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试手陈艾阳

1个月前 作者: 屠鸡剑神
第二十章 试手陈艾阳

“小妹,你们怎么提前回来了?我差点没时间来接你。”陈艾阳温和说道,然后看向楚天南:

“这位应该便是楚师傅了吧,果然英雄少年,气度非凡。”

楚天南笑笑:“不敢当,陈师傅才是真豪杰。”

嘴上说着谦虚的话,但楚天南心里其实已经蠢蠢欲动,想要跟眼前这位盛名远扬的大高手较量一二。

随着对龙元消化的加深,战力的增长,唐紫尘曾说的那一套已经不适用于楚天南了,虽然身为明劲,但他很想要挑战一下真正的暗劲高手。

楚天南想看看如今的自己和暗劲高手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差距,或者说,他想要试试能否越阶而战,以下克上!

但此时明显不是合适的时机,还是等先安顿下来再说。

“哥,我们被人追杀了,所以才提前返回。”陈彬说道。

“追杀,谁干的?”陈艾阳很是诧异,陈氏集团和gD一带的亿科集团素有交易往来,而亿科集团背后的主宰是三位太子党,赵均,王小磊和吴颖达。

虽然有些看不起这三个家伙,但陈艾阳也不得不承认,在gD沿海一带,他们三人就是一手遮天的存在,不管白道黑道,都得看他们的脸色行事。

而陈彬做为亿科集团的合作者,陈艾阳的妹妹,当然会受到亿科集团的庇护,这样的情况下,谁会敢于追杀她?

因为那简直是在打那三个衙内的脸,就算陈艾阳不找对方算账,赵均等人也不会放过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

陈彬摇了摇头,“哥,此事说来话长,我们边走边说吧。”

“好。”

楚天南和陈彬上陈艾阳的座驾,陈彬的那些保镖分别坐上前后的护卫车队。

加长版林肯的内部,楚天南和陈艾阳相对而坐。

“陈师傅,被人追杀的不是令妹,而是我,陈彬是被我牵连了。”刚一坐下,楚天南就率先开口了。

他从来不是逃避责任的人,事实就是事实。

“此话怎讲?”陈艾阳疑惑地看楚天南。

“哥,其实楚师傅被追杀也有我的原因在里面,”陈彬插嘴说道,“一开始追杀他的是秦茂蛟,就是gD三虎之一徐震的那个徒弟,在此之前,他曾经和我一起去看过楚师傅的拳赛,此人一直对我心怀不轨,而且嫉贤妒能,很可能就是因为那次看到我招揽楚师傅的举动,所以才要对付楚师傅。但是他们六人来,却被楚师傅干掉了五个,只剩柳生晴子那个日本女人跑掉了。”

说到这里,陈彬脸上一脸痛快高兴之色,像是为楚天南的战绩而与有荣焉一般。

陈彬说到这里,陈艾阳已然一脸恍然,既然被跑了一个柳生晴子,那她禀告徐震之后,徐震必然会倾尽一切来追杀楚天南,即使楚天南身在陈彬的船上。

因为秦茂蛟是徐震的亲传弟子,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更别说亲传弟子是徐震将来养老的保障。

国术高手的威名都是踏着别人的尸骨而成就的,越是厉害的国术高手击毙的对手就越多,自然仇家也就越多。

在你年轻的时候他们当然不敢来撩你的虎须,但等你老了,气血衰败,巅峰不在了,那些人就会找上门来,以挑战之名行趁人之危之实。

这个时候亲传弟子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他是能够代替师傅应战的,只要亲传弟子不输,老拳师的威名就不会堕下。

所以,徐震要为秦茂蛟报仇的决心也就可以预知了。楚天南也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一刻也不耽误,登上了陈彬的游轮。

这倒不是说楚天南怕了徐震,若是他徐震一个人来,楚天南未必就怵了他,他会倾尽全力一战,而且不一定会输。

但是在这种深仇大恨之下,徐震自然不会再跟他楚天南讲江湖规矩,必然要出动一切力量来杀他,枪支弹药,明枪暗箭必然铺天盖地。

在这种情况下,楚天南要是还敢硬刚,那就不是勇敢,而是愚蠢了。

“原来如此,那倒是我要给楚师傅赔个不是了,是我和舍妹让你陷入了险境。”陈艾阳站了起来,准备给楚天南致意道歉。

楚天南看他神色诚恳,没有丝毫做伪,不由得暗暗点头,这的确是一个正人君子。

他站了起来,抬手止住了陈艾阳的姿势,“陈师傅不必介怀,俗话说,不招人妒是庸才,而且秦茂蛟也没有威胁到我,至于徐震,如果跟我一对一的话,我也未必不能胜之。

“如果你真地过意不去的话,待会儿陪我试试手就是了,我可是一直听闻陈师傅的威名,早想挑战一二了。”

楚天南这番话要是让旁人听去,一定会觉得他说大话,你一个明劲武者凭什么不把暗劲高手徐震放在眼里?

但陈艾阳却是眼前一亮,觉得此人并非妄言之辈,而是真有实力,才能大气磅礴,有气吞万里如虎之势。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惺惺相惜吧。

“好,楚师傅以明劲之身,却敢于向我挑战,就凭这一点,我也要对你竖起大拇指。”陈艾阳哈哈大笑道。

这倒不是陈艾阳自大,以他如今的实力和地位的确有资格说这种话。

车速飞快,车内的三人却感觉不到任何晃荡,楚天南和陈艾阳交流着拳法感悟,陈彬也不时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

……

与此同时,gD,天乐集团总部,天乐大厦。

嘭~

“晴子,你给我老实交代,你们到底干了什么?到底是谁杀了茂蛟?”

徐震面容狰狞,狠狠地拍着桌子,质问着眼前还有些涩涩发抖的柳生晴子。

昨天晚上,他睡觉睡得正香,却被一通电话吵醒,本想着痛骂对方一顿,却在听到那头声音的时候瞬间清醒了过来,那通电话的内容是:徐先生,您的徒弟秦茂蛟在xxx被人杀害了,请到xxx来领取尸体。

徐震当时的表情就跟被雷劈了一样,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呕心沥血培养出来的徒弟就这样死了,还是被人杀害的!

什么人有这样的胆子,敢在他徐震的地盘杀害他的徒弟!!

他要报复,要让那个该死的家伙生不如死!

当徐震赶到警察局的时候,他不止看到了秦茂蛟的尸体,还看到了四具日本人的尸体并排躺着。

其中一位徐震有点印象,那是宫城家族年轻一代中的翘楚,宫城阪神!

据警察所说,这四具尸体是和秦茂蛟的一起被发现的,其中三个持有手枪。而从现场的痕迹来看,凶手只有一人。

徐震很是诧异,秦茂蛟的水平他跟清楚,宫城阪神比他差不了多少,再加上那三个枪手,有谁能以一己之力杀死他们?

难不成是哪个暗劲高手?但是以徐震对于秦茂蛟的了解,他是绝对没有胆子去招惹暗劲高手的。

敷衍完警察对于秦茂蛟和日本枪手在一起的质问,徐震回到家中,拨通了柳生晴子的电话。

他记得秦茂蛟以前是不认识宫城阪神的,而在那场战斗之中二者却联手了,他们的相识肯定是有人牵线搭桥。

而秦茂蛟唯一亲近的日本人就是柳生晴子了,由不得徐震不怀疑她。

电话打通之后徐震只听到柳生晴子失态的哭嚎,完全没有办法获得有用的信息,直到他派人把她接到这里来。

在徐震的严厉质问之下,柳生晴子似乎恢复了一点神志,她颤声道:

“秦师兄只跟我说过那人姓楚,曾被太极大师陈艾阳的妹妹陈彬招揽……那个人,那个人简直就是魔鬼……他杀死了秦师兄……杀死了宫城君……”

徐震眼睛眯起:“晴子,这么说当时你也在场了,为什么你活下来了,而茂蛟却死掉了?”

“我,我太害怕了,我,我逃走了……”柳生晴子羞愧道,做为崇尚武士道的民族,她的临阵脱逃简直是莫大的耻辱,要是在岛国,她这一辈子都会被钉在耻辱柱上,无法翻身。

徐震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放过了柳生晴子,转过脸去,他发出了磨牙吮血般的声音:

“姓楚的,就算你真的成为了陈艾阳的手下,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我会用尽一切来杀你!”

本来若是对方势单力孤的话,他肯定会出动自己在道上的所有力量,甚至从国外请雇佣兵来杀死楚天南。

但现在他的身后有陈氏集团撑腰,这些手段肯定是行不通了,徐震知道自己要多花些心思了。

……

楚天南三人愉悦的交谈之中时间飞快流逝,车子停了下来,早就等待在此的保镖替楚天南三人开了车门。

下车之后,映入楚天南眼帘的是一座占地约三千平方米的别墅,花园,水池,草坪等应有尽有他们正站在其中最高大的建筑之前。

集中精力去听,楚天南还听到了海浪的声音,能在海滨不远处拥有这样一处别墅,可见陈艾阳的财大气粗。

“啧啧,真豪华!”楚天南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这也不能怪他,上辈子楚天南就是个市井小民,家住小县城,房子也就几十平米,这还是父母一辈子辛劳才买下来的。

这一辈子虽然靠着“文抄公”这个神奇的职业赚了点小钱,但只够租房,距离买上大房子还差地很远,更别说像陈艾阳这种超级豪华型别墅了。

“不必羡慕,你也会拥有的。”陈艾阳淡然一笑道。

这个时代虽然是热武器当道,但真正习武有成之人只要找对了路子,赚钱其实也很简单。

楚天南很是受用,“那就借你吉言了。”上辈子的经历让他对于住大房子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渴望。

闲聊之中,二人跟在陈彬身后进入了建筑内部。

出乎楚天南预料的是,建筑内部的装饰并不奢华,除了必要的设施之外,甚至可以说是简朴,但自有一种淡雅清净的感觉。

“其实人类的基本需求很容易满足,太过奢华的享受会消磨人的意志,我和哥哥又都是习武之人,不注重表面的繁华。”看到楚天南的诧异,陈彬笑着解释了一句。

楚天南暗暗点头,不愧是名门,从这种细节上就可以看出其主人的修养。

穿堂过院之中,三人很快来到一个足有两百平米的大屋子,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练功器材,有长枪,有石锁,有沙包,还有一个圆形大汞球。

这明显是陈艾阳的练功场了,只见他缓步走到中间,摆了个太极无极架,一手前摊道:

“楚师傅,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