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乌鸦嘴

1个月前 作者: 南冥没有孔雀
第1章 乌鸦嘴

第1章 乌鸦嘴

佛罗里达州,布罗沃德县,劳德代尔堡。

卢克早早来到学校,抬手看了一眼时间,上午7点整。

又来早了。

穿越到美利坚已经18年了,卢克早就渡过了穿越之初的迷茫,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上辈子是个一无是处的小镇做题家,这辈子倒是运气好了不少,富裕的家庭和上辈子良好的学习能力,让他成了一个体育、学习两开花的“别人家的孩子”。

此时教室里只有零散的几个人。

他把书包随手扔到课桌上,转过身子,对好朋友问道:“嘿!卡尔文,你知道为什么AR-15的弹匣有30发子弹吗?”

听到这个问题,卡尔文稍微愣了一下,这几天他和卢克频繁的开黑,这孩子或许是昨天被M4爆头打傻了,一大早就在琢磨枪械的问题。

“额或许是.模仿AK47?”他犹疑的回答。

“错了!”卢克马上指出,然后一本正经的说:“因为美国中学一个班最多30人。”

对美国人讲美国笑话,显然就像对苏联人讲苏联笑话一样有特攻效果。

卡尔文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然后,他猛地拍了拍大腿,小声喊道:“法克!不要再讲你的地狱笑话了,按照你之前的说法,我的——那个叫功德的玩意儿,都要和你一起扣完了,等死后我们会下地狱的。”

卢克这会儿已经把书本都放好了,继续无情吐槽:“不不不,如果你马上死于AR-15,说不定还能剩下一些功德余额,这样你就可以上天堂了。”

卡尔文还击到:“法克!如果此刻真的出现一个枪手,我一定把你挡在身前。”

“不过,这可不是那些公立学校,北罗沃德是佛罗里达最好的高中之一,怎么可能”

话没说完,就被“砰”的一声巨响打断。

那声音在封闭的走廊环境中回荡了好久,还没完全散去,紧接着又是两声,随后还有些喊叫声。

如果这里是黑人聚集区那种贫民窟,听到声音的人们已经开始寻找隐蔽位置,甚至从裤裆里掏出来枪准备还击了。

但正如卡尔文所说,这里可是北罗沃德中学,坐落在安静祥和的富人区,这里的学生们起码都出自中产阶级之上的家庭,优渥的生活让他们失去了很多敏感性。

一个男生好奇的从后门探出身子,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没等他看清走廊那头,又是“砰”的一声。

惊疑不定的卢克和卡尔文眼睁睁看着那男生倒下,胸口开始向外渗出血液,蠕动片刻后安静了下来。

真的是枪击!

虽然经常调侃自由美利坚,但上辈子二十几年加上这辈子十八年,从来也没遇到过这种事情啊!

随时可能来临的死亡压力下,卢克的手心开始微微出汗,心跳声在耳边回荡,像是一首节奏越来越快的鼓点,仿佛要从胸口跳出来。他的喉咙开始发干,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但脑子竟然出奇的冷静,甚至还有颅内吐槽的余裕。

“干他娘的第二修正案!干他娘的步枪协会!下次大选老子的票一定投给民主党!”

卢克猛地摇了摇头,仿佛是将杂念全部甩出去。

死到临头了,先别想以后,想想怎么能活下去吧。

枪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频繁。

“干!早起鸟儿有虫吃,早上学的学生有花生米吃,这世道可真他妈太操蛋了!早知道今天应该睡个懒觉的。”

不知是不是紧张过度了,脑子里的杂念一个劲儿的往外冒。

卢克环视了一下四周,教室里刚刚还是乱作一团,尖叫声此起彼伏,现在已经彻底安静了下来。

刚刚死去的男生给了他们很好的提醒——跑到走廊就是主动送人头,所以剩下的四五个同学都在教室里找了认为相对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像鹌鹑一样,紧紧的把身体缩在遮蔽物后边。

卢克弓下身子,拽了一把还在发呆的卡尔文,带着他一起蹲下。

“小心点,真踏马出现枪手了。”卢克小声又急促的说。

卡尔文看了过来,同样小声回答:“谢特,你这个乌鸦嘴也太灵验了,都怪你!”

嘴上抱怨着,但卢克莫名的从他眼里看到了兴奋的光。

“你兴奋个鸡毛啊!”卢克心中吐槽,嘴上也不停,反驳道:“法克!明明是因为你刚刚插旗子了!”

卢克和卡尔文相识十几年了,这些年来,每次遇到飙车、打架、极限运动这种紧张刺激的事儿,他都兴奋的要命,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根据他自己的话,那是维京人的血脉传承,是伟大的冒险精神。

不过,卢克更认为他就是纯粹的莽夫而已。

相对于莽夫卡尔文,卢克就谨慎的多了。他一直都秉持着能用猴子偷桃就不用黑虎掏心的原则,并且是著名格斗大师陈鹤皋的信徒——如果你和别人约好时间决斗,那就提前一天开泥头车创死他。

但卡尔文这个莽夫根本不懂泥头车居合的浪漫,一直叫卢克老六或者老阴比。

卢克稍微抬起头扫了一遍四周,然后重新低下头说:“窗户有防盗网,出不去,躲起来,或者反抗。”

没等卢克回话,一个身影从隔壁教室跑出来,看上去是不想留在教室等死,试图从走廊逃跑。

“砰,砰”

又是两枪。

那位勇敢的少年刚刚跑过卢克所在教室的前门,就被步枪命中,随着惯性扑倒在地,发出“噗通”的一声闷响,变成了一具鲜活的尸体。

那枪手在一间教室、一间教室的搜索、屠杀,他一个活口都不想留!

听着走廊上愈发密集的枪声、哀嚎声,卢克可不想赌一下那个枪手会大发慈悲,手下留情放自己一马。

两人对视一眼,多年的默契让双方瞬间明白了互相的决心——

唯死而已,干他娘的。

下定决心后,卢克砰砰直跳的心脏竟然略微减缓了一些频率,原本有些发软的手脚也恢复了力气。

反抗,首先要先找武器,起码也是偷袭之下可以一击使敌人丧失反抗能力的武器,否则赤手空拳和步枪战斗就是送。

很快,讲台上一把50厘米长的木质三角尺就吸引了卢克的注意,三个角度分别是90度、60度、30度,手持很方便,而且30度的锐角看上去也很锐利。

卢克站起,快步将三角尺取在手中。

听着越来越近的枪声,那枪手已经快到了!

“老办法?”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关于AR15弹夹容量,作为美国民间保存最多的步枪,这玩意儿版本太多了,不同弹夹容量的版本都有所以请专业大佬不必较真。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