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第二站,空手道“松涛馆”

1个月前 作者: 屠鸡剑神
第四十章 第二站,空手道“松涛馆”

接下来的几天里,楚天南没有直接去找伊贺源。

他此行的目的不止是为了报仇,更是为了打垮日本武道界,让他们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抬起头来。

若只是把几个拔尖的干掉,的确能起到一时之威吓,但不能收长久之效。

所以,楚天南准备先把日本武道界的中坚力量先犁一遍。他先是调查了一下日本现如今的武道流派,发现在合气道之外,前世印象深刻的空手道的地位也是非凡。

日本的空手道分为很多流派,比如刚柔流,极真流,系东流,松涛馆,其中最为出名的要属松涛馆。

据楚天南调查所知,倒不是因为松涛馆的馆主最能打,而是因为他最会教徒弟。

松涛馆的馆主名叫船越三久藏,如今已经七十多岁,曾经是化劲高手,现在气血已然衰败,巅峰不在。

但他的手下曾经教出过一个化劲徒弟,多个暗劲徒弟,这些徒弟学成之后,代师出战,维护并抬高了三久藏的威名。

要知道暗劲乃是武道之路的第一道大关卡,想当初徐震的徒弟秦茂蛟就被这道关卡卡住许久,无法突破。

而三久藏却能教出许多个暗劲徒弟,甚至还有一个化劲,这就很厉害了。

相比于能打的武者,三久藏这种会教的武者对于整个日本武道界来说,显得更为重要,因为只要有他在,整个日本武道界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新生力量诞生,这种人就是一国底蕴之所在。

要想削弱日本武道界,这样的人物非得除掉不可,所以楚天南决定第二站去拜访船越三久藏。

来到“松涛馆”之前,他信步走入其中,发现竟然没有人出来阻拦,堂堂的空手道“松涛馆”连个看门的都没有?

一路进入道馆内部,楚天南才看到十几个穿空手道道服的跪坐在中间。

他们的首领是一个精瘦的老者,但他的那双眼睛却很明亮,让人不由得忽视了他的年龄。

看到楚天南走进来,那位老者开口说道:

“足下可是楚天南?”

跟植芝小丸子一样,他说的竟然也是纯正的中文,普通话比许多华国人都要标准。

楚天南就有些纳闷了,这些日本武道界的高手一个个的中文都说得贼6,为什么不转投华国国籍呢?

他点了点头道:“正是在下,可是船越三久藏先生当面?你似乎对我的到来早已有所预知?”

“楚先生猜得不错。”船越三久藏很是坦然,

“你屠尽皇武会之后特意留下名号,为的不就是让人知道吗?

“阁下在留言中刻意点明自己是华人,想必是对我国有很深的敌意,必然不会在斩尽皇武会之后就满足离去。

“老朽在我国武道界还算有几分薄名,故而猜测楚先生早晚会找上门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啪啪啪~

听着这位老人家将自己的来意猜得一清二楚,楚天南不由得鼓起了掌,

“船越先生果然名不虚传,只可惜我们注定是敌人,否则我倒是愿意跟你做一对忘年交。”

他顿了顿又道:“既然知道我要上门,为何你不跑,又为何不把徒弟们都召回来,堂堂的空手道‘松涛馆’不至于就只有这么几只小鱼小虾吧?

“我可是听说船越先生还有一位化劲高徒呢?为何今天没有见到?”

以楚天南如今的境界,一眼扫过去就能看穿丹劲以下的对手,而他却发现船越三久藏身后的这十几个年轻人中,一个暗劲都没有。

这就有些奇怪了。

“我不能跑,我一跑,我国武道界的精气神必要受到重大打击,很多武者会失去信心,这样的影响太坏了。”

船越三久藏是笑着说出这番话的,那是一种视死如归般的笑容。

他继续说道:“我去皇武会的现场看过了,植芝小丸子身为化劲配合两百多个弟子,都没能奈何你,由此可见你的可怕。

“这种情况下,我如果把弟子都召回来的话就是让他们回来送死。我老了,死掉也没什么,但是年轻人不能死绝了,他们是未来的希望啊。

“所以我不仅没有召回外面的弟子,更是把道馆现有的弟子都给遣散了,只剩下这十几个宁死都不愿意走的。”

船越三久藏说话的同时,他身后的年轻人们纷纷站了起来,怒视着楚天南,看得出来他们都是有血性的。

“好好好,你们都是值得敬佩的敌人。”楚天南边鼓掌边道,然而下一刻他就话锋一转,语气森冷冰寒,

“但是,越值得敬佩的敌人就越该死!”

“楚先生,在动手之前,能否回答我一个问题,”船越三久藏的语气依旧平静,

“我派人去查过你的底细,发现你是从新加坡坐船来到日本的。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一位叫做陈艾阳的新加坡高手?”

“不错,我跟陈艾阳还是朋友,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楚天南有些诧异,陈艾阳能跟船越三久藏有什么瓜葛,等等,船越三久藏,船越……

他想起了陈艾阳提过的一个名字,船越一郎……

船越一郎曾是日本武道界实战派排名前列的高手,后来在和陈艾阳比武中,被他用太极单鞭手打碎头颅而死。

“莫非,你是船越一郎的父亲?”虽是疑问的语气,但楚天南已经近乎于肯定了。

“不错,那个不孝子比武死在陈艾阳手上,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船越三久藏的语气难得有了波动,

“既然楚先生是陈艾阳的朋友,那我们的相遇看来是命中注定的,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说到这里,一直很平静的船越三久藏已经有些咬牙切齿,可以看出他的情绪有多么激动。

听完他的述说,楚天南难得地生出了几分同情之意,对一个孤寡老人的同情,这种感情是没有国界之分的。

然而,就在他因为同情而稍微分心的那一刹那,船越三久藏发动了攻击。

他竟然是故意利用自己儿子的故事令楚天南分心,然后乘机进攻。

很难想像他那样年纪的人还能够那么迅猛地爆发,直冲两步之下就掠到了楚天南的身前。

在此过程中,他的双手变魔术一般从自己的腰下升腾起来,从下往上分开空气,开膛破肚一般撩向楚天南的小腹。

空手道杀招,春燕掠水,斩月!

春天的燕子在月圆之夜,一掠而过水面倒映的月亮,能用自己的影子把水中月亮切成两半。

这样的拳速,能把影子保留一瞬,可见其速度之快,发力之巧妙。

船越三久藏出手就是带着春燕掠水的斩月手法,带着一往无回的惨烈气息。就像项羽当年破釜沉舟的哀兵,绝望之中迸发出了最强大的力量。

他用自己儿子的故事引楚天南分心是真的,他的悲伤也是真的。

看到老师这样出其不意又刚猛无俦的一击,船越三久藏那十几个年轻弟子纷纷露出了希冀之色。

刚刚他们也都沉浸在对老师的同情之中,完全没有料到他会在那一刻发起攻击,那个叫楚天南的家伙应该也想不到。

楚天南的确没有想到,这老头之前给他的印象一直是准备赴死的认命,没想到他实际上如此奸诈,利用了自己的同情心发起进攻。

不过比武如战场,兵不厌诈很正常,楚天南也不会幼稚到说对方无耻。

船越三久藏的确狡猾无比,料事如神,但他没有算到一点,那就是楚天南并非寻常的化劲高手。

如同被小丸子偷袭时一样,在船越三久藏临身的那一刹那,楚天南的体内发出了战鼓般的响声,巨龙般的心脏快速供血全身,肾上腺素疯狂分泌。

这一切都是在神经控制下发生的,待到完成,楚天南的双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往腹部合十。

嘭~

船越三久藏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他那有开膛破肚之势的手刀,竟然被楚天南后发而先至地夹住了。

这是人能做到的吗?

不仅如此,在对方双掌那莫可抵御的巨力下,他的双掌被拍成了一堆烂泥,手骨全部粉碎。

船越三久藏宛如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缓缓跪倒在地,嘴里喃喃道:

“我输了,你杀了我吧。此战非战之罪,乃天要亡我!”

他已经非常接近成功了,可惜遇上了这么一个怪物。

楚天南自然不会再跟这个老阴B罗里吧嗦,一拳递出把船越三久藏的脑袋打进了他的肚子里。

至于剩下的那些年轻人,他一拳一个小盆友很快解决掉了。

依葫芦画瓢,楚天南在船越三久藏的身边留下了同样的八个血字:

“杀人者,华人楚天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