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多情似故人

第二十一章 徐震的挑戰書

3個月前 作者: 屠雞劍神
第二十一章 徐震的挑戰書

陳艾陽其實也想試試這位楚師傅到底有多強,好決定之後對他的定位,到底是做為打手存在還是應該以合作者對待。

至於讓楚天南先動手,那是他身為太極大師的底氣。

楚天南也很明白,這場切磋雖然是他要求的,但它也直接關係到自己之後在陳艾陽團體中的地位,他必須全力以赴。

右腳震地,練功房的水泥地麵在楚天南全力一腳之下,宛如波浪一般起伏,碎石亂飛,楚天南則借助反彈力量衝了出去,宛如一顆離膛的炮彈一般。

他雙手捏拳,迅猛劈下,宛如惡虎撲食一般,轟隆~空氣中陡然一聲炸響

虎形劈拳!一招鮮,吃遍天。

陳彬被楚天南的威勢震懾,連忙退出了練功房,不想被二人交手的餘波傷到。

陳艾陽也是一臉凝重,他已經儘量高估楚天南了,但看到對方拳頭劈下的威勢,宛如真真的猛虎下山一般,陳艾陽懷疑自己如果不用上全部實力的話,今天很有可能會受傷。

力自腳下起,腰胯擰動,陳艾陽右臂前揮橫擊,宛如一根鞭子一樣打向了楚天南的雙拳,空氣中同樣發出爆炸之聲,氣勢暴烈凶猛無比,像是要將前方的所有阻礙全部打碎一般。

太極單鞭手!

太極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很是柔和,講究四兩撥千斤,但那隻是練法,太極的打法分為捶,鞭,炮三種,每一種都是從古代戰場猛將的兵器演化而來,最是酷烈無雙。

嘭~

兩人拳臂交擊,發出了金屬碰撞般的聲音。

蹬蹬~

楚天南被震退五步,陳艾陽退了一步。

以楚天南如今的巨力還落在了下風,這說明陳艾陽一擊至少能有四千斤巨力,不愧是煉力入髓的暗勁高手。

儘管陳艾陽稍占上風,但這樣的結果讓場外的陳彬看呆了,在她的印象裡,還沒有哪一個明勁高手能夠逼退哥哥一步的,甚至部分暗勁高手都不行,每次都是陳艾陽雲淡風輕地戰勝對手,然後隨口指點對方幾句,儘顯大師風範。

這一次,似乎情況有些不同了!楚天南再一次刷新了陳氏兄妹對他的認知。

雖被震退,但楚天南毫不氣餒,反而有些興奮,陳艾陽也退了一步,即使他不一定用出了全力,也能說明楚天南和真正的暗勁高手之間差距並沒有那麼大。

借助強健的雙腿和神經反應,楚天南再次蹬地躍起,雙手變拳為爪,由上往下,宛如一頭老鷹從高空之上往下撲擊獵物一般,氣勢竟然比之前的虎形劈拳還要凶猛。

形意,鷹形拳!

陳艾陽也不甘示弱,右腳前踏,左臂甩動,小臂如同巨捶一般打向楚天南,要把他砸個粉碎,他這一擊借助手肘甩動的慣性,竟然也比之前的一擊要強橫幾分。

太極,進步搬攔捶!

爪拳相交,這一次陳艾陽依舊退了一步,楚天南卻隻退了四步。

雙方的眼中都燃燒著戰意,再次發力衝向對方,戰成一團。

這還是楚天南第一次和比他強的對手戰鬥,在這種壓力之下,形意十二形逐一使出,一形與一形之間轉換越來越圓潤自然,氣勢一波高過一波。

陳艾陽太極捶,炮,鞭也是交替用出,竟然能一直壓製住楚天南,足以看出他的厲害。陳艾陽的一身功夫可以說已經立足暗勁巔峰,平日裡的對手很難逼出他的全力,今天他也是戰地酣暢淋漓。

兩人越打越猛,越打越快,整個練功場已經被他們毀壞地差不多了,到處都是坑,到處都是碎石。

楚天南二人交戰的同時也要分出心力來注意腳下,否則一不小心腳下踏錯,無法借力之下,馬上就是一個敗北的下場。

楚天南越打越是興奮,在戰鬥過程中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是一塊被錘煉的鐵,在鍛打之中越來越強韌。那是龍元消化的征兆。

陳艾陽越打越是心驚,他從來沒見過力量如此強大,體力如此悠長的明勁,而且對方好像還能在戰鬥之中不斷地變強,這怕不是個妖怪吧!

陳艾陽決定了,要用暗勁一擊來快速結束戰鬥,雖然這麼做有點欺負人的嫌疑,但對付楚天南這種變態般的人物,再不用狠招,繼續拖下去,最終誰勝誰負還說不定呢。

楚天南的氣勢越來越高,形意十二形打到最後一形龍形,也是目前他最強大的一形。

隨著他一拳揮出,之前累積的氣勢達到了巔峰,全身骨骼震蕩配合呼吸,一聲龍吟呼嘯而出,威壓全場。

陳彬已經被嚇傻了,她仿佛真正地看到了那種傳說中的生物,正從雲端探出爪來,要抓向他的哥哥陳艾陽。

陳艾陽也受到了震懾,但大師就是大師,他狠咬自己舌頭迅速回過神來,與此同時心力全麵勃發,一記太極撇身捶打出,拳頭前端毛孔張開,暗勁噴薄而出,刺向楚天南的拳頭。

兩拳碰撞之時,楚天南隻覺得對方的拳頭不僅勢大力沉,而且宛如無數根針一樣紮了過來,刺痛了他手上的毛孔。

雖然他的身體已經被龍元大大強化過了,肌肉密度,毛孔強度都非同一般,但陳艾陽這樣的暗勁巔峰一擊還是楚天南無法硬接的,手上刺痛,力量不自覺減弱,他倒飛了出去。

陳艾陽並未追擊,這場切磋到此已經結束了,他雖然贏了,但也贏得很是艱險。吸氣,抬手,按腹,吐氣,陳艾陽做起了恢複動作,那一記暗勁攻擊他消耗不小。

見到陳艾陽贏了陳彬很是高興,但她也快速走向楚天南的身邊,想要檢查他的傷勢。但等到陳彬來到之時,楚天南已經站起來了,像是個沒事人一樣甩了甩手臂,隻見他的右掌背紅彤彤的,上麵都是水。那是陳艾陽心力勃發之下,隨暗勁噴發出的汗水。

暗勁每發一次都要耗費大量的體力和心力,是以暗勁無法多發,除非晉升化勁。

“暗勁果然強大。”楚天南靈活地活動著右手,嘖嘖稱奇。

陳艾陽愣住了,正常人被暗勁刺入毛孔,對應部位必然受傷頗重,至少要修養半個月才能活動。

但楚天南的右掌就隻是紅了一點,其活動能力未受任何影響,這簡直不是人類能有的肉身。

……

幾天之後,新加坡海岸。

巨大海浪拍岸之中,卻有一個人影頂著這天地之威,行雲流水般打著拳。

此人正是楚天南了,之前的切磋之中,楚天南充分地展示了自己的實力,為自己贏得了合作者的身份,沒有大事發生,陳艾陽兄妹是不會來打攪他習武的。

“楚兄,麻煩找上門了。”陳艾陽不知何時來到了此處,他嘴上雖然說著有麻煩,臉上卻是帶著笑意的,顯然是並沒有把它放在心上。

楚天南停下身形走了上來,“是何麻煩,徐震找上門來了?”

陳艾陽嗤笑一聲:“徐震哪有這樣的膽子,他隻是差人送了一封挑戰信到老爺子手上,老爺子發話了,我們已經無法拒絕了。”

陳艾陽口中的老爺子指的是陳氏集團的掌舵人,陳立波老爺子。

雖說楚天南是陳艾陽團隊的,在此以前陳立波都不知道有楚天南這麼個小人物,但徐震的挑戰信到了陳立波的手上,也不知是怎麼讓陳立波同意了這場挑戰,但既然老爺子發話了,楚天南已經沒有拒絕的餘地,至少在楚天南不想跟陳立波反目之前是這樣的。

“哼,他還真是急著找死啊。”楚天南絲毫不慌,有之前與陳艾陽一戰做參考,他現在對上徐震已然信心十足。

“正是。”陳艾陽也頗為讚同,兩人神色輕鬆地往回走去。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