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即分胜负,也决生死

1个月前 作者: 屠鸡剑神
第二十二章 即分胜负,也决生死

回到别墅之中,陈彬早已等待在那里,电脑摊开,“挑战书”三个大字映入了楚天南的眼帘。

他飞快扫了一眼,落款人果然是徐震。

在书信的开头,他先是给陈立波老爷子送上了几份彩虹屁,然后就开始诉苦,说什么自己唯一的徒儿惨被奸人杀害,而这个人就在陈氏集团内部,然后又说什么他绝对没有对陈老爷子不敬的意思,只是想获得一个和杀徒凶手公平决斗的机会,时间定在十日之后,地点在公海之上。

其语气简直是声泪俱下,令看者伤心,听者落泪。如果不是知道徐震真实的目的是要以大欺小,以暗劲之尊对付一个明劲,楚天南差点都以为他真的是受害者一方了。

不过,徐震这样做倒是正合了楚天南的意,若是徐震一直躲在幕后,操纵手下的势力来杀自己,那楚天南还真拿他没有办法。

但他如此做派,以为楚天南好欺负,想要趁楚天南未突破暗劲之前除掉他,却也给了楚天南一个杀他的绝好机会。

只能说徐震聪明反被聪明误。

“这封书信是老爷子直接发给我哥的,老爷子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陈彬解释了一句,继而抱怨道:

“老爷子也真是的,就那么喜欢被人拍马屁吗?徐震几句不要钱的好听话就让他晕了头,要将自己人推出去?”

虽然她很相信楚天南的实力,但陈立波不知道啊,在这种情况他下让楚天南应战,不就是想让楚天南死吗?他就不怕手下的人离心离德吗?

陈艾阳也皱起了眉头,叔公真的是老糊涂了吗?出于对陈立波的尊重,这句话陈艾阳没有说出口。

楚天南将陈彬二人的脸色收入眼中,轻笑了一声:

“关于老爷子为什么做这个决定,我倒是有一个猜测,但就是有些不敬,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

“那你快说呀,卖什么关子嘛!”陈彬横了楚天南一眼。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氏兄妹和楚天南之间也越来越随意了。

陈艾阳也目光炯炯地看向楚天南,想看看他是怎么个不敬法。

“在你们的印象里,老爷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楚天南没有直接回答,反而反问了一句。

陈彬沉吟了一会儿,斟酌着词句道:

“叔公是个能力和手腕都极强的人物,当年他的父亲去世,他们三兄弟之间争夺家主之位,一开始支持他元老是最少的,但他凭借自己的手段在元老之中合纵连横,最终得了家主之位。”

“这些年来,也是因为有叔公的带领,陈氏集团才能蒸蒸日上,愈发兴旺。”

对于陈彬所说,陈艾阳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我把你说的总结一下,老爷子是一个枭雄式人物,这你们不反对吧?”楚天南继续发问。

陈彬二人同时,宛如认真听讲的学生一般。

“但凡枭雄,都有极强的控制欲,手下的任何人都要在他的掌控之下。而一旦有手下有能力有可能脱离他的掌控,哪怕那个人和他有血缘关系,他也会毫不犹豫进行打压。”楚天南循循善诱道,

“是不是和你们现在所处的情况很相似?陈兄在国术界的威望很高,这是老爷子所倚重的,也是他所忌惮的,他不想看到陈兄手下再添一员猛将,导致势大难制,所以同意了这场挑战……虽然我这么说有点自夸的嫌疑,但这就是我的猜测了……”

陈艾阳瞪大了眼睛,眼中尽是痛心和愤怒。

他不得不承认,楚天南的猜测很有道理,因为自从前年开始,叔公就开始减少了对他的支持,甚至有很多危险的活都让陈艾阳派手下去做,给出的原因是陈艾阳的手下在集团里是最强的。

陈艾阳没话说了,再加上感念之前的很多年内,老爷子对他的大力支持,他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现在结合楚天南的猜测来看,那分明就是老爷子在削弱他的势力,他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忌惮自己了!而且陈艾阳记得很清楚,恰恰是那一年,他在比武之中打碎了日本高手船越一郎的头骨,借此在武术界中的声望达到了巅峰。

这与楚天南的猜测简直不谋而合!

陈艾阳对老爷子的无情无义感到痛心和愤怒,难道这些年里他为集团所做的贡献叔公都看不见吗?难道就为了手中权力至高无上他就能泯灭亲情吗?

“哼,那个老家伙果然心怀不轨。”陈彬气呼呼地,她早就对陈立波不爽了。

小时候因为爹娘走的早,她和哥哥在家族内备受排挤,活得很是艰难,那个时候她连陈立波的影子都没见到。

等到哥哥习武有成,有了利用价值,老家伙又屁颠屁颠跑来,说要给他们兄妹最好的照顾,并给陈艾阳一展才华的舞台。

这些哥哥未必还记得,但内心敏感的陈彬永远也忘不了。

陈立波的市侩嘴脸,陈彬早就看清楚了,只是以往碍于他是长辈且没有做得太过分,陈彬一直没有说出口。

“安啦,安啦,我这么说只是要提醒你们一下,要早点准备后路,但也不必太过担心,老爷子现在还是要倚重陈兄,不会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事。”

楚天南根据自己对原著的印象,结合如今对那位老爷子的了解,做出的推测已经**不离十。如今陈艾阳已然有所防范,应当不会再落到原著中被软禁的下场。

接下来的日子里,楚天南练拳之余,每天都会和陈艾阳交流武学见解,同时陈艾阳着重给楚天南介绍了徐震的通背拳特点,好让楚天南做到知己知彼。

楚天南毕竟是野路子出身,除了形意拳对别的拳法再无了解,这一番交流下来,他的眼界拓宽了许多,以后对上别的拳种,也会更加得心应手。

交流之初,陈艾阳有点诧异,甚至有点轻视楚天南,因为他除了形意之外什么都不懂,但随着交流的深入,陈艾阳发现楚天南对于形意拳的认知和掌握,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随口一语竟然能指点自己的迷津。

要知道陈艾阳最强的底牌不是太极拳,而是一套形意拳合击之术—飞马踏燕,他对形意的理解也是出神入化的。

而楚天南却能在形意拳的造诣上胜过他,这导致陈艾阳一时对楚天南惊为天人,认为他是那种专心致志,心无旁骛的大家,对楚天南的敬意又多了几分。

若是楚天南知道了陈艾阳的想法,怕是会感到羞愧,因为他根本不是陈艾阳认为的那种大宗师,他只是个挂逼……

时间转眼过去,很快就到了徐震和楚天南决斗的日子。

坐上游轮,楚天南和陈艾阳兄妹一起赶往约好的地点,那也是一艘豪华游轮,上面清清楚楚地刻着“天乐集团”四个大字。

三人登上游轮,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立马迎了过来,满脸笑容道:

“陈大师,徐某在此恭候多时啊!还有各位公证人以及Tw的薛连信大师也在此,都等待着你们的到来。”

台湾薛连信是当今国术界的泰山北斗,徐震找他来公证就是为了堵住陈艾阳的嘴,防止以后陈艾阳以这场比武为由报复他。不得不说,徐震很是精明,难怪能在gD闯下赫赫威名。

“倒是在下来迟了,待会儿给薛大师赔罪。”陈艾阳敷衍了一句。

“不迟不迟,”徐震嘿嘿笑了两句,目光转向了陈艾阳身后的楚天南道:

“不知这位师傅如何称呼?”

虽然用的是疑问的语气,但他眼中的杀意早已抑制不住,徐震认出了楚天南就是杀害了秦茂蛟的凶手,也是他今天的对手。

徐震似乎想要通过眼神交锋先对楚天南进行震慑,好让楚天南在待会儿的战斗中无法发挥全部实力。

对于徐震能够认出自己,楚天南并不吃惊,每一个组织都有蛀虫,陈艾阳手下也一样,可能被徐震收买,更别说还有柳生晴子的描述。

对于徐震的眼神震慑,楚天南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他带着几分嚣张的语气道: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是杀了你徒弟的人,楚天南,今天我们即分胜负,也决生死!”

对付徐震这种人,没必要跟他客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