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寻找真相

1个月前 作者: 我家那冰箱
第八十三章 寻找真相

看着常风和阿牧带着婉仪离开了墨城的城门,所有人的心里都有着不一样的滋味。

墨城的城主便最为不甘,他是认为三大世家可以将常风拿下,自己是能够顺利加官进爵的,未曾想到常风就这样在他的眼皮底下逃走了。

司徒家主便十分的生气,一是他没想到司徒婉仪能说出今天所说的这些话。二是因为常风当着他和三大世家的面将自己的女儿劫持走。

东方世家和南宫世家倒没什么,自己这次出面本就是为了常风而来。如今常风跑了,司徒婉仪被劫持,与他们的关系也实在是不大。

司徒婉琳倒是不担心婉仪的安全,并不是不关心,而是因为司徒婉琳虽然对常风的印象不好,但她知道常风不会伤害婉仪,他也能猜到常风会挟持婉仪是出自婉仪的主意。

围剿百里常风的计划就此结束,几番沟通过后,东方世家和南宫世家两家的人都纷纷离去。

城主也没有故意为难司徒家主,虽然错失了加官进爵的机会。但他仍旧是这天下第一城的城主,依旧是帝都的大官,对他而言,有利无害的一笔交易罢了,不过日后想必就不太可能和三大世家合作了。

常风和阿牧带着婉仪往后退去,来到了一片林子内休息。

阿牧在四周把风,预防三大世家的人或者是帝都的士兵会追上来。

因为自己的一番话,根本不能打动在场的人,婉仪的情绪也有些低落。

“没事吧,也没有抓疼你?”常风没有提起婉仪一个人上去说话的事情,而是问方才挟持婉仪的时候,有没有弄疼她。

婉仪摇了摇头,依旧没有说话。

“没事的,其实我很感谢你,谢谢你相信我,谢谢你没有因为我的身份而疏远我。”常风笑着说道,看着婉仪。

“常风大哥,抱歉,我不能让父亲他们相信你,我改变不了他们的想法。”婉仪说着,眼角的泪水再次留下。

其实在场的人多多少少已经有些人被婉仪的话所影响。

百里世家当年的事情,真相究竟是什么,如今已经在墨城传开来。

百里世家究竟是不是联络外邦的叛徒,三大世家是否真的错怪了百里世家,是不是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

这些问题在城内传的越来越多,许多百姓都在背后议论这些事情。

都在怀疑这所谓正道的三大世家是不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在欺骗大家。

常风将手伸向婉仪的脸庞,轻轻的为其擦去眼角的泪水。

“没事的,有你相信我,我就够了。”

常风喜欢婉仪,婉仪也没有在意常风的身份,婉仪也相信常风。有这些,常风就已经十分的知足。

婉仪虽然不是说断定百里世家不是联络外邦的叛徒,但婉仪没有像其他人一样,一口咬定,而是想找出当年的真相。

“常风大哥。”

婉仪用着她那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常风,常风也看着婉仪。

四目相对,似乎两人都沉浸在其中。但很快,两人就反应过来,常风收回他的手,婉仪也羞涩的低下头。

阿牧向两人靠近过来,说道。

“常风大哥,他们没有追上来,我们接下来去哪?”

是啊,现在他们虽然躲过了三大世家的围剿,但也不会有多安全。毕竟除了三大世家,天下间还有很多人在想除掉常风。

“我想去云都,虽然那个人的话我不知道可不可信,但墨城短期内是回不去的了,我也答应了婉仪,暂时不对三大世家的人下手。”

常风说完看向婉仪。

两人在回墨城时,在月色下的约谈,常风答应了婉仪不会打架,可真的到了那一步,三大世家的人早就先对常风出手了。

“如今回墨城,三大世家也不会对我有好脸色,若我对一个世家出手,其他人也会来围剿我。所以便先去云都看看吧。”

常风继续看着婉仪,常风希望婉仪会跟自己一同前往,但也希望婉仪会婉拒。

毕竟常风的身份到哪都会迎来杀戮,常风害怕婉仪跟着他会有危险。

“常风大哥,我跟着你去吧。”婉仪开口说道。

常风有些惊讶,但也在意料之中。

阿牧没有说什么,他其实看得出来常风和婉仪两人是互相暗生情愫,他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帮助常风。

“但你父亲那边,你怎么办?”常风还是说出了他的疑虑。

“今天的事情过后,想必父亲也十分生气了。找个机会写封信回去,等去云都之后,再回去吧。”婉仪说道。

“你不要勉强。”

“不会的,也正好借此机会,看一看外面的景色。怎么,常风大哥你怕我拖累你吗?”

“哪有,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常风站起来说道。

婉仪一听,轻声一笑,将脸上的泪水擦拭干净。常风弯下腰,将婉仪扶了起来。

常风拐走婉仪的说法,已经因为婉仪在城下的一番话,而不攻自破。但常风挟持婉仪撤退,也是一个说法。

婉仪没有离开家去那么远的地方,但她相信常风,也愿意陪着常风去云都。

云都的位置,需要再次经过临城,经过落霞镇,出了落霞镇便是数道道路,需要从那出发,去往云都。

“那我们先去醉仙楼吧,我还想去见一见师傅。”阿牧说道。

自从在醉仙楼和老人分开,老人说会回来找阿牧,检验他的剑术,到现在都没见到老人的踪迹。

阿牧心想是自己的师傅已经沉醉在喝酒不用给钱的日子里了。

“也好,去那就可以找到给你写信的地方了。”常风转头对婉仪说道。

婉仪笑着点头。

“带你去见一见阿牧的师傅。”常风笑着说道。

“对了,司徒姑娘,我刚刚的剑术你看了吧,能看出来是出自何门何派吗,我其实对我这个师傅有些陌生。”

阿牧对婉仪所提的问题,常风也挺感兴趣。他们对于老人,只是知道老人的修为十分的高,但却不知道老人究竟是什么人。老人自己也不透露自己的身份。

阿牧对战南宫天所用的剑术,婉仪自然是尽收眼底的。

阿牧的剑术,威力是十分惊人,一度震撼到了所有的人,连堂堂的剑仙司徒婉琳都有些忌惮阿牧的剑术。

但即使婉仪读过十分多的书,书的内容也基本都记在心中。

江湖上能在书中体现的武功,婉仪基本也都了解了,但阿牧的剑术是真的奇怪,没有完全符合哪一门哪一派的剑术。

“你和南宫家主对战时,我看了,但确实是看不出来是何门何派的武功。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论其奥妙之处,一定是要比司徒世家的剑术要更加的高深莫测。”

婉仪这可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

司徒世家的剑术名为飞雪剑法,以快,准,狠威名于天下。又自从司徒婉琳的出现,将这套剑法发挥的淋漓尽致,飞雪剑法的威名也贯彻整个江湖。

但阿牧的剑术确实要比司徒世家的剑法更加的奥妙,阿牧幻化出几把剑围绕住自己的时候。

那一刻,真的就宛如剑神降世,压制世间一切的感觉。

或许真的如老人所说,阿牧会成为并肩天下四大剑术高手的人物。

老人没有看错人,阿牧虽然憨厚老实,但他对于武学方面的天赋,可能要比常风,甚至是比任何人都高。

从初修武艺到和堂堂南宫世家的家主对战,这段旅程,才不过十几二十日。

阿牧从一个平平无奇的牧民,到一个举足轻重的剑术高手。这是很多人都羡慕不来的。

阿牧手中的剑是一回事,但他的天赋,以及他后面的努力,也至关重要。

老人交给阿牧的那把银白色的剑,名为游龙。

此剑虽不为天下人所知,但若是将天下间的剑进行一个先后排名。这游龙,定是前五甲的剑。

一把剑想要为天下人所知,要么就是制造剑的过程十分惊天动地。要么就是持剑之人,用手中之剑做出什么旷世奇举,让天下人知道这把剑。

就如剑仙司徒婉琳手中的飞雪。

第一杀手炎傲松手中的魔剑。

帝都大皇子轩辕麒天手中的那三把剑。

这些人和他们手中的武器,都是为天下人所知的。

阿牧可能现在和这些人有着一定的差距,但以阿牧的天赋和悟性,只要刻苦修炼,定能跻身天下四大剑术高手。

“好吧,那我们就出发吧,好好问一下师傅究竟是谁。”

这一次阿牧和常风一样,都带上了斗笠。婉仪也为了避免出现意料之外的事情,戴上了帷帽。

三人便出发往临城赶去。

临城最大的敌人,君子堂的沈怀义已经死了,他手下的君子堂也随之消散。

只要不出现什么意外,三人小心行事,便可安然无恙的走出临城。

三大世家在城门外的围剿结束后,满城四起的谣言也即刻发生。很多百姓也开始怀疑起当年的事情,但更多的,还是居于现状。

毕竟能养活自己便已经实属不易,还怎么去关心别人。

关闭