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第四千零八十六章 只要我不尴尬

8天前 作者: 坟土荒草
第四千零八十六章 只要我不尴尬

顺带一提这也是为什么蓬皮安努斯骂了塔奇托很多次,让塔奇托滚回去骑阿拉伯马,不要来回换顶级马种,但凡是顶级马种,吃的都老多了,会极大幅度的加大后勤粮草的负担。

当初换成安达卢西亚马的时候,粮草后勤的消耗都已经达到了第一辅助的两三倍的水平,再算上马铠什么的,更是一笔庞大的支出,可蓬皮安努斯骂完塔奇托,还是给塔奇托装备了。

毕竟薅了人西班牙封地的羊毛,好歹给点面子,同样这也是后来塔奇托换弗里斯兰马,蓬皮安努斯睁只眼闭只眼的原因,主要是薅人家西班牙军团的羊毛,薅的有些离谱,所以没太管。

否则就第九西班牙的情况,如此庞大的物资消耗,蓬皮安努斯没将塔奇托的狗头锤爆,都是给面子了。

还不是摸了人家西班牙封地的辰砂鸡血石矿,和汉室互相交智商税,交的不亦乐乎之后,微微有点良心不安,给塔奇托漏了一点好处。

这也是为什么前两年第九西班牙的装备,战马基本可以算是罗马军团之中独一档,毕竟羊毛出在羊身上啊。

所以等塔奇托发现这个秘密之后,直接从东欧杀回去在元老院和蓬皮安努斯撕,这不撕不行啊,而元老院内部在了解到事实之后,也是一片动荡,毕竟这个薅羊毛薅的有些过分了。

虽说元老院里面脑子清楚的元老都知道,这玩意儿必须要收回国有,不可能让西班牙行省,或者西班牙军团掌握着这样一笔对于罗马帝国而言都堪称庞大的资产,尤其是这个资产是源源不断的在产出。

罗马帝国每年丝绸消耗量都快占到国家财政的二十分之一到十分之一的水平了,而西班牙的出产的辰砂鸡血石,能和这一庞大的支出达成贸易平衡,就这还是因为罗马帝国尚未搞明白什么事含玉髓的辰砂鸡血石,等搞明白之后,不再破坏性开采,产出只会更多。

毕竟这个矿,从罗马帝国拥有之后,一直用到二十一世纪,还没用完,当然这种级别的辰砂矿,全球也就两个,所以属于绝对意义上的独特资源,而中国对于印章石的需求啊……

算了,说多了都是泪,为什么后面感觉需求少了,这就跟为什么后面中国人开始追求翡翠了一样,前者是因为顶级的辰砂鸡血石被挖完用完了,后面是因为顶级的玉矿也被开采的七七八八了。

导致只能退而求其次了,要是玉石产量能跟上,就算慈溪老太婆再怎么喜欢翡翠也没办法扭转大众的追求。

总之这玩意对于汉室来说属于,明知道不应该买,但忍不住剁手的东西,而且当前世家还没扑街,世系里面的序还没丢,也就导致,会出现一个很肝疼的现象,我给这一代人买完了,可以给下一代人提前买上,陈曦对此也没什么办法。

只能说是随大家去吧,因为陈曦也喜欢,实际上中国人本土出生的人好像天生就喜欢这种东西,手头真宽裕了,难免就会折腾这种,那种质地上感觉,天生就对上了中国人多兴趣。

蓬皮安努斯不懂这个,但是蓬皮安努斯懂贸易,有这个矿撑着,罗马帝国运营就算出大问题,大不了紧一紧腰带还是能撑过去的,所以蓬皮安努斯强行将之收回国有了。

实际上对于强行回收国有这个,目前连罗马帝国的法官都抱着宁可修改法律也不愿意将蓬皮安努斯拿下的态度在和稀泥。

老帕比尼安和乌尔比安,还有保罗这些奠定了查士丁尼法典的巨佬,这次是真的明知道违法,也得站在法律的对立面了。

毕竟这些人都是有脑子的,很清楚罗马帝国的神圣性远超第九西班牙的法统,二选一,当然是选罗马帝国了,所以这事最后的结果估计也就看塔奇托能追回来0.1%,还是能追回来1%。

别看这个份额特别小,但这可是两个庞大帝国之间用来平衡贸易体系的总价值组成之中的重要支撑,塔奇托抢回来1%,已经是算是罗马元老院看在先有西班牙军团,后有西班牙的原因上了。

至于全给,你看赵云从来都没有提过高产良种和天地精气作物有自己30%的股份,默默地拿国家给自己分来的部分就行了,多或者少都行,但你得光明正大的给。

塔奇托也是这个意思,你黑了我们西班牙的辰砂矿场,我了解完前后因果我认了,但你得给我将事情一条一条的分析清楚,总不能你把我黑了,我还感谢你吧,我塔奇托还要在罗马混呢!

不过这事到现在就基本算是明了了,地处西班牙阿尔马登的世界级超大型辰砂矿场肯定是收归罗马国有了,而且未来哪怕出现了罗马帝国分裂,也绝对不可能出现将西班牙丢失这种事情。

这份利益实在是太沉重了,罗马元老院在了解到这玩意儿能顶70%以上的丝绸贸易的支出,而且还有潜力可挖的时候,就明白这不是个人或者某一个国内政治团体所能支配的利益。

必须要有罗马帝国亲自来分配才能维持均衡,所以收归国有是必然,当然,由于产出地在西班牙,最后第九军团应该能拿到0.1%到0.3%的利润,这些利润会体现在军备和物资待遇上。

当然这些并非是大头,因为说是落在第九西班牙军团头上,可实际上蓬皮安努斯在塞维鲁的公正严厉的铁拳下,会做主统一提升鹰旗军团的待遇,真正给于第九西班牙军团的待遇其实是商税结算和西班牙本土物资的贸易圈。

前者意味着辰砂矿的产出会在西班牙行省计算一遍,而具备包税权的第九西班牙能揩一层油水,而后者也就是第九西班牙军团的家人可以介入这份特殊的国际贸易。

从某种程度上,这也是给第九西班牙军团士卒的一种警告,你如果想让本家的弟兄过得更好,你就给我好好作战,你身后家庭的每一位成员都会因为你的表现而获益,你们现在的战斗力可配不上罗马帝国给你们开出的福利。

维尔吉利奥将元老院发生的事情都给温琴利奥发了一份,两人作为贵族很清楚这件事的处理,而且他们也都清楚一点,在这种待遇下,第九西班牙应该会很快爬回三天赋,再要么就是完成第三个天赋的熔炼,这些东西是福利,也是压力。

不过好在塔奇托率领的第九西班牙军团,也算是奇葩,两度晋升三天赋,因为不同的原因又跌落回禁卫军。

可其对于自身天赋的路线和扩张方式都有非常清楚的认知,同样也正因此,第九西班牙军团的基础其实非常扎实,至少对于自身的天赋认知非常到位,而这是天赋熔炼的基础。

这么一来不管是是走三天赋路线,还是走禁卫军熔炼路线都不算困难,毕竟从184年至今为止二十年间,两度抵达三天赋,而且是以不同方式达成三天赋的军团,也只有第九西班牙一个了。

故而天变之后,恺撒对于塔奇托是很看好的,毕竟塔奇托的第九西班牙也算是自己的嫡系,而且掌握的天赋类型并不少。

同理,恺撒看好,第十骑士的军团长和营地长也会看好,更何况第九西班牙军团的两度晋升三天赋,确实是打下了非常坚实的基础。

李傕自然不明白温琴利奥说的是什么,最近在非洲厮混的李傕,根本不知道罗马内部发生了什么,好吧,就算没在非洲厮混,李傕也不怎么会关心罗马的内政,李傕实际上连汉室的内政都不关心。

李傕的爱好非常简单,就是浪,到处浪。

“不过池阳侯既然要离开非洲,那不如这次,我们再次联手出击如何?”温琴利奥眼见李傕迷茫的眼神,也没有解释的意思,罗马内政虽说对于李傕这种大人物来说,想要了解是能了解到的,但对方不了解的话,温琴利奥也不会主动透露这些黑历史。

之前才来非洲的时候,温琴利奥和李傕三人打了一段时间的配合,结果那段时间的配合怎么说呢——男人的友情,在不重要的时候,不是你卖我,就是我卖你。

什么被犀牛踩了啊,什么奇迹化姿态全力全开,撞不动犀牛呀,什么被大型鳄鱼给咬了啊,等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