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打断他们的脊梁

1个月前 作者: 屠鸡剑神
第四十一章 打断他们的脊梁

虽然这次只杀掉了船越三久藏这一条大鱼,但楚天南已经很满意了,一来他是日本武道界底蕴之所在,重要性不言而喻。

二来虽然船越三久藏打地一手好算盘,想要为日本武道界保存有生力量,但是他没有考虑到一点,“武者不能受辱”。

受辱之后武者心中的锐气必然折损,心中锐气折损之后便再难寸进。

不管是因为三久藏没有通知自己的徒弟,还是说他的徒弟们不愿意回来,对这些人来说,师傅的死亡都是奇耻大辱。

若是他们害怕了屈服了,不敢找楚天南报仇,心中的那口气就无法出掉,也就无法再做突破。

无法突破的废人楚天南自然不会在意。

而且这种人的存在就像以前华国的“汉奸”一样,会对日本武道界的精气神造成负面影响,这也是楚天南所喜闻乐见的。

要是三久藏的徒弟之中有真正的血性汉子,敢于找他来报仇,那更好不过了,来多少杀多少!

所以说,船越三久藏的算盘注定落空,实力不够就只能挨打!

解决掉了松涛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楚天南依次拜访了空手道刚柔流,极真流,系东流。

不是打死了他们的流主,就是将一个道场灭门。

至此,日本武道界空手道名存实亡!

到这一步,楚天南依旧还未满足。在空手道之后,他又依次打上了“柔道”,“居合道”,“剑道”“相扑”等流派的道场,将这些日本著名流派的高手一一打死打残。

经过楚天南的这一番扫荡,日本武道界至少要青黄不接五十年,很多只会口口相传的重要传承更是断绝,可以说是元气大伤。

做完了这些,楚天南才决定去找伊贺源。只要他再把这个日本第一实战武道家打死,就能够彻底打断日本武道界的脊梁。

之后他们的精气神会自然衰败,所谓的“武士道精神”能不能恢复过来都不一定。

在杀死“相扑流”那个胖子流主之后,楚天南不但留下了自己的名号,还用血字向伊贺源下了一封战书,注明了上门挑战的日期。

他这是在蓄势,也是要引起更多日本武者的关注,到时候在众目睽睽之下打死伊贺源,能够起到更好的威慑效果。

今天就是战书上约定的日子,楚天南按约来到伊贺家的门外。

众多身着练功服的日本武者站在门外,看到楚天南的身影,他们纷纷怒目而视,一副恨不得吃楚天南的肉,喝楚天南的血的模样。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那楚天南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次了。

但事实是并不能,楚天南嘴角噙着微笑缓步迈入伊贺府,那些人纷纷让开一条道路,敢怒不敢言。

甚至有不少人瑟瑟发抖起来,明显是害怕到了极点。

进入内里,楚天南立马看到一位三十来岁的男子端坐于大厅正中。

他的双眼本是紧闭,在楚天南进来的一瞬间,仿佛有所感应一般睁开来,瞬间精光爆射。

目击!气势交锋!

这个男子正是日本第一实战武道家,伊贺源。

他闭目蓄势良久,就是为了以目击之术给楚天南一个下马威,好让他在接下来的比武之中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

楚天南丝毫不为所动,嘴角微笑依旧,同时一股浓郁地仿佛实质的杀气从他爆发开来,与之针锋相对。

这些天里他杀死的日本武者不知道有多少,在这个过程中,杀气凝聚越发浓郁。

一般人的话很可能被这股强大杀气影响到心智,但楚天南却以自己绝强的意志力,控制住了杀气,并且做到了收发由心,为我所用。

伊贺源的眼神瞬间剧烈波动,在这股杀气的侵袭下,他的目击之术不攻自破。

恍惚之间,伊贺源仿佛看到了楚天南的身上缭绕着黑色的气息,宛如死神一般。

在伊贺源气势被破的一刹那,楚天南二话不说,脚下发力,就要一拳轰向了对方。

吸取了上次跟船越三久藏比武的教训,他不会再跟敌人废话,有话可以等到杀死对方,踩着他的头颅时再说。

然而就在那一刹那,楚天南突然感觉到大厅两侧有两道强烈的杀意升起,从“有激必应”的激烈程度来看,至少是两位化劲高手。

按理来说没到丹劲就没办法瞒过楚天南的感应,但要真是丹劲高手的话也就没有必要这样遮遮掩掩了。

甚是奇怪!

如果他依旧攻势不改,杀向伊贺源的话,怕是在杀死对方的那一刻,也要被这两个化劲刺客捕捉到机会。

若是只有一个的话他有信心凭借强悍的肉身硬扛,但被两个化劲夹击的话一定会受重伤。

在屋外众人虎视眈眈的情况下,楚天南可不敢行险。

他收手停下攻势,冷哼一声道:

“出来吧,没想到素来讲究武士道精神的日本高手,也会以多欺少!”

有了缓冲时间,伊贺源已经从心神震撼中恢复了过来,神情凝重地看向楚天南。

与此同时,两道侧门处分别有一道身影出现,竟然是两位耄耋之年的老者。

左边出现的那位一身农夫般的破旧衣服,好像刚从田野中回来一般。他的浑身肌肉萎缩地只剩筋脉凸出,只听得这位老者神情淡然道:

“老朽田村尚义,之前你辣手摧花,杀死了我老友的女儿植芝小丸子,今日我特来为她报仇。”

楚天南眉头挑了挑,原来是这个老家伙,自己不去找他,他反而送上门来了找死,嘿嘿,还真是缘分呐。

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田村尚义习练禹步多年,虽然还未能通丹道,但能够收敛敌意也不是什么太意外的事。

不过,另外一个老家伙又为什么能做到呢?

楚天南随即看向右边那位老者,只见他身着紧身的忍者服,两腰之间分别佩有一把武士刀。

“老朽宫本新城,二天一流传人,家祖宫本武藏。”忍者装扮的老者自我介绍道。

二天一流的传人却是一副忍者着装,楚天南有些明白了,传闻日本的忍者十分精擅龟息之法,对方很可能兼修了忍术,以龟息法躲过了他的感知。

楚天南嗤笑一声道:“原来是日本剑道传人,之前我横扫诸派的时候,发现如今的日本剑道已经衰弱至极,根本不值得我浪费手脚,不知道你又有几分功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