰她。完全出乎她预料的是,王柯为她盖上了被子。】

【刹那间,陈天薇就感觉鼻头一酸,好想哭。少女的印象里,母亲好像都很久很久没有给自己盖过被了,而生活中哪里还有这样细微却不求回报的小温暖呢?】

【少女突然好想睁开眼,好想看看他的样子,好想知道他看着自己的目光是什么样的。但她还是咬着牙忍住了,而被子下的瘦小身躯已然变得格外紧绷。因为她要忍住,忍住不发出声音,不要动,更不能当着他的面流出眼泪……】

【万幸的是,盖上了被子以后王柯没有再停留,转身走了出去。而陈天薇注意到,他的脚步声很轻,就连关门的动作都格外的轻,这当然为了不吵醒她,不影响她的睡眠。想到这里,她再也憋不住了,任凭一行清泪顺着眼角流了下去。】

【他走了之后,一切重归寂静。可是陈天薇却怎么也平静不下去。她只觉得,自己的心就好像是一面鼓,被王柯随手掷出的小石子刚好命中,明明只是个不起眼的小石子,却把那面鼓敲得震天响。】

【少女坐起身,双手捂着脸痛哭起来。她也说不清这些眼泪之中凝的是什么情绪。感动?庆幸?对母亲的失望与怨愤?对王柯的心动?】

【什么都说不清,她只知道情绪如同洪水,在这雨夜里冲破了胸中的堤坝……】

看着这些文字描写,王柯简直一脸懵逼。

刚才陈天薇是在装睡?她有这么剧烈的心理活动吗?

这章的结尾,就断在了陈天薇偷偷哭了好一会,起身找纸巾擦眼泪的地方。

由此,王柯设想,如果自己现在闯进主卧,是不是能看到这一幕?这小说的更新时间,是不是跟现实事件的发生时间刚好对应?还是说,更新时间是在事件发生以后?

换言之,这本书是预测了自己和其他人的行动,亦或是在行动后的描述?

他实在很好奇。

不过纠结半晌之后,王柯还是没有去。

既然小说还在更,接下来自然有的是机会验证。而且,现在闯进去,有什么理由跟陈天薇解释自己的行动呢?

王柯在床上发呆许久,终于又点开了那本书的评论区,发了一条帖子:

【作者更新太少了吧?然后呢?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陈天薇在主角家住下了吗?】

点击发表,下一刻,这条帖子就出现在了原本空空荡荡的评论区里。今晚才刚刚出炉的新书,连广告贴和机器人都没有,只有他的这么一条留言。

考虑到新章节更新了才十几分钟,作者正好在线读到了他的留言,这可能性似乎不小。那么,作者会回复吗?

想到这里,王柯忽然觉得很荒谬。

小说主角找作者问后续剧情,这种事谁听说过?

————

————

004第X类接触

未完待续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