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这一切难道只是一场梦?

13天前 作者: 菊花剑雨酒
第417章 这一切难道只是一场梦?

冷月高悬,寒风呼啸。

一只苍白大手径直挑起了垂落草帘。

再然后,一个男人裹挟着寒风猛地闯了进来。

望着面前那张无比熟悉的面庞,夏鸣瞳孔猛地收紧。

该死的!

怎么会是他!

他竟然是那挟魂崖的江良!

夏鸣的震惊于江良看来只是偷懒被发现的惶恐无措罢了。

看着石台上摆着的一堆物件,江良眼中寒意悄然暗淡了许多。

余光再次看向震惊的夏鸣,江良心中也不免泛起了嘀咕。

“产出如此之多,他应该是太过疲惫了吧。”

“李大虎已经撂挑子了,我也不能逼夏鸣太狠了。”

“若是夏鸣病倒了,我去哪里找这么听话的小驴子?”

念头通达,江良大手一挥,直接带走了石案上的全部魂石。

思虑片刻,他便又对夏鸣如此说道:

“你已经工作三天三夜了,明日便好好休息吧,莫要累坏了身体。”

没等夏鸣回答,江良便大步走出了第三十七窟。

江良走后许久许久,夏鸣依旧愣在原地。

“我……我不是死了吗?”

“我怎么会在这里?回光返照也没那么离谱吧!”

“难道是错觉!?还是幻觉!?”

挣扎起身,触及那冰冷石台的那一瞬间,夏鸣不禁肉身一颤。

冷!好冷!

好似冰针刺入骨头!

当初怎么没觉得有那么冷?

顺着石台边缘摸索,夏鸣手持油灯,又从角落里寻找出了一面巴掌大小的铜镜。

望着铜镜之内,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瘦削面庞,夏鸣只觉得心中一颤。

“幻觉!一定是幻觉!”

“我怎会憔悴如此!?”

“轮回眼!给我开!开啊!”

“仙法!镜花水月!仙法!水月洞观!”

“仙法!道空轮回!!”

即便是手指捏到泛白,镜子中的那对眼睛依旧没有半点变化。

夏鸣努力瞪眼睛的时候,垂落草帘再次被挑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人影,直接将夏鸣惊出了一身冷汗。

多少年了,多少年没人能瞒过他的感知了!

此人一定是绝顶存在!

难道是道君!

只见“道君”斜瞅了一眼夏鸣,旋即直接将一床被褥丢在了夏鸣的脑袋上。

“江良长老让我送给你的,挟魂崖比不得山下杂役所,你可别冻死了。”

直到那人走远,夏鸣方才回想起来。

“那人似乎是挟魂崖的巡逻弟子,我之前见过他几次。”

“他姓什么来着?此人貌似和我没啥交集。”

“算了,算了,他不重要。”

夜渐深,夏鸣裹着被褥蜷缩在石床的角落。

外面很冷,风中传来凄寒的呜咽之声。

三十七洞内的烛火随之熄灭。

夏鸣没有点起蜡烛。

他只是呆呆地看着面前地上那一道道清冷的月光。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三十七窟内渐渐传来一阵低语呢喃。

“难道……”

“难道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这怎么可能呢?”

“梦哪有那么真实?”

“哪有那么久的一个梦?”

“我的鹤呢?”

“我的重阳儿呢!”

“鹤!儿!”

“这一定是假的!谁也别想骗过我!”

寒意来袭,深入五脏,嘴上虽硬,但是夏鸣也只能裹紧被褥。

蜷缩角落,身躯抖个不停,夏鸣一夜无眠。

天边泛白的时候,夏鸣还是没挡住身体传来的困意,直接一头睡了过去。

叫醒夏鸣的不是自身的生物钟,而是一阵尖锐而短促的疼痛。

准确来说,夏鸣是被别人踹醒的。

踹他的也不是别人,正是昨日的送被“道君”。

隶属于挟魂崖的那位巡查弟子。

“醒醒!快些醒醒!”

“来活了!江长老指定要你来做。”

吃痛睁开眼睛,夏鸣正瞅见那人的幽暗瞳仁。

没给夏鸣过多反应的时间,那人伸出大手直接将他拉了起来。

没来得及打量其他,一张苍白异常、没有半点血色的面庞陡然映入夏鸣眼帘。

过往的记忆开始不断溯回,记忆中的那张面庞,渐渐和眼前这张重叠在了一起。

他竟然是……内门弟子……殷十七、来自青丹峰!

这……这怎么可能呢!?

我是重生了?

还是说……这是道君幻术!

触及冰冷尸体的那一瞬间,夏鸣还是不由得身躯一颤。

太真实了!简直就是现实!能有如此幻术吗?

能困住我的幻术!?

夏鸣迟疑之际,他的耳畔又传来一阵冰冷的声音。

“怎么?忘记如何解尸了?”

“你小子是睡迷糊了?还要我教你不成!”

“快些解尸!莫要给我磨蹭!”

声震神魂的同时,夏鸣也觉腰部抵来一柄长剑。

深呼一口气,夏鸣眼中猛地亮起一抹光亮。

对啊!

既然是幻境!

肯定复制不了我的金手指!

我能分解灵根!

我还能看清事情本质!

想让我沉溺于此!

做梦!

只要让我抓住破绽,我定能破除迷惘!

念头通达,夏鸣闭上眼睛,立马打开磁场感应。

下一刻,夏鸣直接愣在原地。

磁场感应竟然打开了!

九处漩涡窍穴、一缕细长的离火灵根!

它们就这样摆在了夏鸣的面前。

一如当年那般。

背后递来细长刀刃,手握刀刃的那一瞬间,夏鸣又变回了那个熟练的夏师傅。

打开窍穴,伤口细微,无可挑剔,堪称完美,出血量都控制得很好。

很快,夏师傅便做好了他的收敛工作。

于那一堆染血的魂石、灵符、药瓶之中,那一抹闪耀的黄色显得是那般突兀。

那是一枚无比寻常的黄铜戒指。

紧盯着眼前这枚戒指,夏鸣瞳孔颤抖不止。

若这是幻觉,为何这一切如此真实!

若这不是幻觉……

那我之前所经历的难道只是南柯一梦?

若是南柯一梦,为何这枚黄铜戒指还能再次出现呢!

难道这只是巧合吗?

殷十七的窍穴之内恰巧有这枚戒指?

夏鸣愣怔恍惚之际,江良长老方又走了进来。

将夏鸣的反应看在眼里,江良顺手将几枚魂石连带着那枚戒指一起交给了夏鸣。

“解尸辛苦,你继续休息吧,这些东西便是赏赐给你的。”

江良拿着东西走了。

一如当年那般,没心没肺。

望着江良那远去的背影,夏鸣直接将魂石送给了身后的巡查弟子。

“有劳师兄这段时日的照拂,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那人掂量着手中的魂石,旋即又轻轻拍了拍夏鸣的肩膀。

巡逻弟子走了,他却没有带走石台上殷十七的尸体。

念头浮动,夏鸣大手直接覆上殷十七的丹田。

磁场感应!分解灵根!

于夏鸣的感应之中,殷十七的灵根似乎开始一点点融入了他的体内。

没有二极管、也没有点亮字符、夏鸣的丹田之内,只有一道若隐若现的细长灵根。

殷十七的身躯不再颤抖,夏鸣体内的灵根也随之彻底点亮,他体内的灵根赫然也是离火。

凝视着丹田之内的那缕离火灵根,夏鸣彻底懵了。

不对劲啊!

哪里出问题了!?

剧情不该是这样的啊!

我之前的水灵根哪里去了?

金手指坏了!?

还是说……这个幻境根本就无法完美重现金手指!

一定是这样的!

夏鸣别慌!

我们已经找到破绽所在了!

顺藤摸瓜,还怕走不出此方幻境?

“对对对!我不着急。”

“我也不能死在这里,此地幻境似乎伤害极大。”

“若是在这里死了,怕真的就要出事了。”

“此法绝对是一记难以想象的杀招!”

“肯定是道君在算计我!”

时光流逝,很快便来到了深夜。

夏鸣的神魂很是疲惫,盯着面前的殷十七他愣是睡着了。

夜色渐深沉、寒霜暗浸染。

一袭白影悄然走入了三十七号洞窟。

昏睡的夏鸣直接打了一个冷颤。

冷!好冷!

还未起身,夏鸣便直接愣在了原地。

望着面前之人,夏鸣心中更是猛地一颤。

该死的!

他竟然来了!

没错,出现在夏鸣面前的,正是何念生。

青丹太上……何念生!

立马低下脑袋,夏鸣努力平复心中那激烈碰撞的念头。

夏鸣哪里还不知道,此境的杀机来了!

若是被何念生看出古怪,这厮定会立马出手的!

夏鸣可不想死在何念生的手里!

“何念生为何会在此?”

“难道李大虎已经将隐灵根那事情捅上去了?”

“该死的!何念生这是奔我来的?”

夏鸣心绪浮沉之际。

何念生那清冷的声音已经悄然响起。

“殷十七,乃是我青丹峰的人。”

“你的手法不错,倒是给他留了些体面。”

声传入耳,夏鸣的脑袋愈发低垂。

此间局势尚不明朗,借机寻找破绽方是王道。

“李大虎说你是隐灵根……”

听到隐灵根三个字,夏鸣顿时心中一惊。

心中震惊之余,夏鸣也觉察出了一丝不对劲。

何念生的语气很不对劲。

他似乎很不屑?

余光看向一旁的夏鸣,何念生方又言道:

“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世上并没有什么隐灵根,所谓隐灵根只是一个谎言罢了,骗凡人的,你修为不够,这些事情你不知道也属于寻常。关于你长出灵根这件事我也查了,问题不在你,而在你入山之前所服食的那些魂石上面。”

“那一批魂石产自十七里坟,杂役所的海大富以次充好,从中渔利,那批魂石副作用极大,吃多了不仅会损伤你的肉身,还会降低你的资质,所以检测灵石这才没有检测出你的灵根。”

“不光如此,若是吃多了这种魂石,你更会精神不振,多梦多思,你最近是不是时常产生幻觉?幻听?幻视?还是多出了一段记忆?你算是幸运的了,和你同批入山的人,很多人已经疯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何念生脸上忽又勾起一丝冷笑。

“那些疯子倒也有趣,他们有人说自己长出了元婴,别人不信,他们还要挖出来给别人看,扯开肚皮,里面只是一团烂肉罢了。还有人说他是龙,龙不龙我不知道,不过这厮因为耳背,已经被抽死了。更有甚者说我们活在别人的一个梦里,梦醒了,我们都得死……如此荒唐,简直可笑!”

目光流转,何念生再次看向夏鸣。

“小子,你能告诉我,你又看到了什么吗?”

“你看我的眼神很怪,怎么,你见过我?于你那不切实际的幻想中?”

……

何念生进入三十七洞的同时。

收下夏鸣魂石的送被“道君”已经来到了挟魂崖的底部。

凝视着面前的无尽黑暗,男人兀自站定。

下一刻,黑暗之中,一只小小的黑狗便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用力揉了揉小黑狗的脑袋,男人旋即又摊开了手掌。

望着掌心的数枚魂石,男人声音也随之响起。

“吃吧,吃吧,这可是仙君的魂石啊。”

“多吃些,你便能快些长大,多吃些,你才能记住他的味道。”

“吃得越多,咱们成功的把握也就越大。”

魂石下肚,黑狗的身形也壮大了不少。

尾巴摇个不停,黑狗朝着男人用力点了点头。

……

归墟之畔,万法秘境。

秘境中央,乃是一个浑圆水潭。

深邃幽潭,宛若联接着另一个世界。

浑圆潭口之前,万法道君沐浴焚香准备垂钓。

鱼竿乃是千万载的合道之木,鱼线乃是道君体内长存道痕。

至于那鱼钩,更是残缺的纪元重器锤炼而成!

乌黑鱼钩,锐利至极。

哪怕是看上一眼,都会刺痛修士神魂。

于一旁小童子那好奇的目光中,万法道君直接挥杆而出。

“你这又是在钓什么?”

凝神注视着水面,万法道君眼中满是期待之色。

“我在钓仙的大道之果啊。”

“化道流鱼之法,足以让那小子沉沦。”

“用他自己的道去骗他,他又岂能发现真伪?”

“临渊之鱼,空游无依,不知朝夕,亦不知生死!”

“只要这条鱼一上钩!那便开始化道推演了!”

“若是将其钓上来,那他的道果便是我的了!”

“虽然不是完整道果,却也能让我的道果更进一步。”

纪元鱼钩不断下沉,万法道君的目光也在不断凝紧。

嘣——

鱼线骤然绷直,鱼儿已经上钩了。

接下来,只要遛鱼至疲软,那便是收获之时。

时常钓鱼的万法道君,自然深谙此道。

渐渐地,不光是鱼线绷紧,就连那化道之木的鱼竿也出现了弯曲。

“好好好!好强大的执念!你还是不愿相信吗?”

“那我便再帮帮你!你小子别死在化道之中了!”

“一旦你死在其中,那你可就真的死了!”

“我等你死!”

“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就这样,万法道君手持鱼竿直接僵在此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万法道君手中的鱼竿直接绷成了满月。

此刻的万法道君也坐不住了。

“该死的!不对劲了!”

“我钓到了什么鬼东西!”

“不对劲!难道是有人在帮他?”

“不不不!他到底涉及了怎样的因果!”

“浩宰元央!你还没死不成!”(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