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不知其事,勿断其事

1个月前 作者: 我家那冰箱
第八十二章 不知其事,勿断其事

婉仪的一番话让三大世家在场的很多人都陷入了沉默,连婉琳也在那仔细听婉仪的话。

其实像司徒婉琳,东方拓,东方玲这些人,他们对于百里世家的事情,其实没有太大的兴趣、

他们现在在做的总总事情,都是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份执念。

东方拓在做的事情,是为了能更好的接手东方世家,接过东方家主交给他的担子,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妹妹和东方世家的人。

东方玲在做的事情,是为了帮哥哥和父亲减轻负担,为了不让别觉得她只是一个依靠着东方世家小姐身份而肆意妄为的人。

司徒婉琳在做的事情,是为了保护好自己的家人,让自己成为数一数二的高手。在剑术方面不断进步,登峰造极。

他们这一辈的人,是不怎么在乎百里世家的事情。与其说不在乎,更像是不关心,不想知道。

因为他们想做的是他们现在的事情,而不是在上一辈的恩怨不断存活下来。

但百里常风便和他们不一样,一个亲眼见识了全家被杀的人,如何能放下上一辈的恩怨。

但常风知道,凶手终究是上一辈的人,他没有杀南宫落。正如他不会杀东方玲一样。

常风也知道上一辈的恩怨不应该影响到这一辈的人,但上一辈的人还活着,他们不会这么想。

司徒婉仪的一句问话,虽然让绝大数人都在反思自己为什么会咬定百里世家就是联络外邦的叛徒。

但对于上一辈的一些领导人物来说,他们的认知里,无论真相与否,百里世家已经被他们杀了,若这时候说百里世家不是联络外邦的叛徒,那三大世家岂不可笑?帝都岂不可笑?

“大家一直觉得常风的大哥的家族就是联络外邦的叛徒,却没有一个人能说出证据。便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天下。让全天下的人都认为常风大哥的家族是联络外邦的叛徒,导致常风大哥承受了常人所不能经历的痛苦。”

婉仪的一字一句,全身肺腑之心,她想让大家了解到常风,了解到常风所经历的痛苦。让上一辈的长辈们知道当年的所做所为,本就是错误。

“你们都觉得是常风大哥拐走了我,熟不知一路上常风大哥一直对我尽心尽力的照顾,在发生什么危险的时候,他总是在我的前面保护我。你们都觉得他是极恶之徒,但我觉得,常风大哥是这个世间除了我的家人,最关心最照顾我的人。”

“婉仪。”常风轻声说道,一直看着婉仪。那个背影就一直在他的眼前,倾尽所有的在向所有人为自己说话。

“臭丫头,你是被这只恶鬼给迷了心窍了吧!”司徒家主怒吼道。

可见婉仪的话并没有打动她的父亲,司徒家主对于当年的事情,自然是抱有疑惑。但事情已经做了,百里世家他已经灭了,无论是不是联络外邦的叛徒,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

其实东方世家和南宫世家又何尝不是呢。

两家自然是觉得当年的事情有蹊跷,堂堂的百里世家怎么会是联络外邦的叛徒。

可当他们围住百里世家的时候,百里家主也不做出任何解释,而是直接承认。导致三大世家联手灭了百里世家。

如今百里常风归来,这时候说当年是个误会。若接受了常风的说法,便是三大世家错了,那在这天下,三大世家还有何立足之地可言。

“爹,你也只是听到的消息,你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错事已经做了,难道就一辈子的错下去吗,难道就不能好好解决吗?”婉仪大喊着,眼角已经有些湿润。

“傻瓜。”婉琳也十分的不忍心,她的内心也有些揪在了一起。

当然,婉琳的心疼不在于事情的真相,而是在于她的姐姐。

其实到了这一步,无论婉仪如何的说话。上一辈的人是不会接受的,他们已经认定了,他们已经觉得要继续他们的错误。

婉仪如此声嘶力竭的为当年的事情做辩解,又有何用。

“闭嘴!你就是被这头恶鬼乱了心智,你身位司徒世家的大小姐,怎么能说出这番糊涂的话,还不给我回来。”

“我不!”婉仪眼角的泪水,终究是落了下来。司徒家主看着自己的女儿就在自己的面前哭了,一瞬间心里如同刀割一般。

“爹,即使百里世家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就为什么不能放过常风大哥呢?你明知道不是常风大哥将我拐走,为什么还要昭告江湖,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婉仪说出了司徒家主的想法,一时间南宫天和东方拓也是看向司徒家主。

当初以司徒婉仪被拐走将三家召集在一起,如今司徒世家的大小姐却说自己不是被拐走,且说明司徒家主是知道这件事的。

也就是说司徒世家骗了东方世家和南宫世家,这话一出,司徒世家的面子便有了一些不堪。

虽然东方世家和南宫世家答应联合,也不全是为了搭救司徒婉仪,更多的是为了见百里常风,但三家明面上都不说,就是为了留份情面。

在这情急之下,司徒婉仪说了出来。便是司徒家主为了自己的目的欺骗了其他两家,欺骗了帝都。

“给我回来!”司徒家主大吼道。

“爹,常风大哥所经历的痛苦,或许我们一辈子都不能经历到。就好好解开当年的事情,不好吗?”

常风和婉仪年龄相仿,但所经历的事情,的确是在场所有人都不一定经历过的事情,都不曾体会到的痛苦。

婉仪从来不敢说自己感同身受,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是身处在一个美好的家族里。有疼爱她的爹娘,有关心她的妹妹。

因为和常风的身世不同,婉仪从来不会说出让常风难受的话。

常风所经历的痛苦,天下间,又有多少个人能知道?

亲眼目睹全家上下,无论男女,无论老少。尽数死在自己眼前的痛苦。

为了救下自己,死于刀剑之下的父亲。

在修罗堂所经历那地狱般的磨练,受尽了别人的冷嘲热讽,听尽了别人称呼百里世家为叛徒世家的话语。

不到二十岁的少年,满后背的伤痕。

每一道疤痕都似乎在提醒他不要忘了这些事情。

常风一直在努力,但世间的人还是容不下他。

就是因为他是那个被认为是联络外邦的叛徒世家的后人。

这一切的一切,有多少人能懂他?

所幸有客栈掌柜,伙计,小月谭律,阿牧,逍遥客这些人,会不在意常风的身份,用尽一切的和常风好好相处。

所幸遇到了司徒婉仪,让常风一直被禁锢的内心,终于解开了枷锁。

所幸有这些人的存在,让常风不在觉得自己是一个人,不在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孤独。

可婉仪拼尽一切的为常风说话,终究是无法解开他人对常风的看法。

他们知道自己可能做错了,但他们不会承认自己做错了事情。

他们怕一旦承认了,就会影响到地位,名声,威严。

这些所谓的名利,在有些人看来,是比真相,比敞开自己的内心还要重要。

或许是各人所考虑的点不一样,婉仪想让其他人接受常风,接受自己的错误。但其他人想的,是日后的长久,是后代的幸福。

这所谓的名利权势,天下第一,让多少人展露出了自己邪恶的一面。

“臭丫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回来!”

司徒家主说着,已经将手放在了自己的剑上。

“你要对我拔剑吗,爹。”婉仪哽咽着说道。

“爹,不可!”婉琳纵身一跃,来到司徒家主面前,阻止司徒家主用剑对着婉仪。

“你让开。”

“爹,她是你女儿。”

“我让你让开!”司徒家主抽出剑对着婉琳,看着婉琳的双眼,也止不住的留下泪水。

“爹。”婉琳看着司徒家主,十分不忍的说道。

“让开!”司徒家主推开婉琳,举起剑对着婉仪。

常风担心司徒家主会对婉仪做些什么,立即抽身跑到婉仪的面前,伸手护住婉仪。阿牧也紧跟其后。

“司徒家主,我不求你能为当年的事情做出解释,也不求你能做些什么。但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包括你!”

常风坚定的眼神和语气,让司徒家主有些恼火,也有些不甘。自己的女儿居然需要别人来保护。

“我看就是你教坏她的,百里常风,我要你死!”

“我没有教她什么!当年的事情,我不会忘,我也不需要你道歉。明白的人自然会明白,想继续装傻的人也永远不会清醒。”

这一句话,指的就是司徒家主那一辈的人。他们认定了百里世家是叛徒,在婉仪耗尽一切的在劝说后,还是没有任何回报,常风也对这些看开了。

“我看你是想死!”只见司徒家主举手示意,城墙上的士兵均上箭开弓。

“不行!”婉琳大喊道,她不允许自己的父亲伤害自己的姐姐。

“你放箭试试!”忽然常风抓住了婉仪的脖子。

“你要干什么!”司徒家主见状大喊道。

“你敢放箭,我敢同归于尽!”

司徒家主自然不敢放箭,所有人都看到常风挟持了婉仪做人质。却不知道这是婉仪自己的主意。

常风就这样,带着婉仪和阿牧不断后退,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